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550章 我本是女兒身(二)

第550章 我本是女兒身(二)

 熱門推薦:
    如果只是比拼力氣,孔摩是絕對占上風的,巨大的體型賦予了孔摩力能拔山的偉力,但是武林之中,最不值錢的其實就是力氣,除非是像楚霸王那樣級別的天生神力,否則再光憑的力量是很難與內力、罡氣相抗衡的。

    在內力的質與量上,孔摩都不如無心,而罡氣方面更是被完爆,因為孔摩至今都沒有修煉出罡氣,而無心已經可以做到罡氣化形了。

    當所使用武功一樣的情況下,誰的內力更深厚幾乎就可以穩占上風,而孔摩現在則處于完全的下風,剛和無心拼了兩掌就被震得連退了好幾步,還沒緩過勁過來無心又逼了上來,攻勢比自己還猛,一連串的沖拳就沒停過,孔摩倒是想要硬抗,奈何內力不如無心,只能節節敗退。

    兩人互拼了數十拳,孔摩在劇烈的喘息聲中被無心一拳砸中,無心直徑將近一米的金光閃閃的拳頭就把孔摩的本體從摩羅法相中錘了出來。

    好在孔摩腰上纏著六根鐵鏈,與摩羅法相之間的聯系并沒有斷點,只需要十秒就可以重新回到摩羅法相體內。

    但是無心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十米高的金蓮觀音的背后突然長出數雙宛如少女的圓潤的胳膊,各自扣死了摩羅法相上半身的幾個關節,隨后無心將腰一扭,仿佛一個纖夫一樣猛拽纖繩似的,將龐大的摩羅法相拽得支零破碎。

    孔摩身上的鐵鏈怦然炸裂,還未反應過來,無心的拳頭又飛了過來,這個身法,快得孔摩都有些應接不暇了。

    “絕對防御!”陳默的聲音像是加裝了一個立體環繞音響一般,整個競技場都在繚繞著他的話語,一個圓形的透明護盾將半空中的孔摩囊括了進去,無心這必殺的一拳狠狠地擊在了絕對防御屏障上!

    圓球被這一拳直接從天上鄒到了地里,不過絕對防御不愧是已知防御手段中唯一沒有破解之法的護盾,別說是無心的一拳頭,就算是緣滅大師的一拳頭也拿屏障里的孔摩沒有什么辦法。

    不過,孔摩現在是安全了,但壓力也就此轉移到了陳默和簡來頭上,因為處在絕對防御屏障里的孔摩雖然不會再受到無心的攻擊,然而他也失去了攻擊無心的能力,在絕對防御屏障消失之前,他除了看戲,什么都不能干。

    “陳默,你那個絕對防御屏障會持續多久啊?”簡來看了眼旁邊一臉無奈的孔摩,然后向陳默問道。

    陳默豎起三根手指,也不知道是說三分鐘還是三十分鐘,總之不可能是三秒。

    “哎,孔摩都撐只了不到十招,這要是一拳拳地錘在身上,誰頂得住啊?”簡來抽出寶劍,在劍柄一個凸起啊部位按了一下,“咔”的一聲脆響,劍柄裂成了兩半,簡來順著開裂的口子,將這把寶劍給撕成了兩半。

    這把劍是非管所的高科技,材質特殊,剛柔并濟,正常使用的時候和普通的寶劍沒什么區別,不過在按下劍柄的按鈕后,就可以將其分裂成兩把劍,而且可以對注入其中的劍氣進行威力提升,換句話說,這是一把非常適合劍仙來使用的高科技寶劍。

    這是非管研究所的新產品——“蝴蝶劍”,造假不菲,據說是仿造的上古神劍“干將莫邪”,簡來沒見過干將莫邪什么樣子,只能趙叔說什么就是什么了,不過這寶劍的質量還是非常不錯的,上一場比賽他和常春藤聯盟的卡蓮娜交戰的時候,蝴蝶劍和那個熊王維尼的鋼爪不知道碰了多少下,結果下來檢查的時候簡來發現劍刃上一個缺口都沒有,這質量真不愧是華夏制造。

