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448章 明早就去藍海

第448章 明早就去藍海

 熱門推薦:
    猶豫了很久,蘇妍最終還是開口問道“外公,你和我奶奶是不是認識啊?”

    上官恪的表情明顯呆住了,他沒想到自己內心最深處的秘密一下子就被外孫女給看了出來,上官恪苦笑道“我還以為我藏得挺深的,沒想到你一眼就看出來了。”

    確實是一眼就看出來了,蘇妍笑了笑。

    “那都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上官恪目光深邃地看著窗外,自顧自地講述了起來。

    這其實是一個老掉牙的故事,是四十年前上官恪剛從大學畢業,正是書生意氣,揮斥方遒的年紀,很有一股想要在官場上干出一番成績的豪邁。

    但是,他被派去了藍海當了一個小縣長,比村長要高一個級別,不過手里的實權實在小的可憐,縣里幾乎所有的大事兒都是縣高官說了算。

    不過上官恪并不認為自己會在這個小地方待多久,畢竟他背后是當時華夏政界數一數二的家族,而且他又是內定的族長繼承人,這次去藍海當縣官只是想讓他從基層做起,熟悉一下工作,最多一年就能調回京城,然后官職連升三四級也不是難事。

    但是,這次去藍海上官恪遇到了生命中的那個她,其實他是有婚約的,和上官家的傳統一樣,上官恪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被安排了婚事,只等再過幾年就可以成婚了,但事實上上官恪還從來沒見過自己的未婚妻。

    原本上官恪是準備認命了,身為上官世家未來的掌舵人,他明白自己的使命和責任,有些自由是需要犧牲掉的。

    但是,在見到蘇畫后他后悔了,這個地主家的大小姐讓他體會到了自由戀愛的美妙味道,在藍海的一年里上官恪深陷其中,難以自拔,直到家族里派了人過來。

    上官恪和蘇畫的事其實家族很早就知道了,早到上官恪和蘇畫第二次約會的時候。

    一開始家族里還以為上官恪只是玩玩而已,畢竟家族里一句話就定了他一輩子的事情,要是還不準他出去采采花也太沒人性,所以當時上官家的家主也就是上官恪的父親對這件事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不過,上官恪的父親失算了,沒想到自己兒子居然跟那個地主家的大小姐來真的,要是再過個一年,恐怕小孩都該有了!

    于是上官恪的父親立刻派來了宗祠的人,想要強制帶走上官恪。

    作為未來家主,當時上官恪的實力在同齡人中還是非常不錯的,不過奈何宗祠人多勢眾,還抓住了蘇畫威脅于他,上官恪沒有辦法,只能拋棄愛人,回去了京城。

    上官恪離開的時候對蘇畫信誓旦旦地道,最多五年,等他掌握了整個上官世家,一定回來接她!蘇畫哭著并笑著答應了。

    然而,就在上官恪離開的第三年,蘇畫所在的家族發生了變故,因為蘇畫爺爺卷入了一場政斗,站錯了位,整個家族都被清洗(具體情況不敢多說,那個年代什么事兒大家也都知道),蘇畫從一個世家大小姐一夜回到解放前,她是家里最小的那一個,跟幾個小姨幸免于難,其他的都被抓了。

    失去了經濟來源又沒有一技之長的蘇畫只能跟著長輩下苦力,餐館里的洗碗工,大街上的清潔工基本都做過,雖然蘇畫自身的條件非常不錯,后來有不少的男生想要娶她,不過蘇畫沒有忘記上官恪對她的承諾,至今未嫁。

    故事的前半段來自于上官恪,而后半段則是蘇妍接著外公的講述說出來的,她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為之前奶奶病還沒好的時候經常自言自語,她無意間聽到的。

    上官恪聽到蘇妍說的話,眼睛頓時濕了。

    當年他回京城后,被父親一陣訓斥,他也是腦子一熱,直接就跟自己老爹吵了起來,差點沒打一架,然后就被關了小黑屋。

    當時整個上官家都以為上官恪要被剝奪家主繼承人的位置了,沒想到七天以后上官恪又被放了出來,原因是上官恪服軟了,他接受家族里的所有安排,并且給自己的老子誠摯地道了聲歉。

