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354章 大戲(九)

第354章 大戲(九)

 熱門推薦:
    奔雷手沒有招式,只是讓修煉者的攻擊附帶雷電并且讓自身的速度達到極致,也正是因為它沒有具體的招式,可以讓修煉者的每一次攻擊都蘊含著極其強勁的力道,而且在雷電的加持下更是可以輕而易舉地撕裂武者的護體內力,在威力上甚至可以媲美一萬個武者中只能練出一個的罡氣!

    孔摩不會罡氣,但是他有梵天金光,這是只有在修煉金剛經后才會出現的一種特殊力量,雖然在攻擊力上或許比不上徐朗的奔雷手,但是在防御力上就算是在整個華夏都能稱得上數一數二,沒辦法,佛門武功強調的是一個不殺生,所以大多數功法都是守強于功,而金剛經又是個中翹楚,所以使出梵天金光的孔摩在防御力上已經超越一般的先天武者了,而且徐朗還不知道孔摩已經修煉出了金剛不壞之體,這一信息差注定會讓他吃大虧。

    武者之間的戰斗講究的是快穩準狠,任何一丁點失誤都有可能被對方抓住并轉變為擊敗你的契機,尤其是在這種高等級的戰斗之中,有時候決定勝負生死的就是那一瞬間。

    徐朗與孔摩的第一次交手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兩人從靠近、接觸再到分離只不過用了三秒鐘的時間,像蘭忘、蘇妍等人根本沒看清楚發生了什么,只是感覺眼前一花那兩人就互換了位置,而屠申、上官如龍則是看得明明白白,同時心中還有感嘆。

    在那短短的三秒鐘里,徐朗向孔摩攻出了三拳一腳十二掌,而孔摩僅僅只是來得及揮出了三拳,兩人的攻擊頻率根本不在一個檔次,而且孔摩的梵天金光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堅固,在徐朗暴風驟雨式的攻擊下孔摩胸膛上覆蓋的梵天金光被撕了個粉碎,雖然孔摩很快調動內力將被撕碎的口子填了起來,但這期間徐朗已經狠狠地對著孔摩的胸膛打出了一個三掌,雷電也順著掌力侵入到了孔摩的之中。

    正常情況下,被奔雷手拍中胸膛還被雷電入了身體,就算是先天武者估計也失去戰斗力,高壓電擊會讓心臟直接麻痹乃至停止跳動,如果不立刻運氣調整內息的話絕對會發生窒息,而在這樣的戰斗中不論是停下來調整內息還是發生窒息,其結果都是致命的。

    但是,孔摩在分開之后胸口仍在劇烈的起伏這,那是高強度運動后的自然反應,與奔雷手所造成的危害無關,也就是說此時的孔摩的心臟并沒有像徐朗預想中的那樣停止跳動,仍然擁有著充沛的活力。

    “你居然沒事?!”徐朗震驚了,他與超過兩位數的先天武者交過手,只要是被他這一招拍中胸口的就沒有一個還能繼續站著的,全都是癱到地上喘得跟條死狗一樣了,然而眼前這個實力還沒達到先天的和尚居然跟個沒事兒人一樣,這也不可思議了吧!

    孔摩笑道:“忘了告訴你,我已經練成金剛不壞之體了,你奔雷手附帶的麻痹效果對我是無效的。”

    “金剛不壞之體…………”聽到孔摩的回答,徐朗的心中咯噔了一下,心說今天居然碰到克星了!

    他的奔雷手有雷霆加持,出手快如閃電的同時還鋒利無匹,幾乎可以撕裂任何一種護體內力和罡氣,之前的梵天金光也是這么被他擊破的,但是奔雷手的缺點就是剛猛不足,在遇到一些防御強大的武者時會變得非常雞肋,比如說孔摩的金剛不壞之體。

    徐朗以前也聽說過金剛不壞之體,就是在修煉金剛經在經過千錘百煉之后有可能練出來的一種體質,有了這種體質之后,什么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那都是不在話下,據說這種體質甚至可以與極限戰士硬剛而不落下風,之堅韌簡直是超乎想象。

    當然,這世間也并不是沒有能克制這種體質的武功,像降龍十八掌這種以剛猛霸道著稱的武功就可以,管你什么金剛不壞之體,一巴掌呼過去,就算你表面上沒事,但是內臟、血管之類的早就被震碎了,下場一樣是死,只不過是能留個全尸而已。

    但關鍵是徐朗不會這種武功啊,這么多年來徐朗都在苦心鉆研著奔雷手,除此以外也就練過一些輕功,根本就沒練過什么力道剛猛的武功。

    思考了半天,徐朗得出了結論:這個和尚已經處理不了了,至少單靠他一個人已經處理不了了,于是徐朗立刻對剩下的兩百多個黑衣護衛喊道:“大家一起上,他的金剛不壞之體是有極限的,攻擊力度只要超出他的極限就可以直接廢了他!”

