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281章 你想鬧哪樣?

第281章 你想鬧哪樣?

 熱門推薦:
    在其它任何事情是上,段浪都可以毫無保留的支持韓嘉寧。唯獨這件事不行。

    尤金妮公主的性格,段浪可是再了解不過。

    他不想自己平靜的生活再起波瀾。

    “給我一個理由。”韓嘉寧面不改色,可眼神中,卻明顯帶著一絲不滿。

    這次的合作,對于嘉寧國際來講,十分關鍵。

    其它所有人不支持,韓嘉寧都會覺得無所謂。可為什么,偏偏段浪也不支持?原本以為,自己完全不會在意段浪的觀點和態度,此時才明白,根本就不可能。

    她,韓嘉寧,究竟是怎么了?要清楚,按照自己曾經一向雷厲風行的性格,是根本不會被任何人困擾的。然而,段浪,一個她從來不曾正眼瞧過,卻或許因為是日久生情,竟然漸漸在乎的男人。只是,這種變化,太緩慢,太隱晦,以至于韓嘉寧自己都沒有感覺到。

    “自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來,英國人就一直在全球掠奪,締造了大不列顛帝國,日不過帝國……”喝了一口茶,段浪繼續款款而談,從克倫威爾談到伊麗莎白,從君主立憲談到鴉片戰爭等等,最后概括了一句。“俗話說,江山易改,稟性難移,英國人喜歡掠奪的本性,根本不可能改變,我感覺他們這次來華夏,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所以,我建議我們嘉寧國際,還是避而遠之。”

    為了不和尤金妮見面,段浪只有站在歷史的角度,將英國人說成是“掠奪”、“野蠻”、“侵略”的民族。實際上,段浪如此說,也完全不是沒有根據的。他可是一直在講事實,擺道理。只是,段浪一說完,會議室內就是一片冷嘲熱諷的聲音。

    “鼠目寸光,簡直就是鼠目寸光。”

    “我看啊,有些人,一天到晚睡大覺,思想意識完全還停留在1840年鴉片戰爭時期。”

    “掠奪?開什么玩笑。如今的華夏,國泰民安,經濟繁榮,政治穩定,軍事獨樹一幟,豈是百年前那個任人欺辱,國破山搖,落魄不堪,四分五裂的末日王朝?”

    ……

    “都靜一下。”一群人,正不遺余力地對段浪冷嘲熱諷,一個聲音,當即喝下,紀曉琳緩緩站起身,道。“百家爭鳴,各抒己見。思想碰撞,才能擦出智慧的火光。我們嘉寧國際要發展,要壯大,就需要不一樣的聲音。再說,段浪說的,難道,沒有一定道理嗎?”

    “……”

    一群人啞然!

    包括坐在主席臺上的韓嘉寧,此刻,也是有些奇怪地看著紀曉琳。

    要清楚,紀曉琳和段浪,那可是水火不容啊。尤其是上次開會,段浪可完全是讓紀曉琳顏面掃地。而現在,紀曉琳為什么要幫著段浪說話?難道說,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這次投資,有利有弊,經過客觀的,綜合的,仔細的分析,我還是投支持票。”頓了一下,紀曉琳道。

    “我反對。”

    “我贊成。”

    “我……”

    ……

    一時間,會議室內,多個聲音并存。

    紀曉琳的目光,不時落在段浪身上。一想到昨天段浪對她的幫助,內心忍不住一陣浮想聯翩。以前,她見一次段浪,厭惡一次。可現在,紀曉琳自己都不清楚,從什么時候開始,她看段浪,竟然是那般順眼。

    他的身材,他的動作,他的舉止,他的容顏,他的談吐……

    一根發絲,一口唾沫,一粒頭皮屑,都無不透露著帥氣。

    “行了。”韓嘉寧說道。“既然一時難以決策,那咱們就在這次擴大會議上舉手表決吧,反對的舉手……”

    “……”

    反對的舉手?

    韓嘉寧如此一說,有幾個人敢將手舉起來?那不是和老總公然唱反調?

    沒人舉手!

    剛才兩種聲音,還平分秋色。

    此刻,卻沒人舉手了。

    只是……

    會議室沉寂了大概兩三秒鐘,卻聽到“唰”的一個聲音。段浪的手,則是直接性的舉了起來。

    “通過。”韓嘉寧一拍桌子,道。“沐總,你熟悉對外業務,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負責,洽談期間,需要任何部門協助,隨你調遣。”

    “沒問題。”沐千嬌回答。

    “散會。”韓嘉寧說著,就離開了會議室。

    其余的人,在老總離開之后,紛紛離開。整個會議室,一時間,就只剩下沐千嬌和段浪兩個人。

    上次的事情,段浪招惹了沐千嬌。兩個人幾天以來,可是沒有任何溝通和交流。怎么,沐千嬌這次想通了,有話對自己說?要不然,大家都離開了,她留在會議室做什么?正如此想,沐千嬌已經站起身。

    那妙美的身軀,在職業套裝的包裹下,顯得嫵媚玲瓏,端莊無限。飽滿的"shuang  feng",幾乎是要將上衣撐破。更讓段浪的是,沐千嬌站起身,竟然是掃了他一眼,嘴角,還帶著微笑。

    什么情況?

    難道說,沐千嬌已經不生氣了嗎?段浪內心,一時間有些不確定地想,正準備起身跟沐千嬌打招呼,奈何剛剛張開嘴,只見沐千嬌卻驀然轉身,直接走出會議室。

    你大爺……

    可惡。

    可恨。

    可……不管可什么了,有你這么目中無人的嗎?我段浪好歹也是一個堂堂七尺男兒,血肉之軀。/~半≈ap;bs;浮生:?++

    你怎么,你怎么能不理我呢?想不明白的段浪,在沐千嬌離開會議室之后,直接性地跟了上去,他和沐千嬌幾乎是一前一后邁入了沐千嬌的辦公室,以至于對段浪恨之入骨的孫靜想阻攔,機會都沒有。

    “你進來干什么,出去。”沐千嬌背對著段浪,聲音冰冷地說道。

    “你勾引我進來,現在又叫我出去,嬌嬌,你是想鬧哪樣?”懶散地摸出一根煙,瀟灑地點燃,"yun  xi"了一口,段浪這才走到沐千嬌的身前,沖著這個女人那美麗的臉蛋兒吐著煙圈,細細地欣賞著這個熟女。

    豐神治麗,貌若天仙。燦如春華,姣如秋月。長發披肩,身高腿長。曲線玲瓏,傾國傾城。

    特別是那一雙漂亮的眼睛,明亮深情,看人的時候仿佛在對人說話一般。

    她的氣質無法復制,他的優雅只有上帝才能創造。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