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592章 生日宴會(四)

第592章 生日宴會(四)

 熱門推薦:
    “趙叔,忙著呢?”離辰湊到了趙猛的跟前,笑呵呵地道。

    趙猛剛剛招呼完了一批客人,水都沒來得及喝一口。

    趙猛笑了笑“看你小子欲言又止的模樣,有啥事兒啊?”

    離辰小聲地道“我有件事問你,先說好,你可別生氣啊。”

    “你先說事兒,我看情況。”趙猛倒也沒直接答應。

    “就是我有一個朋友,他的母親以前是圣火教的教眾,圣火教被剿滅之后這十五年一直東躲西藏不敢出來,這幾天實在是受不了了,就想出來。

    你看都過去這么多年了,而且我那個朋友的母親在圣火教的時候也從來沒干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像這種情況如果再出來還會不會被抓起來啊?”

    這個頗為敏感的話題讓趙猛楞了楞,離辰不說他都記不得圣火教的事了,剛剛覆滅圣火教的時候非管所倒是發出過全國通緝令,不過就像離辰說的那樣,都過去這么多年了,這其中的仇怨多少還是會消散一些。

    “如果真的沒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那么一切都好說。”作為非管所的所長,趙猛還是有資格說這么一句話的,就像之前招安李琦一樣,雖然有人因他而死,不過真正造成人死亡的并不是他,最多也就判一個過失殺人,之后李琦也將吸入體內的魂魄給這些受害者送了回去,算是將功補過了。

    當然,并不是光這樣就可以一了百了了,他還得在非管所打很久的白工才能徹底恢復自由身。

    “有您這句話就夠了!”離辰笑著掏出了手機,給蘭忘發出了一條信息。

    不一會兒,蘭忘一家子全都從客廳走了出來,向趙猛這里走來。

    趙猛先是有些驚愕,隨后像是恍然大悟一般。

    “你的這個朋友不會就是蘭忘吧。”趙猛一巴掌按在了離辰的肩膀上,似笑非笑道。

    “趙叔您別激動,我就是個來套話的,剩下的你們自己聊。”離辰說著趕緊脫離了趙猛的“魔爪”,一溜煙跑了。

    “好啊,蘭老弟,當年你可是把我們非管所全都給瞞住了啊。”趙猛對著做到他面前的蘭天盛搖頭失笑道。

    蘭天盛苦笑道“沒辦法啊,形勢所逼,只能出此下策。”

    “其實你何必呢。”趙猛嘆了口氣“我們非管所又不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如果你妻子真的沒有用普通人當練功鼎爐的話,絕對不會受到牽連的。”

    “不可能的。”蘭天盛搖了搖頭“她是圣火教的紅蓮圣女,如果不是因為她要生蘭忘,那么她一定會出現在昆侖山上,與你們非管所為敵,真要是那樣,你們會放過她?”

    “肯定不會?”趙猛搖了搖頭,但同時也露出了笑容,“你說你的老婆是圣火教覆滅后失蹤的那位紅蓮圣女?”

    蘭天盛知道如果要和非管所商議對紅蓮既往不咎的協議,不能有太多的隱瞞,索性也就承認了“沒錯。”

    “那可真是太巧了,我們非管所當初可是找了她整整十年啊,沒想到卻被你給藏起來了。”

    “你……什么意思?”蘭天盛眼睛一咪,這話聽上去似乎不怎么對勁啊,莫非非管所還是要對圣火教眾趕盡殺絕?

    趙猛感覺出了蘭天盛的遲疑,趕緊擺了擺手,說道“別想太多,圣火教已經覆滅,大奸大惡之徒都已伏誅,該死的每一個能活下來,而剩下的人既然已經過去這么久了,追不追究已經無所謂了。

    不過有一件事其實我們非管所一直沒有忘記,那就是圣火教自創教之處就開始積攢的多達上千年的財寶,之前我們一直在追查,一直查到圣火教圣女那里線索就斷了。

    據說這藏寶地點只有歷代圣火教的圣女才知道,而教主則有一把開齊寶藏的鑰匙,現在鑰匙在我手里,就差這位圣女出來為我“指點迷津”了。”

