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變身女王陛下 > 第65章 易燃易爆炸(二)

第65章 易燃易爆炸(二)

 熱門推薦:
    來的第三批人是一幫身穿各色武術服的武師,雖然他們身上的武術服的款式和顏色都給不相同,但是他們的背后都有兩個相同的大字“藍海”。

    這幫武師的領頭人是一個胡子花白,面如重栆的老者,他的膚色猶如紅銅,手掌手背上滿是煙黃色的老繭,手指枯長骨節凸起,剛才出言指責孔摩的人也是他。

    “終于來了個真正有牌面的人了。”孔摩收起了肆意狷狂的姿態,稍微認真了些。

    “張玄會長!”武媚這一邊的年輕人大多數人似乎都認識這個老頭,全部彎腰向他拱手行禮。

    “小和尚,看來你不是藍海本地人啊,見了我都不知道行禮。”張玄涵養很好,笑咪咪地對孔摩說道。

    “老人家,別看你年紀比我大,說不定我輩分比你還高哦。”孔摩豎起一根手指頭,放在胸前左右晃了晃,這一個動作讓張玄背后的人大怒,剛想出來教訓教訓這個沒有一點規矩的和尚,結果卻被張玄攔住了。

    “不知道小和尚師從少林哪位高僧啊。”張玄笑容依舊地說道。

    “張會長,看你手上老繭還有你走路的身法,你應該是修煉的大開碑手吧?”孔摩并沒有回答張玄的問題,反倒是對張玄提了個問題。

    “不錯,我修煉大開碑手已經六十年了,這在藍海武者圈里不算什么秘密。”張玄點了點頭。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南方最出名的大開碑手修煉者應該是錦城的李扶風大師,張會長的師父應該就是李撫風大師沒錯吧。”孔摩繼續推理道。

    “不錯,家師正是李撫風。”張玄承認道。

    “那就沒錯了,想當初我師父云游四海的時候曾與李撫風大師有過交集,李撫風大師對我師父執得可是弟子禮,講道理我和李撫風大師同輩,而張會長你,則要稱我一聲師叔才是。”孔摩臉上也是笑嘻嘻的,只不過他這話一出口,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大膽!你可知道你面前這位是誰!這可是我們藍海武者界泰斗張玄大師,你居然敢讓他叫你師叔,我看你是想找死!”張玄身后的忠實擁護者對著孔摩大聲呵斥道。

    “你算哪根蔥,這么多大人物都沒講話,有你說話的地?”孔摩掏了掏耳朵,語氣重充滿不屑。

    “小和尚,我不知道你的師父是何方高人,但是我跟了我師父這么多年我從未有聽他說過這件事,也許一切都是你編造出來,我也不想去追究。”張玄向前踏出一步,語氣嚴肅地說道:“但是,你身為佛門中人,出言如此不留情面,實在是有違佛祖教誨,我覺得我有必要要替你的師父好好管教一下你。”

    “師侄,想找我麻煩就直說吧,從一進來我就從你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極其濃烈的敵意,你就別再這么假惺惺了。”孔摩對著張玄面無表情地說道,只不過他分析錯了一件事,讓這個張玄產生敵意的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蘇妍。

    被孔摩直接戳穿的張玄面色不變,但是心中還是有些波動。

    他這次來找蘇妍本來是為了給他的孫子張鏡討一個公道,畢竟打人的是蘭天盛的兒子,不好動,所以他才帶這么多人想要來個逼宮,不過半途他又得到了造成自己所以被打的罪魁禍首—蘇妍的消息,他決定臨時改變計劃,先來抓住蘇妍然后再去找蘭天盛和蘭忘那兩父子。

    就在張玄有些為難的時候,他身后有人主動站了出來要幫他解憂。

    “大師,此等狂徒如何值得讓您親自動手,讓我孫則來料理了他”一個精瘦男子從人群中站了出來,腰桿挺得筆直。

    “大力金剛腿!”孔摩用一種肉眼難以捕捉到的速度沖刺到了孫則的面前,然后就是一記鞭腿。

    所有人只看到了一團金光從眼前一閃而過然后和孫則撞擊到了一起,等到金光消失,孫則已經倒飛而出,狠狠地摔在了化龍池門外的一片空地上,昏迷不醒。

    留情不出手,出手不留情。孔摩對付敵人從來都是這么的心狠手辣。

    “實力不行的人就不要出來獻丑了,說實話,藍海的武者水平真的很讓我失望。”孔摩撇著嘴,一個勁地搖著頭,他想起了昨天他遇到的那五個武者,每一個都有著可以吊打在場大多數人的實力。

    “這個和尚到底是何方神圣,只是一擊就把孫師父擊敗了,恐怕只有張會長才能與之匹敵,我們還是不要去逞強了。”張玄身后的一幫武師一個個都打起了退堂鼓。

    而武家的那幫人也是早早地就退到了一邊,他們和張玄不是一派人,平時井水不犯河水,沒必要上去插一腳,他們只需要等著出結果就行了。

    同時,尹迅剛剛已經給鄭市長打了電話,描述了一下現在的情況,市長說他馬上就聯系各負責人,解決這一系列的問題。

    市長效率就是不一樣,還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在場的“大人物”、世家子弟們手機嘰嘰哇哇響個不停,掛了電話后都神色匆匆地離開了女皇宮。

    “小和尚,咱們后會有期。”張玄向孔摩拱了拱手,但是他的眼神卻一直注意著蘇妍。

    不一會兒,剛才還人聲鼎沸的化龍池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武媚大小姐也走了,是被她爹痛罵了一頓后走了,走的時候還狠狠地剜了蘇妍一眼,不過蘇妍沒看見。

    人走了,拍攝還要繼續,王軒將悶悶不樂的孔摩請出去后,自己也走了出去,只留下蘇妍和一個舉著攝像機的小姐姐。

    化龍池的池水已經加熱并且灌好了,池中還有劇組專門準備的玫瑰花瓣。

    為了制造視覺效果,王軒還將化龍池的窗戶都封了起來,然后在化龍池的殿里點亮了一盞盞紅燭。

    在搖曳的燭光中,蘇妍背對著鏡頭,側著臉,皓首低垂,明眸看向自己的雪肩,輕輕地脫去了自己的龍袍,跟隨龍袍一同劃下的,還有她的及腰黑發。

    龍袍里面,是一件輕薄的褻裙,包裹著蘇妍曼妙玲瓏的身體,蘇妍輕輕一扯腰帶,褻裙也飄然落地。

    不過褻裙離開身體的一瞬間蘇妍也走進了化龍池里,攝像機只來得及拍到了一個引人遐想的系著一根細細紅繩的背影,然后就失去了目標。

    感謝書友:素羽打賞的書幣謝謝!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