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514章 魅惑眾生

第514章 魅惑眾生

 熱門推薦:
    “你害怕了嗎?”尖厲的笑聲不知從何處傳來,仿佛那些遍布空間的黑色蛛網般的組織長滿了嘴巴,同時對著蘇妍哈哈大笑。

    各種稀奇古怪的超凡者蘇妍也見識過不少了,但是像羅曼這種直接改變生命形態的蘇妍只見過兩種。

    一個是上官恒使出北斗訣的最后一招“貪狼現”,借周天星辰之力化身貪狼。另一種就是蘭忘的元素化,靠異能量改變身體成為元素生命。

    現在她見到了第三種,也就是羅曼現在這種不知道該如何去辨別的生命形態,甚至于蘇妍都不知道此刻的羅曼還算不算是生命。

    羅曼的蛛網狀身體的強大腐蝕性讓蘇妍的活動空間逐漸被壓榨,這期間蘇妍釋放出的兩道次元方程斬被羅曼照單全收。

    這兩道蘊含著極其精純的空間異能的次元方程斬,剛一出現的時候可以說是引起了滿堂喝彩,一個異能術中蘊含著的異能量越是精純,越能說明施術者異能修為之高深。

    一個異能術,并不是像蘭忘那種聲勢浩大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就能稱之為強大,一個異能術攻擊強度的高低更多的是取決于異能量精純度的高低,異能量越精純,異能術的威力就越大。

    在觀眾們看來,蘇妍的異能量精純度已經到達她這個等級的極限了,換句話說蘇妍的這個六級異能者絕對貨真價實,并不是蘭忘那種空有六級異能者的戰斗力,卻沒有六級異能者該有的境界這種水貨。

    也只有這個境界釋放出來的異能術,才配稱之為高階異能術!

    雖然次元方程斬本身并不算高階異能術,但是在蘇妍的運用下威力已經達到了高階水準,這就是“境界”所帶來的好處,如果蘇妍也能擁有蘭忘那么龐大的異能量的話,諾亞就算是使出了血色狂暴也是不敢硬抗這兩記次元方程斬的。

    然而,讓許多人大跌眼鏡的是,羅曼竟然張口生生將其吞了下去。

    其實說張口有些不準確,因為這個模樣的羅曼已經分不清哪里是嘴了,只見他橫亙在空中的一道“蛛絲”突然拉伸開來,形成了一個漁網模樣的巨口,正好出現在蘇妍異能術的攻擊路徑上,兩道威力強大的次元方程斬仿佛夏日夜空中的煙火一樣,生得燦爛,死得寂靜。

    之前還在拼命追逐蘇妍的圓頭觸手此時已經不見了蹤影,蘇妍猜測那恐怕就是羅曼的本體或者說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可惜之前她沒有察覺出來,現在想要進行針對已經有些太遲了。

    羅曼的“蛛網”已經徹底布好,他仿佛可以無限增長的身軀在這種封閉空間里真的是bug一般的存在,蘇妍就像是一只迷了路的蝴蝶,面對著層層疊疊的蛛網,不知該如何行動。

    場面在一瞬間發生了翻轉,之前蘇妍還將羅曼達成了一灘爛泥,不到三分鐘羅曼就占領了半個競技場。

    地面上的巖石板已經被羅曼的身軀腐蝕殆盡,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深不見底的大坑,可見羅曼的身軀腐蝕性之強,以蘇妍的身體一旦接觸到羅曼,定然是血肉模糊這一個下場。

    雖然蘇妍已經變身了,但從本質上講她其實還是血肉之軀,現在她還不能像真正的魔王一樣擁有不死之軀。

    “我們的小妹妹現在似乎有些進退維谷啊。”看臺上的一個角落,塞坦盯著場中的局勢,笑著說道。

    “蘇妍她會釋放的魔咒還是太少了。”利維坦嘆了口氣,“但凡她多翻一下撒旦法典,稍微費一點心思釋放一個魔咒就可以解決眼前的困境。”

    路西法說道“畢竟她現在還是人類,對于我們惡魔的東西還是比較排斥的,不過她也并不是徹底沒轍,至少如果真的到了絕境,大罪徽章還是能夠幫到她的。”

    塞坦笑道“我現在倒是很期待蘇妍的魔王言靈是什么了,這可是來自莉莉絲的魔王言靈,幾千年來我還從來沒見過啊。”