    “你的意思是…………”蘭天盛算是明白了趙猛的意思了,不禁松了一口氣,同時又有些難受,早知道這么簡單就可以解決問題,紅蓮這十五年吃的苦根本就沒有必要,唉。

    “當然,我們非管所也不會吃人不吐骨頭。”趙猛將脖子上的圣火令吊墜取了下來,放在桌子上,“圣火教在方以歌的帶領下觸犯了國法,上面下令將其覆滅,這是無法改變的結果,但是圣火教卻并沒有因此被定性,至少到目前為止它還是一個合法的勢力,而且這些財寶也并不是方以歌在位期間通過非法手段收集的,我們非管所沒有權利將其據為己有。”

    這下蘭天盛就有些想不通了,問道“那你們花這么長時間想要尋找寶藏的地點是為了什么?”

    “金銀財寶我們非管所要來沒用,國家給我們撥發經費,圣火教再有錢也不可能富可敵國,我們非管所真正想要的是圣火教藏寶庫里的那些珍貴靈藥,如今的華夏靈氣稀薄,能被挖到的靈藥基本都快被挖光了,哪怕事黑市也極少能買到高品質的靈藥,所以…………”趙猛看向了蘭天盛。

    蘭天盛也會意道“所以你們就打起了圣火教藏寶庫的主意?”

    “沒錯!”趙猛無奈地點了點頭“像這種傳承悠久的勢力什么樣的寶貝都不會少,我們也不貪心,靈丹妙藥什么的一樣來點就行,畢竟每一代的極限戰士都只有三百名,而且每一代要用到達都靈藥也都不一樣。”

    “那我等會兒就去問問。”蘭天盛終于露出了笑容,這樣的結果稱得上是皆大歡喜,甚至還可以說是有意外收獲。

    “那行,我馬上就給非管所里打電話,讓他們消了紅蓮圣女的通緝令,要不是你今天突然提起,我都記不起還有這么一件事了。”趙猛正要走,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轉身叫住了蘭忘“小忘,這東西給你。”

    說著趙猛將手里的圣火令扔給了蘭忘,“我突然想起劉茫校長曾經告訴我,你體內的紅蓮凈火來自血脈傳承,全天下也只有圣火教才有,而這個圣火令對于擁有紅蓮凈火的人來說是天下第一至寶,原本是想讓妍妍交給你的,不過既然今天趕上了,就提前給你吧,你自個兒好好研究吧。”說完轉身瀟灑而去

    “原來,趙所長早就知道我們蘭家與圣火教的關系了。”蘭天盛看著趙猛的背影,幽幽地說道。

    蘭忘跟不理解“可是趙叔他為什么不直接來找我們攤牌呢?”

    “因為他是兵,我們的母親是賊。”蘭璇好歹也是非管所的編外人員,對于這幾年的門道還是知道一些的“華夏成立至今,從來都是賊向兵自首,還沒有兵向賊妥協的,如果老爹你早一點認識到這一點,母親也不會被迫藏這么多年,如果你肯早點告訴我們這件事,母親也不用藏這么多年了。”

    “是我對不起你們母親,是我對不起你們姐弟。”蘭天盛頹然地坐在椅子上,臉色蒼白…………

    “怎么樣,事情解決沒有?”蘇妍剛剛吃完早餐,因為身上穿著的漢裳有些寬大,不方便行動,所以就一直坐著休息,看到蘭忘和蘭璇過來后趕緊詢問道。

    “已經解決了,趙叔非常好說話,只聊了幾句就搞定了。”蘭忘此刻心情有些復雜,一方面是自己的母親“死而復生”,他心里既歡喜又有些不知所措,估計就跟當初知道自己雙親下落的蘇妍一樣,他們倆從小都沒見過自己的母親,在知道消息之初肯定都會有些不安和對未來的期待之情。

    “你現在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當時也是這樣,苦一場就好了。”蘇妍很沒有形象地打了個飽嗝,云淡風輕地道。

    面對蘇妍開玩笑的話語,蘭忘哪里肯表現得這么軟弱,立刻挺起胸膛道“我可是堂堂男子漢,流血流汗不流淚的!”

