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408章 坑爹

第408章 坑爹

 熱門推薦:
    沒有人沒料到,張楚的報復竟然會來得如此酷烈!

    當萬氏天刀門五大氣海大豪折戟玄嶺郡的消息傳開后,先前為十月十五咸瀘縣之約而沸騰的南四郡江湖,一下子就偃旗息鼓了!

    就像一大桶冰水,澆滅了篝火晚會的篝火,令所有的正在狂歡的賓客都感到手足無措、無所適從。

    但所有人都明白,平靜的表象下是更加激烈的暗流!

    太平會殺萬氏天刀門五大氣海大豪,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萬氏天刀門用以鎮壓玄北州的中三品氣海大豪們,已折損大半,實力跌至谷底!

    意味著太平會已踏著萬氏天刀門的殘軀,再上一層樓,真正躋身高門大閥之列!

    意味著他們這些先前為太平會即將倒大霉而幸災樂禍的人,必須重新選擇立場!

    是的。

    重新選擇立場。

    可能會付出性命的那種!

    雖然萬氏天刀門在接連折損了六位氣海大豪之后,依然還有一位四品大豪,一位五品大豪、兩位六品大豪,合共四名氣海!

    但這一次,再也沒有誰敢賭萬氏天刀門贏了!

    在玄嶺郡折戟沉沙的那五位氣海大豪,縱然是萬江流想要收拾,都得費一番手腳,還不能保證不放跑一個。

    太平會卻將他們一鍋燴了!

    是。

    太平會殺他們肯定是用了某種非正當手段!

    但哪又怎樣?

    無論什么手段,能殺得了氣海大豪,那就是強大的手段!

    大離江湖之上,從來就不缺乏以用毒和暗器著稱的江湖門派。

    成者王侯。

    敗者寇。

    千古不外如是。

    現在的問題是,張楚既然殺得了那五位成名已久的氣海大豪,那誰能肯定他殺不了萬江流?

    萬一他真殺了萬江流,他們這些為萬氏天刀門搖旗助威的觀眾又該如何收場?

    這件事原本和他們沒多大關系。

    但他們這些時日幸災樂禍得的確是有些忘形了,誰都在公開場合說過幾句關于太平會的騷話……

    這不能怪他們。

    墻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

    他們只是幸災樂禍的說幾句騷話,已經是自顧身份了。

    而眾所周知的是,太平會那位的脾氣,可從來都談不上好……

    有人選擇了補救。

    他們通過各種渠道,明里暗里的向太平會送禮、繳納投名狀,用來消除可能存在的秋后算賬。

    有人選擇了不補救。

    他們涌進上原郡,徹底投入萬氏天刀門的懷抱……只要助萬氏天刀門推平太平會,何來的秋后算賬?

    很簡單的邏輯。

    很愚蠢的決定。

    但這就是力不如人的悲哀。

    他們在各自一畝三分地內,或許都算有頭有臉,跺一跺腳都能令那一畝三分地抖三抖的大人物。

    但相對于太平會與萬氏天刀門這兩個龐然大物,他們都只是小人物。

    一群小人物做了得罪大人物的事。

    或許大人物都不知道這群小人物做了最不起自己的事情。

    或許大人物并不清楚這群小人物里都有哪那些人。

    又或許大人物并不會計較這點小小的冒犯。

    但誰又說得準你?

    萬一呢?

    萬一大人物知道了呢?

    無一大人知道這個事情的那天,心情不大好呢?

    大人物輕飄飄的一句話,就能殺得小人物全家死盡埋絕!

    沒有人愿意將自己的性命和未來,壓在一位脾氣不怎么好的大人物身上……

    說到底,還是當初萬氏天刀門廣撒請帖之時,沒有任何人看好太平會!

    所有人都覺得,太平會難逃此劫、張楚難逃此劫!

    江湖是一個不存在奇跡的地方。

    諸如被追殺時遇到路過的隱士高人順手救命,跳崖時遇到前輩高人傳功之類的,都只是窮酸書生全憑意想編織出話本,沒有任何實質的借鑒意義!

    真正的江湖爭斗,從來都是血腥的、殘酷的,令人絕望的!

    打不過,你就算是怒得頭發像刺猬那樣豎起來,也還是打不過。

    該死的,你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活不成。

    張楚頂多也就是多上過幾天學堂,憑什么能例外?

    ……

    這些觀眾進場,鬧出的動靜兒不小。

    人還在狗頭山的烏潛淵得知后,當天就放出消息,此役將北盟將全力支持太平會,共生死、同進退!

    烏潛淵原本并不需要這樣做。

    太平會與將北盟的關系,在有心人的眼里并不是秘密。

    所以哪怕烏潛淵一直保持沉默,南四郡的有心人們依然會將太平會與將北盟視為一體!

    出于烏潛淵的角度,他其實也不愿意張楚沾染他身上的麻煩!

    但現在。

    太平會幾乎是在以一己之力硬剛大半個玄北江湖!

    他還能能干干凈凈的站在岸上,袖手旁觀?

    要撕破臉,就大家一起撕破臉!

    要你死我活,就大家一起你死活我!

    烏潛淵一直都是個實干派。

    他的消息放出去的當天,將北盟四千好手,就正大光明的舉旗從封狼郡總壇出發,前往北飲郡。

    一塊巨石,投入假裝平靜的湖面,終于掀起了滔天巨浪!

    將北盟進場,意味著,南四郡江湖,都已經卷入太平會與萬氏天刀門之間的這一場紛爭!

    而這一場紛爭,也從最初時的利益之爭,升級到如今的霸主之爭!

    勝者,將成為玄北州江湖的霸主,接受玄北州所有江湖中人的膜拜!

    敗者,將失去一切……包括性命!