    如果是在與人切磋,徐朗就算是認輸也不會使出這種吹哨子打群架的下作手段,但是現在他是在完成任務,解決掉這個和尚才是重中之重,至于其他的徐朗并不想去多想。

    “我的承諾依舊有效,誰能傷到那個和尚賞一百萬!”上官恒也是趁此機會再一次開展了金錢攻勢,剛才還有些猶豫的黑衣護衛們立刻像打了雞血一樣沖向了孔摩。

    “,你也太無恥了吧,單挑打不過就t群毆,無恥!”脾氣暴躁的蘭忘被徐朗的這一行為氣得渾身怒火沖天,雙腳一瞪就飛向了孔摩想要助他一臂之力,休息了這么久蘭忘的體力也恢復得差不多了,又可以再大鬧一場了!

    “如龍叔,照顧好蘇妍她們,我就先去了。”離辰的胸口傷勢還沒徹底愈合,現在最理智的做法應該是先抓緊時間療傷,但是看到孔摩和蘭忘被幾百人圍攻,他又怎么可能坐的住?

    “離辰,你的傷……”蘇妍緊張地抓住了離辰的衣角,眼中滿是擔憂。

    “別擔心,我的命硬著呢。”離辰揉了揉蘇妍的頭,隨后毅然決然地轉身走向了蘭忘他們,碧藍色的鱗片再一次覆蓋了他的身體,但是這一次他并沒有變身成龍形態,只是用異能凝聚出了鱗片和龍爪手,算是加強自己的攻防能力。

    離辰幾個起落,就來到了孔摩與蘭忘的身旁,這一刻,孔摩渾身閃爍著金光,宛如降世的佛陀,蘭忘一身絢爛的烈焰,懸在半空,恰似火神的信徒。

    “蘭忘,你是來拖我后腿的嗎?”孔摩背對著蘭忘,哈哈笑道。

    蘭忘沒好氣地道:“拖后腿?要不是看你馬上就要被幾百個人輪了,老子才不過來趟這趟渾水,待在蘇妍姐姐身邊多舒服!”

    “離辰,你還支撐得住吧?”調戲完蘭忘,孔摩扭過頭又對成功進化成小龍人的離辰問道。

    離辰淡定地道:“沒事,你們可別忘了,除了異能之外我的武功也還不錯,我還有罡氣,普通的武者輕易傷不了我。”

    “那行,我先放個大招清下場,尼瑪人太多了看著真不爽。”蘭忘說著身上的烈焰漸漸熄滅下去,他解除了需要消耗大量異能的元素化,這說明接下來他要釋放的異能絕對不會是之前那樣的小打小鬧,不過黑衣護衛們并不知道這一點,仍舊傻乎乎地沖了過來,只要一些五級超凡者感應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將沖鋒的腳步放緩了一些。

    下一個瞬間,一道半徑長達數十米的巨型火柱破土而出直升天穹,直到觸碰到一個仿佛雞蛋殼一樣的屏障才停止了升騰,而地面所有的黑衣護衛都被這道火柱囊括在了其中,就連在一旁觀戰的宗祠白衣侍們也差點被殃及,立刻往外退了好幾步才逃離了火柱的攻擊范圍。

    這一招叫做“焚天”,之前和典衛交手的時候蘭忘用過一次,那個時候的蘭忘還只是個四級異能者,當初使出來的焚天不論是威力還是范圍都遠不及今天這個。

    慘叫聲、求救聲、怒吼聲,接二連三地從火柱中響起,同時也有不少人從里面沖了出來,那是提前發現情況不對勁的一幫五級超凡者,火柱升起之前他們就已經做好了防御措施,所以第一時間他們并沒有驚慌失措,安然無恙地脫離了險地。

