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機甲破世 > 第405章 嘗試變態難度(中)

第405章 嘗試變態難度(中)

 熱門推薦:
    一個是氣勢恢宏的進攻,一個是倉促下的防守,高低立判,陳鳳毫不意外的被光束劍擊打的離地飛起,撞到了旁邊的一座小山峰才停住退勢。

    陳鳳心中不驚反喜:“他讓我又靠近了山頂一步,太好了!趁這個機會我要趕緊前進。”

    當陳鳳繞過小山峰想攀登目標山頂時,讓他絕望的情況發生了,前面被他甩掉的兩臺機甲又出現在了面前,正一前一后分成兩撥向他靠近。

    看來橫豎是擺脫不了他們了,泥菩薩也有三分火,陳鳳瞄了一眼剩余電量,反正也不夠他爬到山頂,倒不如和這三臺機甲練練。

    主意已定陳鳳習慣性的要腰間摸去,居然還真讓他摸到了熟悉的光束步槍,原來自己這臺機甲是配備有武器的,而且還是按照自己的戰斗方式裝有兩柄光束步槍和兩柄光束劍。

    手中有了武器陳鳳更加有信心,對面前兩臺迅速接近的機甲怒吼一聲后,抬起兩柄光束步槍展開攻擊,在經歷過一年多的練習和學院爭霸賽上的錘煉還有對《雙槍射擊是如何煉成的?》書本的研讀,陳鳳的雙槍射擊技巧有了巨大的進步,每柄槍都對著一臺機甲猛攻,竟讓它們被壓制的無法前行。

    “有戲!”陳鳳雖然也有些意外能有這么好的效果,但現在不是考慮原因的時候,最關鍵的還是要穿過他們繼續往目標前進。

    陳鳳手上的兩柄光束步槍閃耀著耀眼的光芒,從中射出的光束角度愈發刁鉆,再加上他強大的預判能力屢屢擊在對手的行動路線上,讓這兩臺機甲毫無辦法,連把手上的光束劍收起換成光束步槍都做不到。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陳鳳壓制住了兩臺機甲正要穿過它們的時候,樂極生悲的事情發生了,最后一臺被他所忽視的機甲忽然沖到了他的背后,左拳從他的后心打入卡在了機甲胸口處。

    這臺機甲五指張開牢牢抓住陳鳳機甲的內部讓他無法掙脫,手中光束劍高高揮起將他正在扣動扳機的兩條手臂統統砍下,讓他失去了最重要的反抗武器。

    陳鳳這才意識到他忘記了這項測試一共有三臺機甲,光顧著壓制眼前機甲的快感卻把另外臺給忘記了,羞憤之下他殊死一搏,控制機甲雙腳離地向后飛踹,同時用最后的電量開啟了推進器,試圖將身后的機甲甩開。

    那臺機甲在砍掉陳鳳機甲的兩條手臂后,也陷入了松懈的狀態,猝不及防下被陳鳳踹個正著,還有推進器巨大的推進力讓它再也無法控制陳鳳,兩臺機甲終于分開。

    不過就算被陳鳳踹開,那臺機甲左手卡在陳鳳機甲的內部依舊對其帶來了巨大的傷害,蠻力式的分開更讓它從中扯出了一大堆零件,陳鳳機甲的后背處簡直慘不忍睹。

    陳鳳趴倒在地還想起身,可惜沒有了雙手的支撐,軀干部位又承受極大的打擊,試了兩下都沒能成功,最后電量耗盡再也無法動彈。

    陳鳳摘下神經連接頭盔,坐在駕駛艙里發呆,他的背完全被汗水浸濕,可見剛才這場訓練耗費了他多少的精力。

    陳鳳不甘的一拳打在身下的床板上:“可惡!這三臺機甲真難纏,這就是浴國同學挑戰的變態難度么?真是太可怕了,在圍攻下我連到山峰下的機會都沒有。”

    “小鬼做的不錯了,雖然在發現身上有武器這一點上沒有浴國小鬼快,不過能做到讓含有一些我的戰斗經驗的程序措手不及實屬難得,休息會再來一次。”許老師的聲音傳進模擬艙,對陳鳳表示了鼓勵。

    其實許老師的表現沒有像話里這么積極向上,他正躺在椅子上意猶未盡的享受著美酒,準備再看一次陳鳳被蹂躪的過程。

    單純的陳鳳被許老師騙過,還以為他是真心覺得自己表現不錯,重振精神后準備第二次的嘗試。

    把駕駛席的姿勢調整為騎乘式以便于集中注意力,陳鳳又一次進入了模擬訓練,這一次他操起光束步槍就朝三臺機甲沖了過去,而這三臺機甲也明顯學乖了,手上光束劍和光束步槍來回切換,戰斗方式變來變去,完全不給陳鳳壓制它們的機會,最后合力把陳鳳的機甲擊爆在起點附近。

    陳鳳抹去額頭上的汗水,沒有停歇的進入第三次模擬訓練,有樣學樣的切換著手上的武器,他現在學回了落英繽紛劍還有雙槍射擊,用出來比這三臺任意一臺的威力都大,并秉承著連打帶跑的策略,不給三臺機甲聯手圍觀他的機會,堅持了許久并移動到了中途。

    可惜的是最終陳鳳還是沒能如愿登上山頂,三臺機甲攜手的威脅太大,在陳鳳即將擊毀其中一臺機甲的時候,他自己的機甲承受不住傷害最先發生了爆炸,模擬訓練又一次以失敗告終。

    當陳鳳換了口氣準備再次開啟訓練的時候,發現無論自己怎么操作都進入不到模擬界面,疑惑之下檢查起模擬艙來:“難道是模擬艙出問題了?”

    許老師沒有再躺在控制臺的椅子上,而是走到陳鳳所使用的模擬艙外敲打著外殼喊道:“事不過三,小鬼你今天的模擬訓練足夠了,不要再繼續,趕緊出來吧。”

    “可是我還不累,還可以再繼續啊?”陳鳳不想就這么走出模擬艙,他還沒有完成至少擊爆一臺機甲的目標呢,怎么可以輕言放棄。

    “不管小鬼你是怎么想的,這次的訓練該結束了,再不出來我可要用暴力咯~”許老師一點情面都不給,堅持要陳鳳離開模擬艙。

    “好吧,我這就出來。”陳鳳無奈的摘下神經連接頭盔,想要從變換成騎乘式的駕駛座上下來,可是雙腳酸軟無力支撐不住身體的重量,居然摔倒在地。

    陳鳳無法理解眼前所發生的事,自己過來模擬機教室的時候身體明明沒有毛病,怎么現在身體狀況會這么差?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