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290章 地獄無門自來投(三)

第290章 地獄無門自來投(三)

 熱門推薦:
    在李琦的咆哮聲中,他身上的白光開始暴漲,仿佛一件盔甲一樣將李琦的身體包裹住了,同時,無窮無盡的灰霧從李琦的口中吐了出來。

    這些被吐出來的灰霧一接觸到空氣就迅速地開始凝結,然后聚集成了一個人的模樣,不到十秒的功夫,李琦的身邊就凝聚出了上百個和他一模一樣的“灰人”,而李琦本人則是隱藏在這些“分身”之中,難以分辨。

    “小心,我從這些分身中感受到了一股極其不穩定的異能量,也許它們灰爆炸。”陳默迅速地用手勢表達出了自己察覺到的情況,蘭忘也在第一時間對大家進行了翻譯。

    “你們退后,這些交給我來對付。”周遠結束了念咒,將陳默和張道元都護在了他的身后,而在他身邊,有著一個穿著一身碧綠色精致鎧甲的魁梧大漢,這個大漢手持一把接近兩米長的大關刀,大關刀的柄上雕著一條栩栩如生的青龍。

    “關二爺!”典衛和蘭忘看到這個大漢的扮相,直接脫口而出。

    作為移動的超凡者百科全書,離辰向他倆解釋道:“這不是關公,這是”龍虎山三絕技之一驅鬼卒中最高深的招數——御神將,修煉者在施展這一招數的時候,可以根據自身五行的屬性,召喚出東西南北中五方神將中的一位,眼前這位就是東極青龍神將!”

    “我靠,聽上去好吊的樣子,不知道戰斗力怎么樣?”蘭忘不明覺厲地說道,今天他算是見識到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一個個都強得簡直不像話!

    離辰說道:“神將的具體實力是跟著召喚者的實力走的,召喚者越強,神將的實力就越強,周遠道長的實力我感應不出來,也就是說這個神將至少有些六級超凡者的實力。”

    其實已經不需要離辰再作解說了,青龍神將已經用自己的行動想眾人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在周遠的指揮下,青龍神將揮舞些大關刀,如猛虎下山般沖進了灰影之中,左劈右砍之下,沒有任何一個灰影能抗地住他一下,直接就會被青龍神將一刀劈成粉碎。

    只不過幾個呼吸之間,灰影就被劈碎了十好幾個。

    不過場面上周遠他們并不占上風,雖然一動手就消滅十幾個灰影,但是灰影的數量卻是不減反增,因為之前被劈碎的那些灰影在粉碎后又立刻各自集結,分裂成為了獨立的個體,并且還向一旁觀戰的蘭忘等人發起了反攻。

    “噗噗噗。”

    這是蘭忘發動的火球穿過灰影身體的身影,雖然明知自己的攻擊沒有效果,可是他也不能坐以待斃。

    然而讓他疑惑的是,他的火球居然起效果了,火球穿過灰影之后灰影立刻就被點燃,前進的速度也大受影響。

    “我知道了!”離辰看到這一幕,恍然大悟道:“李琦的身體雖然是魂體,幾乎無敵,但是他凝聚出來的這些分身都是他用異能凝聚出來的,所以咱們是可以攻擊到他的!

    誰有大范圍攻擊技能?覆蓋這些灰影,我們可以立刻找到李琦的本體所在!”

    “我靠,我的撲克牌沒帶出來多少,有些不夠用啊。”典衛望著面前這兩百多個灰影,又看了看自己手上寥寥幾張撲克牌,只能徒呼奈何。

    “嘿嘿,又到了我表演的時候。”雖然論實力蘭忘在在場的人當中只能算倒數,也就比蘇妍厲害一點,但是要論技能的殺傷范圍,那么他如果稱第二,沒有人敢稱第二!

