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508章 開場就高能(三)

第508章 開場就高能(三)

 熱門推薦:
    蘭忘手指一揮,火焰蓮臺上的十幾根藤鞭凌空抽去,在蘭忘源源不斷的異能輸送下,看上去只有十來米長的藤鞭瞬間暴漲十幾米,打了十幾米外的諾亞一個措手不及,藤鞭攔腰抽在了諾亞的腰上,但是諾亞紋絲不動,將這跟出奇不意的藤鞭直接抱住。

    “這算什么?”有熟知異能者特點的觀眾覺得很不解,明明蘭忘的這個異能術能量波動這么劇烈,沒有六級異能者的實力都不可能擁有這種程度的能量波動,但是,諾亞卻一動不動地就接下了這一招,這是根本不合常理的!

    之前的那道火柱也是一樣,看上去熱浪撲面,威勢洶洶,但是諾亞基本沒費什么功夫就擋了下來,實在是太虎頭蛇尾了,在場的觀眾里都稱得上是見多識廣,但這種情況實在是沒見過。

    要說蘭忘的等級不高,但他釋放的都是比較高端的異能術,等級低的異能者還真放不出來,但是蘭忘可以釋放高端的異能術,卻沒有與之匹配的功擊強度,這實在是一件怪事。

    這件怪事注定沒有人能給他們答案,諾亞也沒有將精力放在這上面,在抗住蘭忘的首波功擊后立刻進行了反攻。

    隨著諾亞一聲輕喝,他的臉皮竟然抖動了起來。

    這是斗氣在諾亞體內瘋狂流動產生的現象,表情越是猙獰,斗氣就越強,蘭忘從沒有見過這種場景,只能穩妥地操縱火焰蓮臺往后面移動。

    “嗡”的一聲悶響,諾亞的腳下碎石四濺,一道環形氣浪擴散而開,諾亞也失去了身影。

    “好快!”蘭忘驚訝地瞪大了雙眼,這種速度已經可以媲美蘇妍的瞬移了!

    蘭忘驚訝的表情還沒從來臉上消逝,諾亞就已經突破到了他的面前,熊熊燃燒的烈火并沒有讓諾亞的速度減弱半分,諾亞的身后甚至出現了一條真空走廊,這就是世界最狂猛超凡力量的威力!

    如果不是蘭忘的反應還算快,諾亞這一擊已經結束戰斗了。

    旋轉的火浪以蘭忘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由火焰:-(產生的推力讓蘭忘在千鈞一發之際逃離了險境,諾亞揮來的一拳從蘭忘的耳邊呼嘯而過,震得蘭忘一陣耳鳴。

    斗氣士就是這點不好,功擊路徑太過直來直往,不像極限戰士這么靈活,只要與功擊目標的偏差稍微大一點,這次功擊就等于是失敗了。

    從諾亞功擊路徑上逃離的蘭忘沒有停下來,他的雙眼橘紅一片,如海浪般的火焰從他的身體里流了出來。

    就跟柔軟的水在極寒的溫度下會凝固成堅硬的冰塊一樣,沒有實體的火焰在極度的高溫下同樣會聚集成液體,這就是傳說中流火!

    一般,流火只有天生擁有這種異能的異能者才能使用,因為一般的火系異能者是不夠這么多異能量將自己的普通火焰轉化成流火的。

    但是,蘭忘沒有這個限制,他可以輕而易舉地釋放流火,只不過以前他從來沒和別人單挑過,而流火并不像普通火焰那么好控制,蘭忘害怕誤傷到別人,所以幾乎很少用。

    不過這次蘭忘是被嚇到了,諾亞堪比瞬移的突破實在是將蘭忘嚇得夠嗆,身體下意識地就將流火使了出來。

    蘭忘這一手稱得上是技驚四座,因為“流火”這種超凡力量在外國真的很少見,哪怕是現在出現在了眼前也不敢相信這竟然會是火焰。

    猶如洪水開閘一樣的火焰,這誰敢相信?

