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95章 人去樓空

第95章 人去樓空

 熱門推薦:
    段浪本以為韓嘉寧要表白,哪曾想到,她竟然說自己餓了。

    這,完全和他的期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啊。

    抱著韓嘉寧的手,某個瞬間,略微一松。

    只聽見,韓嘉寧的肚子內,發出饑腸轆轆的聲響。

    她的確是餓了!

    能不餓了?一下班回家,就把自己悶在房間內,不說吃飯,湯都沒喝一口。

    “你想吃什么,我去買。”段浪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二點過,這個點兒出去買夜宵,怕是有些難吧,雖然蓉城不乏一些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飯店,可要適合韓嘉寧胃口的,就寥寥無幾了。

    “豆漿和包子。”韓嘉寧道。

    段浪經常帶的那種包子和豆漿,可是讓韓嘉寧發自內心的喜歡啊。

    “啥?”段浪聞言,整個人都快哭了,這深更半夜的,去哪里買包子和豆漿?還是韓嘉寧喜歡的那個口味?不過,瞧著韓嘉寧可憐巴巴滿是期許的樣子,段浪的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韓嘉寧可是病人啊,兩個人認識這么久以來,關系首次緩解,再說,愛她,就要給她一切,不是嗎?就算是在蓉城掘地三尺,段浪也要將包子買回來呀。“你等著,我這就去。”

    段浪二話沒說,趕緊從被窩里起來,迅速穿上鞋子。

    臨走之時,目光還落在韓嘉寧的身上。

    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懷想著剛才抱著韓嘉寧的情景,段浪內心,就是一陣悸動。

    “怎么,還不去?”韓嘉寧嬌笑著問。她倒是想要看看,這深更半夜,段浪從哪兒去買到包子和豆漿。實際上,韓嘉寧剛才也只不過是隨便一說罷了,正準備改口時,段浪就拍著胸脯保證。

    “去,去,這就去。”段浪道。“只不過,老婆,在去之前,我能親你一下嗎?”

    “可以。”段浪原本只是隨口說說而已,誰知,韓嘉寧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不過,咱們事先說好,就一下哦。”

    “好。”段浪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見到韓嘉寧探出一張小臉,微微閉上了眼睛,他的身體,略微遲疑了一下,一張豬嘴,就朝著韓嘉寧的臉頰親吻而去,隨即,就風一般地沖出了病房。

    “段浪,你個流氓。”瞧著段浪瘋狂地離開,韓嘉寧忍不住罵道。“你個混蛋,不是說親一下嗎,為什么親了兩下?”

    韓嘉寧滿臉委屈,嘟著小嘴,一只白皙的手,還親親撫摸了一下段浪剛才落嘴的小臉,臉上泛起無限的紅潤和熾熱。

    這,可是她的初吻啊,就這么沒了嗎?

    韓嘉寧即便是再天資卓越,也只不過是一個女人,像無數的青春少女一樣,都懷想著自己的初吻,會在某種情況下獻出去。

    艷陽,沙灘,鮮花,浪漫的吻……

    可是實際上呢?

    卻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的初吻就沒有了!

    韓嘉寧內心,那不叫一個崩潰?

    只不過,韓嘉寧自己都不清楚,這種崩潰的心扉中,為何會洋溢著一絲絲幸福。

    “老婆,包子和豆漿來了。”一個小時后,段浪用保溫桶裝著熱氣騰騰的包子和豆漿,還有一些稀飯,就回到了醫院。

    為了這些包子和豆漿,段浪可是費了很大周折啊。

    他來到之前的包子鋪,深更半夜的,包子鋪怎么會開門呢?

    沒辦法,段浪只有向附近幾家二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打探這家包子鋪老板的聯系方式,接連問了幾家,才問道一個電話號碼,撥過去時,還沒開口說話,就聽到對方的一番臭罵,然后就“啪”的一聲掛掉電話。

    深更半夜的睡覺被電話吵醒,誰愿意呀?

    段浪雖然也覺得有些理虧,可自己老婆就喜歡吃這兒的包子和豆漿,他有什么辦法?

    于是又撥通了號碼!

    這次,則是直接被掛掉,連續撥了幾次,都毫無例外的被掛掉。

    段浪可不肯就此放棄,繼續撥打了無數次,就在段浪準備詢問這老板的住址殺將過去時,電話卻接通了,那邊傳來一聲咆哮:“神經病,你還有完沒完,你不睡覺,老子還睡覺呢,老子是個大男人,你深更半夜的打電話,想干啥?”

    段浪一聽,頓時無語。

    你是個大男人,就算是你想干啥,老子能對你干啥?

    段浪也絲毫不客氣,直接說要吃包子和豆漿。誰知那老板直接回了一句,吃錘子,神經病。正準備掛掉電話關機時,卻聽到段浪的一句話,那老板頓時謙卑了起來,馬不停蹄地跑到包子鋪。

    一萬啊!

    段浪說給他一萬,這老板頓時都傻眼了。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他來到包子鋪時,段浪果真是給了他一萬。

    老板當即就準備包子和豆漿,還有稀飯,完全是先做,沒多久時間,就一一搞定。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看來是真的。

    段浪提著包子和豆漿,以及剛剛煮好的稀飯,喜氣洋洋地回到病房。

    他想,韓嘉寧見到這樣的場景,一定會十分感動吧?

    萬一這女人得知了自己費勁千辛萬苦,就為買到她喜歡吃的東西,一定會感動的熱淚盈眶一塌糊涂,然后投懷送抱以身相許,從此大功告成……

    段浪正在浮想聯翩時,誰知,病房門推開的一瞬,段浪就傻眼了。

    韓嘉寧并不在病房內!

    點滴才輸了一半,一枚針頭,掉落在地上,還不斷流淌著液體,從液體的數量來看,韓嘉寧剛離開不久。

    什么情況呀?

    段浪一時間,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人去樓空……特種兵痞在都市:

    他們剛才,不就還好好的嗎?韓嘉寧現在怎么會離開了?段浪內心,滿是驚詫,滿是怪異,難道說,韓嘉寧是內急,跑去上洗手間嗎?

    病房內就有洗手間啊,段浪放下豆漿和包子,火速沖將過去,一把擰開洗手間的門,里面卻空空蕩蕩,什么都沒有。

    “護士……”段浪快速奔出病房,見到一個過來的護士,焦急地問道。“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剛剛從這里出去?”

    “沒有。”女士翻了翻白眼,道。漂亮女人那么多,你說的是誰呀?

    段浪一陣無語,在醫院內找了一圈,依舊沒找到人,一下子急成狗。

    韓嘉寧該不會遇到什么意外了吧?回到病房,段浪“啪”的一耳光,狠狠地甩在自己臉上。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