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311章 笑料百出

第311章 笑料百出

 熱門推薦:
    “說吧,你們仨都準備了什么借口啊?”劉茫低頭嘬了一口茶,翹著二郎腿看著眼前表情各異的三人。

    “校長,您都知道咱們已經找好借口了,那就不用那么麻煩了,直接把假給我們不就行了?”孔摩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作為老師他前兩天才拿了工資,結果今天又要跑來請個長假,他覺得自己的行為很對不起校長給他發的那點工資以及胸口掛的這個教師資格證。

    “那可不行!”劉茫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不給一個過得去的理由我是絕對不會放任何人走的,作為校長我應該做到一視同仁,不能因為我跟你們熟這個程序就不走了。尤其是蘭忘,這段時間學校論壇上一直有人在議論你,說你仗著跟我關系好,行事肆無忌憚,已經激起好多同學的不滿了,大家還給你取了個外號,叫做什么藍海惡霸,我剛看到這個的時候差點把我大牙給笑點。”

    “啥,藍海惡霸?”蘭忘先是一愣,隨后心中便是升起無邊的怒火,“查!我回去一定把這個亂撒謠言的人給查出來,老子不把他打得叫爸,我管他叫爺爺!”

    “你看看你這樣子,你說你這樣子和惡霸有什么區別?”劉茫表情嚴肅地說道:“一言不合就要對同學拳腳相加,之前還說你懂事了,知道分寸了,結果還是老樣子,做事還是那么沖動不計后果。

    是,你是很厲害,天生就擁有高階火焰滌罪之焰,而且還經歷了二度變異,火系能量無窮無盡,七級之下超凡者幾乎沒有人能威脅到你!可是你想過沒有,你萬一要是哪天惹到七級超凡者了呢?就你那個嘴豈不是一上來就把別人得罪死了?到時候你怎么辦?除了等死你還能怎么辦!我能時時刻刻護著你嗎?

    我已經七十多了,沒幾年活頭了,就你這個樣子,你說我怎么能瞑得了目,你爸又怎么能放的下心?”

    一開始劉茫幾乎是指著蘭忘的鼻子在罵,到最后卻又平平靜靜地做回了沙發,但是離辰和孔摩都能看出,他這一坐坐得有多疲憊。

    蘭忘也是被說懵了,從小到大他都沒挨過劉茫這么嚴厲的訓斥,一直以來劉茫對他比他爸都要溫柔,平時幾乎也是事事順著他,沒想到今天卻一反常態地大罵了他一頓。

    不過即使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但是蘭忘心里卻不敢有任何的頂嘴的念頭。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人這樣罵他他不會還嘴,一個是他爸,還有一個就是劉茫。

    所以,面對劉茫的痛罵,蘭忘只能垂著頭皺著眉毛,一言不發,雙手背著身后不停地擰著衣服,離辰和蘭忘看著眼里也是很焦急,卻又不知道該怎么插嘴。

    劉茫用鼻子長出了一口氣,沉聲道:“你們想陪蘇妍去京城我可以理解,不過京城是華夏的首富,一國龍脈匯聚之地,不知道聚集了多少奇人異士,不世出的高手更是數不勝數,就連我到了那兒也不敢說就可以橫行霸道,所以你們幾個小家伙到了那兒最好低調一些,守護好蘇妍就行了,真要是遇到了什么麻煩就打電話找軒轅書院的逸晨風院長,他是我的老朋友也是京城的地頭蛇,有他幫忙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另外……到京城如果遇到凈武堂的人最好別惹他們,那是一幫瘋子,可不會管你背后什么勢力你爸是誰,一旦覺得你可以殺就一定會追殺你到底,要是上了他們的絕殺榜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幫不了你們。”

    “我師父也不好使?”孔摩有些好奇,不知道孔石這兩個字好不好使啊,全華夏能排前三的高手應該還是能有點排面的吧。

    劉茫眉毛一擰,說道:“你就知道跟抬杠!下著月獎金沒有了,補你這幾天請假的錢!”

