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奇異傳 > 第138章 閑談論人非 靜坐思己過

第138章 閑談論人非 靜坐思己過

 熱門推薦:
    卻說上古元石,又喚作永恒星晶,共有五顆存于天地。

    這五顆星石,蘊含著深邃浩瀚而且超越空間的神奇元素,代表著五種天地力量,分別是主宰,純潔,無畏,靈明,時光。

    這些神力一般的晶元石,至純至凈,至清至明,能除邪氣,根絕魔障。原本它們合為一體,后來一分為五,分由太古神獸各自鎮守……安全。

    選派片區四小組臨行之前,巫道院的赤犬老奴找到師無芳后,將玄昭囑托之事秘密告知。

    其時,師無芳也正好有事找他,同樣將玄著所托之事反相告知,真不系巧合。因為裴元獻早已忘了這事兒,雖很不應該,但事實如此。

    隨后,師無芳加上玄真和釋不機,寥寥三人離了道乾山場,首先下到仙云鎮歇腳,住宿一晚再說。

    翌日,清晨。

    三人不急不忙,前腳出發沒多久,那番吉吉后腳便跟了過來。

    “喂!等等我!”番吉吉遠遠的大聲叫喊道,“啊喲!你們等等我呀!”

    “姐姐!姐姐!”玄真看見番吉吉跑了過來,極其興奮的活蹦亂跳。

    雙方見面后,師無芳極度疑惑道,“你怎么跑這來了?”

    那番吉吉還在捏著玄真的小臉蛋,慢悠悠的解釋道,“我想來就來了唄,難不成你們還不歡迎么?”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玄真手舞足蹈,抱著番吉吉不放手。

    隔了會兒。

    師無芳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還是說說吧,你怎么跑來我們這兒當跟屁蟲了?”

    “臭大芳!姐姐可不是跟屁蟲呢!”玄真怒目以對,看得番吉吉笑呵呵。

    那翻臉如翻書的番吉吉忽地懊惱道,“那對裴家兄弟太難伺候,我說先去鳳山看看,他們卻非要早點回去破爛境,還說公平起見,投票決定,最后……”

    玄真打斷道,“最后二比一,你輸了!”

    番吉吉接著道,“他們兄弟倆向來穿同一條褲子嘛!”

    這時不言不語的釋不機總算道了句,“那太元上境是個絕好去處,你不妨跟他們去欣賞欣賞,倒也不錯!”

    對此,番吉吉稍有不滿道,“哼呵!那里再好也好不過我家寶山棲鳳,況且我去過那里好幾回了,他家除了一道‘天水小飛流’之外,還有什么好欣賞!”

    “慎言!慎言!”釋不機從來不得罪人。

    “迂腐!迂腐!”番吉吉果然口不留德。

    玄真從旁詢問道,“可是姐姐你?”

    “我什么?”

    “你不和裴大小哥哥去找‘元石’了么?”

    “我不去就不去唄,有什么大不了!”

    “那你也不想去神圣山進修了么?”

    “啊喲,姐姐我光是來這道上山受訓,就已渾身不自在,可別提那什么神不神圣不圣咯!”

    釋不機這時又自言自語,有意無意的插話道,“不當弟子,不當子弟!”

    師無芳倒是坦然磊落,善言附和道,“吉吉此言雖有些粗憨,但也在情理之中,實乃無可厚非啊!”

    “可、可是、”玄真又猶豫起來,往下不知該問不該問。他看了看小姐姐的臉色后,才果斷說道,“可要是小潔大仙知道了,你怎么辦?”

    番吉吉無所謂道,“怎么辦?師傅她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根柢,而且她的心思看似在我,實則是在綾綾師姐她們身上,所以我即使沒能去成神山,無關大礙!”

    “哦!那也是因為大仙她最寵愛你!”玄真小小年紀,卻發出了成人般的感慨。

    “你還說我呢,要說天地之中,誰最受所有宗主寵愛?除了我們的小真真,還能有誰。嘻嘻……”番吉吉故意上下左右的撓著玄真身上的不痛不癢穴,口中不停的喊道,“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你、是不是咱們至尊無敵超級最可愛的小真真呀……”

    “嘻嘻……不是……哈哈……不是……”玄真嘴里也喊個不停,跑起了圈來,圍繞著師無芳和釋不機,縱橫交叉,一前一后的打鬧嬉笑。

    盡管旁人毫無意見,不時還跟著癡癡笑笑,倒也悠閑自在。

    直到玄真摟腰求饒后,番吉吉才終于停了下來,分左右側立。這時的她早已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卻還要捏一把前者的小臉蛋才肯罷休。

    “對了!我還沒知道你們這是去哪呢!”番吉吉幡然醒悟道。

    “我們去僻北之地!”玄真快速應答道。

    “那里陰氣鬼息極盛,你們去干嘛?”番吉吉問道。

    這次的玄真卻搖了搖頭,目光看向了身旁的大哥哥,虛心請教道,“臭大芳你來說吧!”

