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蒼鷹密碼 > 第170章

第170章

 熱門推薦:
    要不就別出手一旦出手……

    1

    既然猜到了主帥的作戰意圖,格雷便沒有任何遲疑的理由,他再一次帶上向導,往那個蠢蠢欲動的黑洞中心馳去。

    他要親自指揮這個打劫行動的每一個細節,不,更主要的是親眼目睹奇跡誕生的每一個細節,事實上他現在就已經是名副其實的指揮者,迫切渴望的只不過是見證奇跡,如何由量變達成質變飛躍的!

    雖然他已不自覺地將企圖突出包圍圈的黑暗分子,引向了3578應該想要的戰略方向,那就是大峽谷的東北角。

    這里是b、c兩國交界的最北端,曲折北向西北而去,大概就是二哥極力尋找的補給基地,也就是3578想勘破的地方,那自己只要不露痕跡被動地往這個方向退去,遲早會有意外驚喜的!

    格雷一邊駕著摩托車在顛簸不堪的戈壁灘,“嗯嗯嗯”扭動著極度拉風的步伐車速,在漆黑的夜空邊緣運動,同樣沒人看得見。

    既然是沒人看得見,干脆再來一個一不做二不休,將第二道防線再放大一點,等里面的戰斗力量鉚足勁往外沖的時候,自己何不將做模做樣的阻擊人員撤到他們屁股后面,再狠勁踹他們一兩腳!

    這樣不就可以讓他們離他們想要控制的地方更大一點,但離自己想要方向就更近一點,打劫占地方不就更快捷便利得多?

    格雷一想定,就催著預設的機動隊員,如此這般地做了一些個調整,剛剛調整完畢,里面黑黝黝的份子便急不可耐地集群往外沖,這么不顧一切地往前沖,對手自然就很吃不消。

    部隊剛一接觸,圍困的人就人仰馬翻潰不成軍,不要命地落方而逃,自己很輕松就沖出包圍圈重獲了自由。

    啊,沒想到這么容易,早知道這樣,就應該這樣集群沖出包圍圈,也不至于受那么多鳥氣!我都沖出來了,你攆到我屁股后面打還能把我打回去?做夢!大不了,我再給你挪點地方給你喘口氣咯!

    敵軍是這樣想的,也正是格雷要他們這樣做的,只不過笑到最后的到底是誰呢?那得看另一個冤大頭給不給力。

    2

    不過誰能笑到最后,那是后面的事,分駐兩翼吸引火力的部隊見自己的突圍部隊受到阻擊,紛紛向阻擊部隊涌去。

    本來就是做個樣子放那么幾槍,那有什么阻擊部隊呀,他們早向兩邊快速運動,等他們趕到阻擊的地方,阻擊的人已經在他們后面做趕鴨人,把兩翼馳援的人像趕鴨子一樣又趕成了一大群。

    這樣他們就以為他們已經全部突出了包圍圈,在那靜靜地等那個冤大頭來匯合,格雷樂得不動聲色,把后面的籬笆扎死就行。

    漆黑的冤大頭們悄無聲息地、快速推開石頭堆成的偽裝物、急速速殺出洞口,可接應他們的人呢?影子也沒見一個!如果硬要說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那肯定是不對的,能看見的不是他所期望的而已。

    只是現在還不能讓他看不到,否則他不會乖乖地向格雷預設的區域移動,那樣就起不到預期的目的,瞎人摸象自有一套說辭的。

    最好由他們自己去說吧,那樣亂局就會自然而然打開,會省去格雷不少的功夫,這是格雷最想做的,先是不動聲色,然后出其不意搞那么一下,不費吹灰之力,他就要僵在那里動彈不得。

    在自己沒有那樣做之前,漆黑的冤大頭們便可以漆黑地為所欲為了,當然,他們也只不過是在漆黑的戈壁灘上摸摸塵沙而已。

    就像是在舞臺上當著燈光演黑幕劇罷了,不管他們怎么摸都總是在戲臺上折騰,一旦超出這個范疇,那就對不起了,就得毫不留情地把他們僵死在那,否則,自己的大戲還怎么演?

