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425章 你可別后悔!

第425章 你可別后悔!

 熱門推薦:
    小三門事件,隨著時間的發展,在逐漸升級!

    期間,嘉寧國際雖然是采取了一些措施來平息這起事件,奈何“小三門”事件影響太大,怨聲載道,根本就無法平息下來。

    而在段浪毆打記者的第二天,身為當事人的趙新勇面對媒體采訪時,就發表了申明:

    “雖然我不清楚是誰曝光了這起事件,但是,作為一個受害者,我要對曝光此事的人表示強烈譴責,更要對韓嘉寧前前后后一系列十分令人不齒的行為表示嚴重抗議。”

    “這么說,嘉寧國際總裁韓嘉寧以身體換取貸款的事情,屬實了?”一個記者問。

    “屬實。”趙新勇回答。

    “針對你,只是這一次,還是說,之前也有過?”又一個記者,抓住了問題的關鍵,道。

    “僅此一次,未遂。”趙新勇十分重視遣詞造句,道。“至于之前,韓嘉寧為了湊集到貸款,也曾經有意或者無意的暗示過,但是,我趙新勇是一個行得正,坐得端,品行高操,嚴于律己的人,我怎么會干那種事情?只是,我沒想到,她這次竟然用強,我稍微一掙扎,她立馬派人來打我,你們瞧瞧,我身上這傷……”

    “就你知曉的情況而言,你還知不知道韓嘉寧對其他什么人做過類似的事情?”其他記者,問道。

    “我不是很清楚。”趙新勇沉思了一下,道。“不過,按照我對韓嘉寧的了解,我想,她一定做過。”

    ……

    “啪!”

    嘉寧國際小型會議室內,韓嘉寧“啪”的一下關掉電視,捏緊手中的遙控板,整個人的身體,因為過度的氣憤,都在隱約的顫抖著。

    無恥!

    韓嘉寧沒想到,趙新勇竟然是如此一個人。

    “韓總,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解決吧,你先冷靜一些,最近的報紙新聞,你都不要看了。”沐千嬌說道。小型會議室,就她和韓嘉寧兩個人。至于段浪,已經不清楚跑到哪里瀟灑去了。

    “嬌嬌,謝謝。”韓嘉寧深吸了一口涼氣,道。雖然她本身并不太在乎這件事,做過就是做過,沒有就是沒有,至于謠言,她完全不在乎。可這件事對于公司的影響,未免也太大了。“第一,不惜一切代價,揪出發帖的人;第二,無比尋找到幕后黑手,我倒是想知道,究竟是誰在這件事背后推波助瀾;第三,通知媒體,召開新聞發布會。”

    ……

    錦江銀行總部,趙新勇剛剛接受完采訪,就朝著自己辦公室走去。

    意氣風發,身姿卓越。

    他很為自己剛才一番對答如流的回答而感到驕傲。

    趙新勇自己都不清楚,在面對無數記者的時候,他能夠回答的如此好。

    哼,嘉寧國際,韓嘉寧,段浪……通通的見鬼去吧。

    一個二個,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竟然敢招惹老子。只是,趙新勇剛剛邁入辦公室,目光不由地就是一變。

    “是你……”趙新勇退后了一步,道。

    “趙行長的演講不錯嘛。”"yun  xi"了一口煙,上下掃了趙新勇一眼,段浪淡淡地說道。“啪”的一下將門關上,如此一幕,著實將趙新勇嚇了一跳,身體更是退后了幾步,幾乎已經貼到墻壁。“我可警告你,不要亂來,這里,這里是我的地盤。”

    “你的地盤?那我倒是很好奇,我亂來一下,你會做出怎樣的反應。”段浪揮舞著拳頭,一拳砸在趙新勇的臉上,罵道。“老雜種,真沒想到,對著媒體,你信口雌黃,歪曲是非的本領,竟然是如此強?”

    “年輕人,想在我這兒套話,你還嫩了一些。”趙新勇冷笑一聲,一把抹掉臉上的血澤,淡淡地道。“而且,我還不得不告訴我,我這間辦公室,可是裝有60度無死角監控,而且,一旦有人擅自闖入,我的安保人員,將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趕來。”

    “不錯,不愧是久走江湖的老狐貍,辦起事情來,的確是令人刮目相看。”段浪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道。“看來,我想請你出面,澄清事實……現在,你已經根本不可能了。”

    “年輕人,腳踏實地,不要太天真。”趙新勇滿是譏笑著說道。“善意的提醒一句,你現在走,還來得及,別一會兒我的保安將你抓起來,落下一個搶銀行的罪名。”

    “我是來找你談事情的,你確定讓我走?”段浪問。

    “走不走,由你,至于談事情嘛,抱歉,我沒那個興致。”趙新勇道。

    “什么事情你都不聽一聽?”段浪問。

    “不聽。”趙新勇十分得意地道。

    “你可別后悔。”聽著走廊內無數靠近的腳步聲,段浪冷冷地說道。掃了窗戶一眼,直接跳出,消失的無影無蹤。

    “腦殘,我會后悔?哼,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我趙新勇會后悔的事情,得罪了我,我一定要你吃不完的兜著走。”

    “哐當!”

    一群人,紛紛闖入。

    “趙行。”

    “趙行。”

    “趙行。”

    ……

    一群保安,紛紛叫喊。四下掃去,卻根本不見人。

    “人已經跑了,立刻報警,錦江銀行重要商業機密被人盜走。”趙新勇道。

    “是,趙行。”有人回答,當即掏出電話,撥打了報警電話。

    “哼,跟我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趙新勇在內心,暗暗地想。“后悔,我趙新勇這輩子,根本就不需要后悔,也根本就沒有后悔的必要。”

    “哥。”段浪剛剛離開錦江銀行大廈,地鼠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banfheng]

    “有消息了?”段浪問。

    “我們已經找到了發帖的人,是一個十七歲的高中生,但是這小子嘴比較緊,什么都不肯說,咱們要不要給他來點兒特殊手段,讓他招了再說?”地鼠問。

    “不用,不過,先讓這小子吃吃苦頭,我回頭過來,親自盤問。”段浪道。

    “我知道了。”地鼠說著,就掛上了電話。

    大眾波羅在馬上上風馳電掣,一枚小小的芯片,被打了丟在了車上。

    是的,這的確是錦江銀行的商業機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