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145章 老朋友(二)

第145章 老朋友(二)

 熱門推薦:
    孔摩一出手就直接用了自己目前所能使用的最強招數,那就法相摩羅,這是孔摩融合了金剛經和波旬經創造出來的一個法相,威力遠超一般的諸相非相,基本上可以說是同境界無敵。

    不過孔摩心里仍舊沒有覺得自己有半分獲勝的希望,能將師傅擊敗的人這個世界上肯定有,但是歲數絕對不會低于一百五十歲,都是他們那個時代留下來的老壽星。在修行界,壽命越長往往就意味著實力越強。

    面對這種老怪物,他知道自己與之正面沖突和送死沒區別,但是他不愿意逃,哪怕明知不敵他也要戰!

    此刻的孔摩已經完全被黑氣所籠罩,只有兩顆猩紅的眼睛透過層層黑霧向外釋放著擇人而噬的光芒,隨著他眼中紅光一閃,孔摩的體型又得到了暴增,直到足有十米之巨!

    “這弒殺之心所產生的惡念還真是驚人,居然能凝成如此巨大的身軀,真是有趣。”神秘道士拈了拈自己隨風而動的長須,饒有興趣地看著身軀還在持續膨脹的孔摩。

    “吼!!!”孔摩仰天咆哮,威力強勁的氣浪甚至蕩開了他頭頂的云層,山頂的砂石被他的氣息攪動得漫天飛舞,在猶如沙塵暴的場地里,一個黑色的怪物在逐漸逐漸地誕生、成長、直至成熟。

    等到一切回歸寂靜,風浪不在激蕩,砂石不再飛舞,一個高達三十三米之巨的魔頭赫然現世!

    墨黑的氣在它的體表不停地翻滾,六只肌肉虬結的手臂各持一條擁有鋒利倒鉤的鐵鎖,所有的鎖鏈統統沒入腰間之中。

    這個魔頭沒有面孔,又或者說它的面孔無時無刻不在變化,時而化為老人,時而化為孩童,時男時女,千變萬化。

    “波旬經真不愧是亙古第一魔經,即使是修行不過十來年的小家伙也能達到這種讓我也心驚不已的地步,這氣息恐怕已能與上古時期那些真正的魔頭相提并論了吧。”神秘道士大聲地道,也不知是在和說話。

    “就是因為波旬經太厲害,要不然我會叫你來壓陣?我當初過這一關的時候課把我師父給累得半死。”一個穿著僧袍的老和尚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寺院里。

    “話說回來,孔石,我對你還真是服氣,居然能想得用波旬經來控制這個小東西體內的弒殺之心的法子,以毒攻毒,置之死地而后生!真有魄力。”道士看著出現在他身旁的老和尚,由衷地贊嘆道。

    “我這也是沒辦法啊,要不是用這樣,這孩子早在十年前就會成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王了,不過波旬經的隱患還是很棘手,要是有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出大問題。”孔石無奈地嘆了口氣,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教孔摩波旬經的,這部經威力確實是驚人,但是它副作用也同樣很驚人,他的師父就是死在波旬經的手上。

    “別的我不敢保證,降妖伏魔這方面我龍虎山道法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你就瞧好吧!”道士袖子一擼,正要飛身而上,卻被孔石拉住了。

    “下手可輕著點,我徒弟身上要是少了一個零件我跟你拼命!”孔石表情嚴肅的說道。

    “哎呀!哪來那么多的廢話,我自己心里有數!”道士手臂一甩就沖了出去,腳底根本沒有接觸到地面如御空而行,右手一招,他那長長的道袍中飛出了一張黃符,上面歪歪扭扭畫著一串完全認不出是什么的字符,道士右指一彈,紙制的黃符如一只利箭直刺向了孔摩。

    孔摩此刻已經完全失去了神智,根本不知這黃符是何物,張開了血盆大口將這張黃符一口吞進肚里。

    “吞得好!吞了這捆仙符,任你是大羅神仙還是滔天魔頭都再難移動半步!”道士大大咧咧地停在了孔摩的面前,仰視孔摩,負手而立,一副世外高人的風范。

    孔石在后面看得嘴角直抽筋,心說張憑虛這喜歡在后生晚輩面前裝前輩好人的老毛病的又犯了。

    不過張憑虛雖然喜歡裝前輩愛顯擺,不過他的道符卻是不摻半點水分,孔摩剛將這張符吞下,一根根光束就從他肚內破體而出,將他的六肢兩腿團團纏住,任他如何掙扎咆哮也動彈不得。

    “破魔咒!”張憑虛雙手飛快地在空氣中畫下了一天天玄奧神秘的咒符,然后全部按下了孔摩。

    這些咒符閃爍著耀眼的金光,一邊飛速前進一邊迅速膨脹。

    如同在雪人頭頂澆上一瓢沸油一般,符咒毫無阻礙地沒入了孔摩那由黑氣組成的龐大身軀里。

    一聲巨響,孔摩的身軀被炸得四分五裂。

    而孔摩真正的身體終于是顯露了出來。

    他被六根黑色鎖鏈捆得嚴嚴實實,一團團的黑氣在涌入他的身體里,這六條看似是他的武器的鎖鏈其實正一點一點地將他魔化,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將會變成一個真正的魔頭。

    “孔石!接下來就該你了!”張憑虛大喊道。

    其實不用他喊,孔摩出現的那一刻孔石已經奔了出來,他的右手握著一串深棕色的佛珠,剛走到孔摩身前就將這串佛珠套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右手摁在孔摩的頭上,開始了念經。

    “大悲咒”、“楞嚴咒”、“六字大明咒”輪番上陣,而佛珠也散著普度金光,孔摩身上的黑氣越來越少,鎖鏈也漸漸變短。

    最后,黑氣與鎖鏈全部收進了孔摩的體內,他的臉色也從之前的發黑回歸了正常,就是有些蒼白,應該是剛才被傷到了元氣,不過沒太大的問題,修養幾天就好了。

    “這應該就差不多了吧,我可是把我珍藏了好多年的秘符都給用了,那張捆仙符比我兒子歲數都大!”張憑虛兩只手束在長長的袖子里,有意無意地提醒著孔石他用的那張符的珍貴性。

    “好了,我等下就把我那壇七十年的竹葉青拿出來,你這老東西,真是半點也吃不得虧!”孔石一邊笑罵道一邊將昏迷的孔摩抗在了肩上,向寺院里走去。

    張憑虛嘿嘿一笑,跟了上去。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