    然而師無芳卻如實答道,“香哥哥也不知道呢,而且香哥哥從來不問為什么。所以……”

    “所以我們都不要問‘為什么’,是么?”玄真自作聰明道。

    師無芳什么也沒說,只是摸了摸玄真的大頭,關懷備至。

    “不!我偏要問、定要問、就要問、”番吉吉有意為難道,“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釋不機嘴里念念有詞道,“‘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智也!’”

    可即使旁人費盡唇舌,口干舌燥,師無芳就是不為所動,無話可說。畢竟赤犬老奴真的沒告訴他此行有什么目的,而自己也不想去妄加猜測,所以只能沉默不言。

    最后,毫無辦法的番吉吉也學著玄真的撒嬌手段,突然抱住師無芳,苦苦哀求道,“阿芳哥哥你說話啊,說話啊!”

    師無芳拗不過對方,但他也無奈道,“好妹妹你就別問了,哥哥我真的不知道啊!”

    “好大芳,香噴噴啊,你就大方一點,快說吧!”番吉吉還在苦苦掙扎。

    “小吉吉,嘴利利喲,你就別問了,我真的不知道呀!”師無芳還是那個意思。

    不知何時,玄真也抱住了番吉吉的玉腰,同樣哀求道,“姐姐你就別問了,香哥哥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好了、好了,我不問了、不問了,累死我了。對著一根木頭就算了,還要對著一個啞巴!”番吉吉終于松開了那一對素手,玄真卻還在抱著她。

    釋不機碰巧開口道,“閑談莫論人非,靜坐常思己過。”

    番吉吉戲謔道,“是是是!你們都是得道的大宗師,我番吉吉就是閑散的小女子!”

    “不不不!姐姐你是美麗迷人的小仙女!”玄真大加討好道。

    “這小嘴還真甜,勝似蜜餞!”番吉吉一如既往的動手捏臉蛋道。

    這一路,他們四人曉行夜宿,雄雞報曉日光明,斜月初生晚云落,歲月如歌。

    那一徑,其余子弟餐風露雨,逢山遇水路疊橋,道無人家垚作榻,光陰似箭。

    僻北之地,漸行漸至。

    這日。

    師無芳等人來到了一處偏僻村莊,外圍破敗不堪,內里荒無人煙。十停之內,他們已見不到一個生活人物,倒是滿地白骨骷髏,致令行人不忍入目。

    “好可怕!”玄真膽小的喃喃道。

    “不怕不怕!姐姐保護你!”番吉吉看似鎮定道。

    就在番吉吉安慰玄真的時候,師無芳和釋不機已經進去一家滿地殘骸的民房,查找著什么線索,還不小心打翻了什么東西,忽地震地一響。

    “砰!”

    這突兀的一聲,嚇得房外倆人擁在一起,戰兢兢的看向里面。

    “你們在干嘛?”番吉吉大喊大叫道,“快出來啊!”

    不一時,陣陣陰風竟在這光天化日之下吹起,霎時間令房外二人毛骨悚然,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記住!你們可是修行之人啊!”師無芳總算喊聲向外,提醒別怕。

    釋不機還在翻翻找找。

    “誰說修行一定要膽子大,膽子小的人就不能修行了么!”番吉吉反駁道。

    玄真聽了后,莫名改正姿態,簡直像變了個人,竟拉著番吉吉沖進屋去。

    師無芳不再理會,繼續陪著釋不機,找尋著什么。

    進來后,番吉吉不懂的問道,“你們究竟在找什么東西?”

    “芳兄!你看!”

    其余三人順著指向,一齊望了過去,只見釋不機指著一件破爛衣物的殘留邊角,反觀三人。

    隱隱約約,氛圍凄凄慘慘戚戚。

    鬼像?

    線索已明,快要真相大白。

    (正版授權僅限g書城)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