    塞坦口中的“魔王言靈”是高階惡魔的一種天賦異能,也被稱作惡魔禱言,等級在魔王以下的是惡魔禱言,而魔王的惡魔禱言才能被稱作魔王言靈。

    這是通過最純正的惡魔語釋放的一個獨屬于自身的魔咒,每個惡魔的惡魔禱言都不一樣,作用形態也不一樣。

    比如說路西法的“魔王言靈”叫做“墮落之羽”,是一種范圍魔咒,當路西法在空中飛行時,身后都會撒下一片黑色的羽毛,任何被這些羽毛接觸到的敵人都會被引誘墮落,實力不夠的直接淪為路西法的奴仆,沒有任何豁免的可能,而實力高超的超凡者哪怕可以抵抗墮落的魔力,但一旦接觸到超過十三片羽毛,就會立刻陷入深度昏迷,這個效果全等級有效,且無法驅散!

    在狹小的地方,路西法的墮落之羽就是神技,無論是誰碰上了這招只能跑,敢正面硬鋼的現在墳頭都長出一片大森林了。

    相比于路西法的大范圍作用的魔咒,塞坦的就顯得很小家子氣了,只能對單個目標使用,且持續時間只有一個小時。

    塞坦的魔王言靈是“公平詛咒”,一旦被這道詛咒命中,無論是誰都無法豁免,且不能被驅散,受到這個詛咒的敵人不論離塞坦有多遠,只要塞坦發動攻擊就必定會攻擊到他,同樣的,受到詛咒的敵人在發動攻擊時也可以輕而易舉地攻擊到塞坦。

    需要注意的一點是,這里的攻擊極限于物理攻擊,一切超凡力量的攻擊都將被無限化,如果這是個魔法師、異能者的話受到這種詛咒,就只能給自己布置護盾或者拿拳頭去硬拼了。

    可以說,“公平詛咒”是一個單挑類的神技,因為魔王言靈不可豁免、不可驅散的特性,塞坦理論上可以擊敗世界上一個肉搏沒有他強的超凡者。

    路西法和塞坦的魔王言靈都這么強,屬于蘇妍的肯定我差不到哪里去,只不過蘇妍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一個魔咒,這需要大罪徽章去幫助她,但那需要蘇妍身處險境的時候才行。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蘇妍還算是游刃有余,雖然競技場半數的空間都被羅曼所占領,但其實剩下的空間還是挺大的,畢竟蘇妍的身軀又不像孔摩那么巨大,況且虛空王座還可以進行短距離瞬移,羅曼射出的黑彈、長槍都被蘇妍輕松躲過。

    蘇妍暫時還不會有危險,但是如果繼續下去的話,她必輸無疑。

    羅曼的身軀還在持續地增長當中,如果蘇妍不想辦法阻止他的話,最多十分鐘整個空間就會被羅曼完全占據,到時候蘇妍再想進行反擊幾乎就不可能了。

    坐在虛空王座上的蘇妍想再一次對羅曼釋放了重能力場,這一次起到的效果就不像剛才那么明顯了,因為此時的羅曼身體已經比人形的時候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蘇妍的四重異能力場威力仍然強大,但是作用面積只有小小的十幾個平米,起到的效果微乎其微。

    “蘇妍,你就只有這么一點能耐嗎?”羅曼嘲諷的尖笑再一次傳來,蘇妍聽在耳里只感覺無比的煩躁,正要出口反駁,一條圓頭觸手突然從蘇妍下方的土地里竄了出來,羅曼竟然不知何時已經將本體潛到地下去了!

    這個變故著實是出乎了蘇妍的預料,羅曼的身體遍布天地,天知道他是什么時候將本體隱藏到地下的。

    危機時刻,蘇妍的虛空王座立功。雖然事發突然,但虛空王座仍然檢測到了危險并且迅速做出了反應,只是一個瞬移就躲過了羅曼的攻擊。

    但是羅曼蓄謀已久的攻擊怎么可能這么簡單,不論是發動突襲之前的嘲諷還是從地里鉆出的觸手其實都是羅曼的掩護,真正的主攻點是他的另外一只觸手。

    從頭到尾只有兩根觸手追逐她的場景,讓蘇妍產生了一個錯覺,那就是這羅曼只有兩根觸手且只能在一起行動,但事實是像這樣的觸手羅曼可以有無數根!

