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機甲破世 > 第953章 絕處逢生

第953章 絕處逢生

 熱門推薦:
    洪水斌絕對不可能放開慕容凡,這是他的恩師,也是古神蘭共和國萬眾敬仰的戰神,如果讓他去死可以換取慕容凡存活的話,洪水斌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答應。

    洪水斌已經沒有多少閃避的空間了,攜帶著“武媚娘”讓他不方便移動,在敵人的攻擊下只能選擇不斷下降,眼看已經快要撞到海面上了,再這樣下去不用敵人殺他自己都會撞個七葷八素。

    三胞胎機師見洪水斌依然死死抓著慕容凡的駕駛艙和特機“武媚娘”不松手,忽然覺得今天的戰斗收獲很大,似乎可以得到比預計中更好的效果“既然你執迷不悟,那么我們今天可以在殺一個戰神的時候順便再殺一個半神機師了,到時候看誰還敢不服我們的實力。”

    洪水斌還在咬牙支撐,但是“武媚娘”太重了,“燭照幽熒”的一只腳要抓著慕容凡的駕駛艙,所以只能用另一只腳抓著這臺特機,在逃亡的時候就顯得力量不足。

    難以躲開身后特機的攻擊,“燭照幽熒”身上挨了好幾下,洪水斌將響起的警報聲全部關閉,目光只放在遠處的海岸線上,他一定要把慕容凡和“武媚娘”全部帶回去。

    洪水斌一心逃跑,完全沒有防守的打算,所以三胞胎機師攻擊非常順暢,手上四種武器不斷往“燭照幽熒”身上招呼,在上面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傷痕。

    隨著“燭照幽熒”身上創傷越來越多,不少機甲部件出現問題,但洪水斌離海岸線還有一大段距離,在被敵人擊落之前是不可能到達的。

    至于其他的古神蘭共和國機甲,他們根本追不上前面的兩臺特機,而且朱帝汶聯邦的機甲部隊還形成一道圓環對他們展開圍剿,都自顧不暇了哪有辦法去救人。

    就在三胞胎機師騎在洪水斌身上大發淫威的時候,轉機出現了,連著八道光束向兩人糾纏的方向飛了過來,這些光束威力不小,絕不是普通機甲或者改裝機能夠發射出來的,逼著三胞胎機師不得不向后退開一段距離。

    “什么人?!”三胞胎機師謹慎的向光束飛來的方向看去,他有一股不妙的預感,似乎有強敵出現了。

    可對面的人根本不做任何回應,繼續用手上和身體上的武器進行射擊,源源不斷的光束不斷向“八岐大蛇”飛去,阻止它再次接近洪水斌。

    雖然敵人不說話,三胞胎機師從對方的攻擊方式中判斷出了他的身份“原來是‘轟天’啊,你以為只憑你一個就能妨礙得了我?我今天就要在你眼前把慕容凡和洪水斌全殺了!”

    可是“轟天”依舊沒有回應,它不斷發射出光束攻擊“八岐大蛇”,把自己的進攻火力發揮到了極致,以這種方式阻止三胞胎機師傷害洪水斌。

    洪水斌也趕緊抓住機會繼續向海岸線移動,那里是古蘭神共和國的底盤,敵人再想殺他和慕容凡也得先考慮一下自己是否能夠全身而退。

    “八岐大蛇”所擁有的多只手臂不是鬧著玩的,即便被一大堆光束籠罩,依然還可以使用手中武器將來襲的攻擊擊碎,再一次拉近和洪水斌的距離。

    不過當他們剛把視線轉移過來時,就看到一柄長刀悄無聲息的破開長空斬向自己的胸口,竟然是又跑出來一個敵人攻擊自己。

    對于長刀的主人,三胞胎機師一下就能聯想到,能夠使出這般威力的招式,只有那個曾被無數人寄予厚望的潘浴國,他的拔刀術曾斬殺了許多朱帝汶聯邦的機甲,可以算是朱帝汶聯邦的死敵之一了。

    所以只要是朱帝汶聯邦的機師,都會對潘浴國有特別的關注,三胞胎機師自然也不例外,伸出兩只手將胸口前方的長刀格擋后露出嗜血一般的表情“原來是你,也好,免得我再去找你了!”

    “你是誰?”潘浴國不知道這臺擁有多只手臂機甲的身份,他是接到了馬總指揮官的求救信號趕過來的,剛趕到就看到洪水斌正被人追擊,于是出手救援。

    馬總指揮官和潘八一在安排東南軍區的兩位機皇機師時,特意把他們安排到了最方便趕到戰斗區域的地點以防不測,結果這個安排還真的給用上了,他們順利的接應到了敗退回來的洪水斌。

    三胞胎機師對潘浴國的興趣不必慕容凡小,因為潘浴國對朱帝汶聯邦普通機師造成的損失非常大,若是能夠將他一并擊殺,那么三胞胎機師在國內的地位會高漲到安倍博雅都無法比擬的地步。

    洪水斌見潘浴國有和敵人交手的意思,感激提醒道“浴國千萬別和他打,這臺特機有古怪,我師父都折在他手上了!”

    “‘武神’出事了?”潘浴國大驚失色,他仔細看向“燭照幽熒”雙腿抓著的物件,看到了其中一條腿上的駕駛艙里躺著渾身是血的慕容凡。

    這下潘浴國就不敢輕易和那臺擁有多只手臂的機甲戰斗了,連慕容凡都搞不定的敵人,他貌似上前那不屬于勇氣可嘉,而是自尋死路。

    潘浴國雖然不會去和這個強大的敵人戰斗,但依然控制“狂戰”掩護洪水斌撤退,這是他過來的目的所在,不會因為敵人比自己強就放棄責任。

    好在旁邊“轟天”的火力一直在持續,有他協助牽制敵人,潘浴國身上的壓力大大減少,僅和對方交手幾個回合便把洪水斌護送上了岸。

    短短的幾回合交鋒已經讓潘浴國整個背部被汗水浸濕,對手的特機太詭異了,四只手臂同時揮舞武器進攻,防守起來經常會不知道應該先處理哪一個比較好,潘浴國只有在和陳鳳進行模擬訓練的時候才有類似的感受。

    而陳鳳與這個敵人還有很大不同,浮游炮畢竟都是從遠程進行射擊的,屬于持續性的營造壓力,而這臺擁有多只手臂的特機不一樣,他可以在短時間和近距離爆發驚人的威力,比起陳鳳來會更讓人容易感受到壓力。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