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416章 尿崩!

第416章 尿崩!

 熱門推薦:
    西餐廳出出進進,很快,已經聚集了許多人。

    唯品會?

    楊紅聽到這三個字,嬌媚的面色,不禁“唰”的一下紅潤了起來,胸中滿腔怒火,更是猶如潮水一般,一次又一次地騰升了起來。

    “誰唯品會了?你才唯品會,你媽才唯品會,你們全家都唯品會,呵,否則的話,你怎么能將唯品會這個詞,記的這么清楚?”楊紅滿是怒容,十分不客氣地打擊道。

    “你這不是心虛了嗎?”段浪笑問。

    “你……”楊紅氣急。她的確是心虛了,原本好端端的心情,因為遭遇了段浪,頓時蕩然無存。

    兩人爭吵,身為當事人的韓嘉寧,就冷漠地站在一側。韓嘉寧清楚,憑借段浪好斗的性格,在眼下這種時候,可不是自己拉扯,就能夠拉走的。

    “算了,不跟你們這些下三爛計較。”"yun  xi"了一口煙,輕蔑而冷漠地掃了楊紅一眼,段浪這才對韓嘉寧說道。“親愛的,走吧,肚子都快餓壞了。”

    “哼,就你們這身份,你們這收入,居然還跑到西餐廳來消費,你們清楚一份牛排的價格嗎?”楊紅哪兒肯就此罷休,聽聞段浪說要走,當時著急了起來,十分挑釁地說道。

    “我們不清楚,難道,你一個只穿得起唯品會的人就清楚?”段浪反問,滿臉鄙夷。

    “混蛋……”楊紅怒罵道,她深知,自己斗嘴根本不是段浪的對手,于是,在簡單的一瞬,就將目標轉向了韓嘉寧。“韓嘉寧,雖然我不清楚你這些年發生了一些什么,但是,既然當年你爸媽含辛茹苦將你送到國外,送到我們這種圈子里面,接觸上流社會的人,那么肯定不是希望你找到一個這樣的貨色。”

    “我找怎樣的貨色,那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有什么關系?”韓嘉寧本來不想搭理楊紅的,可楊紅這番話,也的的確確,是太過分了一些。對比一下自己的老公,再看看楊紅身邊的男人,韓嘉寧頓時覺得,自己的老公無限好。

    “韓嘉寧,你,我只是作為同學,看不慣你現在如此落魄,你這叫一個什么態度?哼,活該找一個垃圾貨色,活該清貧一生,可憐之人比有可恨之處,自作孽不可活。”

    楊紅在一個勁兒數落韓嘉寧的時候,她沒注意到的是,段浪已經靠近了他的身邊。一只手高高揚起,準備一耳光煽下。如此一幕,著實將楊紅嚇了一跳,但一看自己的男人就在身邊,當即就鼓足了勇氣,昂首挺胸,無所畏懼,道:“怎么著,剛剛數落了你兩句,還不服氣是吧,還想打人?來啊,有本事,你就打,朝著這里打。”

    楊紅一只手,指著自己的臉。

    打人?

    段浪如此舉動,倒著實將韓嘉寧嚇了一跳。

    男人打女人,有理說不清啊。而且,以韓嘉寧的性格和心性,像楊紅這樣的女人,本身就是難得搭理的。剛想勸說自己這個活寶老公,卻只見段浪高高揚起的一巴掌,又是緩緩放下。

    只是,沒人注意到,在放下的一瞬,略微和楊紅的身體接觸了一下。

    這樣的接觸,只是蜻蜓點水,連楊紅自己都沒有察覺。

    “打你?說句不好聽的話,我還怕臟了自己的手,我真為嘉寧感到害臊,竟然會有你這樣的朋友,出口成臟也就算了,竟然還在公眾場合大小便,你說你,還有沒有一點兒節操,有沒有一點兒廉恥之心?”回到韓嘉寧身邊,段浪冷嘲熱諷地道。

    “你說什么?”是可忍,孰不可忍。楊紅對韓嘉寧身邊這個段浪,印象已經差到了極點。她今天若不好好將其教訓一番,她就不是楊紅。只是,正準備反駁,楊紅卻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因為,周圍所有人,均是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盯著她。

    “嘀嗒!”

    “嘀嗒!”

    “嘩啦啦。”

    ……

    “啊……”楊紅的目光略微往下,不僅面色煞白,一聲慘叫。

    尿崩!

    是的,只穿著裙子的她,剛剛看到有幾滴液體,從自己下面滴打在地面上,正納悶時,潛藏在體內的尿液,猶如決堤的洪流,一發不可收拾,“嘩啦啦”的流淌而出,噴灑在地。

    難看。

    尷尬。

    窘迫。

    ……

    試問,還有什么場面,能夠敵得過一個心高氣傲,當眾數落別人的女人,自己卻大眾小便失禁?

    “你,是你干的?”反應過來,楊紅來不及顧及顏面之類的東西,怒目轉向段浪,問。她現在可是成年人,再說,自己又沒有尿頻,大小便失禁之類的問題,憑什么在段浪稍稍靠近時,自己就尿崩了?

    而且,仔細回想起來,楊紅隱約感覺到,段浪剛才在于她近距離接觸的時候,似乎是和她的身體有過接觸?

    “啥?”正懶散地"yun  xi"著煙,一本正經看著熱鬧的段浪,聽著楊紅這句話,頓時急的要跳起來。“喂,我說,飯可以隨便吃,話卻不可以隨便說,我女朋友還在這里呢,什么叫我干的?難道,我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將你干的大小便失禁?”

    “……”楊紅無比難看,無比尷尬,無比窘迫,無比憤怒,想說什么,最終,卻沒有反駁的言辭。

    “抱歉,就你這樣的貨色,要身材沒身材,要容貌沒容貌,前不凸,后不翹,就算是你想干,我也沒那個興致。”上下掃了楊紅一眼,段浪說道。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韓嘉寧很善良,很不喜歡這種爭端,很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一向低調行事,可是,這并不代表著段浪也愿意。

    如果你要自取其辱,行,只要你來,我奉陪。

    “動手打女人,你算個什么東西?”楊紅正無言以對時,她身后的男人,則是站了出來,怒道。

    “我打了嗎?”段浪無奈地聳了聳肩,道。“我說,這位仁兄,現在可是有這么多人看著呢,你當面污蔑人,怕是要承擔法律責任哦。”

    “你……”

    “我什么?同樣作為男人,你找到了這樣一個犬夜叉,不,母夜叉,不但不好好看管,還讓她出來亂串,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而至于現在嘛,她都神志不清,語無倫次,大小便失禁,難道,你沒想過第一時間帶她離開,而是在這里無休止的爭吵嗎?”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