    然后一切照舊,上官恪還是上官世家的家主繼承人,在自己老爹與老丈人的運作下,一上任就擔任了副部級干部,隨后幾年里官路一片坦途。

    在回京城的第五個年頭,上官恪終于接任了上官世家家主之位,他繼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親自去了一趟藍海。

    但是,到了之后他才發現早已經是物是人非,蘇家宅邸已經被夷為平地,蘇畫和她的家人也消失于茫茫人海。

    接下來的兩年里上官恪一直有派人在尋找,但是卻無濟于事。

    無可奈何,上官恪只能放棄了,這么多年過去他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將蘇畫忘卻了,但是當那天蘇妍說起自己奶奶的名字的時候,昔日的記憶頓時攀上了上官恪的心頭,這時他才想起,自己的書房里還有一張蘇畫當年的照片。

    “你奶奶最近……還好吧,身體怎么樣了?”上官恪往天上使勁看了看,將眼睛流了回去,然后對蘇妍問道。

    “奶奶她……”蘇妍眉頭一皺,不知道該怎么去形容,“前段時間她身體生了些病,不過這些日子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基本不用擔心了。”

    “哦,那可就太好了。”上官恪松了口氣。剛才聽到蘇妍說蘇畫這幾十年來過得都很苦,可以說是操勞了一輩子,身體肯定會有病根,不過既然這些日子都好得差不多了那就不用擔心了,接下來她的日子只會更好。

    想到這里,上官恪突然無比渴望地想見蘇畫一面,他不想再過一段時間了,明天他就要見!

    “妍妍,把飛機票退了吧。”上官恪的話語讓蘇妍瞪大了眼睛,外公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是不想讓回藍海嗎?

    看到蘇妍眼睛里露出來疑惑,上官恪笑了笑,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明天你和外公我搭專機去藍海,那張機票可以退了。”

    “原來如此。”蘇妍點了點頭,扭頭正準備走,不過像是想起了什么,說道“對了外公,你明天可得做好心理準備,奶奶現在的模樣恐怕會跟你想象中的有所不同。”

    說完蘇妍也不管外公會不會追問,直接溜了。

    “有所不同?”上官恪先是楞了一下,不過很快就“理解”了,妍妍的意思應該是蘇畫日夜操勞,恐怕會比同年紀的女子衰老許多,不過這些上官恪并不在乎,他只想見到蘇畫,然后兌現他遲到了四十年的承諾。

    離別總是最令人感傷的,第二天,看著女兒與父親踏上去藍海的專機,上官如煙再也控制不住地自己的情緒,在丈夫趙猛的肩膀中淚如雨下,好在蘇妍并沒有看到這一幕,否則她的眼睛也得紅了。

    下了藍海,蘇妍再一次感受到了故鄉那溫暖的陽光,離辰心中也是沒有來由地一陣放松,說到底金窩銀窩還是沒有自己的狗窩舒服啊。

    因為上官恪來的倉促,上官家并沒有幾個人跟來,只有福伯和宗祠的一個侍衛長,這個侍衛長叫做上官啟,極擅金鐘罩,鐵布衫,運轉武功后甚至可以硬抗福伯的六脈神劍!

    可以說,這是整個上官家里當保鏢的最佳人選。

    一行五人,侍衛長開車,蘇妍坐副駕駛指路,上官恪、福伯、離辰坐后面。

    為了見蘇畫,上官恪在下飛機前還精心打扮了一下,梳了非常精神的發型,一身筆挺的中山裝以及一雙擦得能當鏡子的大皮鞋,絕對稱得上是一個帥老頭。

    說實話上官家的基因還真是不錯,不論是老的還是小的顏值個頂個的高,上官恪的五個兒女中,上官如煙和妹妹上官如月當年是京城世家中有名的大美人,不知道多少世家子弟爭相像她們倆提親,而老大上官如龍,老三上官如虎,老幺上官如寒那也都是大帥哥,提親的媒婆不知道踏破了多少次門檻。

