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機甲破世 > 第229章 潘浴國的挑戰(下)

第229章 潘浴國的挑戰(下)

 熱門推薦:
    待郎老師與潘校長通話完畢后場內的比試還未結束,已經遠遠超過了潘浴國與慕容煊交手的時間,這讓在一旁休息的慕容煊如坐針氈:“為什么洪水斌可以在潘浴國面前堅持這么長時間?難道我連他都不如么?”

    潘浴國越打越是心驚,常常他認為可以結束戰斗的出手被洪水斌屢屢躲過,甚至還不斷受到洪水斌出乎意料的攻擊,這明明是不可能的,就算洪水斌對于近身戰有著獨特的理解,但沒有理由他在自己同步率與覺醒的雙重碾壓下做到這種地步。

    “除非!”潘浴國想到一個幾乎不可能的可能,有心試探的他不再克制心中的戰意開始完全發揮實力。

    郎老師緊張的看著激烈戰斗中的兩人:“老許你也看仔細了,這兩個學生絕對不能受傷,一定要保護好他們的安全。”

    “我明白,這兩小鬼都是瑰寶啊,不容有失。”許老師平常放蕩不羈歸平常,關鍵時刻相當靠得住,他與郎老師兩人的機甲就圍在潘浴國和洪水斌身旁,一看到情況不對就會立即出手制止。

    潘浴國全力以赴洪水斌很快感受到壓力大增,面對一刀快過一刀的攻擊漸漸落入下風。

    一旁陳鳳心系洪水斌的安危,眼睛都不敢眨:“恐怖潘浴國不僅會軍體神拳,他應該還學有更強的刀法。”

    “軍體神拳畢竟流傳的比較廣,不是潘家最上乘的武功,這應該是傳聞中的斬風刀法,據說可以以超越風速度將風斬斷,看來潘浴國動真格了。”同為世家子弟,南宮夢蝶對潘家頗有了解,幫陳鳳解答了困惑。

    “那水斌不是很危險!”陳鳳更加擔心起場內還在堅持抵抗的洪水斌來。

    在武學造詣上陳鳳不如南宮夢蝶,只有南宮夢蝶看出了不同:“沒想到潘浴國這么重視水斌,他對慕容煊的時候都沒這么起勁。”

    鄭志榮看著潘浴國的攻勢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抗衡:“但水斌也很厲害不是嗎?能堅持這么久時間,要換做是我幾下就被干翻了。”

    南宮夢蝶從武學上無法解釋個中緣由:“他們兩個在機甲的操作上一定還有我們不知道的變故。”

    場中兩人機甲的動作越來越快,在潘浴國巨大的壓力面前,洪水斌也開始提升速度,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的情況下跟上了潘浴國的節奏,甚至還比他快上了幾分。

    這讓分列兩邊的郎老師和許老師更加緊張,全神貫注的觀察場上局勢以免措手不及。

    洪水斌的速度比潘浴國更快,但苦于沒有適合進攻的方式,只是偶爾打出一拳踹上一腳對潘浴國造不成實質性的傷害。

    反觀潘浴國牢牢把握住自己的節奏,沒有因為洪水斌的變化而自亂陣腳,最后被他找到機會在錯身而過的時候一刀狠狠的砍中洪水斌機甲的后背。

    洪水斌反應也很快,在即將被砍中的時候就意識到躲不過去,索性不做任何任何閃避只是縮緊身體減少被擊中的面積,一邊快速出腳向后踹中潘浴國機甲胸口處。

    這腳理潘浴國的駕駛艙僅僅只差了兩米左右的距離,讓觀戰的陳鳳幾人發出驚呼,郎老師和許老師險些沖上去拉開兩人。

    潘浴國沒料到洪水斌在被自己擊中的同時還能做出如此危險的反擊,尤其是看到駕駛艙附近的裝甲已經發生龜裂,暫時停下機甲說道:“洪水斌同學真是讓我大感意外啊,今天能遇到你這么個對手值了。”

    潘浴國的機甲受到了損傷,洪水斌的機甲更慘,背部的裝甲被一刀劈成兩半從脖頸處直到腰間,差一點就有被開膛破肚的感覺了。

    洪水斌扭頭看著身后的慘狀倒吸一口涼氣:“你才狠啊,我都要被你劈成兩半了還不讓我反擊一下嗎?”

    “再來!”潘浴國看洪水斌還有余力與自己拌嘴,提起唐刀再次逼近。

    郎老師剛要阻止兩人再度交戰卻被許老師攔住:“老郎再讓這兩個小鬼多打打,這樣才能知道他們的極限在哪里。”

    “太危險了,尤其是洪水斌同學的機甲破損太厲害,很容易出事的。”郎老師不肯還想上前阻止。

    許老師卻把機甲擋在他面前:“有我們兩看著不可能有事,最多讓水斌小鬼的機甲拿到維修系去修理就是了。”

    許老師不愿讓開道路,郎老師又不能跟他動手,萬一在他們動手期間場內兩位學生出了差錯那可就追悔莫及了,氣的他跺腳泄憤:“哎!我真是服了你。”

    “嘿嘿,安心靜心,我很想看這兩個小鬼還有什么招。”許老師深知郎老師的為人,見他不再急于阻撓場中的比試,放心的督戰起來。

    面對再度沖來的潘浴國,洪水斌不愿再讓他隨心所欲的運用唐刀攻擊自己,又使出常人難以理解的步伐搶先尋找攻擊的機會。

    潘浴國還未舉起唐刀洪水斌的攻擊已到,洪水斌如此大膽的舉動再次出乎潘浴國的預料,被洪水斌搶占了先機。

    不過洪水斌還是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在有優勢并且速度更快的情況下無法轉化成勝利,雜亂無章的打斗下又被潘浴國搬回了局勢。

    這一次潘浴國絕對不會再錯失良機,先是利用機甲出力的優勢將洪水斌的機甲踢的后退兩步,再抓住他由于后退而前伸的左手臂揮舞起唐刀迅猛的斬下去。

    洪水斌見左手臂已經沒有救下來的可能,心里一橫舉起光束劍潘浴國機甲的頭部刺去,企圖拼個同歸于盡的下場。

    一直嚴陣以待的郎老師和許老師立即飛身而上,他們萬萬不能讓這兩位學生中的任何一位受到損傷。

    幸好洪水斌和潘浴國雖然都想擊潰對方,但還是保持著理智,攻擊的部位都不是致命位置,兩位老師才跑兩步就停下了腳步。

    潘浴國的唐刀鋒利無比,在他的巨力揮動下洪水斌機甲的左手臂應聲飛出,直接就被砍斷。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