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機甲破世 > 第796章 高強度練習

第796章 高強度練習

 熱門推薦:
    所有人陷入沉默,從理智上考慮,南宮傲不會允許自己留下破綻,一旦利用完阿秋就會將其殺害永絕后患,但是從情感上考慮,大家都希望阿秋還活著,不會因為別人的惡行而受苦受難。

    “這點你們放心,阿秋肯定活著。”在大家不知道如何說出口的時候,南宮科瑤帶來了一個小消息“阿秋在我們家族里趕了許多年,照顧過不少族人,其中當南宮傲還是孩子的時候,阿秋也帶過他,可以說兩人是有比較深厚感情的。南宮傲再怎么樣也不能喪盡天良把照顧自己長大的人給殺了吧?所以阿秋應該是被囚禁了,你們有機會救她。”

    陳鳳感覺南宮傲不算是毫無情感的人,要對照顧過自己的傭人下死手,可能還真做不出來“真是這樣的話阿秋還有一線生機,南宮傲是為了成為家主,而不是濫殺無辜,他應該慮到過去的恩情,否則的話他就徹底泯滅人性了。”

    “那我們去哪里找阿秋?又怎么把阿秋救出來呢?南宮傲肯定看管的很嚴,我們很難有機會。”洪水斌提出新的問題,想要拯救阿秋這些都是當下就要考慮的。

    “南宮傲除了藏經閣還有其他住處么?”陳鳳向南宮夢蝶問道,他首先要確定南宮傲擁有幾個老巢,然后再來考慮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

    南宮夢蝶仔細回想過往,在南宮家族里南宮傲應該沒有其他住處“好像沒有了,他自從成為藏經閣的守護者后就一直住在里面,原來的房屋讓給其他族人居住了。”

    “那藏經閣的結構你們知道么?里面是不是可以藏人呢?”既然沒有其他選項,陳鳳便繼續追問藏經閣的情況“請認真考慮,這很重要,關系到我們能不能救出阿秋。”

    南宮夢蝶努力的想,可是卻找不到任何頭緒,轉而去找南宮幻蝶求助“妹妹,你比我更經常去藏經閣,你有映像里面哪里可以藏人么?”

    “我也在想呢,可是藏經閣里全是書架,上面擺滿了武學秘籍,哪里可以藏人呢?”南宮幻蝶同樣愁眉不展,從陳鳳剛開始提問的時候她就已經在想了。

    陳鳳讓姐妹兩不要急著下結論,他們還有時間“不要急,想的越詳細越好,那么大的一座閣樓,總會有幾個大的房間吧?”

    “不是你想的那樣,藏經閣看起來面積不小,但是基本上都用來放置書籍了,留下的空間很少……”南宮幻蝶聲音一頓,有了新的思路“南宮傲就居住在藏經閣里,他的房間就可以拿來藏人啊!”

    為以防萬一,陳鳳還是再確認一遍道“確定里面只有這一個房間么?”

    南宮幻蝶篤定的點頭,肯定沒有看到其他的房間“是的,因為我經常去藏經閣看落英繽紛劍的劍譜,所以我記得很清楚,不會有第二個能住人的房間了。”

    雖說藏經閣內沒有其他房間,但陳鳳卻感覺到難度不菲“那行,不過要去探查南宮傲居住的房間,感覺很難啊。”

    “如果我們過去搜查時南宮傲沒有外出,那阿秋就很危險了。”洪水斌眉頭都要打結了“但是出了這樣的事,南宮傲肯定不會輕易離開房間,我們怎么進去?”

    南宮夢蝶由于比較了解家族內的情況,認為實際情況會比洪水斌想象的要好一些“還是有機會的,家主身亡家族肯定會為他辦追悼會,現在南宮傲地位水漲船高,不出席追悼會說不過去。而一旦南宮傲出現在追悼會上,他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脫身,我也會盡量留住他,你們可以借機潛入藏經閣,將阿秋救出來。”

    洪水斌連連點頭,山中無老虎那不是他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靠譜!只要南宮傲不在,我們就能把藏經閣翻個底朝天,不信找不到阿秋!”

    “南宮傲離開藏經閣一定會做安排,而且我們這么多人不在會引起他的懷疑吧?”陳鳳比較謹慎,南宮傲不可能什么防備都不做就離開藏經閣。

    針對陳鳳的顧慮,南宮夢蝶給出兩套解決方案“你們不是南宮家族的人,不參加追悼會說的過去,或者你們可以部分人過去,留一兩個人去藏經閣搜查,更不容易讓南宮傲起疑心。”

    “那就由我和水斌去搜查藏經閣吧,我們兩經常一起行動配合起來比較默契,就麻煩你們拖延南宮傲了。”陳鳳自然而然的拉上了洪水斌,兩人親密無間更能圓滿的完成任務。

    其他人皆沒有異議,兩邊都是戰場,不管是去藏經閣還是去追悼會,兩撥人都有各自的任務,他們必須要把手頭上的事做好才能幫助對方,談不上哪邊更重要。

    家主的追悼會在尸體被發現后的第三天舉行,家主的地位不一般,因此南宮家族里辦事的效率非常高,想要讓他早日入土為安,兇手的事可以等待后面慢慢查。

    南宮傲一早就來到了追悼會現場,他若是不來參加家主的葬禮別人肯定會懷疑是他殺害了家主,不如早一點過來表示自己問心無愧,減少非議。

    這個時候南宮傲的真實面目還沒暴露在族人面前,大部分族人還是比較信賴他,見他這么快就來到追悼會現場,還以為他很心痛家主的突然死亡,紛紛過去與他打招呼。

    只有當初發現家主尸體的那些人目光不善的盯著南宮傲,在與陳鳳等人交流過后,他們全都認為是南宮傲害死了他們的頭領,自然不會對其有好印象。

    但是沒有可以證明南宮傲殺人的證據,這些人除了惡狠狠的瞪著南宮傲以外沒有其他辦法,他們回來后都對南宮傲進行了更深入的調查,漸漸意識到這個人的可怕,家主死在他的手中并不算冤。

    感受到不善的目光,南宮傲知道自己的行動已經有人察覺到了,但他依舊淡定的留在追悼會現場,他自信自己沒有留下任何破綻,不可能有人出來指認自己的罪行。富品中文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