    再下一代就更不用說了,蘇妍和上官若晴在年輕人心目中,那就是美女的代言詞。

    如果華夏有一個比拼家族顏值的比賽的話,那上官世家絕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扯遠了,汽車在道路上行駛著,上官恪離自己的夢中情人也越來越近,當車子停在一個巷子口,上官恪深吸了一口氣,打開了車門。

    “我和奶奶就住在這巷子里面,我和離辰從小就在這里長大,因為家里條件不好,我和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吃的百家飯,所以巷子里的鄰居們大多都很熟悉,他們都是非常好的人。”蘇妍一邊領著自己外公進了巷子,一邊介紹道。

    離辰走在最后面,走得很慢。他在觀察著巷子里的每戶人家的大門,或者是墻壁上的那些劃痕、涂鴉,有很多地方他還記得是當年與蘇妍一起留下來的印記,心中甚是感慨。

    一轉眼都過去這么多年了,紅星路的這條無名小巷還是那么的寂靜,當年只有他和蘇妍滿巷子瘋跑,現在卻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了。

    “都給老子滾,再不滾老子可就動手了!”一聲怒喝當場毀掉了離辰沉浸在回憶中的心情,伴隨著怒喝的還有機器被砸的聲音。

    “怎么了?”離辰眉頭一皺,走上前去,看到自家屋門口孔摩將一幫記者攔在門外,地上全是被他拍下來的攝像機。

    “你這人怎么回事!我們可是記者,有新聞新聞采訪權的,你這樣的行為我是可以報警的!”一個記者非常憤怒地指著孔摩的鼻子說道,他的攝像機里有很多重要的照片,結果被孔摩一巴掌給拍得稀碎,也不知道還能不能還原。

    “我管你什么權,我只知道你們現在拿著攝像機在我家門口鬼鬼祟祟,你們想干什么?我再t不走我讓你們全進醫院!”

    “怎么回事啊。”蘇妍此時已經換上了墨鏡,穿著就和一個普通高中生一樣。

    “蘇……”孔摩差點一個蘇妍直接脫口而出,還好剎住了車,他小聲地說道“今早奶奶出去買菜,被這幾個記者看到了,一路跟到了這里,還說要給奶奶拍寫真,奶奶不答應,結果這些混蛋還賴著不走,我就直接出來趕人了。”

    “原來是這么回事。”蘇妍點了點頭,走向這些記者說道“你們快走吧,都已經拒絕你們了,怎么還死皮賴臉地留在這里,你們有新聞采訪權,我們也有權,攝像機的錢我會讓人賠償你們,所以麻煩你們趕緊離開這里!”

    一個記者大聲道“那怎么行!你知道我攝像機里有多少重要的照片、視頻嗎,你賠得起嗎?”

    “要我說就揍他們一頓,只要警察來了一切都簡單了。”離辰揉了揉,陰惻惻地笑道。

    “我也是這么想的。”孔摩也是獰笑著走向眾記者。

    “你是蘇妍!”突然,一個記者指著戴著墨鏡的蘇妍驚訝地道。

    “靠,這都能被認出來。”蘇妍小聲咒罵著,然后立刻抬頭否認道“誰是蘇妍,你認錯人了吧。”

    “我沒認錯!”那個記者無比肯定地道“你旁邊那個男的就是你哥,我以前在網上見過他的照片!你一定是蘇妍!”

    “尼瑪,還真被這混蛋記者給認出來了。”離辰表情有些僵硬,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身。

    “啊~~我知道了。”這時,又一個記者拍了拍手,說道“那個女孩一定是蘇妍的姐姐!我說怎么這么漂亮,原來是家族遺傳啊!”

    “夠了!”蘇妍突如其來的一陣怒吼讓正七嘴八舌討論著的記者們頓時噤若寒蟬。

    “我昨天就已經說過了,我不會再進入這個圈子了,我不希望再有任何媒體來打擾我和我親人的生活,請你們馬上離開這里!”說完,蘇妍拉開大門,將外公等人放了進去,然后“砰”的一聲關上了大門。

    記者門楞楞地看著這扇大門上掉下來的鐵屑,一臉懵逼。

    (本章完)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