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479章 摩拳擦掌(三)

第479章 摩拳擦掌(三)

 熱門推薦:
    “區區一個伯爵,芝麻大小的地位,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你知道你面前這個是誰嗎?”孔摩說話很不客氣,平常他一直很隨和的,今天卻是個例外。

    常春藤聯盟中有女生冷笑道“能是誰?據我所知華夏早就沒有公侯伯爵那一套了,她總不能是個公主吧?”

    看來長得漂亮的人走到哪里遇到誰都容易遭人嫉妒,蘇妍才剛出來說了兩句話就被其他女生記恨上了。

    離辰淡淡地道“她爸是華夏非管所的所長,大概相當于你們米國聯邦調查局的局長,而且權力絕對比你們的那個局長只高不低。”

    米國聯邦調查局,也叫fbi,明面上是管理米國治安,追查各種大案要案的部門,但實際上他們最主要的作用是管理米國的超凡者,他們有一個無比強大的智械軍隊,據說配備有全世界最高級的科技,戰斗力極其驚人,足以威懾全米國的超凡者勢力,哪怕是常春藤聯盟、霍格沃茲魔法學院的人也不敢違抗fbi。

    這個情況和非管所在華夏的情況有些相似,換位思考一下就知道fbi局長在米國超凡者界的地位有多高。

    在米國如果你敢招惹fbi局長的女兒,不需要他老人家親自動手,有的是人為了討好他而主動動手解決。

    在華夏同樣也是這個道理,雖然趙猛現在暫時休假了,但是不會有誰傻到以為趙猛真會一直修下去,只要他想,隨時都可以重新執掌非管所。

    如果有誰想要找蘇妍的麻煩,主要稍微透露點風頭,不知道多少世家、武者愿意出手料理這個李約翰,更何況現在即將六校聯考,武力無數高手齊聚京城,想要做些什么就更加方便了。

    到時候英格蘭皇室封的這個伯爵恐怕就真的是狗屁不如了。

    李約翰不是傻子,想通了此節李約翰皺起了眉頭。

    怕倒沒有怕,好歹他也是常春藤聯盟的精英,不至于這么慫包,但是壓力肯定是有的,雖然他看不起華夏,但是有一說一,華夏的超凡勢力并不比米國差多少,非管所所長的女兒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但是如果上升到整個常春藤聯盟的層面的話那就不一樣,有句話說的好集體的力量大啊,所以他并不打算退縮。

    “非管所所長的女兒又怎么樣?我剛才說的話句句在理,自己目中無人視外國于無物還不準別人說了?

    在常春藤聯盟中,有來自全世界的學生,這里面就屬你們華夏學生最難交際,你們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這是咱們大家都有的共識?”說著李約翰回頭看向了自己的十多個同伴,這些高鼻梁藍眼睛的外國人非常認同地點頭應和道。

    “那是應該的,我泱泱大國…………”孔摩眼睛一瞪,正要引經據典,訴說華夏五千年悠悠文化,被離辰抬手打斷“好了孔摩,好漢還不提當年勇呢,跟這個假洋人真沒什么好說的了,純粹是浪費口舌。”

    不論做什么離辰永遠都是第一個站出來當和事佬,這次其實也不能怪李約翰,主要是孔摩、簡來剛才說的話對于外國人來說確實有些不中聽,換做外國人要是敢在孔摩等人面前這么貶低華夏,恐怕早就挨揍了。

    鑒于遠道而來都是客,離辰不想和這些來參賽的外國人關系鬧得太僵,真要有矛盾比賽的時候手底上見個真章不就行了。

    好在孔摩并不像蘭忘那么喜歡犯渾,還是能聽得進去勸的。

    能和平解決自然是最好的局面,所以李約翰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剛才離開的常春藤聯盟領隊也囑咐過他們不要節外生枝。

    就在矛盾即將消除什么時候,不知道是誰低聲用外語罵了句“黃皮猴子。”

    聲音真的很小很小,哪怕是七級異能者也是絕對聽不見的,但是說這句話的人肯定不知道華夏的武者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內力高深的武者可是能夠聽見方圓十米內心臟的跳動聲,這句侮辱性的話語聲音雖小,但跟湊到孔摩、簡來、離辰耳朵邊說差不多。

