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655章 原始教派(二)

第655章 原始教派(二)

 熱門推薦:
    在漆黑的精神之海,蘇妍靜靜控制著自己體內的魔力,一遍又一遍地進行著循環往復地流動,這里是她魔力涌動的源泉,同時也是歸處。

    每當魔力從這里出發流遍全身再流回這里時,魔力就會壯大一分,這是可以感覺得到的。

    蘇妍已經不知道自己控制了多久了,精神世界里并沒有時間觀念,或許在這里的一個小時,只是外界世界的一秒,但是她覺得自己控制魔力流動的時間肯定不止一個小時了。

    她不知道這在樣的行為還需要持續多久,但是既然一直流動魔力就可以一直變強,當然是能持續多久就持續多久。

    況且直到現在她都還沒有感應到路西法說的是那個堪比魔王言靈的天賦能力的出現。

    也不知道是時機未到還是已經出現了,只不過自己沒有察覺。

    最開始的時候,蘇妍剛剛開始控制著魔力,還并不是很適應,畢竟在之前的戰斗中,她很少動用體內的魔力,因為她總覺得如果魔力使用得多了,就會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惡魔。

    以至于現在需要高強度地控制體內魔力的時候,蘇妍顯得有些力不從心,有好幾次都險些讓體內的魔力失去控制。

    好在她還是咬牙支撐了下來,也幸虧她的精神力遠超常人,總是能在魔力浪潮失控的當口將其堵回去。而在這場布滿艱難的“治水”中,蘇妍對于魔力的掌控也愈加的熟練,同時對于魔力,她也有了另外一種理解。

    曾經,她對魔力的印象就是來自地獄的惡魔的力量,狂暴、邪惡而又強大,與光明和正義完全是對立的存在,一旦使用就會見血,是輕易不能動用的大殺器。

    但是在這段時間內的接觸中,蘇妍發現魔力其實也有它平和的一面,它也可以用來進行創造與賦予生的氣息,并不只是破壞與毀滅。

    就像卡爾老師吞噬了惡魔之后,得到了末日與黎明這兩個異能,一個掌管殺戮,一個掌管生機,這也說明了魔力是具有兩面性的。

    而且劉茫校長也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力量的好壞并不取決于它的出處和本質,而是取決了使用它的人。

    就像當初的正覺一樣,心存惡念,喪心病狂,雖然修煉的是大慈大悲的佛法,但卻還是殺了那么多的人,盡管死前已經有所醒悟,但也已經為時晚矣。

    相對的,魔力也可以用來拯救,只看使用的人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這樣一想通之后,蘇妍其實對自己身體里的魔力有了極大的改觀。

    以前她是對魔力很排斥的,能用異能解決的事情堅決不動用魔力,哪怕萬不得已一樣要用也是淺嘗輒止,不敢肆無忌憚。

    蘇妍這樣想到這次對撒旦之血的吸收結束以后,或許可以嘗試著多實用一下身體里的魔力,畢竟她體內的魔力可是要比自己異能量還要強大。

    正想著,蘇妍突然感受到精神之海翻涌了起來,一股刺痛感從海洋的深處傳來,就像是有什么東西要從海洋中生長出來一樣。

    這種刺痛感并不是特別強烈,就像是那天蘇妍喝醉之后,大腦因為血管膨脹而產生的疼痛一樣,雖然不足以痛徹心扉,但是卻一浪接著一浪,綿綿不絕。

    刺痛感持續了一分鐘左右,蘇妍在這樣的疼痛中直接蘇醒了,這讓她有些意外。

    蘇醒以后的蘇妍對身體的感受要比剛才靈敏了許多,她找到了產生疼痛的真正部位,是自己的胸膛,就在兩根鎖骨交匯的地方。

    蘇妍小心翼翼地摸了上去,隨后倒吸了一口冷氣,一半是因為疼得,一半是因為嚇得。

    她在原本空無一物的脖子上摸到了一顆圓滾滾的硬物,輕輕碰了一下就疼得她齜牙咧嘴。

    蘇妍不記得自己脖子上戴過這么一個東西,而且觸碰還會引起自己身體的反應,那么很大可能這個硬物就是從自己身體里面誕生的!

    這個結論讓蘇妍顫了一一下,難道這個硬物就是自己的天賦異能?

