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機甲破世 > 第8章 苦痛身世

第8章 苦痛身世

 熱門推薦:
    全新的概念讓這一屆的新生們感受到巨大的沖擊,所有人都在默默消化。何老師早預料會有這種情況發生,輕輕坐下端起水杯默默觀察每個學生的神情。

    同步率的數值背后居然暗藏如此巨大的秘密,陳鳳毫無準備,埋頭略微思索,只得苦笑,原以為靠自己82的同步率再加上未來的成長就可以迅速的報仇,可是現在看來簡直癡心妄想。開槍的是機甲與眾不同,顯然不是普通的士兵,如果沒有死在戰場上那么現在至少是王牌,按剛才老師的說法,自己與他差了16戰斗力再加不知道幾個天上地下。

    “別灰心,我們的極限可不僅僅只是這樣哦。”洪水斌也很快想到這件事,給陳鳳打氣:“而且我也會幫你啊,再不行我們兩個打一個,就不信干不趴他。”

    陳鳳本來苦悶到不行,竟然被這個死黨給逗笑:“兩個打一個,還干趴他,小心到時候是我們一起被吊打。”

    旁邊林顯聽他們兩個說了一下午天書,糾結了一會還是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你們到底說的是什么啊?為什么都是苦大仇深的樣子?”

    陳鳳苦澀一笑:“回去宿舍告訴你,這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

    “事情發生了再后悔都沒于事無補,我們只能繼續前行,去努力彌補它。”林顯看到陳鳳臉上悲傷的笑容,仿佛也感受到鉆心的疼痛。

    “沒想到你居然會對陳鳳說大道理,到時候也要來幫忙哦~”洪水斌穿過陳鳳給了林顯一錘。

    “額,好,好的”林顯被錘的一頓搖晃。

    觀察過所有學生,何老師看看時間:“時間到,剛才說的你們都要記住,回去再好好回想。下課!”

    潘浴國再次起身:“起立,老師再見!”

    “老師再見!”聲音參差不齊,可見心思不定,何老師理解的笑笑,擺手離開教室。

    雖然有很多知識需要消化,但是晚上那頓飯還是要蹭的,潘浴國組織眾人浩浩蕩蕩一路來到食堂三樓。眼前的一幕讓不少人驚嘆出聲,王輔導員說準備晚餐還真不是說說而已,餐廳專門擺放好了桌椅和餐具,還放了不少鮮花做擺設。

    看到學生已經來到,王輔導員示意餐廳開始上菜,走上前來:“看來何老師給你們灌輸了不少新知識啊,讓你們一個個垂頭喪氣的,跟剛入學時的神采飛揚差別太大了吧。”

    “是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天打擊太大了。王輔導員,我要大吃一頓安慰受傷的小心靈。”自古以來從來不缺膽大者,馬上有人開始調戲。

    “敞開了吃,老板,給他單獨上菜,吃出問題了我幫送醫院,吃死了我幫下葬。”王輔導員也不是蓋的,馬上反調戲。

    那名學生立馬落敗,舉起雙手:“我錯了我投降我懺悔,王輔導員放過我吧。”

    不過是玩笑話,王輔導員也不在意,回頭一看餐廳已經開始上菜:“大家趕緊先吃飯吧,中午都在那發呆沒有吃,現在肯定餓了,多吃點,管夠。”

    眾人紛紛找好位置坐定,陳鳳、洪水斌、林顯三人自然坐在一起大快朵頤。

    在上過了幾道菜后,王輔導員讓大家依次介紹自己,這本是上午就該完成的,但因為潘校長的發自肺腑一席話,讓它跟午飯一起被人遺忘了。

    新生們皆來自天南地北,彼此間都不熟悉,自我介紹時都會互相鼓掌以示歡迎,南宮夢蝶宿舍三女更是有人吹起了口哨,畢竟戰斗機甲系的女生太少了。

    很快輪到陳鳳,他站起身簡短介紹:“大家好,我叫陳鳳,耳東陳,鳳凰的鳳,入學測試同步率為82,謝謝。”在掌聲中坐下,突然心有所動,扭頭望去,原來是慕容煊的室友許鑫和林文杰,剛才他們自我介紹同步率皆為85,此時正不屑地看著自己冷笑。

    陳鳳介紹完便輪到洪水斌:“我叫洪水斌,洪水的洪,洪水的水,文武斌,入學測試同步率為88,陳鳳的死黨。”臨坐下前還拍了陳鳳一掌。陳鳳不為所動,反而注意到許鑫和林文杰在聽說洪水斌同步率為88時眼神變得更為陰冷,心中開始暗暗提防。

    緊隨其后的自然是林顯,他小聲的介紹自己后靜靜的坐下,很快,50人都自我介紹完畢。那位愛開玩笑的男生身材偏高瘦,名叫鄭志榮,同步率為87,天賦很不錯又是個陽光大男孩,班上有這么個活寶挺有意思。。

    自我介紹的效果很快顯現,原本略顯局促的飯局很快吵雜起來,每個人都和前后左右的同學開始交流,更有人起身挨個敬酒,到最后甚至在南宮夢蝶身邊圍了一圈人站著聊天。

    林顯明顯不太適應,跟旁人聊了幾句就不在說話,陳鳳也不強求,走去認識了鄭志榮:“你好,我是陳鳳,我很喜歡你這種性格,認識一下?”

