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333章 去中東當記者

第333章 去中東當記者

 熱門推薦:
    “專訪?就在這里嗎?”蘇妍歪了歪頭,看著查理斯,“演播廳里這么多人,恐怕不是一個適合做專訪的地方吧。”

    “蘇妍小姐看起來似乎一點也不意外啊,我還以為你會非常驚訝呢。”查理斯并沒有回答蘇妍的問題,而是來了一句無關緊要的玩笑。

    蘇妍笑道:“因為上次彼得先生走的時候對我說過,說是時代雜志社亞洲分部的人過不了幾天就會再來對我進行一次專訪,所以我一直等著你們的到來,不過看樣子彼得先生說的這個要不了幾天似乎有些不準確。”

    查理斯聽到蘇妍的吐槽,有些尷尬地說道:“哦,說起這個我得向你道個歉,因為這幾天實在是太慢了的緣故,所以對于蘇妍小姐的采訪我們一直在延后,以至于讓你等待了這么久的時間,希望蘇妍小姐不要生氣。”

    蘇妍毫不介意地道:“生氣是肯定不會生氣的,不過你們能來找我說明在華夏還有我這么一個人值得你們關注,知道這個我就很開心了。”

    查理斯附和道“用你們華夏的話來說,蘇妍小姐你這就叫知足常樂吧。”

    說實話,這些年查理斯也接觸過不少華夏的明星了,而且接觸的場合大多不是在進行采訪的時候,而是各種各樣的活動,那些來自華夏的明星總會想方設法地來到自己面前,一番問候之后就會滔滔不絕地開始推銷自己,對自己在華夏取得的成就各種夸耀,描述著自己在華夏的人氣有多么多么高,并且還對他進行一些旁敲側擊,比如說如果能讓自己上一次時代周刊,花多少錢不是問題。

    有錢賺查理斯自然不會拒絕,但是賺錢的同時查理斯肯定不會做出砸自家招牌的事情,所以他通常都會問道:你有什么優秀的作品?在國際上拿過什么獎項?

    只是兩個簡單的問題,卻總不能把這些人問得啞口無言,明明剛才他們還仿佛有著說不完的話。

    剛才查理斯到演播廳后也是遇到了同樣的情況,查理斯也是用的同樣的問話就把他們全打發了。

    可是蘇妍卻與這些半桶水的明星大不一樣,明明她有著非常出色的作品,在世界上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在華夏更是炙手可熱的明星,但是她對上時代周刊表現得波瀾不驚,能上是好事,不能上也無所謂。

    這樣的灑脫查理斯只在趙雨茗身上看到過,或許這就是真正有能力的人才會擁有的那種自信吧,只要自身的能力在,各種各樣的機會都會源源不斷地自己找上門。

    回過神,查理斯提議到演播廳的角落進行采訪,反正這次是文字采訪,不用找個太漂亮的地方拍照片當背景,所以隨便一個安靜點的角落就可以。

    蘇妍對此當然沒有意見,所以就對蘭忘三人招呼了一聲,往稍微靠后一點的位置走去。

    這一幕看得其他的一些小明星那叫一個牙癢癢,剛剛她們削尖了腦袋擠到了查理斯面前,說了無數的好話想要博得一個采訪的機會,然而查理斯連理都不理她們。

    但蘇妍就在那里坐著什么也不干,查理斯自己就找了上去,三兩句話就要對她進行專訪,這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也太大了吧,她不就是長得好看一點,聲音雖然好聽,但唱功也就那么回事,憑什么可以擁有這么多優越的待遇?

    這個問題恐怕一輩子都沒有人能替她們解答,因為在她們嫉妒蘇妍,埋怨命運不公的時候,蘇妍已經離開這喧囂吵鬧之地,做時代周刊的專訪去了。

    查理斯采訪的形式很簡單,就是與蘇妍相對而做,翹著二郎腿,雙手抱在膝蓋上,助手坐在他身后,面前擺著筆記本電腦,時刻準備做記錄,其他人則表現得輕松得多,只是守在一邊,防止被打擾就行了。

    查理斯問道:“蘇妍小姐,自從你上次發表了那首you are beautiful之后,可以說在米國樂壇引起了非常大的震動,每個米國人在看到作者名字之前都不可能猜到這是一位華夏的女孩創作出來的歌曲,請問你能給我們講一下這首歌你是怎么創作出來的嗎?有一點我很好奇,歌曲里那個天使一樣的姑娘,是你以你自己為原型創造出來的嗎?”