    掏出手機打開自拍模式,蘇妍對準了脖子想要看看這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

    隨后她看到在自己雪白的脖頸上,出現了一條由猩紅色的細繩串講聯起來的一條項鏈。

    那個硬物就是一顆紫色的心型寶石,這顆寶石表面珠圓玉潤,流光溢彩,像極了蘇妍之前吃過的一款酒心巧克力,那是安妮姐送給她的,只不過顏色有些不太匹配。

    疼痛感逐漸推卻,蘇妍抬起手又輕輕地撫在了寶石上,這一次她沒有感受到疼痛,而是感受到了一股溫熱感。

    從寶石延伸在指尖,再由手指延伸到全身。

    這玩意兒在冬天可是個寶貝!蘇妍這樣想到。

    可是問題來了,自己服下撒旦之血以后,得到的天賦能力難道就是這么一串項鏈嗎?好看是挺好看的,但是好看也不能拿來當飯吃啊。

    蘇妍思考著這串項鏈的使用方法,路西法那邊有動靜了。

    六位魔王的表情都有些扭曲,看來剛才在精神之海里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你們的天賦能力是什么?”塞坦醒來后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

    貝爾菲兒興奮地說道“我的能力是永久沉睡,使用以后我周圍五十米半徑里的生物都會跟我一起進入深度睡眠,我不醒他們的別想醒!

    而且在沉睡時間中,我是免疫傷害的,還可以快速回復傷勢與魔力!”

    “沒什么用,只能用來茍命。”塞坦非常不屑地說道。

    “那你又是什么能力啊!”貝爾菲兒不服氣道。

    “無限憤怒。”塞坦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我越憤怒我的力量就會越大,體質就會越強,而且沒有上限!”

    “莽夫。”這是貝爾菲兒的評價,隨后她就扭過頭去,不再去看氣急敗壞的塞坦。

    “蘇妍,你的能力是什么?”貝爾菲兒對蘇妍問道。

    “我不知道。”蘇妍搖了搖頭,將脖子上的心形寶石托在手心,說道“我吸收完撒旦之血的能量后就發現脖子上多了一串項鏈,但是具體有什么用我還不知道。”

    路西法提醒道“你可以試著把魔力輸送到項鏈里面,看看有沒有效果。”

    蘇妍一拍腦袋“我怎么沒想到啊!”幾位魔王頓時無語了,這不是一個魔力使用者的基礎知識嗎?

    蘇妍仿佛感受到了來自魔王們的鄙視,頓時尷尬地笑了笑,隨后立刻按路西法說的,將體內的魔力輸送到了寶石之中。

    “翁”的一聲,寶石在魔力的刺激下顫抖了起來,一股紫色的液體從寶石中涌出,隨后順著蘇妍的脖頸流向全身,并將身體完全覆蓋起來。

    在蘇妍看不到的地方,這些液體竟然開始固話,最終形成了一副充滿未來科技感的貼身鎧甲。

    有些類似于假面騎士的鎧甲,但是款式絕對要比假面騎士的鎧甲帥氣不知道多少倍。

    這是一件可以將女性柔美身材提現得淋漓盡致的艷麗鎧甲,它的外觀一點也沒有正常鎧甲的英武,有的只是各色各樣的華麗花紋這讓眾魔王非常懷疑它的實用性,因為一般中看的東西都不怎么中用。

    “蘇妍,你能看到我們嗎?”貝爾菲兒抬起手在蘇妍的面盔前晃了晃,一般面盔都會留有縫隙,雖然再大的縫隙也會讓視線收到限制,到至少正前方還是可以一覽無余的。

    蘇妍點了點頭“當然可以,我的視角好像沒有任何變化。”

    蘇妍感覺眼前就像是被貼了一張透明薄膜一樣,沒有遮擋住她的任何視線,只不過美中不足的是這個薄膜是淡紫色的,讓蘇妍不是很適應。

    貝爾菲兒疑惑地道“怎么會這樣,你的面盔明明沒有任何縫隙啊。”

    “不知道,或許是因為這件盔甲是走魔力構成的原因?”這是蘇妍唯一能想得到的理由。

    “試試它有哪些功能。”路西法說道。

    “功能很多很雜,我先試試最基礎的。”在激活寶石的能力后,蘇妍就已經得知了這個鎧甲的功能,只不過一時間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首先是魔心天翼。”蘇妍說出了一個很唬人的名字,中二度簡直爆表。