    不過今天情況就有些不一樣了,對手可是無心,無心真的很擔心這兩把蝴蝶劍會被他一拳崩斷。

    不過東西就是拿來用的,斷了再找趙叔要就是了,簡來擔心的是“蝴蝶”能不能將這一場撐過去。

    簡來將蝴劍踩在腳下,蝶劍環繞身前,運轉內力,飛上了天空,不管對手的武功路數是什么,大多數情況下都對天上的敵人沒什么辦法,參照無心的上上一場比賽,如果不是七人魔法使自己有些疏忽,無心也不會這么輕松就轟碎那座巴比倫空中花園。

    空中的武者無處借力,任何招式的威力都會大打折扣,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也正是這個原因,在空中可以肆意施展實力的劍仙才會被稱為華夏攻擊力最強的武者。

    簡來已經升空,而陳默則是停在原地,沒有動彈,他在當誘餌,其實暗地里他已經給自己加了一層隱藏的護盾,之所以要當誘餌,是想吸引無心進入他的攻擊范圍,他想看看以無心的精神力能不能抵擋得住他的攻擊。

    而無心在權衡利弊了半天,最終還是選擇了像陳默攻去,異能者的孱弱是出了名的,而劍仙的移速太快,又在天上,如果去追逐簡來的話恐怕會節外生枝。

    不過無心也沒有傻到就這么直接走走上去,而是攤出一只手,輕聲念誦“掌中佛國!”

    一朵金色的蓮花苞突然出現在了無心手中,然后在一瞬間綻放,一片片花瓣閃爍著奪目絢爛的金光,絕對防御屏障里的孔摩焦急地大喊道“快閉上眼睛!”

    可惜有些晚了,沒有人的反應可以快得過光,無論是陳默還是天上的簡來都立刻中招,兩人眼中充斥著金光,都愣在了原地。

    好在簡來腳下的蝴劍是可以持續使用的高科技產品,即使是在失去內力的供能后也依然托著簡來的身軀,沒有釀成空難。

    “糟了!”圓球里的孔摩看到這個情況,心都涼了半截。

    “掌中佛國”是少林秘術,只有凝聚了如來相的武者才能使用,是一種擁有實體攻擊力的強大幻術,施術者可以在自己的腦海里創造出一個巨大的佛國,那里有漫天的佛陀,沒一個都法力無邊,總之,心有多大,這一招的威力就有多大。

    而陳默和簡來在佛國里只能被動地承受來自佛陀的攻擊,如果扛得住,就可以脫身,但如果扛不住,就會直接昏過去!

    雖然在使用掌中佛國的無心也不能動,但無論陳默和簡來能不能抗住他這一招,無心都不會有任何的損傷,這一招就是只要用出來就必定穩賺不虧。

    可惜他現在被困在這屏障里面出不來,對無心也完成不了什么威脅,無心恐怕也是看出了這一點,才放心大膽地使出了掌中佛國。

    “靠!”孔摩不甘地一拳錘在了屏障上,一臉氣憤而又無可奈何地坐了下去。

    局面此時變得有些詭異了,陳默和簡來雙雙發怔,一個個瞪著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前方,跟放棄抵抗沒什么區別。

    而無心則是閉著眼睛,右手捧著一朵緩緩旋轉地金色蓮花,嘴里念念有詞,但就是不行動,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唯一清醒著的孔摩就更悲催了,被隊友釋放的絕對防御屏障困住,什么事也做不了,只能看戲。

    外國的超凡者并不知道“掌中佛國”,所以看到這一幕紛紛笑了起來,還以為罕見的平局又要再次出現了。

    不過華夏武者此刻了笑不出來,他們知道無心正在和簡來于陳默斗法,這是完全用精神力去比拼,而且還是以一敵二,尤其是這兩個人里面還有個陳默,無心的壓力不可謂不大。

    “和陳默拼精神力,無心是不知道陳默的實力嗎?”離辰表示對于無心的這一波操作有些沒看懂,單純以陳默的表現,六校聯考開始至今就沒有一個人能在精神力上超越他的,就算是一樣需要修煉精神力的魔法師也不如陳默,無心是哪里來的自信敢和天生精神力爆表的陳默拼精神力?

