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機甲破世 > 第176章 強敵(上)

第176章 強敵(上)

 熱門推薦:
    洪水斌自曝出不會喝酒,正中鄭志榮下懷,用力把他們推居酒屋:“既然這樣那還站在門口干什么,都進去吧,洪水斌你今天必須喝酒,不管你會不會喝。”

    洪水斌想起那晚酒后的丟人舉動,堅決不從:“你不要搞事情,我是真不會喝酒。”

    鄭志榮不理會洪水斌的奮力掙扎,利用身高體重的優勢強行將他擠進門,陳鳳就在旁邊袖手旁觀還反勸洪水斌:“水斌你再嘗試一回唄,這么多年過去了說不定酒量有所長進呢。”

    再加上這家店是游佳選的,其他人都已陸續進去,洪水斌只好隨波逐流,半推半就的進入居酒屋。

    居酒屋的其中有一個酒字,既然進來免不得要點些酒,鄭志榮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洪水斌,同步率上比不過他,好不容易知道他酒量差,決定在這方面扳回一局。

    陳鳳也想看看過了幾年洪水斌的酒量到底有沒有變化,游佳與南宮夢蝶聊著天,林顯和何雨琦不清楚過去的情況不會阻止,洪水斌只能在鄭志榮的熱情下喝下一杯燒酒。

    喝完酒后洪水斌小心翼翼的坐在位子上等待頭暈目眩的來臨,但是等了好一會服務員把菜端上來后都沒什么變化,又得意起來:“我的酒量好像是變好了,完全沒感覺呢。”

    “哦?讓我看看。”陳鳳湊過身,仔仔細細的觀察了洪水斌一番:“神色正常臉色也沒變,應該沒問題。”

    “那就繼續喝唄,水斌來我們走一個。”確認洪水斌不再是一杯倒后,鄭志榮開始頻頻找他喝酒,陳鳳也時不時加入戰局。

    這么多人第一次在居酒屋聚餐別有一番滋味,不知不覺洪水斌就又喝多了開始胡言亂語:“陳鳳這次選拔賽如果你遇到許鑫一定要狠狠的打敗他,老是一副陰陽怪氣的樣子看著真讓人煩。還有他的舍友慕容煊,現在我和他同步率都是91,要是交上手我也不怕。”

    陳鳳此時也喝得有些飄飄然,不像往常保持著謙遜:“放心,淘汰賽上許鑫要是遇到我,絕對讓他好看。”

    不愧是從小一起長到大的好友,游佳非常了解他們兩個,一聽這話就意識到他們喝高了,伸手拿過他們面前的酒杯:“你們喝太多了,別再喝了。”

    再看了下陳鳳與洪水斌紅撲撲的臉蛋,游佳轉身喚來服務員:“請麻煩給我們上兩杯濃茶。”

    手上的就變成了茶,陳鳳抿了兩口迅速醒轉過來,只剩下洪水斌還是暈暈乎乎的把茶當做酒老找他干杯:“感情深一口悶,陳鳳來干了這杯酒。”

    陳鳳可不能讓洪水斌把這么一杯熱乎乎的濃茶直接灌進去,像照顧小孩一樣引導他慢慢喝下。

    眾人酒足飯飽,游佳阻止其他人買單的舉動直接結了賬:“今天是我想吃這家店的,大家能陪我已經很開心,不能讓你們破費。”

    結果在離開第二食堂的時候,陳鳳一行人很不巧的又遇見了慕容煊宿舍三人,這一會許鑫沒有什么特別的舉動,默默跟在慕容煊身后向外走去。

    倒是喝了酒的洪水斌一反常態的出口喊住他們:“許鑫同學怎么走的這么快?過來聊聊啊。”

    許鑫聞言停下腳步,轉身向洪水斌走來,陳鳳頭疼起來:“早知道捂住洪水斌的嘴了,現在又要耗費一番口舌。”

    許鑫走到近前,厭惡的看了一眼渾身散發酒氣的洪水斌,對陳鳳說道:“只剩你組上的小組第一沒決定,原以為你會專心備戰最后一場小組賽,沒想到你還有心情跑來喝酒。”

    雖然不想和許鑫過多糾纏,但陳鳳還是回答道:“比賽和生活兩不誤,按你的說法我連喝酒的資格都沒有了?”

    許鑫不屑的笑了下,用不屑的眼神掃視著陳鳳:“你可別忘記了我們的賭約,現在我已經是小組第一了,而你最后的對手可沒那么容易對付,到時候可別哭著找我求饒。”

    “求饒你個鬼,同步率高就了不起,敢不敢找我比?”許鑫如此羞辱陳鳳,洪水斌氣不打一處來,拍著胸脯站到許鑫面前擋住他注視陳鳳的目光。

    原本站在遠處旁觀的慕容煊同樣上前,把許鑫拉到背后:“洪水斌同學過分了吧,這只是他們兩個的矛盾,我們外人還是不要插手比較好。”

    洪水斌酒勁上涌,絲毫不懼慕容煊,見他替許鑫出頭順勢發出挑戰:“慕容煊同學說的有道理,我們兩個選擇同步率相同,要不我們來比劃比劃?”

    慕容煊搖頭沒有接受洪水斌的挑戰:“現在的主角不是我們,我們還是專心看選拔賽的過程吧,我們的對決以后會有機會的。”

    “膽小鬼!”慕容煊的逃避讓洪水斌愈發大膽,企圖用語言激發他的好勝心,游佳不想讓洪水斌事后被人嘲笑,拉住他的手不讓他過于激動。

    可惜慕容煊并不在意,對游佳微微笑道:“游佳同學,今天我們的碰面不太愉快,希望你能諒解,我們就先行離開了,告辭。”

    說完話后慕容煊轉身就走,留下在原地不斷跳腳的洪水斌,許鑫朝陳鳳陰險的說道:“我期待你最后一場的表現,可千萬不能輕易放棄哦。”

    慕容煊宿舍的說走就走完全不給陳鳳與洪水斌任何開口的機會,在一片怪異的氛圍中何雨琦率先說出感受:“慕容煊同學沒什么好說的,那個許鑫同學讓人感覺很不舒服呢。”

    鄭志榮知道何雨琦與許鑫接觸不多,不了解他過去的所作所為,趁機給其他人說明起來。

    何雨琦越聽眉頭皺的越緊:“這人也太討厭了吧,老是莫名其妙的挑釁別人。”

    “不過今天是水斌孟浪了,果然還是不能讓他喝酒,平白無故的破壞了好心情。”陳鳳實事求是的檢討了錯誤,今天這事倒不能怪在許鑫的頭上。

    洪水斌酒勁上頭堅決不認錯:“我孟浪什么了?不就是叫他們過來說說話嘛?”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