    孔摩驚慌地道:“別介啊校長,我問一下不是為了雙保險嗎,萬一到時候您說的逸晨風校長沒有,那我們至少還有另外的救星啊。”

    天可憐見,孔摩真的不是想跟劉茫抬杠,他是真的只想問一下用自己師父的面子好不好使。

    “哼!”劉茫冷哼一聲:“你師父這么厲害,打遍華夏都沒幾個夠他練的,凈武堂那幫人自然是不敢動你的,前提是你最好不要危害國家安全,否則要是把那幾個在中南海養老的老怪物給惹出來,就算是你師父也不是那么好應付的,那可是咱華夏最后的殺手锏,不是對解決國家危害巨大的人絕對不會出手,一旦出手就絕對不會失手!”

    離辰驚訝地道:“想不到咱們華夏還有這么一幫不為人知的前輩啊,不知道他們今年有多大歲數了啊?”

    劉茫搖搖頭:“不清楚,據說最老的一個還經歷過鴉片戰爭,全都有一把多歲了。”

    “尼瑪,一幫老鬼,比我師父還能活。”孔摩覺得自己的脊背都在抽筋,這些老頭都是王八轉世吧,一白多歲還這么能打,再過幾年怕是要羽化升仙了!

    劉茫嘆了口氣,眼中滿是落寞:“也活不了多久了,前段時間我去過中南海一趟,最年長的那位前輩渾身的紅細胞已經沒有了供氧能力,能活到現在完全是靠著體內的一股真氣加上絕對零度的冰棺冷藏才活到了現在,一旦再次蘇醒最多只能撐五分鐘。

    但是,這個世界上應該還不存在能抗住那位老前輩五分鐘絕死攻擊的人,就算是我也不成。”

    聽到校長的敘述,孔摩心里除了尊敬,還有惋惜:“相信那位老前輩一定也很煎熬吧,忍受著巨大的痛苦還要保存著自己的最后一口氣,以便在危難的時刻力挽狂瀾,僅僅只是這份堅持就值得我們這些后輩敬仰與學習。”

    “如果是我,我寧愿死在戰斗之中,在冷藏室里茍延殘喘不是我的風格。”離辰說這話并不是對老前輩不尊敬,而是覺得很可惜,這樣的絕世強者最后的下場居然不是轟轟烈烈地死在戰場上,而是悄無聲息地消逝在無人可知的冷藏室里,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前輩先人的事不是我們這些后生晚輩可以妄加評判的,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劉茫說著站起了身,飛快地簽給了他們三張請假條:“總之,這次京城之行切記要低調行事,你們都很強,但是這個世界上強的年輕人并不止你們幾個,而且京城的世家一個個都不是什么軟柿子,能不起爭端就不起。”

    “那謝謝校長了。”孔摩和離辰朝劉茫道了聲謝,而蘭忘則是一言不發,只是接過了假條捏在手心,隨后三人一起走出了辦公室。

    “別慪氣了,校長也是為了你好,雖然語氣是嚴厲了些。”離辰看到蘭忘還是悶聲不響的,所以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勸勸他。

    蘭忘說道:“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在反思以前的所做所為,現在想來自己確實是太為所欲為了,是該好好反省一下了。”

    孔摩裝模作樣地感嘆道:“施主能夠浪子回頭,那也是千金不換的好事啊。”

    “你就裝吧,剛剛老子被罵的時候你心里肯定爽得吖匹。”蘭忘給了孔摩一個眼神,讓他自己去體會。

    離辰說道:“好了別胡扯了,趕緊通知蘇妍買機票吧,明天就要走了,得好好收拾一下行李。”

    “有什么好收拾的啊,手里有卡的走遍天下。”蘭忘說著揚了揚他爸給他的那張金卡,這是上次他和蘇妍約會的時候他爸給的,一直也沒還回去,所以蘭忘這段時間過得那叫一個滋潤。

