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149章 算卦惹的禍

第149章 算卦惹的禍

 熱門推薦:
    雖然孔摩從小到大修習的佛法,但是對于道家的一些東西也并不是一無所知,而關于星宿的知識他知道的不多,不過像南斗與北斗這么重要的星宿他還是有所了解的。

    而關于這兩個星斗最著名的描述就是:北斗主生,南斗主死。

    雖然不能就這么簡單的將這八個字理解為北斗象征著生,南斗象征著死,不過反正只要是遇上北斗,準沒好事。

    而張師叔給蘇妍算的這一卦,位于北方的北斗七星全亮著,這可不是什么好事,當然,這一切還是需要讓專業人士來進行分析,所以孔摩將目光投向了張憑虛。

    張憑虛兩只眉毛幾乎擠在了一起,緩緩道:“我這星宿神算只有斷人吉兇一個功能,南斗方的星點越多代表運勢學好,北斗方星點越多則以為著波折、劫難。正常人無論他未來的運勢是好是壞,南北斗都有星點出現,差別只是星點亮的個數不同。而這個蘇妍,南斗全滅,北斗全亮,這種卦象只有一種人會擁有。”

    “什么人?”孔摩心里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他有些后悔替蘇妍算這一卦了。

    “將死之人,而且還是必死無疑,神仙難救的那種。”張憑虛嘆了口氣,語氣中有些愛莫能助的味道。

    “人終有一死,誰也逃不了的。”孔摩瞇起了眼。

    “這種星相的人不可能會有善終的,全都是死于非命的。”張憑虛本來不想說這么殘酷的話,但是秉著要讓當事人知道真相的心思,他還是將之說了出來,其實張憑虛的本意是想讓孔摩通知一下那個叫蘇妍的姑娘:你剩下的日子不多了,該吃吃,該喝喝,還剩下什么遺憾就快去了結了吧,要不然到最后就真成遺憾了。

    看了下臉色陰沉的孔摩,張憑虛暗地里嘆了口氣,那個蘇妍估計就是孔摩即將到來的姻緣了,可惜良辰美景奈何天,這兩人注定只能做一對苦命鴛鴦了。

    “沒有人能讓她死于非命的,誰要是想害她,我就讓他先死于非命!我這就下山!”孔摩咬牙切齒地說道,只要他還活著,就絕不會讓蘇妍出任何意外!

    “不行!你的心魔才剛剛出現,若是現在就離開你師父,若是到時候心魔噬魂,連幫你的人都沒有。”張憑虛趕緊將轉身準備離去的孔摩攔住,“哎,也罷!正所謂送佛送到西,幫人幫到底,這件事終究是我搞出來的,就讓我來幫你們一把,等拿了你師父的震木果后我即刻下山去見那個叫蘇妍的姑娘,看能不能找出什么救她的辦法。”

    “可是……”

    “這是目前最穩妥的辦法了,你想想如果你在蘇妍身邊的時候突然被心魔占據了身體,那對她將會意味著什么?所以還是等你解決了心魔在下山吧。”張憑虛很理智地勸導著已經急火攻心了的孔摩,聽到這句勸孔摩總算是稍微冷靜了一下。

    “怎么了你們這是?才剛來就要走啊?”孔石剛從內屋里出來,右手里握著一顆紅杏,看到了正在拉扯的張憑虛與孔摩二人,不解地道。

    “別說了,都是算卦惹得禍啊!我他娘以后再也不給人算卦了!”張憑虛面帶苦澀地甩了甩袖子,看清楚孔石手里握著的是什么后,眼睛刷得一亮。

    “這個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震木果吧?”張憑虛指了指那顆紅杏模樣的果子,不太肯定的道。

    “正是。”孔石攤開手掌,將震木果擺在了張憑虛的眼前。這顆震木果本是他早年行走江湖時在一處懸崖發現的,傳說吃了震木果就能有溝通天地雷電的天賦,對修行與雷有關的武功時有很大的裨益,可以說是極其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

    不過因為孔石自己并沒有修行什么雷系武功,所以就沒有吃了它一直保存著。而他有一次和張憑虛聊天時無意間聊到過這顆果子,就問他要不要。不過張憑虛主修的是符箓之術,也不需要這顆果子,所以就被張憑虛婉拒了。

    而后來這顆功用強大卻又無人可用的雞肋寶貝就漸漸被孔石給遺忘了,他剛才在內屋好一陣翻箱倒柜才給找了出來。

    張憑虛看到這顆震木果后,笑咪咪地說道“謝謝了啊。”說著他就伸手抓向了這顆果子,然而他的手卻抓了個空,因為孔石有重新握緊了拳頭并將手收了回去。

    “你這是幾個意思!”張憑虛有些不悅地道。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孔石如是說道。

    “我還能跑了不成……”張憑虛有些無語,“你到這邊來,我把剛剛算的卦象給你說一下。”說著就將孔石拉到了一旁,留下孔摩一個在那里干著急。

    ——————————————————聽了張憑虛對孔摩算出的卦象的描述后,孔石有些驚訝地道:“你的意思是說孔摩會被體內的魔氣吞噬掉,但是他的卦象卻又是顯示的吉相,最終只是有驚無險?”

    “應該就是這么一個情況。”張憑虛自己也對算出的卦象感覺到一絲不可思議,被魔氣吞噬對于修行佛法的人來說基本就等于傳說中那些修仙的人被雷劫劈死是一個概念,這本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奇怪的是孔摩最后的卦象卻是大吉,這就讓他很難理解了。

    不過孔石倒沒有表現得太過驚奇,可能這其中有著一些不能說的隱秘,他不方便太過深追,反正該做的他已經做了,盡人事應天命,算命最多只是提前知道事情的大致去想相,但最終結果還是要事在人為。

    因為有蘇妍的事壓在身上,張憑虛也打消了在孔石這兒多留幾日的念頭,拿了震木果他就下山去了。

    臨走前他還勸了勸有些魂不守舍的孔摩:“命運這種事也不是真就天注定的,千百年來逆天改命的例子也不少,你要做的是盡快戰勝心魔讓武功更進一步,這樣你才有能力去保護她。我下山后會想個辦法保護她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你就不要擔心了。”

    說完,張憑虛就下山去了。

    留下孔摩與孔石師徒倆相視而嘆。

    之前有些錯誤,不過已經改正了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