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第33章 沉默就是默認!

第33章 沉默就是默認!

 熱門推薦:
    在眾人極端驚訝而又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凱莉果然拿起筆,“唰”“唰”“唰”的在那本專著上簽了名。

    現場無數人見狀,瞬間覺得神經有些錯亂了。

    這究竟是什么年代啊?

    “如果我沒猜錯,剛才聽講座的時候坐你身邊那個女人,一定和你關系不淺吧?”凱莉滿臉笑容地遞給段浪書時,小聲地說道。

    她說話的方式十分隱晦,聲音又是極小,現場幾乎沒人能夠看到或者聽到。

    “算是吧。”在凱莉面前,段浪并不否認。

    凱莉可是國際著名心理學專家,他有什么事情能夠瞞住她?這個女人太聰明,以至于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一揮手,一抬足時心里在想什么,她都能夠十分精準的給你分析出來。

    “這也是你讓我立刻回去的原因?”凱莉的聲音不變,但卻透露著一絲小小地失望。“親愛的撒旦,既然你已經找到了自己的生活,選擇一切重歸平靜,你放心吧,我不會迫害你的生活的,但是,有一點我必須告訴你,就算你心有所屬,但也絲毫不能夠改變我對你的感情,我一定不會這么輕易的放棄的,你們華夏可是有句古話,叫著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凱莉,你,你這又是何必呢?”段浪十分難以理解。

    “這位先生,能與您一起合個影嗎?”凱莉將書交給段浪,主動詢問道。

    “當,當然。”段浪內心忍不住“咯噔”一下,完全不清楚凱莉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但面對著這么多人,既然凱莉發出了邀請,難道他還能夠拒絕?于是,段浪又在無數人極端難以理解又是十分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和凱莉合影完畢。

    “天啦,我簡直快受不了了。”

    “就憑這混蛋對待凱莉的態度,就算是下地獄,也是綽綽有余的了,可是凱莉呢,不但簽了名,還主動要求合影,尼瑪,那可是凱莉主動要求合影啊?”

    “我要瘋了。”

    ……

    現場不少凱莉的粉絲,都感覺自己十分受傷。直到段浪離開凱莉,走入人群,最終消失,許多人心里,都還十分忐忑難以平靜下來。

    “凱莉小姐,能給我簽個名嗎?”

    終于,不知是誰似乎想起了自己和剛才那位沖撞凱莉的混蛋竟然有著相同的目的,趕緊出聲。

    他這么一說,無數的人似乎也在頃刻間覺醒,紛紛舉起手中的書本,滿是期待的詢問。

    實際上,他們之前心里還有些疑慮,但見到剛才那極端大跌眼鏡的一幕后,大致猜測,凱莉應該不會拒絕他們一個小小的簽名的要求吧?

    “很抱歉啊,各位。”誰知,凱莉面對一群人期待的目光,則是報以十分遺憾的表情,無奈地聳了聳肩。“我也很想給大家我簽名,可惜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

    “諸位,請讓一讓。”

    凱莉的保鏢,剛才有了一次疏忽,可再也不敢有第二次疏忽。

    就這樣,在一群人極端遺憾的目光中,凱莉的背影,最終消失在他們的視線里。

    過了許久,他們才像是反應過來,想在人群中找到那個占據了他們所有人運氣的混蛋,可惜人海茫茫,現在去哪里找?

    “啪!”

    段浪回到草堂之春六號別墅,別墅門口的自動識別系統識別完畢,“轟”的一聲打開門。

    “段少,您回來了?”段浪剛進入別墅,張媽就恭敬地叫道,說話的同時,目光還不時看向樓上。“你,你和小姐是不是吵架了?”

    “沒有啊。”段浪聞言,就感覺有些不對勁,問道。“嘉寧回來了呀,怎么了,她有什么不對勁嗎?”

    段浪要了簽名出來時,就有些納悶了,韓嘉寧幾分鐘之前,都還在人群外圍。

    誰會想到,這個女人幾分鐘過后,竟然不見了。

    段浪原本想撥打韓嘉寧的手機,可是掏出手機時才想起,自己根本就沒存韓嘉寧的號碼。

    諷刺啊!

    結婚后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了幾個月,段浪不但沒上到韓嘉寧的床,連韓嘉寧的汗毛都未能動一下,甚至,連韓嘉寧的電話都沒有一個。

    這樣的事情,若是被自己那群哥們知道,非要被笑死不可。

    呸呸呸,自己不說,韓嘉寧肯定也不會說,那群歐洲的哥們,又怎么會知道呢?

    “是啊,小姐一回來就悶悶不樂的,我問她怎么了,她只說累了,想一個人休息一會兒。”張媽滿是擔心地道。“段少,小姐是我從小帶大的,她是什么性子,我可是一清二楚,她就算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也只會憋在心里,我想問,可再怎么說,都是一個外人,而您則不一樣,你們是小兩口,趕緊去問問吧。”

    “張媽,你別急,我這就上去。”段浪拿起凱莉那本書,就朝著樓上奔去。

    張媽名叫張勤琴,據說韓嘉寧就是她一手帶大的,基本上是韓嘉寧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韓嘉寧在國外的那些年,張勤琴同樣是在國外悉心照顧。

    張勤琴雖然只是韓家的一個傭人,但是她卻一直將韓嘉寧當自己親生女兒一樣看待。

    或許,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韓家人也一直未將張勤琴當做外人。

    “好呢,好呢,段少您趕緊去,我這就給你們做飯去。”見到段浪肯上去,張勤琴可是喜出望外,滿是興奮地朝著廚房跑去。

    段浪在韓嘉寧房門外敲了敲,并沒人應答,再敲了敲,房間里依舊寂靜無聲。

    什么情況?

    段浪雖然很少敲韓嘉寧的門,就算在絕大數多時候敲門,韓嘉寧絕對是閉門不見,饒是如此,也會回以“滾”、“走遠些”之類的招呼用語啊。

    沒辦法,在草堂之春別墅,段浪就這樣的地位和身價,還能怎么辦呢?

    等到哪天他翻身做主人了,一定會讓韓嘉寧改個稱呼的,只不過這樣的事情,段浪自己都不清楚期限。

    “老婆,你在不在啊?”段浪再次叫了一聲。“再不說話,我可就進來了,喂,不回答,算是默認嗎?”

    段浪先禮后兵,在門口持續叫喊了幾聲,在確定沒聽到韓嘉寧的應答后,才一把抓著門鎖,擰了一下,門竟然沒鎖,“咯吱”一聲,就打開了,一股淡淡的馨香,不斷撲入鼻孔……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