    孔摩也是聽蘇妍說過那張金卡的牛逼之處,所以眼中是毫不掩飾的羨慕,而蘭忘則是得意洋洋地瞥了孔摩一眼,然后朝前走去。

    這一夜,很多人都沒有睡覺。

    蘇妍在跟奶奶告別,并委婉地辭退了從老家省親回來的吳媽,奶奶這個模樣肯定是不用再請保姆了,而且讓吳媽看到了也不好。

    奶奶心也大,知道蘇妍這次去京城要半個多月才回來,但心里也不是特別擔心,因為孔摩離辰他們都要跟著一起去,這幾個小子她看著都是好的,有他們跟著蘇妍她放心。

    蘇妍要帶的東西也不是很多,食宿都由比賽舉辦方,她只需要帶些換洗衣物和洗漱用品就行了,缺什么用干爹給她的那張卡買就行了。

    另外還有那些書,這次去京城一定不能把這些書落下,平時有空的時候多看書多看老師上課的視頻,才能讓她跟的上老師的進度,否則回來以后她又得聽天書了。

    一切準備妥當,蘇妍直接就睡了,她向來都是大心臟,無論明天會發生什么,前一天晚上她都能睡得著,而且還能睡得很香。

    不過蘭忘他們就不像蘇妍這么淡定了,他們思考的東西比蘇妍多,所以腦子一直平靜不下來,一直到凌晨兩點都沒能入睡,索性就直接起床斗地主了,打算斗一個通宵不睡覺了。

    蘭忘在幾天前也搬到了離辰他們的寢室,三個人剛好可以湊一桌,反正以他們的身體就是連著通幾天宵都沒什么。

    三個人打牌一直打到了天蒙蒙亮,看了看表已經快六點了,飛機是八點起飛,該是準備出門的時候了,蘇妍這個時候也是發來了信息:起床了!

    離辰回了個:馬上就出門,然后到陽臺洗漱去了。

    半個小時后,四人一起匯合吃了個早餐,然后就到機場辦登機牌去了,不過他們在過安檢的時候出了點小問題。

    倒不是蘇妍太漂亮被安檢攔住不準過,而是孔摩攜帶了違禁物品,安檢人員從他褲兜里掏出一根金色的大棒子,又粗又長還可以扎人,直接就要給孔摩沒收了。

    這一下孔摩差點炸了,這可是他師父給的法器“降魔杵”!這玩意兒比他命根子還重要,哪里能被沒收,孔摩一把將安檢人員推開將降魔杵抱在懷里,說啥都不給,結果安檢人員就把他當做恐怖分子,還報了警,孔摩差一點就又被抓了。

    好在來的警察的正好是熟人,和蘇妍有過幾面之緣,就是上次把孔摩抓到派出所的那個警察。

    兩人見面臉上的表情都精彩,孔摩是想哭,那個警察是想笑。

    了解了情況后,警察也有些難辦了,飛機上是不允許攜帶這種尖銳利器的,但是考慮到這也是人家的一種信仰,而且這金剛杵看著很鋒利,但說到底也只是一個金屬,對飛機的航行不會產生什么影響,只要拿膠布緊緊纏好,放在貨倉也不會出什么問題,最終,安檢人員點頭放行了。

    當然,這件事蘇妍可以說是幫了大忙,沒有她幫忙求情的話估計孔摩就又得進警察局待一陣了,好在對于普通人來說,蘇妍的央求就跟無解的毒藥一樣,沒有任何人能夠抵擋,僅僅只是一瞬間就會淪陷其中,難以自拔。

    在安檢處浪費了太多的時間,蘇妍她們搭乘的那班飛機已經快要結束檢票了,好在四個人緊趕慢趕,總算是在最后一分鐘檢完了票,走進了飛機。

    孔摩至今都不清楚這么大的大家伙是怎么飛到天上的,而且還能飛得這么快,一天就能從藍海飛到京城,就是他師父也不可能做到。

    更讓他在意的是,他不會飛!如果飛機出事了,天上幾萬米摔下去,那他就算變身魔相也會摔得稀爛。

    “嘿嘿,這鋼鐵大鳥飛這么高,會不會突然沒油掉下去啊。”孔摩坐上座位,用一個不著邊際的玩笑釋放著心里的緊張心情。

    “先生請不用擔心,每一次起飛飛機都會裝滿燃料,所以完全不用害怕飛到半途中會出現燃料耗盡的情況。”空姐對孔摩甜甜一笑,說道。

    其他的乘客也對著這個光頭小哥哈哈笑了起來,這還是頭一次遇到坐飛機擔心沒油的。

    “那就好。”孔摩焦慮地點了點頭,心里并沒有任何的放松。

    感謝書友虛罔塵囂打賞的書幣!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