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393章 兩個月前,我也是你口中的腐筍(二)

第393章 兩個月前,我也是你口中的腐筍(二)

 熱門推薦:
    “你算什么東西,這里有你說話的地兒嗎?”南宮墨漓看向簡來的眼神逐漸變得冰冷,本來為了顧及自己在蘇妍面前的形象,他是準備先不理會簡來的,可是沒想到他不去理會,簡來自己倒找起他的麻煩來了。

    既然他自己不識抬舉,那可就怪不得他在這么多人面前不給他留面子了。

    “你這人還真是好笑,人家蘇妍飯都要吃完了你才跑過來說這里的菜不合她的胃口,人家說不用麻煩了你還死皮賴臉地邀請人家,你說你是不是腦子有病?”要換平時簡來是肯定不會與南宮墨漓廢這么多口舌的,不過這一次他說什么也要和南宮墨漓杠上,哪怕他是麒麟閣的人!

    “可以啊,幾天不見你小子長本事了啊,敢和我叫板,是不是忘記你我之間的地位差距了啊?如果你忘記了我不介意幫你想起來!”南宮墨漓將拳頭捏得咔咔脆響,看那模樣是想直接在食堂里和簡來動起手。

    這時,蘇妍裝作好奇地問道:“你們都是軒轅書院的學生,難道彼此之間的地位還有什么不一樣的嗎?”

    南宮墨漓笑道:“蘇妍這你可就有所不知了,雖然我和他都是軒轅書院的學生,可是我同時也是麒麟閣的一員,除了院長、老師以外,我們麒麟閣的成員就是軒轅書院地位最高的存在,如果把軒轅書院比作古時的朝廷的話,我們麒麟閣的人就是朝廷重臣,而簡來只不過是一個九品芝麻官而已。

    另外,就是他卑微的出身,跟我們這些頂級世家的子弟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差地別,所以我才說他和我們的地位有差距,而且這差距還不是一般的大!”

    “你剛才說……蘇妍和你一樣,也是世家子弟?”對于南宮墨漓的奚落與折辱簡來并不在意,因為這些他早已習慣了,他更在意的是南宮墨漓所說的那句我們,之前他一直以為蘇妍和他一樣都是寒門子弟,可是現在看來,自己剛才為蘇妍做的那些事仿佛都成了笑話。

    南宮墨漓朗聲道:“你還不知道吧,蘇妍可是出自上官家,上官家你知道嗎,京城八大世家之一,跟我身后的南宮世家是一個級別的,也就是說她與你的地位也是天差地別!”

    “他說的是真的?”簡來突然覺得自己從頭到腳的血液都變得有些冰涼,內心升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酸楚感。

    “算是吧。”蘇妍面不改色,承認了南宮墨漓的說法,他的外公就是上官家的家主,恐怕沒有誰比她更適合世家子弟這個稱號了。

    南宮墨漓冷笑道:“蘇妍你還和他多說什么,就這個腐筍出身如此之低微,窮得連衣服都只買得起兩套,卻還妄想著進入麒麟閣,與我們這樣的天之驕子平起平坐,屬實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要不是我給麒麟閣的老師強烈反對,恐怕還真讓他給得逞了。”

    “原來是你!”簡來聽到南宮墨漓所說的話,終于知道了當初是誰壞了他進入麒麟閣的事,原來就是眼前這個南宮墨漓!

    “沒錯,就是我。”南宮墨漓呵呵一笑,美顏如玉的俊臉竟然顯得有些猙獰,他說道:“要怪就怪你當初和東方傾城傳出的那些事,區區腐筍也敢覬覦東方傾城,沒把你直接趕出軒轅書院已經是我大發慈悲了!

    現在竟然又敢打蘇妍的主意,看來這書院留你不得,明天我就讓你這腐筍卷鋪蓋走人!”

    一聲一聲地腐筍聽在蘇妍耳里,她覺得很有些刺耳,不過還是問道:“你說的腐筍是不是就是那種出身微寒,家里一貧如洗,平時連吃穿溫飽度都成問題的人啊?”