    劉茫一句話,就立刻讓離辰恍然大悟“掌中佛國的世界里,一切規則都由無心制訂,他的力量是無窮大的。”

    離辰當即驚訝道“這哪里是武功啊,這簡直就是由精神力異能者的領域啊,在自己的領域之中,自己當然就是無所不能了!

    那這無心也太強了吧,這一招用出來,誰還是他的對手?!”

    劉茫輕輕一笑“幻象終究只是幻象,掌中佛國這一招想要破解不能靠力,而是要靠心,如果你覺得自己沒有勝利的希望,哪怕修為再高也必輸無疑,但如果你心境足夠堅固,就算是普通人也可以安然度過。”

    蘭忘疑惑地道“那這一招也太弱了吧,用出來很有可能起不到什么效果,虧得無心還這么鄭重其事。”

    “你懂什么。”劉茫拍了拍蘭忘的腦袋,教訓道“這一招本來就不是戰斗的,他最大的作用其實師父是用來測試徒弟在修煉之途上的心境的,原本只是單純地用來打磨心智,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拿來用作戰斗的招式,結果發現效果還不錯,所以才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而且,你以為掌中佛國所營造的試煉環境會很簡單嗎?我告訴你,以你的現在的心境進去,不消五分鐘就得翻白眼!”

    雖然蘭忘心里很不服氣,但是他也知道精神力方面是自己的弱項,原本他就覺得和無心交手沒什么贏的希望,現在看到掌中佛國,覺得自己的勝算更低了。

    “無心這是要贏了吧?”張憑虛看到這一招掌中佛國用出來,覺得戰斗基本已經可以說結束了,掌中佛國可是佛門秘術中真正高端的武功,而且效果遠沒有劉茫說得那么簡單,以陳默、簡來現在的實力,勉強抵抗都幾乎做不到。

    “鹿死誰手,還未可知。”緣滅大師搖了搖頭,非常罕見地沒有給自己徒弟吶喊助威。

    按道理來說,這個時候無心應該早就結束戰斗了,掌中佛國的第一波攻擊威勢無比兇悍,九成九以上的武者都會直接敗下陣來,但是直到現在無心都還沒有結束戰斗,這說明陳默和簡來已經和無心僵持住了。

    誰知緣滅大師心中剛剛升起這個念頭,陳默就狠狠打了他的臉,他與簡來一起恢復了行動能力,迅速地往后退去。

    而無心這時也睜開了眼,眼神中多了一絲凝重。

    “有些班門弄斧了。”無心輕輕一嘆,暗道天下英雄,何其多也,本以為這么多年來修煉精神力,掌中佛國已然可以橫行天下,沒想到竟遇到了個陳默,揮手之間幾乎就毀滅了他大半個佛國,這實在是讓無心有些猝不及防。

    “還是不能太小看這天下的俊杰啊。”無心收拾心情,正要重振旗鼓,再次發動進攻,卻發現雙腳像生了根一樣定在地上,根本無法動彈。

    “禁錮!”陳默面沉如水,右手遙遙地緊握住了無心雙腳的部位。

    “晉升!”無心左手拍在了簡來的身上,沒有絲毫準備的簡來突然感覺自己的體內被注入了一大股洶涌澎湃的內力,自己兩個月來沒有怎么動過的修為竟然蹭蹭地往上漲!

    “防御削弱!”

    “無處可逃!”

    “力量萎靡!”

    陳默一連三句律令,目標皆是被禁錮住的無心。

    現在,無心終于領教到了預言系異能的厲害,那是一種無從抵抗的神秘力量,明明已經感覺到了有什么力量在改變著自己的身體,但卻無從捉摸,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身體像陳默說的那樣。

    金剛不壞體被迫散去,金蓮觀音的光芒黯淡下去,雙腳變得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想要進行移動也是難如登天!

    “接下來……交給我!”簡來如果這個時候還不懂陳默是什么意思,那他就是智障了,他的武功唯一缺點就是體內內力一旦不足,救會失去戰斗力,現在有陳默這個無限彈藥庫在,他可以肆意地向無心宣泄他的劍氣!

    “六脈……”

    簡來抬起右手,三根手指直直地對準著無心,后者望著簡來的手指,眉頭緊皺。

    “神劍!”

    簡來的怒吼響徹整個競技場!

    (本章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