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蒼鷹密碼 > 第25章

第25章

 熱門推薦:
    城下之盟不一定都來源于兵臨城下

    當三號知道自己要去的那個地方,就在心里嘀咕,跑那么遠的地方打什么仗呀,想達到一種什么樣的戰役目的呢?

    其實,對于這個問題,別說三號猜不透,就是3578自己也想不明白,可有的時候,越是想不明白的事就越要去做。

    越是毅然決然要去做的事,似乎就越沒有什么敘述的理由,只是覺得就應該那樣去做。

    既然決定要按說不清楚理由的感覺去做,那就應該竭盡全力地去做好,別弄出什么太多的遺憾由人后悔。

    雖然這么做的理由說不太清楚,但是這么做的步驟還是相當清楚的,首先,切若基帶著他那十多個手下已經出發,而且讓八號騎著一輛他特別喜歡的越野摩托尾隨而去。

    再就是讓三號帶三分之一的人手,也就是一百多號人駕車去找西部魔王的武器庫,自己則帶著剩下的兩百多號人,由一號節制,向暴鯊紋的據點進發。

    由于路途比較遠,在路上歇息了兩個晚上,就在離據點一兩公里的時候,人馬再分成兩路將暴鯊紋的人堵在了據點里。

    這里的據點一般都是依山而建的,只要堵住了兩面,如果想逃生的話,那就只有上山這一條路了。

    突襲老巢的時候,這只狡猾的原始狐貍卻剛好不在,而且他留在老巢的人幾乎沒有,那些留在老巢的雖然迫于暴鯊紋的威嚇,但終因原始流浪理論而不愿和他混在一起。

    擁有高尖技術終會提高戰斗力,可暴鯊紋不這樣認為,他認為所有的尖端技術已淪為他人的附庸,自己撐著附庸就是技術的傀儡,總是要吃敗仗的。

    經過一系列戰爭之后,暴鯊紋一家獨大,使很多人開始信奉技術無用論,這也就是其他宗派越打越小,而他卻越打越強盛,因為他只相信原始自然力。

    就因為這個自然力,他把自己的隊伍變成了一群原始狼,連帶著一幫騷狐貍,被那幫狐貍騷得見不著他蹤跡的獵人,卻被他的狼群撕得粉碎,這就是他的可怕之處。

    不過遇到3578,這種印象是不是要改觀,總得要打幾仗看看,而且完全是運用高科技,才能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和事實,也許這就是3578執意要打這一仗的緣由。

    3578認為,只有把這個自以為是的鬼狐貍打得他那騷尾巴藏無可藏躲無可躲,才能露出那條真實的狐貍尾巴,才能抓住他的真身才能找得到人質的下落。

    這應該就是3578的基本思路,也是根本思路,但她會怎么運用這個思路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別人只能根據她做出的事情去作最后判斷,那就得等到最后那一刻來臨。

    不到最后一刻誰也不知道結果如何,別人始終不是3578,3578的事只有3578自己操縱。

    上次未能交上手,這一次應該可以交上手,因為3578派出了和平使者,從現在的反應來看,和平的交鋒還在進行,最起碼直到現在還沒有什么不良反應。

    3578現在已經做到了讓暴鯊紋相信,無論他們的思想理念有多么大的鴻溝,他們總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能有什么好大打出手的,可3578就是來大打出手的,只是做到了暴鯊紋不知道而已,至少目前是這樣。

    3578等一號報告,隊伍已封堵完畢后,3578就要一號上戰爭幽靈,把他拉到沒有其他人的地方,讓他把鷹眼撒出去。

    第一次放飛鷹眼主要是投射信號發射接收觸發器(也就是信號樁),第二次就是地面探針了,第三次才是四處偵查據點內的各種情況,別的還沒探到,意外倒是探到了一個。

    3578派出去的和平使者切若基被反綁著雙手押往瞭望臺,似乎是要對桑塔瘋喊話。

    3578便讓一號一個人在那操控鷹眼,自己則趕緊駕著戰爭幽靈回到原位,靜候這意外事件的發展。

    暴鯊紋這是什么意思?先給想和他結盟的自己來個下馬威?還是根本瞧不上桑塔瘋的名聲有意要兼并?

    當然結盟是假殲滅倒是真,難道這個意圖被他看出來了?就因為據點被堵,他就開始懷疑自己結盟的誠意?

    3578站在戰爭幽靈的車蓋上靠著車窗玻璃,看著即將出現切若基人頭的瞭望臺上,可他怎么還不出現呢?

    一連串的問題似乎沒把3578為難得焦頭爛額,她倒是像在等情人約會時的情人似的,悠閑遐思得很呢!

    大概3578已經猜到了暴鯊紋的心思了,他也和自己一樣,想把對方兼入自己的陣營。

    如果是這樣,那暴鯊紋肯定還有一支隊伍埋伏著,依著暴鯊紋狡猾的性格,他不可能這么輕而易舉地就讓人堵死圍殲,只是他還不知道桑塔瘋的厲害,布局估計不會太強大厚實。

    這樣3578就命令三號暫緩介入戰場等待時機,只是要不要八號動起來,就讓3578有點拿不定主意,因為切若基還沒露頭,還不知道暴鯊紋的牌面是什么,所以她只能等待。

    不管暴鯊紋出什么牌,3578突然玩興大起,一定要讓暴鯊紋大吃一驚以為世界末日來臨,做夢都想著要落荒而逃!

    3578就問一號,“鷹眼可以掛炸彈嗎?”

    “稍作改裝應該可以,主要是看你想掛那一類炸彈。”

    “手雷,手雷!”

    “那個沒問題!”

    “改到最大負荷!”

    “是!”

    這時,切若基的頭顱緩緩挪上了烽火臺,有氣無力地對著3578慢沉沉地喊道,“黑風頭領,很抱歉,我未能完成使命!”

    3578抬頭對切若基說,“不怪你,不用著急!說說看怎么回事?”

    “我把黑風頭領的善意帶給了暴鯊紋頭領,他卻斥責我不該投在您的麾下,還說要殺了我這叛徒,可當他聽說您打敗西部魔王后就要我來規勸您歸附他麾下。

    我說黑風頭領做事雖然瘋癲狂暴,當他是這個世界上最仁慈的一個頭領,不會歸附你們原始野獸派的!”

    “說得好!就沖著這句話,我保你周全!”3578說完這句話心里就想到了,暴鯊紋也在打那個武器系統的主意。

    這次他被西部魔王的情報報準確了行蹤,說明他正在這里策劃一次什么行動,恰巧被切若基誘惑在了這里,他實在太想得到那個巨大的武器系統,可惜讓桑塔瘋占了先手。

    送到嘴邊的肥肉豈能讓他白白溜走,不論想什么辦法,一定要把這個瘋狂的家伙滯留在這,桑塔瘋是他暴鯊紋的,誰也別想把他從自己手里搶走!

    他仗著自己手里的人多槍多據點堅固,又早早地就做好了一番安排,正在他穩操勝券得意洋洋的時候,這個該死的叛徒竟然泄他的底!

    只聽切若基繼續在說,“他就把我綁到這逼我向你下戰書,因為他已經早早布下了陷阱!”

    暴鯊紋命令他的人開槍,3578就命令一號開槍,只聽得“叭”的一聲,倒下的卻是暴鯊紋的人。

    暴鯊紋還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3578大叫,“暴鯊紋,你的戰書我接下了,我現在宣布對你開戰!”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