    孔摩和簡來沒學過英格蘭問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離辰知道啊,于是那兩人將目光投向了離辰。

    “他罵我們黃皮猴子。”離辰的臉色也變了,他說話的聲音中氣十足,所有人都聽得見。

    此話一出,旁邊天山學院的人都皺起了眉頭,然后緩緩地圍了過來。

    剛才他們之所以看戲是因為知道這件事的起因,確實是孔摩和簡來的不對,所以也不好偏幫。

    但是這次可就不一樣了,這句黃死猴子可是把在場所有華夏人都罵了進去,恰好天山學院的人都是武者,都聽見這句辱罵了。

    “誰說的,自己站出來,省得連累你的同伴。”

    說話的是天山學院中學生的三個領頭人物,十七八歲的年紀卻長了長三十歲的臉,膚色古銅,聲洪如鐘,一字一句能震得人心旌動蕩,不用說,這個少年郎的內功修為也不低!

    他叫盧淵,天山三杰之一,與軒轅四公子齊名,修煉的武功武俠小說迷肯定都聽說過,叫做吸星大……(法)。

    不過跟小說里不一樣的是,現實里這門武功并不是吸收別人的功力為自己所用這么簡單。首先它不是永久的吸收,而且也不至死,但是在吸收功力后短時間里武功大增卻不是假的,所以這門武功曾一被認為是邪功。

    只不過現在改革開放了,很多以前不允許練的武功都開放禁令了,盧淵算是第一批練這門武功的年輕人。

    他的出聲無疑給了常春藤聯盟等人更加巨大的壓力,因為天山學院一幫武功高手齊齊壓了上來,與藍海二中形成了前后夾擊之勢。

    現在再指責那個多嘴的同伴已經毫無意義了,常春藤聯盟的精英們在米國無法無天了這么久,不可能這么輕而易舉就被嚇到。

    要是被人家幾句話就嚇到,就算能度過這次,回去也肯定會被學校問責,到時候受到的懲罰還要更大。

    “話是我說的,不知各位有何見教?”一個金發藍眼眸的高個兒站了出來,他并不帥,但是渾身上下的氣勢卻給人一種英偉光明的感覺,這是一個天生的領導者!他的華夏普通話字正腔圓,比孔摩這種帶著濃濃藍海口音的普通話還要純正得多。

    “先報個姓名吧,我孔摩拳下不死無名之鬼。”孔摩揉了揉拳頭,幾個骨節噼里啪啦地發出了暴響。

    “都說華夏的和尚慈悲為懷,今日一見,名不副實啊。”又是一個聲音傳來,仍然是華夏語,但是聽上去卻顯得無比生硬,經常看抗戰劇的人應該比較熟悉這種聲音,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名族才會用這樣生硬的腔調說華夏語。

    “東瀛人?!”孔摩突然雙目圓睜,渾身金光爍爍,幾乎就要直接動手了。

    東瀛和華夏可是有仇的,而且這個仇還不小,更何況他師父曾經經常對他說起幾十年前華夏經歷的那些風風雨雨,其中著重講述了東瀛對華夏造的孽。

    在孔摩認知中,東瀛人就是畜生,不,連畜生都不如!

    “孔摩,冷靜點。”離辰按住了孔摩的肩膀,一陣電光閃爍,將孔摩從失控的邊緣拉了回來。

    離辰對眼前這個身高不足一米七的東瀛人警告道“這里沒有你們的事,趕緊走遠點,免得等下引火燒身!”

    一米七哈哈笑道“我就看不慣你們華夏人以多欺少,常春藤聯盟的朋友不要緊張,我們是來幫你們的。

    我九島一郎倒是很想知道,究竟是你們華夏的武功厲害還是我們的空手道厲害!”

    “有意思,這個人就交給我了,大家都別搶啊。”孔摩最終還是沒忍住,往前一竄,就站在了九島一郎的面前,而盧淵則是對上了常春藤聯盟的那個學生會會長。

    孔摩對九島一郎嘲笑道“小子,不知道有句話叫做槍打出頭鳥嗎?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斤量就來幫別人出頭。”

    九島一郎不屑地說道“只有懦夫才在戰斗前有那么多廢話,真的武士從來都是靠自己的拳頭贏得勝利!”

