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370章 要挾

第370章 要挾

 熱門推薦:
    “趙叔。”離辰站在門口敲了敲門,并沒有直接走進去。

    “進來。”趙猛在正考慮怎么處理地下室里那幫黑衣護衛,沒有聽出來離辰的聲音。

    “小辰,你怎么來了?”趙猛抬起頭,看到推門而入的竟然是離辰,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陪在妍妍身邊的嗎?

    “有點事想麻煩趙叔你行個方便,我有點事想要和徐朗聊一聊,不知道可不可以。”離辰也不客氣,直截了當地說出了自己這次來非管所的目的。

    “有事要和徐朗聊事情?”趙猛稍微皺了皺眉,沒有像往常一樣好爽地答應下來,但是同樣也沒有斷然的拒絕。

    按規定,徐朗這樣的重犯在關押期間是不允許與外人接觸的,他作為非管所的局長更是要秉公執法,不能因為私人關系給別人開后門。

    但是離辰有些不一樣,他可是非管所的預備役,而且無論是實力亦或是辦事能力都遠超同齡人,從離辰身上趙猛甚至還看到了一絲他當年的影子,所以趙猛一直很想將離辰當自己的接班人來培養。不過不是現在,至少也要等到離辰高中畢業了再說,現在就讓他承受這些未免有些太早。

    這樣想來,他這個局長給他未來的接班人開一個小后門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過是聊幾句話而已。

    趙猛笑道:“當然可以談,別說聊兩句,就是聊兩天都可以,徐朗就關在地下室盡頭的左邊那個牢房。

    說起來要不要給你配兩個護衛啊,徐朗的傷勢已經好了大半,危險度不低啊。”

    雖然說徐朗已經被關到了非管所的地下室里,自非管所成立以來還從來沒出現過有犯人能成功越獄的情況,但凡事都怕有個萬一不是。

    “不用了,徐朗他不敢動我的。”離辰臉上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他從來不會輕易地讓自己身處險地,沒有絕對的把握他連來都不會來。

    “那行,這是地下室的身份卡,在門口刷一下才能進去。”說著,趙猛扔給離辰一張藍色的小卡片,這是每個非管所的人員都會配備的身份卡,進出任何秘密基地都是需要刷這張卡,卡片的權限越高所能了解到的信息也就越多。

    趙猛這張卡就是擁有的最高級權限,非管所倉庫里的所有絕密檔案他都可以查閱,而現在離辰得到了這張卡片,也就是說他也可以隨意進出查閱這些保密度極高的資料了,不過他對這些資料可并不敢興趣,地下室里的徐朗才是他今天的目標。

    向趙猛道了聲謝,離辰轉身關好門,朝樓下走去。

    非管所總部離辰之前也來過一趟,知道關押犯人的地下室在哪里,所以他也沒有問人,徑直走到地下室的門前將卡片在門口的黑色框框里刷了一下。

    “趙猛,最高權限,準許進入。”從離辰的頭頂傳來這樣一串聲音,隨后地下室的門也緊接著打開。

    按照趙猛的描述,離辰埋著頭一直往地下室的盡頭前進著,一路上他看到兩邊的牢房關滿了犯人,都是前天那些被抓到非管所里的黑衣護衛,在靠近出口的那幾個牢房接了黑衣護衛模樣很是凄慘,看上去像是被大刑伺候過了一樣,傷痕累累鮮血淋漓,好在都是些皮肉傷,對生命造不成什么威脅,只是有些虛弱而已。

    在看到離辰進來后這些虛弱的黑衣護衛頓時來了精神,紛紛爬到門邊對離辰哀求起來:“你們要我交代我全都交代了,什么時候放我們出去啊,算我求您了,我發誓出去以后一定老老實實過日子,再也不干壞事了!”

    面對這些黑衣護衛們聲嘶力竭的哀求,離辰就跟沒看見沒聽到一樣置之不理,這些人都是曾經想要對蘇妍不利的人,也險些將她置之于死地,也就是上官恪老爺子脾氣好而已,僅僅只是在戰斗結束后將他們關了起來,如果是讓離辰來處理的話直接全部斃掉然后扔到火葬場挫骨揚灰!