    想要一次性覆蓋這兩百多個灰影,蘭忘甚至連手鐲都不用取下來,他只是打了個響指,天上就開始下雨了,下的是熊熊燃燒、連綿不絕的火雨。

    橘紅色的火雨猶如流星一般劈頭蓋臉地砸向了地面的灰影,幾乎所有的灰影都被這場火雨給燃了起來,只有最中央的那一個沒有任何的反應。

    “就是他。”

    大家都發現了那個灰影就是李琦的本體,而且周遠的青龍神將也在第一時間提刀而去,青龍神將手中大關刀向前一揮,一道碧綠色的鋒芒從刀刃上激射而出,直撲李琦而去。

    緊隨其后的還有張道元的“九天應元”神雷,雖然他反應比師伯周遠慢上一拍,但是迅捷無比的雷電卻是比刀芒快上許多,先一步劈在了李琦的頭頂,將保護他身體的白光給劈得粉碎,接踵而至的刀芒將失去防御能力的李琦直接劈飛。

    “可惡的道士,今天這事兒我記住了,早晚我會把仇報回來的!”受到傷害的李琦右手一握,其余的灰影的身體立刻發生膨脹,隨后便是接二連三地爆炸,規模巨大的灰霧將所有人的視線所籠罩。

    視線被遮擋倒還只是小事,不過這接近兩百個灰影的爆炸對眾人的威脅不容小覷,周遠和張道元不可能硬扛著爆炸進行追擊,而蘭忘他們為了保護蘇妍,甚至連進行追擊的心思都沒有提起過,只是巋然不動地站在她的身前,將一切的爆炸全擋了下來。

    當爆炸結束以后,一聲狼嚎將空氣中彌漫的濃霧全部驅散,變成巨狼的林保安在恢復了一下傷勢后,就盡忠職守地守到自家小姐的身邊,順便還幫大家恢復了視力。

    “這次沒抓住李琦真是太可惜了,下一次再找到他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吳陽懊喪地朝空氣揮了一拳,表情很是憤怒。

    陳默對他作手勢道:“我有辦法找到他,不過得等一會兒,我現在異能消耗有些大,得等我恢復了才行。”

    吳陽大喜道:“那可真是太好了!這一次要是抓到李琦,我可以請示趙老大給你記頭功!”

    陳默笑了笑,沒有言語,記頭功什么的他并不那么在意。

    “這次真是讓諸位見笑了,說好的一定能解決李琦,沒想到卻是讓他給溜了。”周遠向著吳陽抱拳說道,看得出來,他和張道元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剛才他和張道元把話說得很滿,夸下了海口,結果李琦就在他倆的眼皮子底下跑了,這臉簡直是被打得啪啪響。

    吳陽笑道:“周道長不必自責,畢竟這是咱們第一次和他交手,對他的一些手段不是很了解,而且他還是免疫物理攻擊的魂體,咱們沒能留住他也屬正常。”

    這邊吳陽在安慰周遠的時候,蘇妍那邊則是圍著林保安嘖嘖稱奇,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大的狼!而且還有著這么漂亮的毛發。

    “林保安,你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狼人吧,月圓之夜你會不會不由自主地變身然后對月長嘯啊?”蘇妍滿臉好奇寶寶的表情,一邊問還一邊摸了摸林保安腿上的銀毛,哇,簡直比絲綢還順滑啊!

    “狼人不是狼頭人身嗎?林保安應該不是狼人吧。”蘭忘以前看過不少有關狼人吸血鬼的電影,大多數少年都對這種獸頭的怪物有著一種特殊的情感,都會覺得這種生物很酷。

    離辰糾正道:“事實上你說的那種狼人是狼人中等級最低的一種,只是擁有了一點點狼人的血脈,雖然可以將外貌變成狼,但是他們的內臟都還只是人,談不上有多強力。

    但是林保安就不同了,他的血脈在狼人中也可以稱得上是貴族。在狼人的族群中,往往有著銀色毛發的都是最強大的狼王,而且狼人有一個族群叫做銀月,是數一數二的狼人大部族,族人都是這樣的銀色巨狼。”

    蘇妍疑惑道:“我記得狼人好像是歐羅巴洲那邊的生物啊,怎么在華夏也有啊?”