    孔摩被人說教了,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他還是頭一次這么又氣又怒,狂吼一聲撲了上去。

    孔摩真是氣昏了頭了,又或者是武功大進后他有些狂妄,凝出如來相的孔摩可以說是自信心極度爆棚,將金剛不壞之體修煉至大成的他甚至可以和李凡比拼防御力,所以孔摩這次進攻沒有任何招式,就這么直直地撲了上去,簡直是不將敵人放在眼里。

    “三本組手!”九島一郎橫跨一個馬步,右手向前伸出,然后迅速捏成一個拳頭渾身一抖,就擊了出去。

    孔摩還沒近身就遭遇到了一股無形的強大的沖擊波,孔摩的金剛之體沒有被破,但是他的內臟卻是翻江倒海,整個人也倒飛而出。

    “華夏武功,不過如此。”九島一郎收回拳頭,身后的一大幫東瀛武者歡呼雀躍。

    孔摩在空中翻了兩圈,穩穩地落到了地上,好在沒有在地上滾兩圈,要不然看上去會更狼狽。

    離辰無奈地搖了搖頭“你也太輕敵了吧,就這么沖上去,要是換我你這一下至少也是個重傷。”

    “大意了,想不到這個狗島一郎還會隔山打牛,把我的梵天金光和金剛不壞之體都穿透了,一般武者挨上這么一下子估計得吐血。”孔摩收起了小視之心,重新走到了九島一郎面前。

    “小子,隔山打牛使得不錯,可惜力道差了點。”孔摩像個前輩高人一樣,對九島一郎指點道。

    九島一郎不屑道“大話連篇,我出力不夠是怕把你打死。”

    “那讓我來一拳,我保證不打死你。”孔摩呵呵一笑,抬起右手,像動畫片里的大力水手一樣旋轉了起來,金光開始膨脹起來,像是巨大的風車一般,地上被孔摩劃出了一道深深的溝壑。

    凝聚出如來相后,孔摩的金剛經算是大成了,而大成之后的金剛經在施展法相時可以做到局部部位釋放法相,不用像以前那樣只能全身變了。

    三生修羅的體型是九米,孔摩此刻的力量是正常狀態下的三倍,這一拳足可以打死一頭鯨魚。

    “轟!”孔摩突兀地揮出一拳,離著九島一郎十步之遠就揮出了這一拳,完全是想要以拳風傷人。

    九島一郎早有防備,雙手放在腰間雙腿一蹬地,挺起胸膛就扎了個馬步,顯然他對自己的身體非常有自信。

    “傻逼,居然敢就這么硬抗孔摩一拳,老子變成龍后都不敢這么囂張。”離辰鄙視得看了眼九島一郎,不再關心那邊的戰局,挨了孔摩一拳要是還能爬起來他把腦袋割下來給那個九島一郎當夜壺!

    果不其然,孔摩這一拳毫無阻礙地砸在了九島一郎的胸膛上,后者慘嚎一聲螺旋滾粗,一邊滾還一邊從口里毆出鮮血。

    好在孔摩最后關頭還是留了點手的,要不然這一拳能直接把這個狗島給打死。

    “還有誰不服的就都上來吧,別說我欺負你們,我先站著受你們一招,然后我再動手。”孔摩打飛九島一郎后揚起了嘴角,站立在東瀛等人的面前。

    “將九島君送去師父那里。”一個身穿黑色戰國武士服的年輕人走了出來,他的腰間挎著兩把武士刀,一長一短,估計是個二刀流。

    “你哪位?”孔摩感應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知道這個年輕東瀛人恐怕不像剛才那個那么好對付了。

    “在下緋村戀次,請多指教。”東瀛武士向孔摩鞠了個標準的九十度躬,然后將手放在了刀柄上。

    孔摩問道“既是武士為何不拔刀?”

    “在下修煉的是拔刀術,閣下隨時可以向我進攻。”緋村戀次面不改色,多半是一個司馬臉。

    “該不會是傳說中的飛天御劍流吧?”孔摩想起了之前在網上看到的一部東瀛動漫,然后揮出了一拳。

    (本章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