    “沒錯,這個簡來就是那樣的人人。”南宮墨漓看著簡來,眼中滿是不屑,后者聽到蘇妍的問話,一股悲涼的感覺充斥著內心,虧他還傻乎乎地把衣服給蘇妍穿,把藥拿給她,沒想到她也是自己最討厭的世家子弟,而且根本就不需要他的這些幫助。

    這樣看來,他這自作多情的模樣還真是好笑。

    但是,蘇妍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其實就在兩個月前,我也是你口中的那個腐筍呢。”說到這兒蘇妍頓了一下,又繼續道:“不對,我當初的情況比簡來還要不堪許多啊,用腐筍來形容似乎遠遠不夠,應該用爛番茄還差不多。”

    “蘇妍,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你可是上官家的二小姐的女兒,怎么能和他相提并論呢?”南宮墨漓表情很是尷尬,他一時間并不知道蘇妍這么說到底是什么意思。

    蘇妍冷眼盯著南宮墨漓,一字一句地道:“怎么不能相提并論?我告訴你,我從小就和我父母失散,是一個醫院的清潔工收養了我,家里可以說是家徒四壁,連書都讀不起,我覺得這個情況非常符合你的那套腐筍理論,既然簡來也是腐筍,那我和他當然可以相提并論了。”

    “蘇妍,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和他不一樣…………”南宮墨漓急得鼻尖都滲出了熱汗,著急地想要解開這個誤會,不過蘇妍卻打斷了他的解釋:“有什么不一樣?

    我們世家子弟出身就是人,他寒門出身難道就不是人了嗎?出身這件事又不是自己就可以決定的。

    能在一個好的家庭的誕生,確實可以讓你的起點比別人高很多,但是這不是你看不上別人的理由,你唯一比別人強的只不過是運氣而已!”

    蘇妍一番怒斥,說得南宮墨漓啞口無言,漲紅了臉,而簡來同樣也有些臉紅,不是害羞,而是激動。

    終于,終于有人肯為他們這些寒門子弟說一句話了!

    “還有你也是!”蘇妍說著說著,突然矛頭一轉,指向了簡來,搞得他是一臉的懵逼。

    蘇妍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對簡來說道:“你做人怎么一點骨氣都沒有呢,人家都快站在你頭上拉屎了你還一點表示都沒有,就算是書院里學生不允許打架斗毆,但是你不可能一點反擊都不做吧,如果換做是我這么被人指著鼻子罵腐筍,不管什么后果我都會先一拳給他砸過去,而且還要把事情鬧大,最好是鬧到院長那里去,我不相信院長會縱容這種歧視同學,搞家族封建主義的情況存在!”

    “蘇妍,你這是什么意思?”南宮墨漓基本已經聽出來蘇妍是在拐著彎地罵他了,不過心里對蘇妍最后的一絲旖念舍不得將其點破,所以這才裝起了傻。

    蘇妍攤了攤手,很無所謂地道:“沒什么別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聽到這話,南宮墨漓的臉色漸漸陰沉下來:“蘇妍,我對你以禮相待,自問沒有哪里得罪你的地方,為什么你要對我惡言相向?麻煩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

    “否則怎么樣?莫非你還想打我不成?”蘇妍呵呵一笑,雙手抱胸道:“就憑你上午那個表現,你還想讓我給你好臉色?沒皮沒臉,不知廉恥!你得慶幸我哥沒在我身邊,如果他在我的身邊看到你的所作所為,保證把你的腿給打斷,而且是兩只!”

    之前蘇妍還覺得這個南宮墨漓性格和蘭忘挺像,好色、狂妄,都是些小毛病,這些她也可以忍耐,畢竟這個南宮墨漓從頭到尾也只對她失禮了一次,所以蘇妍對他談不上有多厭惡。

    但是現在蘇妍知道了,這個人根本就不配和蘭忘相比。

    長這么大蘇妍幾乎沒什么討厭的人,當初那個正覺算一個,現在,這個南宮墨漓也算一個,對于這種討厭的人,蘇妍當然是有任何機會都要狠狠地罵他了。

    “有意思,有意思。”南宮墨漓氣極反笑,對蘇妍最后的一抹好感也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怒火,沖天而起的怒火。

    窈窕淑女,君子確實好逑,但是蘇妍的言行根本就談不上淑女,那么他也就沒必要做這個君子了,反正都撕破臉皮了,他也不介意做一個小人!

