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509章 魔法構裝機甲(一)

第509章 魔法構裝機甲(一)

 熱門推薦:
    競技場的上空的天氣仿佛來到了夏季,兩顆太陽一遠一近地懸在頭頂,讓原本接近零度的氣溫瞬間拔高了十好幾度。

    近的那顆“太陽”是蘭忘制造出來的,這就是他口中的最強異能術——怒日行空,聽上去很牛逼,其實就是將異能量凝聚成一個大火球,然后砸向敵人,屬于火系異能術中最基礎的一種運用。

    這讓難懷期待的觀眾們很是失望,天賦卓絕的蘭忘哪怕是放在全世界也是少有的少年俊杰,而能被他稱作最強的招數肯定也不簡單。

    結果,只是一招平平無奇的火球術。

    “這種異能術,別說是讓諾亞全力以赴了,就是一個四級超凡者也能擋得下來。”萊納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對于蘭忘的這一招異能術頗有些不屑。

    “看下去。”麥克凱因說道,他總覺得這一招不會這么簡單。

    在所有觀眾耐心地注視下,蘭忘一言不發,全心全意地往頭頂的那顆“太陽”里灌注著火元素,而“太陽”也在迅速地膨脹著。

    當時間過去了一分鐘,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

    異能者釋放異能術大多都是瞬間就釋放,需要引導時間的異能術少之又少,像蘭忘這種已經引導一分鐘的異能術所有人聞所未聞!

    一分鐘過去了,“怒日行空”已經膨脹到了十米,競技場上空的溫度上升到了15攝氏度。

    仿佛是有些不滿意這個異能量灌注的速率,蘭忘渾身火光大作,加快了灌輸的力度。

    三分鐘后,蘭忘的輸能還在持續當中,“太陽”的直徑已經接近百米,緣滅大師不得已,只能出手另外釋放了一個保護罩,他怕之前那個不一定能抗得住這么強大的攻擊!

    看臺之上,有人難以置信地說道“這個蘭忘的異能量真的是無窮無盡嗎?”

    有異能者高手說道“二度變異的異能者本來就稀少,能平安活到成年的就更少了,這個蘭忘一定是生活在一個異能家族里,從小就獲得了非常好的醫治,順利地度過了最艱難、危險的童年,現在的他已經是全世界與火元素最親近的超凡者了,哪怕是接下來的時間他不去修煉,也能在二十年的時間內晉升為七級異能者!”

    “嘶!”

    這個人的話語讓他的周圍出現了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蘭忘灌輸能量的舉動一直持續了十分鐘,“太陽”已經膨脹成了龐然大物,雖然無法判斷具體有多大,但是它的直徑肯定已經超過一八米了,因為整個競技場都被籠罩在了它巨大的陰影之下。

    哪怕有緣滅大師布置的防護罩,但是如此巨大的“火球”讓他們無法相信任何防御屏障,所以自顧自地又給自己加持了一層護盾。

    唯有華夏這邊的人沒有什么動靜,開玩笑,緣滅大師可是全華夏在防御陣法方面最具權威的高人,他釋放的護盾就算比不上絕對防御屏障,也差不了太多,既然緣滅大師都沒有說話,那么他們就當然無條件相信緣滅大師的防御法陣了。

    蘭忘的表演還沒有結束,八百米直徑的“太陽”肯定是無法砸進競技場里的,接下來的他要做的就是壓縮。

    壓縮的速度比起來釋放就要快上許多了,蘭忘現在的異能掌控力還不算太強,只能控制這直徑不到千米的火球,但凡他能有離辰、蘇妍那種異能掌控力,他都可以讓火球的直徑再擴大好幾倍!

    可惜,這個規模已經是他的極限了,異能量無限但他的精神力有限,而且這一招放完他的元素化也無法再持續24小時了,精神力的大幅度會讓他上次和上官恒戰斗時一樣,要不了多久他就會直接昏睡過去,只不過這個要不了多久是相對于24小時而言,保守估計在釋放完“怒日行空”后他照樣可以活蹦亂跳一兩個小時。

    兩分鐘不到,直徑八百米的“太陽”就被壓縮成了幾十米大小,略有些橢圓的橘紅色火球光芒四射,像是一顆被千度高溫燃燒過的鐵球,那種宛如實質一般的溫度刺痛著每一個人的眼睛。

    諾亞的汗水流滿了整個額頭,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高溫,另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緊張。

    這顆火球的能量波動已經超越了他的想象,這輩子的戰斗里他只遇到過兩種這樣的能量波動,一次是在德克薩斯洲的荒野上,他和一位來自國外的七級超凡者戰斗的時候。

    那次戰斗可以說是險象環生,盡管那位七級超凡者在與他戰斗之前就已經受了重傷,但仍然差點擊斃了他,現在的情形,和當初何其相似!