    但蘭忘確實做到了,那灼熱的臉頰疼痛的熱量就是證明,如果不是有屏障保護大家,恐怕有很多人都會被燒傷。

    如水銀瀉地般的流火逐漸向競技場的四周散去,諾亞謹慎地看著逐漸向他襲來的流火,不停地朝后退去,有斗氣護體的他暫時還沒有被流火的熱氣傷到,但是這種從來沒見過的火焰讓諾亞不敢冒險去試一試他的威力,他在思考最為穩妥的破局方式。

    因為剛才的攻勢他與蘭忘的距離拉得有些太遠,加上這些不知道威力的流火,他不敢再像剛才那樣肆無忌憚地沖向蘭忘。

    思考了一小會,諾亞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沒想到在六校聯考上的第一場比賽就被逼到這樣的地步,原本還以為自己剛相處的新戰術可以多藏一段時間。

    打定主意要用新戰術破局,諾亞停止了后退,兩腳站定,雙手被他拗到了身后,形成了一個非常怪異的姿勢。

    蘭忘看到后愣了一下,這又是在干嘛?

    “啪。”

    諾亞雙手猛地向前一擺,打出了一個異常響亮的巴掌,然后,無事發生。

    “呵呵,這是在搞笑…………”蘭忘哈哈一笑,然后下一秒,他右手邊五米的位置突然發生了爆炸,地上的流火被震起三米高!

    爆炸發生的區域出現了一道長刀狀的空白,而且流火也被擋在了空白區域外面,仿佛有什么強大的力量在阻擋著它們。

    “謝特!竟然打歪了。”諾亞拍了拍大腿,很是懊惱,而這個動作把反應過來的蘭忘嚇了一跳,趕緊操控火焰蓮臺進行不規則曲線運動。

    “這下更不好命中了…………”諾亞看著拼命做無規則運動的蘭忘,心里一陣發苦。

    自己這招真空斬,諾亞花了很多的心血,光是怎樣用斗氣擠壓空氣產生攻擊力都耗費了他兩個多月的時間,而且至今都不算徹底完善,最大的問題就是準頭實在有些差,距離離得稍微遠一些,那真空斬能否命中就只能隨緣了。

    不過真空斬并不只有這一種釋放方式,左右拍手只是速度最快的一種,面對蘭忘這種目標,諾亞有另外的拍法。

    諾亞激發斗氣,雙手一上一下分開形成了一個平角,然后迅速拍在一起,真空斬仍然無影無蹤,但是蘭忘再也不敢像剛才那樣粗心大意,立刻操控火焰蓮臺的十幾條藤鞭擋在自己面前,同時也指揮流火向自己身前匯聚,形成了一道火焰之墻。

    事實證明,流火只有攻擊力,并不存在什么防御力,厚厚的火墻被一道環形斬擊波劈得滿天飛濺。

    蘭忘的火焰蓮臺也沒有起到太大的防御作用,十幾根在蘭忘異能滋養下變得粗壯無比的藤鞭被斬擊波直接當空斬斷,蘭忘知道躲不過,趁自己的火焰蓮臺護盾還沒有徹底被破壞,蘭忘使出了元素化。

    環形真空斬遠比剛才的豎直真空斬的覆蓋面積更廣,盡管速度要慢上許多,不過威力并不減少,蘭忘最喜歡的火焰蓮臺護盾僅僅只是支撐了五秒就被攻破,好在蘭忘及時完成了元素化,強勁的真空斬將蘭忘斬成了兩半,然后在更后面的屏障上炸裂開來,蘭忘摸了摸胸前的傷口,安然無恙。

    “元素化?”諾亞吃了一驚,不是說只有六級異能者才能使用元素化嗎?為什么眼前這個小子可以使用!

    不光是諾亞,看臺上的觀眾也是驚詫無比,異能者的元素化可不是什么爛大街的能力,這可是能讓異能者在六級的時候戰勝絕大多數超凡者的神技之一啊!免疫一切物理攻擊,免疫絕大多數超凡攻擊,只要異能量充足,近乎于無敵!

    這樣的神技怎么可能別這么一個五級異能者給使用出來?要知道就算是六級異能者想要釋放元素化也是需要學習一段時間的,而且維持的時間也很有限,以五級異能者的異能量根本不足以支撐元素化所需要消耗的異能量!