    “蘇妍,你知道得罪我是多么不明智的行為嗎?”南宮墨漓嘴角扯起一抹殘忍的微笑,說道:“我知道你是上官家的子弟,但是我也知道你不是上官家大公子的女兒,你與上官若晴的地位就如同我和簡來的地位一樣,天差地別!

    和所有不能繼承家主之位的女子一樣,你未來的命運只有被用作和親一途,而我,南宮世家家主南宮傲指定的繼承人,可以向八個世家任何的適齡女子求親,我想這樣的好事沒有哪個世家的家主會拒絕吧。”

    漸漸地,南宮墨漓走到了蘇妍的面前,兩人之間只隔了不過一掌之遙,蘇妍至始至終都冷眼看著他,眼神還是那么的高冷。

    南宮墨漓欣賞著蘇妍近在咫尺的美顏,毫不掩飾自己眼里的,小聲地道:“你說,如果我向你外公提出求親,他會不會巴巴地給你換上新娘子的衣服,然后打包送到我南宮家啊?

    真想看你在床上的表現,看你是不是還會有現在這么嘴硬呢?我覺得,到時候你恐怕全身都會變得軟綿綿吧。”

    這樣十八禁的話語,蘇妍不是第一次聽到了。上一個對她說這些話的人被她一玻璃給捅穿了肚皮。

    蘇妍歪著頭,笑著對南宮墨漓說道:“我會不會變得軟綿綿我不知道,不過你馬上就要變得硬邦邦了。”

    話音剛落,一聲跪下響徹整座食堂,澎湃的黑氣猶如一層又一層的浪潮一般從蘇妍身上噴薄而出,不過很快又重新涌進了她的體內,隨后,一道紫芒從她眼中閃過,同時,一個無比妖異的v型花紋出現在了她的額頭,這一刻,就算是瞎子聾子傻子也可以感應到蘇妍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

    蘇妍的變化太過奪目,以至于大家都忽略了南宮墨漓整個人都陷入了地板里這件事,后者拼命地運轉著內力,想要從地面爬起來,可是無論他如何努力,都是無濟于事。

    “有手機嗎?”蘇妍將變得有些絳紫的秀發撩到了耳后,風情萬種地對簡來說道。

    “有……有……有……”簡來點頭如導蒜,從衣兜里掏出一個小靈通。

    雖說軒轅書院不允許學生使用手機,不過像這種只有撥打電話發短信的小靈通是不在禁止之列的,不過別的學生用的都是更高級的更多功能的小靈通,那些手機除了不能上網,別的手機有的功能都有,像簡來這種只能打電話發短信的手機,整個在軒轅書院估計都是獨一份。

    “喲,跟我那部還是同款啊。”看著這部紅色的小靈通,蘇妍突然覺得很是熟悉,開了個玩笑,然后再鍵盤上按下了一串電話號碼。

    “喂,媽媽嗎……我是蘇妍啊……這是別人的手機……我在軒轅書院,別一個男的欺負了,你看怎么辦?

    好,我就在這兒等著你。”

    “你這是在干什么啊?”簡來接過蘇妍還給他的手機,好奇地問道。

    “當然是把事情鬧大啊,這小子剛剛說了那么多惡心的話,不讓他付出點代價怎么對得起我的粉絲?”蘇妍說著坐回了位置,好整以暇地看著仍舊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南宮墨漓。

    圍觀的學生這時全傻了眼,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昔日高高在上的四大公子現在居然就這么臉朝下地趴在地上,這也太慘了吧。

    而人群中,沈心語也是掏出了手機,發出了一條短信,然后就這么遠遠地看著南宮墨漓,眼終于又是著急又是無奈。

    她不是不想去幫南宮師兄,如果可以的話,她寧愿趴在那里的人是她,但是她的實力還不如南宮師兄,連南宮師兄都被這個蘇妍輕松壓制,她上去也只是自取其辱。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老師來,食堂這么大的動靜,她不信沒有老師來。

    果不其然,老師來了,來的是練功堂堂主羅江!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