    不過真正施展出來以后,效果還是非常炫酷的。

    蘇妍的背部發出一道脈沖似紫色光波,兩個凸起出現在了背部,并且在短短的三秒中就構成了一對長達三米的翅膀。

    這個翅膀的末端羽翼很少圓潤,但是真正觸摸起來卻是堅硬如體,最讓蘇妍覺得神奇的一點是,這對原本由魔力構成的翅膀現在仿佛成了她身體的一部分一樣,擁有觸覺,而且還可以進行單獨的運動,動一動翅膀就和動一動手臂一樣簡單!

    蘇妍試著讓翅膀扇動起來,隨著翅膀用力的上下拍打,蘇妍的身體也緩緩地升了起來,只不過是斜著升了起來,而且剛剛飛到空中,身體就失去了平衡,整個人都是歪的。

    為了防止等下摔個倒栽蔥,蘇妍趕緊回到地上。

    路西法強忍著消息,說道“你的飛行技巧有待提高啊。”

    蘇妍聽到這話漲紅了臉,不好意思地道“第一次用翅膀飛,不是很習慣。”

    路西法擺了擺手,說道“沒事,讓你那個哥哥交你,他的飛行技巧在我見過的有翅膀的生物中是最強的,而且非常實用。

    對了,你的盔甲還有其他功能嗎?”

    “當然有!”蘇妍說著又將手放在了腰間,隨后手臂一揚,竟然隔空拔出了一把黑紫色的細身長劍。

    這把長劍有著一個心形的半透明劍莖和一個非常圓潤的劍柄,和大多數棱角分明的劍莖劍柄不太一樣,看上去一點殺氣都沒有。

    劍身倒是和一般的長劍差不太多,雙面劍刃,呈扁平的棱形狀,鋒利無匹。

    “給我看看。”作為七魔王里的武器專家,塞坦一眼就看出了這把頗具少女心的寶劍的不凡,但是到底有多不凡還是需要仔細觀察以后才能得知。

    蘇妍將寶劍交到了塞坦手里,原本輕如鴻毛的寶劍立刻變得重如泰山,毫無防備的塞坦差點被寶劍整個帶到地上。

    “這……這么重啊!”塞坦額頭冷汗直冒,趕緊用雙手托住劍柄將寶劍舉到面前,對蘇妍說道“你是怎么用單手把它舉起來的?”

    “很重嗎?”蘇妍疑惑地看著雙手都在顫抖的塞坦,“我拿著感覺一點分量都沒有,輕得就跟一根空心塑料管子一樣。”

    路西法推測道“應該是這把劍的自我保護機制,除了蘇妍,誰拿這把劍都會變重。”

    “這么高級?這是神器才有的特性啊,它叫什么?”塞坦吃力地將寶劍橫舉起來,雙臂浮現出一道紅芒,在魔力的支撐下,塞坦終于輕松了許多。

    “紫黯。”

    “好名字,就是沒什么殺氣。”塞坦評價道,隨后單手舉起紫黯,轉動手腕揮舞了起來。僅僅只是這么一個簡單地動作,但在塞坦精湛地操控下卻形成了一朵鋒利的劍花,看得人心驚肉跳,足見塞坦劍術之高超。

    隨后,塞坦又屈指在劍身上彈了一下,發出叮的一聲脆響,證明了紫黯的堅硬。

    “用你們華夏的話來說,這把寶劍絕對是削鐵如泥一個級別的,甚至更高,堅硬度可以和路西法的晨曦之星相比。”塞坦將紫黯交還給了蘇妍,說道“這把劍應該還有著其他的一些功能,不過我暫時還沒有發現,需要你自己去開發了。”

    蘇妍點了點頭,將紫黯插回了腰間,那個部位就像是有一個次元口袋一樣,一放到那里紫黯立刻就消失不見了。

    “接下來是第三個功能。”蘇妍說著伸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那里有著一串紋路,正是惡魔語欲孽的意思。

    蘇妍往其中輸入了魔力,整個鎧甲頓時綻放出耀眼的紫光。

    隨后,無事發生,眾魔王大眼瞪著小眼,不知所措。

    “這有什么用?”路西法問道。

    蘇妍用行動作出了回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變身女王陛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