    蘇妍沒有接茬,不過眼神中的懷疑和戲謔已經告訴了他她想說什么了。

    其實蘭忘自己也不很有底氣,別看他平時這么沒心沒肺,但他其實是一個很感性的人,雖然這種事他從來不會當眾說出來,不過私下里他看個電視劇、小說什么的,如果看到什么感人至深的情節一樣會哭得稀里嘩啦,所以,蘭忘的背蘇妍嘲諷后還真沒多少底氣敢去反駁

    萬一到時候遇到母親,真的像蘇妍說的那樣與母親抱頭痛哭,那可就太丟人了。

    蘭家的事是一個小插曲,今天的主題還是蘇妍的生日,隨著時間逐漸臨近中午,京城各大世家、勢力的客人紛紛到來,有趣的是,這一次代表各大世家來的幾乎都是一些年齡合適的單身公子哥。

    離辰在門口看了半天,長嘆一聲“這哪是過生日啊,簡直就是相親大會。”

    世家與世家之間維持親密的關系,大多數都是通過聯姻的方式,原本是上官家這種大世家,嫡系女子的命運幾乎都逃不掉聯姻,因為她們與上官家的家主有些直系的血脈關系,價值非常高。

    這樣說對她們或許很不尊重,但是在那些大家族眼中,事實就是這樣的殘酷。

    上官若晴現在懷了孕,真要是拿出去聯姻估計別人也不會要了,而除了她,上官恪這一脈的適齡女子就只剩下了蘇妍一個,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她不得不為了家族而去聯姻。

    當然,這樣的可能還是非常小的,只要趙猛一天還在上非管所所長的位置上,就沒有任何一個家族敢強迫蘇妍嫁過去,而如果想讓蘇妍主動去聯姻,那百分之百不可能。

    所以至少十年之內,蘇妍是可以無憂無慮地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的,以上官恪對她的寵愛以及她干爹的這些關系,估計也不會舍得將她當作籌碼一樣給嫁出去。

    但是,今天的這些個來客卻是給她提了個醒,或許,她的未來并不是完完全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作為今天的主角,她在客廳也是接待了許許多多的來客,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進來向她祝賀的客人已經全都變成了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公子哥,有長得一般的也有長得帥的,但是無一例外,他們都是各自家族的嫡系子弟乃至未來的家族繼承人。

    蘇妍不是白癡,她看出了這些男子眼中那毫不掩飾的傾慕之情,這些世家將他們派來究竟是為了什么她此刻也隱約想到了。

    以前她還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問題,好在現在開始思考并不算晚。

    表姐上官若晴因為未婚先孕,再也不用擔心會被拿去聯姻了,但這樣的方式基本上也只適合表姐,她蘇妍可沒有那么善良的圣母心讓圣子選擇她,就算是有,那也只能是惡魔之子。

    不過在地獄的傳說中,可從來沒有類似的案例,唯一的一個還是路西法,而他的真實身份也是第一代圣子。

    所以蘇妍如果想要逃離聯姻,就只能另尋他法。

    “生日快樂,蘇妍!”

    就在蘇妍正在為自己的未來出身神思考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將她勾了回來。

    蘇妍猛地抬起頭,看清楚是誰勾露出了笑容“洛學長,軒轅學長,你們也來了啊。”

    開者正是大名鼎鼎的京城四公子里的兩位,南宮墨漓和蘇妍有仇,肯定不會來,而謝瀾天和蘇妍沒什么交際,加上似乎已經有女朋友了,所以也沒來。

    不過除了這兩個以外,還來了一個人。

    “蘇妍,好久不見~~”一個紅色的身影從這倆人的中間擠了出來,走笑又跑著撲向了蘇妍,雙手大張,顯然是要狠狠和抱住蘇妍。

    全京城敢隨時隨地穿紅色漢服的女生,而且還這么漂亮的,除了東方傾城還能有誰?

    她和蘇妍的故事現在已經是傳遍了京城,今天她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和蘇妍好好的“親近親近”。

    不過今天,她顯然不會得逞得這么簡單,因為除了她,另外一個隊蘇妍有想法的女生也在場。

    (本章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