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蒼鷹密碼 > 第8章

第8章

 熱門推薦:
    首戰不利的原因

    零號參謀長醉心于玩的時候,差點忘了件大事,那就是真實的戰爭突如其來,發生在不該發生的時候,讓3578不得不改變行動與聯絡的口令,可他卻正和黑客們玩得不亦樂乎。

    黑客們耐著性子以小孩子般的心性玩了一遍,他們所理解的蒼鷹密碼,一開始時零蛋參謀長不為所動,但他們故意露出很多破綻之后他零蛋就按耐不住自己的玩性終于上當。

    黑客們一個人他就一只手,黑客們不斷增加人手他就不斷提速,直到他們的人全部上陣他也只是聚精會神加速而已,等把他們全部終結之后得意地念叨,“就這水平也來吊我胃口?”

    真虧了他在成年累月玩電腦的孤寂中,養成了自言自語的毛病,才沒釀成大禍,而是使他意外地獲得了重新設置行動與聯絡的口令,不至于被排斥在秘密行動之外。

    他因為嘴里念叨心里所想就脫口而出,念叨“沒有軍事熱線只有蒼鷹密碼”這句話,才猛然想起更換口令之事,不曾想又剛好被他撞中了,撞中的又恰恰是3578發脾氣的時候。

    零蛋參謀長吐了吐舌頭大聲驚呼:好險!繼而仔細聆聽到底是什么導致3578大發雷霆,“別讓我認為你指揮不了作戰,解除你的指揮權!”

    “我也沒想到,一言不合就動手!”

    “既然已經動手開戰,為什么又會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對于我們這些遠離故土卻又不存在的人來說,一死一傷,你知道意味著什么嗎?”

    “知道!”

    “我看你就知道豬身上的鬃毛屁,它們到底有多少根呀?”

    “畢竟大家都沒經歷過實戰,一接戰就慌了神不知如何應戰!”

    “我們誰打過仗呀?八號怎么就處理的很好!這次要不是他果斷出擊,爆了這些人的頭,你還有你在這說什么不知如何處理的份嗎?

    打仗這個東西就跟打架一樣,要么不出手,出手就得把對手干趴下就得贏,你不會跟我說,你連打架都不會了吧?”

    “兩者畢竟不一樣!”

    “什么不一樣!我看你們就是畏戰,戰斗還沒開始首先想到的就是怎么才能不死,這樣能打什么仗呀?”

    “誰不怕死呀,關鍵是面對生死,臨場經驗不足!”

    “那你們又為什么不執行命令,分開單獨行動?”

    “這……”

    “說,為什么?”

    “主要是擔心人生地不熟迷失方向。”

    “我看就是你說的吧?”

    “是那個傷者說的,死活不一個人行動,我見也是事實也就默許了,認為到了峽谷外圍再分兵不遲,哪曾想他們的巡邏兵一點道理都不懂,看不順眼就動槍!”

    “那個傷員呢?”

    “他不服從紀律,居然回家了!”

    “你看看,你的這些人,無組織無紀律!作為指揮員,這點戰斗素養都沒有,你這本身就該死!你知道這次暴露目標意味著什么嗎?”

    “知道,全軍覆沒!”

    “那還愣著干什么,趕緊把死者偽裝成他們的人!”

    “這……”

    “嗯?”

    “是!”

    “還有,從現在開始,八號直接歸我指揮!”

    “是!”

    “八號,應一聲?”

    “八號明白!”

    “零號你聽夠了沒有?”

    “夠了!”

    “你配合八號去選幾個控制點,把峽谷出口給我死死盯牢!”

    “是!”“明白!”

    “你們分頭運動到零號指定的位置!”

    “是!”

    零蛋參謀長只好把注意力移到八號身上,他龜縮在峽口不遠的石縫里,那個什么鬼迷彩服居然讓他藏得連個鬼影也見不著!

    要不是順著信號源才鎖定他的存在,就是黑白無常想要勾他的魂,也會找不到他的真身。

    他雖是發密信者的同父異母(實則同母異父)的二弟,但性格與他們都不同,與三號(就是剛才挨訓的指揮員)就更是截然相反。

    雖然三號是發密信者的義弟,八號的義兄,性格豪爽得實在有些稀里糊涂。

    零號雖與他們不熟,但同在一片社區長大,主要是通過3578述說,多少有點了解。

    特別是此次行動之前,雖然他們的詳細資料已經入庫存檔,他還是調閱了一番,零蛋參謀長他有這個便利。

    他知道八號平時就沉默寡言,性子比較內斂,陰沉的雙目很有點惡人的樣子,但他為人獨立行動果斷,是一個狙擊手的好材料,如果3578把他當狙擊手使用的話。

    那么他就依3578的要求,經過綜合衡量,選擇了幾個位置,并把坐標發給了他,讓他自己去勘察確定。

    他零蛋參謀長還有一件緊急的事要辦,那就是如何處理傷者與此次行動割裂的問題。

    3578一發現傷者有返程回家的跡象就立馬更換了口令,實際上就切斷了傷者的一切聯絡,剩下的其它一切問題就交給他這個零蛋參謀長了。

    首先是跟蹤他的去向,他的確是在回家的路上,但在中途就在一個小村之里龜縮不前,不知他要干什么。

    其實他什么也干不了,就算他是奸細,他還是什么也干不了,峽谷里的一切通訊全部被徹底切斷屏蔽。

    他就是往家里打平安電話,對不起,行動未結束之前,他這個電話就打不通,他的通訊權利隨著口令的更改已被徹底剝奪,想做內奸,門都沒有!

    如果他以口述的方式告訴別人,要他人去打這個電話,還是對不起,行動沒有結束之前,這個電話就打不通,他零蛋參謀長隨時可以切得他一個信號粒子都不剩。

    他的每一個行動早已被這個零蛋參謀長盯得死死的,就是口述一千個人,那就有一千人在行動沒有結束之前,無法擁有任何通訊能力。

    他零蛋參謀長守著十幾臺電腦,從十幾個方向操控著蒼鷹密碼,這點控制能力都沒有,她3578會要他獨立承擔這項輕松的任務?

    如果他拋掉那個胸牌,胸牌就會自毀,當然現在也可以實施自毀,只不過掛在他脖子上更容易控制他的腦袋,一旦離開他的脖子再毀不遲。

    沒有胸牌這個信號樁,他的信號源可以從他零號參謀部得到中繼,只不過要多轉換幾次,稍顯麻煩而已。

    總之,他除了安心養傷之外,他什么也做不了,即便回家也一樣,甚至會更孤單!

    零蛋參謀長做完這一切,回過頭來繼續關注3578,可剛一切換視角音頻,就聽見“叭”的一聲,差點沒把他參謀長的耳鼓震破!

    怎么回事?難道三號所在的現場又開戰了?按說她3578不可能會出現在那個現場的呀?難道是她所在的地方交戰了?

    那得趕緊去看看,不然屁股吃痛的是自己。

    (本章完)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