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619章 開學了

第619章 開學了

 熱門推薦:
    在“浪跡江湖”劇組就公布的第一批演員海報上,是以蘇妍為首的藍海二中一眾客串演員,除了蘇妍之外,像離辰、蘭忘什么的都還名不見經傳,而唯一一個知名度比較高的劉茫,也是只出現在與教育相關的電視頻道和網絡上,這應該是年輕人最討厭看的東西了。

    不過在藍海二中拍攝的那段宣傳片發布后,現在華夏不知道他們的人恐怕真不多。

    更有好事者還在網絡上給他們取出了一個個羞恥度爆表的中二外號,比如離辰被叫做“冰霜龍王”,蘭忘被稱作“紅蓮帝君”,劉茫被叫住“時空校長”,蘇妍第一次見到這些外號的時候差點把大牙給笑飛。

    更有意思的是,在這些外號被炒火之后,蘭忘居然還把自己的企鵝、新朗微博的昵稱全都改成了紅蓮帝君,真把自己當成玄幻小說里的主角了。

    蘇妍倒是沒有人給她取什么外號,因為她已經有了一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稱號,華夏第一美女,而且還是通過新朗微博以及美顏世界的雙重認證,無人不服。

    這種情況下,什么外號都顯得有些黯然失色,除非是亞細亞洲第一美女或者世界第一,亞細亞第一在絕大多數華夏人民看來基本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了,因為無論是隔壁的大食、東瀛還是高麗都找不出來一個能與蘇妍相提并論的女生都找不出來,甚至如果放到華夏決賽區里,連前五都排不進去。

    扯遠了,“浪跡江湖”劇組在公布第一批演員名單后不久,就又公布了第二批演員名單,赫然就是華夏各大宗門的掌門級的大佬以及門中的當家弟子,像張憑虛道長、張道元、緣滅大師、無心都受邀前來,而且戲份都還挺重,尤其是張道元,是電影里的第一男主角。

    隨后就是第三批演員名單,這些都是配角了,一般由演藝圈里的那些老戲骨來擔當,他們片酬大多低廉,但演技又非常想走心,是每一部戲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演員已經湊齊,接下來就要給大家拍定妝照發一波先行預告了,把“浪跡江湖”的熱度先炒起來。

    這部電影會不會是華夏電影史上最賣座的電影,這個沒人知道,但它一定會成為特效最爆炸的一個電影,因為演員名單里聚集了十多位實力至少超過六級的超凡者。

    兩個六級超凡者交戰時的場面就已經非常炫彩了,這么多人一起發功,天曉得會是怎么一副模樣。

    拍攝定妝照的地點定為橫店,就在明天,也就是三月一號。

    原本明天是全國學生返校上課的日子,不過因為這次是校長帶隊演戲,蘇妍她們完全不必擔心學校行課的那方面,況且這次她們戲份并不是很多,頂多拍三五天,所以也不用太過擔心。

    因為要開學了,蘇妍在去橫店之前直接就將自己的換洗衣服、書本全都一并收拾好了,準備拍完戲就直接去藍海二中報道,離辰也是同樣的打算。

    在和家人告別后,蘇妍與離辰一同坐上了去橫店的飛機。

    江南機場,無心和孔摩兩個光頭在人群中顯得格外顯眼,他們一個穿著黑袍,一個穿著白袍,關系似乎很是親昵,而他們倆的后面還跟著兩個老頭,自然就是緣滅大師和孔石了。

    似乎是不想干擾無心和孔摩,他們倆故意隔得有些遠,并且小聲交談著什么。

    “話說緣滅,你的準備什么時候讓無心還俗啊?”孔石問道。

    緣滅大師笑道“無心只是我們師兄弟三人的弟子,又不是少林寺的弟子,沒有出家,何來還俗?

    倒是孔摩那里,馬上就要見到蘇妍了,不會出什么岔子吧?”

    孔石眉頭輕皺,說道“我問過張憑虛了,他說除非蘇妍的實力比他高,要不然孔摩和無心不可能掙脫紅鸞符的作用,更何況還是兩張,哪怕蘇妍是寰宇第一美女都不起作用,頂多就是孔摩見了心里會起一些波瀾罷了。”

    緣滅大師有些遠無語“說了那么多,結果還是會有影響,我不管,這幾個月無心是徹底陷進去了,要是孔摩敢甩了她,我就讓他嘗嘗少林寺金剛伏魔大陣的厲害!”