    聽到這個問題,蘇妍松了口氣,還不算太難回答,因為有關這首歌的來歷,蘇妍很早以前就已經編好了與之相關的故事了。

    “說起來或許是我太自戀了,這首歌里的女孩并不是我創造出來的,而是就是我本人。”蘇妍有些臉紅地說道:“一年前的時候,我在街上閑逛的時候正好遇到了一個落魄的男孩,我們四目相對,我從他的眼神里看到驚艷與愛慕,不過我卻沒有對他流露出任何的情緒,只是與他對視一眼后就迅速地離開了,在我離開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他正在湍急的人流中追尋著我的蹤跡,那著急的模樣讓我有些觸動。

    回家之后我忘不了那個男孩的模樣,腦海里一直輪轉著他的面容,我覺得這是一件值得記錄下來的事,于是就用寫歌的方式,以男孩的視角,將其記錄了下來。剛好當時我在自學英語,一些簡單的語句還是可以運用的,所以就作出了這首簡單的英文歌。

    本來這只是一個游戲之作,作好之后我也只是一個人的時候哼一哼,根本沒想過會有拿出來發表的一天,也沒想到過會這么受歡迎,說起來我還要謝謝那個男生,要是遇不到他我也寫不出這首歌出來。”

    “真是一個曲折的故事。”對于這樣小清新又略帶著些許傷感的故事,查理斯聽得津津有味,聽完還說道:“其實我覺得那個男生能與你相遇,已經是你對他最好的一個答謝,畢竟能近距離欣賞到如此美麗的你,這樣的幸運可不是誰都能擁有的。”

    蘇妍開玩笑道:“那這么說查理斯先生也想說自己也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了?畢竟你現在就坐在我的對面。”

    說完,兩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查理斯笑完之后感嘆道:“蘇妍小姐,說一句不是很合適的話,你的美麗真的是我見過的所有的女孩中最自然最純真的,就像是鄉村小路上盛開的白色郁金香。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卻總覺得你有著一種其他女生都沒有的誘惑力,即使是在趙雨茗小姐也不曾給過我這種感覺,就像是午夜玫瑰一般……艷麗,請原諒我使用這種形容詞,可是我確實是找不到其他的詞語了。”

    蘇妍聽到這個,心里一顫,她知道查理斯一定是受到大罪徽章的影響了,不過看他這個樣子受到的影響并不是特別深,所以蘇妍并沒特別擔心,只是說道:“或許優秀的女孩,對于異形來說都會顯得很誘人吧,畢竟這是人類的本能。”

    “蘇妍小姐你怎么說倒是讓我覺得有些羞愧了。”查理斯很難為情地低下了頭,說道:“明明剛才我還在說會死心塌地地追求趙雨茗小姐,結果不到十分鐘卻又對你說出了這樣的人話,這真是太糟糕了。”

    “好消息是……趙姐姐并不在這里。”蘇妍很是俏皮地笑了笑,然后對查理斯眨了眨眼。

    “你提醒了我,真是感謝上帝。”查理斯右眼一閉,給了蘇妍一個合作愉快的眼神,這時一直站在查理斯身后進行記錄的助手咳了一下,試探性地問道:“主編,這些話我應該不用記錄下來吧?”

    “哦~~喬治,我差點把你給忘了,剛才那些話你當然不要記下來,難道你想拿去投給花邊新聞嗎!”查理斯扭過頭笑道:“剛才我說的那些話你還是直接忘掉吧,如果你硬要把它記錄下來的話……剛好中東分部還缺一個戰地記者,我就派你去那兒慢慢記了。”

    喬治聽到查理斯的威脅,直接嚇出了一身冷汗,連忙說道:“我發誓查理斯,這件事絕對不會有第四個人知道!”

