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蒼鷹密碼 > 第173章

第173章

 熱門推薦:
    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解決

    1

    就在格雷想要3578利用自己意外離世的戰友信息,探究一下他臨死之前的某些個至關重要的細節,看能不能窺得向導的真實面孔,他又想到一件事。

    既然他們要摸自己的底,自己一點不作為也是不對的,就憑除c國以外的其它聯軍成員國,接二連三地運送物質,自己就這么眼睜睜看著,會讓他們吃飽了撐的要誤判形勢,給自己那么瞎折騰一下,一切不就功虧一簣了?

    不行,得給他們一點壓力,太容易到嘴的美食是會很乏味的,何況自己的人馬又不能真的實打實地將他們困死,一切都是在補給和心理上打擦邊球。

    一個大意就會壞了整個計劃,那可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情!眼看著好幾架直升機乘著黎明前夕的時候陸續而至,格雷給機動隊員下命令,就近的隊伍分別突擊一下運輸直升機,順便給自己弄個早點吃吃!

    格雷剛把命令發布下去,自己也接到了3578的命令:秘密基地大概距離你們現在的位置還有兩百多公里,你可以去偵查一下。

    這讓格雷有點為難,因為他一時半會兒沒沒來得及搞清楚,3578這個命令到底是要自己去偵查一下,還是要自己派人去偵查一下,所以他躊躇了半天都沒有采取行動,他總覺得自己不論采取那種方式行動,都不太妥當。

    因為他覺得,如果自己親自去,雖然合乎奧拓的身份,但這個圍困打劫的任務就這么不了了之?那可有點不太過癮,甚至莫名其妙!

    自己一旦派手下人去,那就更顯得莫名其妙了,完全可以說那就是直白地告訴別人,此地無銀三百兩,自己要找的不就是一個似乎并不存在的秘密補給基地嗎?這個遺禍可太有點讓人承受不起,這個時候可不能冒這個險!

    別看這些手下,現在對我們服服貼貼,說不準他就是某種勢力,又或者是某個人的什么臥底探子,對他們的使用,自己可沒法跟3578比。

    我們這些人誰都沒法跟她比,她擁有似乎是萬能的蒼鷹密碼,我們這些她的手下,誰有這么一個萬能的程序和系統?我們不僅沒有這些虛虛腦腦的家伙什,更沒有她那種與生俱來的本事,去隨意駕馭那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

    想來想去,格雷只好一聲不吭,側睨了半死不活的向導一眼,然后猛打油門拽著灰蒙蒙的沙塵巨蟒,“轟轟”地向一架正被基動隊員騷擾直升機沖去。

    2

    等灰蒙蒙的天空下那條巨大的沙塵怪蟒,把直升機完全盤進并緊緊裹在懷里的時候,格雷讓人把直升機駕駛員強行請到自己跟前,仔細盤問。

    直升機運過來的也不過是一些食物和飲用水,而大部分卻是急救藥品,這也就解釋了,他們為什么要那么不顧一切地硬要往包圍圈里栽直升機了,因為格雷為了將這兩個人數都要比自己占優勢的集團圍出成效來,出了個下策:

    他不要求所有機動隊隊員一槍斃命,但一定要一擊必中,無論胳膊腿或其他別的地方,只要不是要害部位,能打中就好。

    這樣,從一開始的出其不意亂打盲射,到后來的有意點射,就將戰場的態勢慢慢地扭轉了過來,自己在人數的嚴重不足,但隨著時間的延長,很快就得到了修正,總是移動著的巨大s型局面,也就有了一個越來越鞏固的掌控。

    格雷很清楚,他和他的機動隊員每多開一槍,s形臺面上的人就得多支出幾個人去關注傷者,推動著這么一個巨大的s形臺子,四處狂竄了好幾天。

    不心力交瘁絕望地到處尋醫問藥才怪呢!現在的問題是,他要不要親自到機艙里去檢查檢查,而且是在這么一個緊急任務加身的情況下?當他的目光穿過鬼臉面具投射在怒不可歇的直升機駕駛員身上,心里便打定了主意。