    不過其他人就沒那么好運了,蘭忘的紅蓮業火在眨眼之間就穿透了他們的護盾或者護體內力,開始燃燒起了他們的,巨大的痛苦讓他們發了瘋一般地往池塘奔去。

    就像下餃子一樣,一根根“蠟燭頭”爭先恐后地跳入了池塘里,白色的蒸汽立刻彌漫了整個池塘。

    使出這一招的蘭忘稍微有些氣喘,彎著腰大口呼著氣,因為他沒有解開異能束縛手鐲,釋放這樣的大招屬實有些費力,加上他之前還使用過元素化這樣的高階技能,原本充沛的異能量此刻也有些不支了。

    當然,如果蘭忘能取下異能束縛手鐲,立刻又能滿血滿藍原地爆炸,但是這一次他取不下來了,因為劉茫為了防止他濫用異能導致身體承受不住而崩潰,就給他換了一只更加堅固的手鐲,而且還給上了鎖,鑰匙在劉茫那兒,劉茫不給開蘭忘一輩子都別想解下來。

    “靠,你不會這么快就萎了吧?”孔摩看到蘭忘要死要活地喘著氣,半開玩笑地問道。

    “萎你妹!”蘭忘抬起手,一張俊臉扭在了一起:“要不是戴著這玩意兒,我一個人就能把這些垃圾給全收拾嘍!”

    “別吵了,那些黑衣護衛又過來了,剩下的可都是些高手!”離辰制止了孔摩和蘭忘毫無營養的爭論,看著正向他們包圍過來的二十來個黑衣護衛,做好了戰斗準備。

    “那個徐朗我來對付,剩下的你們解決,可以吧。”孔摩向前重重踏出一步,將地面踩出一個凹陷,這一幕也是鎮住一幫黑衣護衛,除了徐朗俱是停住了腳步。

    “你叫徐朗對吧,敢不敢跟我決一死戰!”孔摩指著徐朗的鼻子大聲喊道。

    作為一個男人,被這么指著鼻子邀戰,哪怕明知打不過也絕對不能慫,更何況徐朗還是個先天武者,真要打起來他也并不是沒有勝算。

    “怕你不成!”徐朗飛身而上,立刻與疾馳而來的孔摩交上了手,兩人糾纏了幾下就轉移到了另一邊去了。

    “可別死在這里了。”離辰對蘭忘提醒著,邁步朝敵人走去,蘭忘望著那些已經熄滅了身上火焰,從池塘中爬出來的武者們,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鐲,眼中出現了一絲絲的無力感。

    不能使出全力,一次性對付這么多人光靠他們三個還是有些力有未逮啊。

    但是,再力有未逮也要硬著頭皮上!蘭忘眼中紅光一閃,橘紅色的紅蓮業火立刻將他的身體包裹了起來,燃燒的烈焰像彩旗一樣隨著他的呼吸在風中飄揚。

    戰局之外,上官恒與一種族老仍在觀戰,相比起族老們緊張的神情,上官恒宛如一座山岳般沉穩,臉上無悲無喜,右手悠閑地轉著戴在大拇指上的一枚血玉扳指。

    突然,上官恒開口道:“各位,調整下內息吧,馬上就要輪到咱們這些老骨頭出手了”

    山羊胡老者詫異道:“沒這么嚴重吧,那三個小子是厲害,不過再厲害也不可能敵過這么多黑衣護衛。”

    上官恒搖了搖頭,說道:“我清楚我大哥,沒有萬全的把握他是萬不敢以身犯險的,所以他一定還留有后手,光靠這兩百黑衣護衛恐怕是不怎么夠。”

    “無妨,上官家武功高強的人總共就那么多,宗祠兩邊都不幫,上官恪就算有后手也翻不了什么風浪,實在不行我們也可以出手,不信制不住他!”說話的是一個一臉虬髯的威猛老者,雖然須發皆白,但是身形依舊挺拔,肌肉如巖石般膨脹,一看就是個高手。

    事實上,那成為族老的就沒有弱者,最弱的都有四級武者的實力,十二位族老中甚至還有一位先天武者,而這么一支力量還不是上官恒最后的底牌。

    他的底牌如果用出來,沒有一個人可以抵擋!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