    虛空王座載著蘇妍瞬移后的一段時間內是無法再次瞬移的,而在羅曼捕捉到蘇妍瞬移后位置的一瞬間,立刻調動離蘇妍最近的軀體,迸射出了將近二十根觸手,齊齊撲向了喪失瞬間移動能力的蘇妍。

    除此之外,他還在自己的軀干上鼓起了兩個巨大的“黑色花苞”,然后,這兩個花苞在眨眼之間綻放開來,張開了四片紫黑色的花瓣,花瓣中央是一個高高隆起的孔洞,隨后,一汪漆黑如墨的水柱從這孔洞中噴涌而出,目標直指半空中正在和無數觸手作斗爭的蘇妍。

    經歷了最初的驚訝后,蘇妍迅速反應了過來,處理的辦法也非常正確,一刻不停地釋放著“排斥力場”這種消耗很小但又很實用的異能術反擊著羅曼的觸手,一時間羅曼的觸手全被擋在一層無形的屏障外面,根本無法傷害到蘇妍。

    但是,當地面的墨炮發射之后,蘇妍支起的屏障在幾秒鐘內就被侵蝕出了一個大洞,早已準備就緒的觸手立刻從這個大洞里鉆了進去,姿態如蛇般撲向了蘇妍。

    不知不覺間,羅曼的身軀已經將蘇妍所在的空間整個地包裹了起來,當墨水噴向蘇妍的時候,羅曼立刻操控軀體將整個空間都位住。

    蘇妍的瞬移距離有限,而且不能從密閉的空間里瞬移出外部空間,眼看羅曼的觸手越追越近,蘇妍背后的翅膀疾速地扇動起來,這是魔王動用魔力的標志,扇得越快蘇妍將要釋放的魔咒就越強。

    但是這并不是蘇妍自己主動地想要釋放魔咒,而是因為她緊張的情緒刺激到了大罪徽章,使得大罪徽章自行釋放出了一個魔咒。

    蘇妍沒有想到,她無意間流露出來的緊張情緒使大罪徽章向她直接灌輸了魔王言靈,原本蘇妍并沒有用魔咒解決眼前困境的打算,但是既然大罪徽章都給她灌輸了,不用白不用!

    “萬眾傾倒!”

    蘇妍的惡魔語透過羅曼漆黑的軀體,響徹整個競技場,惡魔們眼神一振,紛紛站了起來。這可是信任魔王第一次釋放自己的魔王言靈,所有惡魔都很想見識一下獨屬于蘇妍的魔王言靈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威力確實非常巨大,所有聽到這一聲“萬眾傾倒”的人眼中都閃過一絲紫芒,看臺上除了一些實力比較高深的大佬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其他人沒有一個意識到了這一點。

    空中,羅曼將蘇妍包裹著的身體砰然炸裂,遍布競技場的蜘蛛網也開始迅速收縮,不到半分鐘,剛才還充斥著整個空間的黑色“蜘蛛網”就收縮成了一個兩米來高的柱狀體。

    羅曼的嚎叫從柱狀體里傳了出來,他的本體開始逐漸現形,巨大的痛苦讓他劇烈地扭動著身軀在地上打滾,不一會兒整個人就陷到了地里去。

    這還不是最詭異的,更詭異的是當蘇妍從羅曼的包裹中脫身出來后,所有看到蘇妍面容的男性選手都露出了癡漢的表情,更有甚者嘴里的口水一個勁地往下掉。

    看臺上的男性選手都是各自學校的天才,一般來說哪怕再怎么沒防備,也不該這么快就中招,但是這一次也不知道怎么的了,只要一看到蘇妍,瞳孔立刻變成了紫色,然后神智就開始不清楚了。

    更剛人驚訝的是,當一個年輕人中招淪陷之后,看臺上的中年高手們也開始出現了精神恍惚的狀態,除卻幾個實力超越同齡人的頂尖高手,其他人都傻乎乎地盯著蘇妍,那眼神仿佛在欣賞這世間最美麗的瑰寶。

    蘇妍的“萬眾傾倒”從釋放到現在還不到一分鐘,競技場里數百名高手幾乎被一網打盡,除了女生以及個別實力無比強大的老怪物一樣,其余男性全部中招,紛紛向蘇妍跪下了自己價值千金的膝蓋。

    這,就是萬眾傾倒!

    (本章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