    蘭忘注定是不能用常理去判斷的,使用了元素化的他根本沒有出現一點異能量不濟的情況,反而整個人都安心了下來。

    斗氣士是他比較熟悉的一種超凡者,小時候他非常向往這種狂猛無匹的超凡力量,所以了解過許多關于斗氣的資料。

    這是因為太過了解,所以他知道自己使出元素化后,諾亞不可能威脅到自己了,所以他放心大膽地飛到了離諾亞非常近的一個距離,二者之間不足十米。

    “元素化啊,似乎我目前拿你沒什么辦法了。”諾亞揉了揉眉心,有些頭疼地笑道。

    蘭忘搖了搖手指,說道“說對了一半,應該是這場比賽你都拿我沒有辦法了。”

    諾亞皺了皺眉頭,說道“我記得元素化是一種非常耗費異能量的異能術,就算是頂尖六級異能者也只能維持這樣的狀態不超過十分鐘,你不可能比這還長吧?”

    蘭忘淡淡地道“具體什么原因我不能告訴你,反正只要我想,我可以24小時維持這樣的狀態,以我目前的精神力來看,24小時元素化還是可以做到的。

    換而言之,如果你只會斗氣這一種超凡力量的話,從現在開始你將再也無法對我造成任何傷害了。”

    話音剛落,諾亞就拍手揮出一道真空斬,蘭忘連躲都沒躲,任由真空斬透體而過,被劈成兩截的身軀迅速愈合,不見一絲傷痕。

    “好像確實是傷不了你了。”諾亞放下了手,有些無計可施。正如蘭忘所言,如果他只會斗氣那么接下來他將再也無法對已經元素化了的蘭忘造成任何傷害。諾亞從小到大一直都只專研斗氣,對于其他超凡力量沒有任何涉獵,所以他的攻擊現在已經徹底無法奏效了。

    蘭忘勸說道“怎么樣,認輸了吧,這并不是你的實力不如我,相反你的斗氣非常強大,強大到我如果不用元素化甚至扛不住你的隨意一擊,但很可惜,在我使出元素化后哪怕你再強也將無計可施。”

    “你可能忽略了一件事。”諾亞抬起了頭看著蘭忘,眼中滿是堅毅的目光“你的攻擊對于我來說同樣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你的攻擊力度太低,根本無法突破我的護體斗氣,換句話來說,我們倆都無法互相傷害,最多只能算是平局。”

    “真的嗎?”蘭忘略帶嘲諷地一笑,說道“那么我們就來賭一下吧。”

    “怎么個賭法?”諾亞來了興趣。

    蘭忘達道“我接下來將會使出我最強的一招異能術,如果你抗住了,那么我就認輸,如果你沒抗住,你沒抗住那輸得就是你。”

    諾亞問道“這么一來對于你來說豈不是很不公平?”

    蘭忘驕傲地說道“我覺得讓我們對戰本身就是對你的不公平,因為從比賽一開始我就已經立于了不敗之地,現在我只是想讓整個戰斗變得公平一些而已。”

    “好!”諾亞豪邁地揮了揮手,說道“就按你說的辦,我就站在這里,硬抗你最強的一擊!”

    話音剛落,諾亞身邊洶涌流動的流火被蘭忘收回了體內,然后蘭忘緩緩升空,雙手捧天。

    “校長,蘭忘這樣會不會太吃虧了啊?”離辰有些擔憂地問道,原本至少可以拼個平局的場面,非要賭這么一場,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由他去吧,我相信他。”劉茫面無表情,只是很期待蘭忘口中那最強的一招到底是什么。

    所有的觀眾同樣也非常期待,通過剛才諾亞和蘭忘的一番話,有些人已經猜測出了蘭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二度變異的異能者,體內的異能量近乎于無限大,只有這一種可能才能讓蘭忘在五級的時候就使出元素化,而且還能維持24小時之久。

    但是即使蘭忘的異能量無限大,也無法逾越等級的鴻溝,諾亞的斗氣護盾防御力極其驚人,世界最剛猛的超凡力量在攻防兩端都可以達到非常高的高度,以蘭忘現在這個等級的異能術的破防能力同樣也無法對諾亞造成任何的傷害,這也是裁判組直到現在也沒有對比賽進行判定的原因。

    兩邊都奈何對方不得,現在就看誰有能力打破僵局了,目前看來,蘭忘是占據主動的一方,但同時他的壓力也非常大,因為他只有一次攻擊的機會,而諾亞只要盡全力防御下這一擊就能取得勝利。

    但是,蘭忘依然是自信滿滿的樣子,他雙手捧天的同時高聲地說道“這一招,我把它叫做怒日行空!”

    (本章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