    在離辰的世界中只有三種人,一種是路人,一種是家人,一種是敵人。

    路人他從來不去關心,家人他會盡自己所能地去保護,而對待敵人離辰自然也是無所不用其極地去消滅他們,所以面前對于這些黑衣護衛他不會保留任何的憐憫。

    目不斜視地往前走著,大概走了一分鐘,離辰看到了地下室的盡頭,那里一左一右有著兩間單獨的牢房,左邊那個應該就是徐朗所在的那個了。

    離辰走上前去,看到徐朗果然就在牢房里,徐朗并沒有待在床上,而是靜靜地在地上打坐,呼吸很是均勻,仿佛一點都不關心自己此刻的處境。

    “當當!”離辰用手指敲了敲欄桿,指甲與金屬的碰撞發出兩聲清脆的敲擊聲。

    徐朗睜開眼看了眼離辰,表情變得有些怪異。

    “你來干什么?”徐朗停止了打坐,從地上走了起來。

    離辰笑著說道:“來找你做一筆生意。”

    “生意?”徐朗有些意外,他沒想到眼前這個曾經差點被他宰掉的少年居然還有再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一天,而且還是來找他做生意的。

    “什么生意,說來聽聽。”徐朗倒也沒有一口拒絕離辰的請求,別看他在牢房里表現得很淡定但其實他心里還是想從這個鬼地方里出去的,如果離辰口中的生意能夠幫助自己離開牢房的話那他肯定也不會拒絕。

    “我可以幫你一個忙,作為交換,你把你的奔雷手教給我。”離辰說著掏出了一支錄音筆,像這種武功肯定是有心法口訣的,用錄音筆將其錄下來后才好回去慢慢修煉。

    “我拒絕!”徐朗看都不看離辰拿在手上的錄音筆,直接拒絕了離辰想要交易的要求。

    開玩笑,奔雷手可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本,從得到手再到改良成功,他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的心血,怎么可能這么輕而易舉地就傳給了他人,別說離辰提出的條件僅僅只是幫他一個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忙,就算是幫他離開地下室徐朗也不會答應。

    “你想好了再回答。”離辰原本溫和的表情漸漸消失,他從衣兜里取出一張照片將正面有人物像的一面對著徐朗,而有字的另一面則對著自己。

    “徐微,女,十八歲,心脈受損嚴重,急需進行心臟搭橋手術,現在就躺在京城第一人民醫院的重癥監護室里,房間號是1204,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啊。”離辰說完抬起了頭,露出了自己那一口森白的牙齒。

    “你對微微干了什么!”徐朗看到照片是一個女孩的笑臉,這個女孩渾身插滿了各種管子,正常人插這么多管子都是會覺得十分痛苦的,但是這個女孩仍然能笑得出來,而且笑得就跟初春中的花朵一樣燦爛。

    這個女孩就是徐朗的妹妹徐微,因為徐朗徐微被仇家重傷,而徐朗為了治愈徐微也是甘心成為上官恒的走狗,在徐朗眼中徐微比他的命都重要。

    “你就不好奇她為什么笑得這么開心嗎?”離辰收起了照片,笑呵呵地道:“我告訴她:我是你哥哥的朋友,你哥哥找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工作,賺到了很多的錢,然后用賺來的錢高價請來了一個醫生為你做心臟搭橋手術,只要做了這個手術你就可以恢復健康,但是你哥哥最近有些忙,沒辦法來陪你,所以就想托我幫他漂亮的妹妹拍個照回去,他每天沒事的時候也好拿出來看一看。

    你妹妹聽到這話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我的要求,還強忍著身體的痛苦露出了這樣一個如花兒一般美麗的微笑,你妹妹對你這哥哥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所以,鑒于你妹妹這么地愛你這個哥哥,你是不是也應該為她付出些什么呢?”

    “如果我說不呢?”徐朗身上的雷電開始劇烈地閃爍,同時關押他的牢房也開始亮起了一道白光,將徐朗身上的雷電完全限制在了牢房中,沒有讓外面的離辰受到任何的傷害。

    右邊牢房正睡著覺的屠申感應到了徐朗牢房中的動靜,睜開眼看了過去,一臉的茫然。

    “這個世界上每一天都有人會死,小孩,大人,老人,男的,女的,每個人都有突然去世的可能,而一個身患重癥的女孩就更有可能了,如果你妹妹突然在病床上停止呼吸的話,估計也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懷疑,你說對吧。”離辰的表情依舊平靜,但是在徐朗眼中卻是無比的猙獰。

    今天兩更,晚上還有一更,作者厚著臉皮求一下推薦票、月票。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