    格雷一邊在心里盤算,一邊仔細判斷戲臺子落點的精準位子,不過沒人陪他玩這種要命的心理游戲,只有向導陪在他摩托車的后座上。

    向導的陪伴卻總是向導式的,向導出一種落寞和無奈,垂在他那顆腦袋頂上,總在四處飄蕩的頭發上,似乎要沒完沒了地發掘著什么人的情感與思緒,可在這么黑的夜晚里,又會有多少人看得見呢?

    3

    不管有沒有人看得見,落魄者始終要做落魄者,冤大頭終究還是得做冤大頭,守衛者總是守衛者,而翱翔的夜鷹永遠都是蒼鷹!

    他們各自的界線在自己的腳下,蹣跚踩出茫然劃定,曲折交錯重疊往復,不知不覺就踩出了各自生命運動的軌跡,只是有些人的腳不太聽話,晃晃悠悠就踩過界了,踩著別人的腳還渾然不知。

    對于這樣的人,格雷是會毫不留情的,因為一旦過界,自己的利益就要受到極大的損傷,還是自己無法承受的那種!

    格雷一見在黑夜中摸索逐漸擴散的冤大頭們,黑黑地踩過了自己給他們圈定的界限,便猛力加油摩托就像怒吼的獅子,呼號著烈焰沖出隱蔽沙石堆,所有埋伏在踢屁股這一線的機動隊員齊唰唰亮燈出擊!

    黑乎乎的暴鯊紋被幾個人簇擁著,突然被這無數道強光照得,就像那逶迤的黑影,漏在戈壁沙灘上收不回來,竟然不知道往什么地方跑!

    慌亂之際,黑乎乎地都要往出來的洞口擠,可那洞口早就被一直尾隨其后的塔基它堵得死死的,回哪去?他們不僅回不去,而且還有被伺機守在洞口附近的切若基團團圍住的可能。

    又被人圍住的滋味,暴鯊紋肯定是不想再嘗試了,就前一次被困的悶氣還沒消呢,再來一次,他肯定受不了。

    作為一個野獸,他何曾受過這種鳥氣!要不是為了夢中情人,他何至于要處處受制于人?等有機會了,他一定要讓所有的人好看!不過說也奇怪,自己最近這一段時間,怎么就那么不順呢?

    他不但遭遇到了很多不順,甚至連思考不順原因的時間都沒有,就像現在,他應該考慮一下該往何處突破重圍的機會都沒有!

    說好的在此接應,結果莫名其妙連半個鬼影都沒有,接應來的全是天王神兵,一絲一毫的反應時間都不給,除了落荒而逃還能怎么辦?自己久居荒原,落荒而逃那是家常便飯,可他的兵怎么辦?

    早知道會救援出這樣的結果,就應該多帶些兵出來,而現在想補救都已經不可能了,別說調動部隊,就是補充武器彈藥都夢碎了!

    滿載武器彈藥以及補給的直升機,眼看著就要起飛了,怎么就被一顆顆小小的手雷炸得灰飛煙滅!要不是自己在地下工程中補充到了一部分兵力,這會兒恐怕連落荒而逃的能力都沒有了。

    她到底惹了些什么人呀?一開始說只有一個亡命之徒,后又說亡命之徒糾集了一伙人,人數不多,但戰斗力很強。

    可現在看來,他們的人數不僅多,還遍布每一個角落!讓人更為氣惱的是,他們又何止是戰斗力很強,簡直就是要逆天,打得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還手!暴鯊紋落荒而逃得上氣不接下氣地胡思亂想著。

    他這一發力,竟然跑出去一百多里地,終于想明白了自己為什么不往c國突圍,那可是那個亡命之徒起事的地點,肯定也是他的老巢。

    就憑自己手下這數千人,如果還能收集幾千人的話,就能把她幾個國家的聯軍都干不了的事給干了?如果換到以前自己或許可以,又或者準備充分,怎么說都有不小的勝算,而現在,想都別想!

    剛才冒險從他們圍堵但還沒有圍堵上的口子上突圍,已經讓自己突得七零八落了,剛從地道里補充的一些食物,這會兒已經消耗殆盡。

    如果自己再想那些個亂七八糟沒用的,一旦消化到腸胃里,就很難排放出來,就算強行排放了出來,熏倒的一定是自己,不會有別人!暴鯊紋知趣地勒了勒自己的褲腰帶,看看了天色問,這天怎么還不亮呢?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