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蒼鷹密碼 > 第71章

第71章

 熱門推薦:
    蒼鷹密碼之迷字決:蒼茫時刻遇蒼茫

    黑風在黑夜黑沉沉的角落裹挾那黑乎乎的塵沙呼嘯著黑虛虛的意念,狂奔亂突一陣之后,沉寂在黑渺渺的邊縫之間,卻在它肆虐過的時空留下粉碎的黑影,蒼茫一片!

    也許正因為無邊無際的黑暗太過空曠,致使心中那怕只有星星點點的熒光般的遙遠記憶,都會被放大成一些實實在在真實的經歷,再次呈現在眼前,仿佛就在剛才。

    就在剛才那一片漆黑黑的蒼茫中,在一個彎彎的月影下面,有三個男人在樹底下喝酒,一個女人忙進忙出張羅著喝酒,等那個女人張羅完之后,三個男人喝得半醉了。

    因為半醉也跟醉得七七八八迷迷糊糊差不多了,所以他們當時討論的內容就由女人提議,以迷字為主題逐漸展開。

    首先由教書匠給迷字作一個解釋,“迷者,惑也,分辨不清、過分喜愛、迷戀、彌漫等意思。”

    “我說教書匠,你也太會照本宣科了,這個可沒人比得了你,如果這樣也就沒什么意思。

    要我說,迷就是一個空前絕后的金字塔,就渴望著你我,能忘我地走進去,盡情地迷戀陶醉!”建筑師說完,舉起一杯酒一飲而盡后接著說,“就象這樣!”

    他的舉動引來一陣哄笑,可商人不服氣呀,“真是三句話不離本行呀,都醉成這個樣子了,還盡想著陶醉!說明你剛才那杯酒白喝,醉上加醉,你能陶醉個什么味出來?

    我覺得,迷,就是那一張張鈔票上,散發出來能沁人心肺的油墨香味!”

    只是他的這向話引來了大家一致喝倒彩:誒呀,俗!還臭!

    于是教書匠下個小結,“你的這個迷呀,還不如人家建筑師的本行話呢,實在有點太市儈!”

    “你們能不能等我把話說完,再下結論呀?”商人紅著脖子抗辨著。

    “原來你還有話沒說完呀,那你說,看你能把這臭不可聞的俗說出個什么驚奇的香味來!”建筑師放下要去滿酒的酒杯紅著臉說。

    “你們還真是些書呆子蠻不講理哈,話都還沒說完就急急給人家蓋棺下葬,好像你們不用勞心勞力去賺鈔票似的。”

    商人自顧自地嘮叨了一陣,引起教書匠的注意,提醒各位:

    “喝酒助興,起題消遣,別把火藥夾進去啊!”

    建筑師和商人嘿嘿一笑道,“不會!”

    建筑師轉頭對商人說,“吔,你怎么不說了?”

    商人一愣,問建筑師,“說什么?”

    眾人又是一陣哄笑,于是那個女人提醒他一句,“讓你把剛才沒說完的話說完!”

    “哦!”商人喝了一口酒才接著說,“迷是人們過上神仙日子的最大夢想!”

    商人這話說得好像底氣很是不足,似乎讓眾人仍然有所失望,也就讓建筑師更有話可說。

    “我就說吧,他說不出什么花樣來吧!看我的:迷,是迷倒眾生的笑靨!”

    此話一出口,商人首先就不服氣,大聲叫道,“這樣也行?那看我的:迷,是想坐完高鐵坐飛機、坐完飛機坐火箭飛船去太空旅游!”

    眾人“哇”的一聲之后就再沒聲了!弄得商人迷醉著雙眼,一片迷茫,“什么個意思呀,我又表錯情了?”

    眾人這才露出笑臉,顫出迷人的笑聲!

    笑過之后,教書匠眉頭皺皺地說,“你們說了很多,也說得很好,表演也精到,只是我不明白,是我沒解釋清楚呢,還是你們沒理解透,怎么總那么不對勁呢?”

    “我說教書匠,你這又是什么個意思呀,我很迷糊,難道我真喝醉了,不至于吧?”商人仍是那副迷醉的眼神看著教書匠問。

    建筑師還是紅著臉對紅著脖子的商人說,“傻冒,這個問題的得好!這就是迷字的本義!教書匠是想借這個字的本義難為我們呢?”

    商人愣著紅紅的眼神望向教書匠問,“啊,這樣也行?那我就搞不明白了,你是在這教我們讀書認字呢,還是給我們一起喝酒談興呀?”

    建筑師豎起個大拇指送給商人以資談興,可教書匠沒給太多機會嘿嘿笑道,“我也不知道呀,所以才讓你們借著酒興一起來說道說道。”

    建筑師見這樣說,也只好接著話來說,“行,教書匠不著痕跡就把球踢了過來,出奇不意地就讓我們幾乎找不到球門!”

    可商人在那傻乎乎地問,“怎么說著說著就說到足球上去了?你們這么踢來踢去,總不進球,那我不就成了世界上最倒霉的球迷了?”

    眾人哈哈大笑,建筑師更是忍不住對商人說,“這是你今晚說得最到位的一句話!”

    商人似乎并不怎么賣帳,“你這么說,我就更不明白了,什么叫最到位的話呀?你的意思是我平時說話都不到位啰,那我不得錯位出地球呀,我還活不活呀?”

    “抬杠了不是?今晚和平時都被你迷惑成了一個詞,我還能不能說話呀?”建筑師有點急了,針逢相對地責問。

    商人瞪大眼睛吼道,“啊呀,是你迷惑我還是我迷惑你呀,我怎么就整不明白了呢?”

    教書匠用酒杯扣扣桌子,笑著說道,“嘿,嘿,鉆牛角尖向住出不來了吧?其實呀,我們今晚說得都是迷的字面意思,它應該還有哲學的含義,更有作戰理念在里頭。”

    建筑師接著教書匠的話向下說,“你是說那什么玄之又玄的哲理命題?那個說起來太玄,不具備喝酒助興的要系,如果像作戰的陣,到是可以增添一份樂趣!”

    商人一聽可不耐煩了,粗著脖子叫道,“喝酒擺什么陣呀,擺來擺去把誰擺醉倒了,都不是件什么好事,不擺不擺!”

    他頭一扭望著那個一直陪在教書匠身邊笑個不停的女人問,“瘋丫頭,你不說說?”

    瘋丫頭笑吟吟地說,“你讓我說什么呀,看你們一個個爭得臉紅脖子粗的,這是何苦呢?”

    商人一聽這話,急得跳起來腳嗡嗡大聲叫道,“啊呀,你個瘋丫頭,不是你提議說這個,這個迷主題的嘛,怎么就成了何苦來了呢?”

    “我是讓你們以自己醉得迷迷糊糊為主題,好好數落數落自己,可沒想讓你們擺什么陣!”

    “啊呀呀,弄了半天,你這是在糊弄我們呀!”商人恍然大悟似地大聲叫道,叫出一連串溫馨的哈哈大笑,穿越黑黑的遙遠時空,漸漸消失在此刻破碎的黑影中。

    3578望著不見半點星星影子的天空,黑沉沉地向不知在天堂何處的教書匠悄悄詢問:我該怎樣設置陣巧救你那深陷迷局的商人兄弟呢?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