    鄭志榮也不客氣:“哈哈,我天生就這樣,愛開玩笑,以后若是有什么不小心說錯話還請不要介意。”

    洪水斌也走過來:“放心,我們其他什么都沒有,就是心眼大。”

    三人寒暄一陣,陳鳳見快要散場,一把拉起座位上默默吃飯的林顯,招呼剩余兩人走到王輔導員面前:“王輔導員,今晚您可破費啦,以后還請多多關照,我們敬您一杯。”

    王輔導員前面被連灌幾輪,搖搖欲墜:“不能再喝了,我已不勝酒力,有心意就行,以后我可看著你們操作機甲大發神威哦。”

    林顯低頭轉身,不料迎面撞上一人,瞬間溫玉軟香抱滿懷,定睛一看,南宮夢蝶正被自己抱著,頓時腦袋如同一團漿糊,不知如何是好,一旁陳鳳三人也看傻了眼。

    南宮夢蝶原本是過來與王輔導員告辭,哪里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一時閃避不及。那名戴眼鏡的男生還傻傻抓著自己不放手,怒從心生用力一推,林顯反應不及,連退數步坐倒在地。

    洪水斌看不下去了:“南宮同學,不過是個意外,你這樣不太好吧?”

    林顯倒是沒有在意,不顧自己屁股火辣般的疼痛,站起來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是我走路不看路,發生剛才那種事責任都在我,南宮同學打我都是應該的。南宮同學,真的對不起。”

    南宮夢蝶惱于林顯哪壺不開提哪壺,但看到林顯未去整理被自己大力推倒而變形的衣物反而接連道歉,再看到他臉上認真誠摯的表情,心中一軟:“我也有不對,反應過頭了,這件事就這樣結束吧,借過。”

    看著南宮夢蝶離開,林顯長嘆一口氣,感激的看向洪水斌。

    洪水斌被他看得受不了,一溜煙往宿舍跑去:“好惡心,別這樣看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洪水斌的滑稽舉動讓林顯心情好轉不少,回程路上陳鳳安慰幾句,又有鄭志榮這個開心果同行,很快也不再苦惱。

    回到宿舍已經深夜,陳鳳與洪水斌草草洗漱上床休息。看到林顯脫下有些破損的衣物后一直坐著發呆,陳鳳趕緊把他推進衛生間,過了好一陣林顯才出來爬上自己的床。

    洪水斌打趣道:“還想著南宮夢蝶啊?”

    “是…啊,沒有,沒在想她。”林顯一張口就暴露了。

    陳鳳打蛇打七寸:“想她可以理解,發生這種事,開始還以為是個刁蠻任性女,沒想到也是個明事理的人呢。”

    “還有還有,我剛想起來,今天大巴來回你們都坐在一起啊。”洪水斌像發現了新大陸,突然坐起。

    “對對對,老實交代,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不愧是從小一起長達的死黨,陳鳳完美銜接。

    “沒有啊,真的沒有啊,我其實挺怕的。”林顯這個愛臉紅的毛病在男生中真是少有,讓人不禁想逗他一逗。

    陳鳳清楚林顯和南宮夢蝶目前來說肯定沒有瓜葛,捉弄一會就主動打住了話題。

    沉默半晌,陳鳳坐起身緩緩對林顯說道:“你下午不是問我們在說什么么?現在我告訴你。”

    似乎感覺到了話題的凝重,林顯也換成坐姿。

    “當年我8歲,一家人去錢塘江游玩,恰逢圣伽馬帝國部隊登陸。因為我的任性,我的雙親在為我撿回懷表時被炮彈擊中,慘死當場。”陳鳳邊講邊將手中的懷表展示給林顯。

    林顯又開始習慣性道歉:“對不起,我沒想到你是孤兒,不知道你經歷過這些,若是不想說我就不聽了。”

    “不必道歉,我既然會和你說就是已經考慮好。況且我們在一個宿舍,今后是可以把后背交給對方的。”陳鳳擺手阻止林顯的道歉,繼續回憶:“那時候我還太小,只會在地上嗷嚎大哭,記憶中依稀記得那發炮彈是一臺與眾不同的機甲射擊的,但是機甲的長相卻完全沒有印象。”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