    一場因為武二代坑爹引起的爭端,就這樣一步一步將南四郡江湖全部拖下了水。

    ……

    就在南四郡江湖內部合縱連橫,亂成一鍋粥的時候。

    與玄北州的接壤的燕北州、西涼州,也沒閑著!

    首先是燕北州那邊動了。

    顧氏天刀門,作為萬氏天刀門的宿敵,九州最希望看到萬氏天刀門倒血霉的江湖門派,怎么可能放過眼下這個落井下石的機會?

    在太平會將萬氏天刀門五大氣海大豪折戟玄嶺郡的消息,散出去的第三天,也就是烏潛淵放出消息的第二天,顧氏天刀門當代掌門、顧雄的兄長顧南北,親自出馬,帶著包括兩位六品大豪在內的百余精銳門人,由封狼郡進入玄北州,直奔著上原郡大雪山而去。

    顧南北提前沒有打招呼。

    但他顧氏天刀門的人馬進入封狼郡后,第一時間就派人前往將北盟拜山,并依照江湖規矩奉上買路錢,做足了姿態。

    烏潛淵收到消息,轉手就將這個消息送到了人還在甘邑縣的張楚手里。

    他知道張楚與顧雄之間的恩怨。

    前番顧雄去將北盟總壇找他裝比,還被他打斷了一條腿扔回燕北州。

    換了對手是其他人,張楚肯定會將和烏潛淵聯手,將顧南北懟回燕北州。

    無論南四郡江湖內部怎么亂,那都是他們玄北州自己的事,輪不到外人來插手。

    可現在對手是萬氏天刀門,張楚就完全沒理由去懟顧南北了。

    敵人的敵人,不一定是朋友,但犯不著也做敵人。

    而且顧氏天刀門的實力也不還錯,前番騾子派人去燕北州調查梁重霄生平的時候,摸過顧氏天刀門的底,一個五品,三個六品,疑似能請動一位四品老怪物出手。

    這很好。

    張楚很有安全感。

    和顧氏天刀門進入玄北州的消息一起送入張楚手里的,是西涼州有大批江湖中人進入玄北州的消息。

    據血影衛的回報,這些人應當都是被他和烏潛淵那三百萬兩懸賞吸引過來的刺客,據說還來了幾個成功刺殺過五品大豪的狠角色!

    張楚覺得事情有些蹊蹺。

    他與烏潛淵懸賞萬江流已有大半個月,三十萬定金都已經送出去十幾日。

    怎么之前來得都是些上不了臺面的貨色,這次卻一次性來了這么多狠角色?

    這不正常。

    他是炸死了萬氏天刀門五個氣海,削弱了萬氏天刀門的實力,但這并不影響當這個任務的難度。

    萬江流的強大,不在于他有多少氣海大豪幫手,而在于他自身的四品實力!

    有道是事有反常必為妖!

    直覺告訴張楚,這其中好像有一股對太平會有惡意的力量,在從中作梗。

    讓當即傳信給騾子,責成血影衛加派人手調查其中原因。

    特殊時期,他不會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前門拼殺猛虎,卻便宜了從后門進來的餓狼這種蠢事,張楚一點也不愿意發生在自己身上。

    現在南四郡的水,很渾。

    但他的心頭卻很有逼數兒。

    南四郡,指的是北飲郡、封狼郡、上原郡、玄嶺郡。

    北飲郡就不說了。

    張楚在北飲郡深耕了一年半,明里有太平會、暗地里有血影衛,雙管齊下,像蜘蛛網一樣將整個北飲郡牢牢的掌握在他手心里。

    在北飲郡,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在第一時間傳入他的耳目!

    封狼郡。

    那是烏潛淵的地盤,烏潛淵在封狼郡深耕了一年半,明里有將北盟,暗地里有他整合的烏氏數代的積累,同樣是雙管齊下,牢牢的攥著封狼郡。

    烏潛淵對封狼郡的掌控力,即便還不如張楚手中的北飲郡,也相差不遠。

    想在封狼郡瞞著烏潛淵作妖,難度也不是一星半點的大。

    玄嶺郡。

    玄嶺郡位置偏僻,多山地多刁民多馬匪,不但文化經濟是玄北州最落后的,連江湖力量都是玄北州最弱的,近幾十年來,一直是作為萬氏天刀門的菜園子存在,萬氏天刀門有興致了就來挖一鋤頭,沒興致就任它荒廢著。

    如今玄嶺郡江湖,先被吳老九那個殺材過來耕了一遍,殺得人頭滾滾,將萬氏天刀門這幾十年來在玄嶺郡江湖的布置破壞了七七八八。

    破壞總比建設容易。

    而且現在張楚人就在這邊,有任何不對的勢頭,他都能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算來算去,唯有上原郡江湖,還在萬氏天刀門的掌控中。

    但即便是上原郡,也已經被血影衛滲透得像個篩子一樣。

    旁得不說,單說大雪山附近,已經被血影衛圍得密不透風,從大雪山下來的每一個人,他的資料都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出現在騾子和張楚的手中。

    如果說北飲郡,張楚是像蜘蛛網一樣籠罩著它。

    那么,張楚就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抓著偌大的南四郡。

    八爪魚的觸手當然沒有蛛網那么靈敏,能輕易的感知到蚊蟲螞蟻的發出的動靜兒。

    但無論哪里出了問題,他都能以超越萬氏天刀門的速度,做出反應!

    因此,無論局勢怎么亂,想要在南四郡內陰他張楚,都將是一個非常愚蠢的決定。

    比如,那些迫不及待去上原郡叫萬氏天刀門爸爸的兒子們。

    再比如,那些明著向他示好,暗地里卻還在和萬氏天刀門眉來眼去的浪子們。

    有一個算一個!

    都得死!

    。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