    諾亞知道最后的時刻來臨了,想要拿下這一場不能有任何的留手,是時候掏出自己的底牌了!

    在蘭忘揮手砸下這顆“太陽”的那一瞬間,諾亞仰天暴喝,鮮紅色的氣浪卷天而起,隨后,整個競技場都被爆炸的光芒所吞噬,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

    時間仿佛過去了一萬年,又仿佛只是一瞬間,爆炸產生的光芒漸漸消散,土石鋪就的地面已經是一片狼藉,地上出現了一個恐怖的深坑,周圍全是焦土,諾亞站立在土坑的中心,渾身涌動著鮮紅色的斗氣,他的臉色有些蒼白,但是并沒有受傷。

    “怎么……會這樣……”蘭忘自信的表情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全是苦澀,他做過最壞的打算,或許諾亞可以抗得住,但是沒想到諾亞竟然毫發無損,難道斗氣士也有元素化之類的招式!

    “這叫血色狂暴。”諾亞胸口劇烈地起伏著,血液的流失讓他覺得有些缺氧。

    “這是什么招式?”蘭忘知道自己輸了,但是認輸之前他至少要讓自己輸個明白!

    諾亞解除了血色狂暴的加持狀態,笑道“這其實是一種禁術,很少有斗氣士會使用這種對自身有極大損傷的招式。

    它其實就是讓身體超負荷釋放斗氣,讓斗氣士獲得無與倫比的攻擊力和防御力,但同時這個招式的運轉也會傷害到斗氣士的身體,最顯著的傷害就是會導致血管破裂,也可以叫作內出血。

    不過這些血液都會被狂涌的斗氣帶出體外,所以剛才我的身軀被一層紅色的斗氣包圍著,所以這一招才被稱為血色狂暴。”

    “厲害,我服了。”蘭忘沒有解除元素化,倒不是想耍賴不認輸,而是他的衣服都被燒光了,一旦解除元素化那么他將裸地暴露在幾百人的目光之下。

    “我認輸了!”蘭忘對著裁判席高舉著雙手,喊道。

    逸晨風沒有任何表情地說道“藍海二中對常春藤聯盟第一場,勝者,諾亞!”

    因為地面需要處理一下,所以第二場比賽要等三分鐘,也給了兩邊最后一點時間準備。

    “對不起。”穿好衣服的蘭忘回到了藍海二中所在的看臺,心虛地認著錯。

    “還裝不裝逼了?”劉茫沒有生氣,只是問道“能上這個擂臺的都是全世界最頂尖的天才,你以為就你一個人天資聰穎啊?要是你還繼續自大下去,以后照樣要繼續輸!

    在你看不起這些和你比賽的人之前多想想你的隊友,想想你的失敗將會給他們帶來多大的壓力?

    這場輸了就算了,畢竟實力擺在那兒,下一場要是再因為你驕傲自大而輸了比賽,接下來的比賽你都不用上了。”

    “絕對不會再輸了!”蘭忘咬著牙,惡狠狠地發誓道。

    “第二場,藍海二中孔摩對常春藤聯盟菲奧娜·卡特琳娜!”

    被破壞掉的場地很快就被修復好了,逸晨風已經在通知第二場比賽的兩位選手。

    “孔摩,這一場就靠你了。”劉茫拍了拍孔摩的肩膀,難懷期望地說道。

    “校長,這場要是輸了我免費給您打三年的工!”和劉茫一樣外號財迷的孔摩發出了毒誓,也代表他對這一場比賽勢在必得的決心。

    “好!要是這一場贏了,以后的工資翻倍!”這一次劉茫終于大方了一次,孔摩哈哈大小,然后從看臺上一躍而下。

    還好緣滅大師反應快,及時給孔摩開了一個洞,要不然他非得撞在保護罩上出大丑。

    “咚”的一聲悶響,孔摩落到地上竟然砸出了一個大窟窿,看得非管所的那位土系異能者忍不住想要破口大罵勞資剛剛把這地給填平,你特么一登場就砸出這么一個大坑!