    既然已經來了就看看,駕駛員的話屬不屬實,按說跟自己沒什么關系,自有手下人去核實,但他們來自與c國、與向導有關聯的國家,說不定有意外。

    他不是很精通醫藥,就叫了一個衛生兵,一起登上直升機打開的機艙,仔細掃射機倉里每一件東西,自己看不懂弄不明白的東西,就叫人搬出來仔細詢問研究,研究了好一陣工夫,格雷似乎知道了這些東西的奧秘。

    其中有好幾個品種,格雷是知道它們的用處的,有一兩個還不太把握,就問衛生員,他對格雷說,那純屬補充水分的營養液!啊,還有這種救急物品?

    格雷有點蒙,最后他指著隱藏很深的小瓶瓶罐罐問,這總不會還是補充水分的吧?啊,那當然不是,好像是嗎啡的替代物,只有跨國公司所涉及的國家才用,主要是起神經鎮痛作用,效果似乎比嗎啡還好有。

    啊,好用到了什么程度?這么說吧,一般的輕傷員注射了這種針劑,就跟沒受傷一樣又可以投入戰斗!啊,這么神奇!不行,這個得沒收!

    格雷走下機艙對機動隊員的小頭目說,“不僅這架直升機的這種鎮痛針劑要沒收,所有補給藥品中的鎮痛針劑全部得沒收!如果讓他們打了這種神奇的針劑,他們的傷亡人數銳減,我們還要不要活呀!不行,一定要全部沒收!”

    3

    格雷安排人員對已控制的物質藥品重新搜查一遍,然后把搜查出來的所有針劑統一打包,再由專人送往雇傭兵總部,他才匆匆帶著向導出發了。

    昏沉的陽光雖然帶著清晨的氣息,可怎么看都是黃昏布滿血絲的老眼,怎么調整角度都好像是往黑暗里走,而不是剛剛走出黑夜的感覺,早點更像是漫無邊際地啃著寒風冷沙,一點味道一絲趣味也沒被留下。

    格雷突突顛簸地夾著越野摩托,朝西北方向縱躍過好幾個山坡穿越好幾道溝壑,似乎來到一個疑似村莊遺址的地方,猛然被向導叫停了。

    “怎么,有事?”“這兒偏僻,讓我走吧!”“你還傷著呢,又想去玩命?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讓你如此瘋狂?”“別來這一套,我這沒有你想知道的東西,套也是白套。”“胡說些什么呀!我的兄弟玩命地救你的命,就為了套情報?”

    “他可能沒有這個目的,但你絕對有!”“你要這么認為,我也沒有辦法,那是你的事,但我以兄弟救你的初衷,奉勸你留下來,把傷養好!”

    “不論干什么,有健康的身體才能激發強大的體魄堅強的意志,去面對任何艱難的挑戰!”“我沒什么挑戰,你別想歪了!”“挑不挑戰那是你的事,想不想歪那是我的事,我只是希望,既然一起出來,有事一起面對然后一起回家!”

    “謝了,兄弟!只不過呀,我自己的事情還得由我自己去解決!”向導的話音未落,人早已從摩托車上滾了下去,格雷就是想接話茬都不可能了。

    格雷忙扭過鬼臉去探尋聲音的出處,向導已從自己停駐的小山坡上滾到了谷底,沙塵未散向導卻已不見了蹤影!沙塵中滾蕩向導郁郁悶悶的聲音:“放心吧,兄弟,傷未痊愈之前,我是不會出來妨礙你們的行動的!”

    “妨礙我們什么行動呀?呃,我不小心泄密了?怎么可能!他可是寸步不離地綁在我身后呢?呀,他什么時候把武裝腰帶給解開呀?”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