    “很好。”查理斯滿意地扭過了頭,而目睹這一切的蘇妍一直在掩嘴而笑。

    采訪繼續進行,這一次查理斯問了一個國外網友普遍對蘇妍比較關心的一個話題,那就是蘇妍戀人了是誰?

    外國網友都不安心蘇妍有沒有戀人了,而是直接問是哪個。

    在思想比較開放的國外,蘇妍的這個年紀正是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的最好時機,加上她自身條件如此的出色,輕而易舉就能獲得那些同齡小帥哥的青睞,所以網友們很是關注到底是哪個幸運地家伙能收獲蘇妍的芳心。

    但當蘇妍聽到查理斯問到這個問題后表現得非常吃驚,她驚訝地道:“為什么你們會認為我會有戀人了呢?”

    查理斯也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疑惑地道:“在我看來,如果你想找之男朋友應該不是什么難事吧?”

    以蘇妍的人氣,恐怕找不到男朋友才是天大的難事,只要她開個口,成百上千的帥哥恐怕會排著隊來追她。

    蘇妍解釋道:“事實上我在目前并沒有任何戀愛的打算,我還在讀書,這三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時間,我不想讓它白白流失。

    或許等我考上理想的大學后,我會考慮進行一場戀愛,不過現在還是算了吧。”

    “真是一個讓廣大網友興奮而又期待的消息。”查理斯此刻的嘴臉簡直像極了一個花邊新聞的八卦小編,完全不像是一個國際大雜志社的主編。

    接下來的采訪就沒有什么新鮮的來,內容和上次彼得采訪的大同小異,只不過這次查理斯問得要比上次詳細得多,喬治也是記了洋洋灑灑好幾頁,期間手按鍵盤都按抽筋了,還是麻煩孔摩揉了揉才得以繼續工作,看來主編助理這個工作也不是誰能可以勝任的。

    采訪結束后查理斯并沒有急著離開演播廳,而是留下來觀看了一次彩排,當趙雨茗以及蘇妍的表演結束后,查理斯都會立刻起身報之以最熱烈的掌聲。

    一方面是她倆的表演確實精彩絕倫,,另一方面是查理斯對這兩個女孩都很有好感。

    當然,前者是愛慕,而后者是欣賞,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彩排結束后,查理斯與趙雨茗道別以后就離開了,搞得那些本來想與查理斯來個徹夜長談的女明星很是失落,至于蘇妍,早在她下臺以后就已經帶著蘭忘他們偷偷溜了。

    上官家族的莊園里,這一次的場景不再是那棟陰暗的樓閣,而是燈火輝煌,氣派豪華的畫樓之中。

    上官恪剛剛與兒孫們用完了晚飯,幾個孫子躺在沙發上玩著手機,女兒兒媳婦兒們聚在一起,聊著天,自己的大兒子上官如龍因為有事,所以今晚沒回來。

    “如煙,隨我進來。”上官恪看了一眼正和小姑子聊得不亦樂乎的上官如煙,語氣很是緩和地說道。

    “好的父親。”上官如煙立刻站起身,跟在自己爸爸身后進了里屋。

    關上門后,上官恪慢慢轉過身,表情嚴肅地對上官如煙問道:“這幾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

    上官如煙眼神中閃過一抹驚慌,不過很快就被她掩蓋住了,她跟自然地回答道:“沒有啊,我能有什么事瞞著您啊。”

    “哼!”上官恪重重地哼了一聲,說道:“雖然我平時不怎么出去,不過你也別把我當瞎子一樣對付,你在外面做的一切只要我想知道,也就可以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個叫蘇妍的女孩是怎么回事?”

    上官如煙大驚失色:“您……您都知道了?”

    “我要是不問你準備瞞我到什么時候?她是我親孫女,又不是我仇人,你有必要像防賊一樣放著你親爹嗎,居然還讓趙猛把我的人給扣下來,如龍不說我都還不知道!”上官恪說道這兒重重地拍了下自己的桌子,看得出來,他似乎對自己的二女婿很是不滿。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