    “這是佛門武功里的千斤墜?”無心在看臺上看到這一幕,眼前一亮,這個叫做孔摩的光頭似乎很有趣啊。

    “多關注一下這個孔摩。”緣滅大師眨了眨混濁的眼睛,說道“他應該是佛宗年輕一代唯一能與你比肩的少年了。”

    無心沒有接話,只是緊盯著場中央的孔摩。

    菲奧娜也從看臺上飛下來了,只不過她整個人都包裹在一層不知名金屬編織的盔甲里,只有一個腦袋留在外面。

    出于女士優先的想法,孔摩對菲奧娜說道“給你半分鐘的準備時間,有什么招數就使出來吧,要不然可就沒機會了。”

    天可憐見,孔摩說這番話真的沒有挑釁的意味,他可不是蘭忘那種自大狂。身為武者,在對付魔法師、異能者這類超凡者時是占有壓倒性優勢,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蘭忘那樣元素化,而且可以維持這么久。

    這么近的距離,孔摩如果暴起發難,這個菲奧娜很有可能會重傷,所以他才好心提醒菲奧娜。

    可惜,菲奧娜認為這是孔摩對她的羞辱,這個光頭竟然敢看不起她?!

    “你會為你的傲慢付出代價!”菲奧娜冷冷地向孔摩甩下這一句話,然后開始高聲念起了咒語。

    果然是魔法師,孔摩撇了撇嘴,以魔法師那比異能者還要脆的身體,他可以在一秒鐘內解決戰斗,還好事先提醒了一下菲奧娜,要不然一個用力過猛,估計得出人命。

    有些意外的是,菲奧娜的咒語念得非常快,不到五秒就結束了。

    眾所周知,魔法咒語越長威力就越大,魔導書里有些無比強大的魔法需要念誦長達好幾個小時的咒語,孔摩不知道一個念誦五秒的魔法能厲害到什么程度。

    “你好了嗎?”孔摩打算解決戰斗了,給了菲奧娜先手的機會,她自己要是抓不住那可就怪不了他了。

    “放馬過來!”菲奧娜面無表情,眼神宛如冰刀。

    孔摩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輕輕吐出一口氣“摩羅。”

    三十三米的漆黑巨像如閃電般猛然乍現,真正開打以后,面對菲奧娜這個嬌滴滴的美人孔摩沒有任何想要憐香惜玉的打算,這個世界上只有蘇妍值得他去珍惜,至于其他女人,都是浮云而已。

    留情不出手,出手不留情。

    這是師父在他下山前念叨了許多次的話,孔摩一向很聽他師父的話,所以他在化身摩羅法相后又掏出了師父傳給他的法器——降魔金剛杵。

    這還是他下山后第一次用這件法器,曾經他告訴蘇妍說這法器和孫悟空的金箍棒一樣可長可短,蘇妍還罵他耍流氓,這一次他要給蘇妍證明,降魔金剛杵是真的可以任意控制長短粗細!

    右手一抖,孔摩手里突然出現了一個金色的棒子,瞬息之間就從牙簽大小暴漲到了五十米之長,孔摩看著地上一臉驚容的菲奧娜,奮起千鈞棒,摟頭砸下。

    “鐺!”

    灰塵漫天飛起,清脆的金鐵之聲響徹寰宇,所有坐在看臺上的觀眾感覺屁股一震,離得近一些的屁股甚至還短暫地離開了座位。

    “這尼瑪一來就是下死手啊!”趙猛等人直接看傻了,一個魔法師哪里承受得起這么恐怖的物理攻擊啊?!哪怕是麥克凱因大師,在沒有魔法護盾的保護下挨上這么一下也是十死無生!

    “完鳥!”逸晨風臉色煞白,比賽第一天居然就出了人命,這下怎么和常春藤聯盟的朋友交代?

    逸晨風苦著臉向常春藤聯盟那邊看去,奇怪的是他們沒有任何表情,仿佛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本章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