    林保安說道:“我父親是歐羅巴人,我是他和我媽一夜情之后所留下的產物,我媽在生下我之后把我扔在了孤兒院,我父親也一直不知所蹤,好在那個孤兒院有葉先生資助,我也不至于餓死,為了報答葉先生,我就來這里給他當保安了。”

    聽到林保安的敘述,蘇妍心中立刻升起一股同病相憐的情緒,她們倆的遭遇何其相似,都是被父母拋棄,令其自生自滅。她們也同樣幸運,有人相助,沒被餓死。

    “好了,既然現在暫時沒辦法找到李琦,就先把午飯吃了吧,我肚子都快餓扁了。”典衛話音剛落,他的肚子就咕嚕嚕地響了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控制著自己的胃發出了這樣的響聲。

    “也好,先等陳默恢復之后再對李琦展開追蹤,現在就是再著急也沒用。”雖然吳陽害怕這段時間李琦會再次作案,但是奈何他們目前并沒有能夠追蹤到他的辦法,就算是真的發生了悲劇他們也只能在事后趕到,所以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蘇妍他們再次回來的時候,園丁、女仆都還自顧自地坐著自己的本職工作,根本沒有對大門外發生的事所影響到。

    剛才警報拉響的時候管家就讓他們到地下室去了,所以他們并沒有聽到外面的動靜,而李琦逃走后管家接到了林保安發來的消息,說警報解除了,管家自然就是將大家都放了出來繼續工作,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園丁、女仆們從始至終都還以為是有什么小偷強盜進入了莊園。

    葉景元一直在客廳里聽著京劇沒有動過,有管家守在他身邊,再加上外面那么一大幫子高手,他相信這個世界應該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威脅到他。

    “爸。”蘇妍從背后喊了一聲葉景元。

    “事情解決了?沒受什么傷吧。”葉景元對蘇妍關切地問道,本次他是想讓蘇妍留下來別去的,不過蘇妍跑得太快,他沒攔得住,現在看到蘇妍平安回來,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地。

    “我能有什么事兒。”蘇妍不以為然地笑了笑,然后說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典衛典大哥,之前幫了我很多很多的忙,也救了我好多次命呢。”

    “伯父好,嘿嘿。”典衛笑得像個毛腳女婿,很是諂媚地用雙手握住了葉景元的右手。

    葉景元笑道:“別這么客氣,你爹典青龍和我也是幾十年的交情了,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

    “還有這么一層關系!”聽到葉景元的話,典衛喜出望外,沒想到他和蘇妍的干爹關系還不淺呢。

    蘭忘當然不能讓典衛一個人搶了風頭,趕緊上前抓緊了葉景元的左手,說道:“伯父好,我是蘭忘,我爹叫蘭天盛,不知道他和你有沒有什么關系啊,我小時候您抱過我嗎?”

    “天盛啊……”葉景元對蘭天盛這根名字還是很有印象的,“以前我和他有過許多的合作,算是半個朋友吧。”

    “原來只是半個朋友啊。”蘭忘有些失望地說道。

    “你們這是來我家攀親戚來了啊?!”蘇妍照著這倆貨的腦袋,一人拍了一下,“趕緊讓開,我還沒介紹我呢!”

    “哦。”蘇妍的話兩人當然不能不聽,只能乖乖站到一邊。

    “爸,這是離辰,我倆從小一起玩到大,可以說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蘇妍對葉景元介紹著離辰道。

    “少扯,你那開襠褲我可看不上。”離辰的一句吐槽讓大家哄堂大笑。

    “伯父好。”離辰舉止有禮地向葉景元點了點頭,態度不熱不冷,葉景元也是點頭回禮,兩人這就是算是認識了。

    接下來蘇妍又將陳默,周遠和張道元給葉景元介紹了一下,除了周遠,其他兩個都是冰塊一樣的人物,基本都是用眼神交流,很葉景元打招呼也是哼哼兩聲就完了,好在葉景元為人大度,并沒有將這些小節放在心上。

    輪到吳陽的時候,蘇妍還沒開始介紹吳陽就走上前說道:“葉先生,好久不見了。”

    葉景元笑道:“是啊,吳所長,得有兩三年了吧。”

    從他倆熟稔的話語中不難看出,他們應該是老相識了,其實作為華夏數一數二的富豪,又與軍方高層有密切的交易,認識非管所的一個分所長也不算特別的奇怪。

    介紹完后大家都留在客廳,敘舊的敘舊,吹牛的吹牛,蘇妍則獨自一人去了廚房做飯去了。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