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機甲破世 > 第1316章 問罪

第1316章 問罪

 熱門推薦:
    “哈哈,盡管來,我想以國家給我們的補助,應該還不至于被吃窮吧,想吃什么就點什么,今晚我全包了。”夜柒哈哈大笑,在外能多一個朋友對很多事情都會有助益,他也很希望潘浴國能夠加入到自己的行列結下友誼。

    沒有人再去想剛剛和朱帝汶聯邦方面的尷尬聯絡,夜柒讓基地的食堂拿出最好的手藝與最好的材料,給眾人奉獻了一個值得懷念的夜晚。

    而朱帝汶聯邦那邊,剛剛接到潘浴國電話的人卻異常憤怒,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才說了不到兩句話對面就直接把電話給掛了,這也太看不起自己了!

    那人越想越氣,居然還撥通了潘司令的電話,想要批斗潘浴國的罪行,讓古神蘭共和國狠狠的處罰這個膽敢冒犯自己的家伙。

    潘司令正在指揮室里忙碌,圣伽馬帝國因為今天等離子重力壓縮炮被襲擊的事件,于是對東南軍區的沿海防線進行了報復攻擊,雙方的戰斗維持了有小半天了,指揮室里也是片刻都不得安歇。

    現在忽然進來一個電話,劈頭蓋臉的對自己進行指責,還口氣非常狂妄,說古神蘭共和國如何如何不行,沒有他們別想打敗圣伽馬帝國的,潘司令理都不想理他,又是把電話掛斷扔到一邊,任由那人繼續不斷的撥打再不理會。

    這下朱帝汶聯邦的那人真的氣炸了,他并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始終覺得兩國的合作應該是朱帝汶聯邦占主導地位,古神蘭共和國應該眼巴巴的貼上來搖尾乞憐才對,可現在卻連續被掛了兩次電話,這跟他想象的完全相反,怎么能夠接受的了。

    在古神蘭共和國這邊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人又聯系了朱帝汶聯邦的上層,把剛剛發生的事添油加醋說了一遍,把東南軍區的人說的像是蠻夷一般,一點禮貌都沒有。

    這讓朱帝汶聯邦的上層人物產生了誤會,古神蘭共和國的人居然如此不重視雙方的合作,難道他們以為憑借自己就能和圣伽馬帝國抗衡么?

    誤會由此產生,朱帝汶聯邦上層人物專門致電給潘司令,想要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雙方在開始的時候明明溝通的很順利,一致決定要共同抗衡圣伽馬帝國,怎么突然會變成現在這個情況。

    潘司令完全沒把那個電話放在心上,他正忙著指揮海岸防線的大戰,沒工夫去理會什么事都沒說清楚一上來就趾高氣昂進行指責的通話。

    直到接到朱帝汶聯邦上層人物的電話,潘司令才知道他們遇到小人了,如果不是對方的態度過于惡劣,他相信以潘浴國性格不可能隨便放棄與其的接觸,而對方居然還把這件事到處亂說,嚴重破壞了雙方的信任基礎,險些就引發了巨大的誤會。

    潘司令在古神蘭共和國也是響當當的人物,氣勢一點都不比朱帝汶聯邦上層人物,聽了對方的責問后直接反駁道“我勸你們還是先去弄清事情的真相吧,我們這邊的人聯絡你們可不是為了受氣去的,如果你們覺得雙方合作就是對我們指手畫腳的話,那么很抱歉,我覺得這樣的合作就不用展開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們兩邊不是想要共同破壞圣伽馬帝國的等離子重力壓縮炮么,什么時候變成我們要命令你們做什么了?我們之間應該是出現誤會了。”朱帝汶聯邦的上層人物意識到中間出了問題,事情好像不是聽到的那個樣子。

    潘司令這邊戰事緊張,才沒有時間和他解釋,便把潘浴國的電話號碼報過去“想知道就聯系他吧,他是負責聯絡你們的人,發生了什么事他最清楚。”

    “好的,我會查明真相,如果是我們的錯我會道歉,但如果是你們的問題,到時候也請你給我一個明確的態度。”朱帝汶聯邦上層人物也不是個省油的燈,表示若不是自己這邊的問題,屆時就會找潘司令好好的請教一番。

    潘司令何許人也,明明不是自己這邊的問題,他不可能會示弱,反將對面一軍直接表示已經準備好接受道歉“歡迎你再來找我,希望在那個時候我會有時間慢慢接受你的道歉。”

    “走著瞧!”話不投機半句多,雙方有著嚴重的分歧,朱帝汶聯邦的上層人物重新撥通而來潘浴國的電話,想從他那邊求證具體發生了什么。

    潘浴國正在和陳鳳舉杯對飲,忽然間收到非本國的陌生電話讓他猛地警覺起來,示意周圍眾人放低音量,慎重的接通電話“你好,請問是哪位?”

    朱帝汶聯邦上層人物表明了自己身份,他是跟潘司令同一級別的人物,正是統領朱帝汶聯邦機甲部隊與圣伽馬帝國交戰的總司令。

    聽到對面的身份,潘浴國也自報家門“您好,我是古神蘭共和國的潘浴國,不知道您為何會撥打我的電話?”

    “你是潘浴國?是那個駕駛特機‘狂徒’的潘浴國嗎?”朱帝汶聯邦意識到不妙了,潘司令居然讓自己國內最優秀的年輕機師聯絡他們的人,顯然是很看重這次合作,怎么可能會像他下屬說的那樣對己方不屑一顧呢。

    潘浴國大方承認,并再次詢問對方意圖“正是在下,不知您有何事?”

    “我想知道你對我們兩國的合作是怎么看的,你不會以為自己年紀輕輕駕駛了特機,就可以把其他強者視若無物吧?”盡管大概率是自己這邊的問題,但朱帝汶聯邦的上層人物還是給潘浴國挖了個陷阱,想要扳回一點局勢。

    “您是在說笑吧?我從未這么想過,潘司令也從未看輕過貴方。”潘浴國不卑不亢的說道,他才不會順著對方的話題去說“而且我還特意主動和貴方聯系,貴方卻毫無合作的誠意,所以我就搞不懂了,提出合作的是貴方,但為什么卻一副無所謂合不合作的樣子呢?”

    (本章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