    孔石滿頭大汗地笑道“那不可能,他要是敢這么辦,我這個當師父的第一個不答應。”

    金剛伏魔大陣可是少林寺最強的一個陣法,大陣的核心由三人組成,最適合拿來以多欺少,以緣起緣滅、緣定三人加起來將近三百米的功力,一旦布下了金剛伏魔大陣,即便是他也是破之不得的。

    師徒四人走出機場后,坐上了“浪跡江湖”劇組派來的專車,直接到達了橫店影視城的拍攝現場,張憑虛父子倆此時早就已經到了,正在和張萬法、趙巒師徒倆聊天,幾個月不見,趙巒的武功似乎又有精進,整個人的精氣神和六校聯考時已經完全不一樣了,變得虛懷如谷,高深莫測,這樣的氣息一般只有在那些大師的身上才能感受到。

    張道元乍一見到趙巒的時候差點沒認出他來,上一次他們倆打照面的時候還是幾個月前,那時候趙巒滿臉胡茬,皮膚油膩,頭發又長又亂,披著一件厚大衣活像是犀利哥。

    而這次趙巒下山顯然是打理過自己的儀容的,胡子全都剃了,皮膚比以前白了不止一個檔次,頭發也是洗得干干凈凈,束在背后,面容說不上有多玉樹臨風,但是看上去就讓人覺得很舒服,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氣質吧,趙巒就屬于那種非常具有親和力的人,站在人群中,永遠是最引人矚目的那一批。

    當然,張道元就不需要多做什么介紹了,這次下山他還是穿著天師府的黃黑相見的寬松道袍,剛一現身橫店影視城就有許多迷妹迷弟涌來找他合影要簽名。

    一向只醉心于修煉的張道元哪里經歷過這種陣仗,一時間有些手忙腳亂,不知該如何是好,反倒是他爹張憑虛對這種場面已經是習以為常了,想當初他行走江湖的時候,碰到的仰慕他的后輩比這些不知道多多少。

    緣滅大師他們到來以后,剛好劉茫也帶著自己的學生來到了“浪跡江湖”的拍攝現場,幾批主創基本已經開齊了,大家聚到一起,臉上喜氣洋洋,互相打著招呼。

    一番沒有營養的新年問候以后,張憑虛又向諸位詢問起了這次開門收徒的收獲,不料緣滅大師和張萬法都是笑而不語,只有劉茫一個人在那里長吁短嘆。

    “哎,華夏第一批覺醒的年輕人資質都一般,只找到兩個擁有始源異能的苗子,哎……”

    劉茫口里這兩個苗子一個是可以操控大地的“地坤載物”,可以任意控制腳下大地的形態,修煉到極致甚至可以撕裂整個大地板塊,幾乎就是未來的“坤神”。

    而另外一個則是“分子裂解”,罕見的可以控制微小分子的始源異能,在華夏古代有一門武功與之極其類似,叫做須彌芥子神功,也就是通俗意義上的將大的物體變成小的,華夏武林史上似乎并沒有幾個人練成這種神功。

    而這里的大變小只是通俗的說法,其實說仔細一點就是通過異能將物體分解成渺小無比的分子,從物理方面徹底湮滅目標。

    如果這個學生能將這個異能修煉到極致,戰斗力絕對堪稱恐怖,稱雄全世界都是有可能的事,不過以劉茫對他的評估,這樣的可能性實在是有些小。

    但是,這兩個擁有始源異能的苗子已經可以稱之為數十年難得一遇的天才了,在劉茫口中卻還是極其不滿意,大家知道劉茫喜歡顯擺的毛病又犯了,紛紛報之以白眼。

    “對了,你們少林寺怎么樣,聽說這幾天你們那兒可有些不太平啊。”劉茫一臉幸災樂禍地望著緣滅大師。

    “別提了。”緣滅大師一臉苦澀地擺了擺手,“為了這事兒我們少林寺不知道挨了多少的罵,還不敢還口,個中委屈和辛酸一言難盡啊。”

