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164章 還沒盡興!

第164章 還沒盡興!

 熱門推薦:
    男子漢,頂天地里,怎么可以因為一杯酒,丟掉氣節?

    一向吊兒郎當厚顏無恥的段浪,突然間如此正經,能夠不讓人錯愕?幾個女孩,似乎在酒桌玩笑間,看到了段浪的另一面。

    難道說,此時此刻的段浪,才是真正的段浪?而平日里那個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段浪,只不過是一副皮囊下的偽裝?

    難以想象。

    難以確定。

    難以置信。

    “啪!”

    幾個女孩兒還沒回過神來,段浪便已經端起啤酒杯,和謝玲玲手中的杯子碰了一下,一口將滿杯白酒喝盡,“啪”的一下將杯子拍在桌子上,說道:“看什么看,吃飯。”

    “哦。”這次,幾個女孩兒聞言,像是如獲赦免一般,紛紛低下頭,認真地吃了起來。

    “段浪,你,你沒事吧?”馬詩詩小小地咀嚼了幾口,才抬起頭,略微有些擔心地問。

    “我能有什么事?”段浪瞪大了眼睛,故作鎮定地道。

    “我的意思是,要是你沒事的話,我也敬你……一杯……”咬了咬檀脣,馬詩詩小聲地說道。

    你大爺!

    想讓老子喝酒,你就直說嘛,居然還如此拐彎抹角的。

    段浪內心,那才叫一個郁悶。

    雖然他現在的確沒事,只不過,在這幾個女孩兒面前,段浪卻不想一直吃虧,還是佯裝著有些微醉地說道:“那個,詩詩,我剛才只不過是開個玩笑,要不,這杯我真用橙汁吧?”

    “那怎么可以?”一邊替段浪倒酒,馬詩詩一邊說道。“段浪,你和謝玲玲都喝了一杯白酒,憑什么我敬酒你喝橙汁?你總不能厚此薄彼吧?”

    “我不勝酒力啊。”段浪滿臉委屈,強調道。

    “段浪,你是覺得我們的感情不夠深呢,還是其它什么原因,對我馬詩詩有意見的話,你就直說。”馬詩詩端著一杯橙汁,一只手十分豪氣地搭在段浪的肩上,段浪目光略微往下,就能夠窺見馬詩詩胸口那一大片白皙,整個人再次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恰在段浪準備再次窺探到更多的內容時,馬詩詩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胸口直接是碰了段浪一下,恰似隔著衣衫,直接撞在段浪身上,無限的舒爽,更是在短時間內,直接傳遍段浪渾身神經……

    “詩詩,我不是這個意思。”段浪委屈地說道。

    “不是,那就喝。”馬詩詩身體稍微退后了一些,索性替段浪端起酒杯,道。

    沒辦法,段浪只有再次喝下一杯白酒。馬詩詩剛剛敬酒完畢,楊榮華和茍麗娜,也紛紛舉起了酒杯,要一起敬段浪酒,她們的目的,就是將段浪甩翻,剛才段浪已經喝了三杯,此刻,她們每個人敬一杯酒,就是四杯,這加起來,可就是七杯酒了,她們就不相信,段浪還不倒。

    可讓她們驚詫的是,這個口口聲聲自稱不勝酒力的家伙,一來二去,七杯酒下肚,眼看著就要倒下了,卻又沒有倒下,這不禁令謝玲玲馬詩詩等人有些暗暗咬牙。

    “段浪,來,我們四個姐妹,一起敬你一杯。”馬詩詩站起身,再次替段浪倒滿酒,自己端起一杯橙汁,與此同時,其余的三個女孩,也是站了起來。

    “不行了,不行了。”段浪坐在那里,直擺手。“真的不行了,我今天已經超越身體的極限了,要是再喝的話,我怕一會連你們兒都不認識了。”

    “段浪,這怎么可以,大家出來,就是為了盡興,不是嗎?”

    “喝吧,喝吧。”

    “加緊呀。”

    ……

    “不行,無論如何,我都不喝了。”段浪使勁地搖頭,佯裝著醉醺醺的樣子,說道。

    “要不這樣。”馬詩詩略微猶豫了一下,道。“雖然我們幾個女孩兒不會喝白酒,但是,看在咱們今晚如此盡興的份上,我們陪你一起喝白酒吧,怎么樣?”

    “不喝。”想都沒想,段浪就直接拒絕道。

    “段浪……”馬詩詩有些無語了,但聲音中,卻是充滿了哀求。

    “不喝。”段浪繼續回答。

    “段浪,我們都喝白酒了,你也不喝嗎?”馬詩詩繼續問。

    “就是,段浪,你還是有點兒意思,好吧?”

    “出來玩,就要盡興嘛。”

    “來,喝起。”

    ……

    其余幾個女孩,紛紛是將自己杯子倒滿,她們并不是完全不能喝白酒,只是的確不擅長,此時此刻,若不是真心想將段浪甩翻,無論如何,也是不會直接喝白酒的。

    瞧著幾個女孩兒的樣子,段浪內心,頓時呈現出一抹得瑟。

    開玩笑,就憑你們幾個,也想甩翻老子?

    哼,一會兒,看看誰甩翻誰。

    饒是段浪內心如此想,可臉上還是泛起一抹苦澀,頗為委屈地說道:“我說,酒這個東西,差不多就行了,少酌怡情,多喝傷身,我看今天,要不就算了吧?”

    “段浪,你夠了。”

    “段浪,你閉嘴。”

    “段浪,喝不喝?”

    ……

    段浪如此一說,幾個女孩兒紛紛滿腔怒火。矛頭皆是對準段浪,感情段浪不喝酒的話,她們會立馬放下酒杯,和段浪進行肉搏,沒辦法,段浪不得不再次端起了酒杯,只不過眼眸深處,則是流露出一絲得瑟的神色。

    一來二去,兩瓶舍得,已經喝的差不多快完了,可這段浪,卻依舊沒得倒下,倒是馬詩詩謝玲玲幾個人,剛開始,頭腦還算清醒,可是到了后面,就有些開始說胡話了。

    “段浪,來,干。”馬詩詩再次端起酒杯,道。

    “沒酒了。”段浪有些無辜地說道。

    “啥?”馬詩詩醉眼迷離,略微一驚。“怎么會沒酒了?再來一瓶……”

    “算了。”段浪直接性的拒絕道。“咱們都吃的差不多了,也喝的差不多了,我看,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那怎么可以?”馬詩詩正色道。“我們都還沒盡興呢。”

    “那怎么辦?”段浪問。

    “到酒吧,咱們繼續喝。”馬詩詩說道。

    “你們,還能喝嗎?”段浪小聲地試探著問。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