    劉茫笑道“慢慢熬吧,既然是天下頂尖大宗,就必須要承受這樣的非議,誰讓你們以前總是號稱天下武功出少林呢,全都知道你們少林寺神功多,有七十二絕技,看人家天師府多低調,就透露三部秘籍出去,不知道的還以為天師府就這三門武功呢。”

    “我們龍虎山確實就只有三門武功啊。”張憑虛無奈地攤了攤手,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大家也是紛紛笑罵了起來。

    這邊大佬們聊得火熱,小輩們也是聚在一起交流,暗中也在較勁,他們是華夏年輕人里最優秀的一撥,互相之間想要爭個高下那是非常正常的。

    不過藍海二中那里氣氛有些詭異,蘇妍、離辰、蘭忘都看著孔摩和無心兩人旁若無人的聊著天,甚至可以說是打情罵俏。

    這倆人一出現就一直挨著一起,根本就不和其他人打招呼,藍海二中的三人望了他們很久了都沒有反應。

    蘭忘忍不住了,走上前去拍了拍孔摩的肩膀,說道“孔摩,幾個月不見,把我們都給忘了啊?”

    “蘭忘!你怎么也在這里啊!”孔摩倒是表現得非常驚奇,看來他是真的沒注意到他們。

    “孔摩,你們這個是?”離辰右手按在孔摩的肩膀上,似笑非笑地說道,看了看無心,又看了看他。

    無心是女生這個秘密當初參加過六校聯考的人都是知道的,現在他們倆的關系看上去這么詭異,由不得別人不多想。

    “我說無心是我未過門的媳婦兒,你們信嗎?”孔摩還是一如既往的口無遮攔,直接張口就來,后果就是腦袋瓜挨了無心一巴掌,而無心則是滿臉緋紅,但并沒有任何怒意。

    “別亂說,二師叔和三師叔都還沒同意呢。”

    原本離辰三人對孔摩的話是壓根就不相信的,但是無心現在補了這么一句話,三個人全部傻眼了。

    良久,離辰大喊了一句臥槽,這兩個粗鄙之語中蘊含的驚訝、復雜、難以置信簡直無法用語言去衡量。

    這邊的喧鬧將張道元和趙巒吸引了過來,趙巒探身而來,問道“怎么了?”

    蘭忘嘆息道“這個世界太瘋狂,耗子都給貓當伴娘了。”

    “什么跟什么啊?”趙巒聽得一頭霧水。

    “孔摩和無心定親了?!”蘇妍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不敢確定,哪怕是已經實錘的事情了,同時她的心里也有些復雜,是有些慶幸還是有些不舍呢?

    不舍肯定不是因為她對孔摩有什么情愫,或許是因為以后的日子里孔摩肯定不能再在她身邊了,所以有些不舍,畢竟她們經歷了這么多事,她把孔摩可是一直當作最好的哥們來著。

    至于慶幸肯定不用多說了,至少現在蘇妍不用再擔心孔摩會和蘭忘因為她打架了,等什么時候蘭忘有了自己的“無心”,那她就徹底放心了。

    “你小子可以啊,偷偷摸摸去了一趟少林寺,回來以后連自己的終身大事都給搞定了。”離辰開玩笑道。

    蘭忘張了張嘴,還是沒有說話,他覺得這個問題如果當著無心和蘇妍的的面說出來,他恐怕要被好多人圍毆,打死不用負責的那種,所以蘭忘很明智地選擇了閉嘴,并仔細觀察著孔摩的表情,想看看他是不是在裝蒜。

    不過很可惜,蘭忘什么端倪都沒有發現。

    孔摩非常自然地將自己與無心的緣分,從頭到尾地給大家訴說了一遍,包括兩人從小在一個山村里長大,命格相生相克,到現在的相融,難舍難分。

    說完以后,孔摩和無心的眼里皆是情意,所有人都獻上了自己的祝福,除了蘭忘。

    說來有些好笑,他恐怕是除蘇妍以外最希望孔摩找到老婆的一個人,可是現在他卻是臉色很不正常,不知道的還以為無心是他的真愛,被孔摩給橫刀奪愛了。

    (本章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