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969章 來自T的反擊(1)

第969章 來自T的反擊(1)

 熱門推薦:
    男人坐在躺椅上,靜了幾秒,才端起一旁的雞尾酒喝下一口,慢條斯理地開口,“汪老,我為您可是做過不少事,你就憑應寒年三言兩語認為我在害您?”

    “葉家三房有個留美的博士,這些年下來從不在外露過真容,說是專心讀書,不仗家里財勢,但據聞,他是個極聰明的人,很喜歡玩游戲,還鬧出過幫毒販耍警察的事,他在網上發言,他認為那邊的警察太笨了,忍不住出手教訓一下蠢人。”

    汪老捺著性子一字一字將應寒年的話重復出來,切齒地道,“你覺不覺得這話很耳熟?”

    這么狂妄的言語,以及喜歡將人只分成聰明與蠢兩者之別,他只見過一個人如此。

    那就是他這個幕后軍師。

    應寒年輕描淡寫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汪老就知道說的是自己最近信任的心腹,那種被背叛的感覺一下子吞沒所有,讓他血壓都往上飆了不少。

    “汪老,這是應寒年捏造的,我可不是葉家人,我就是個替您打工的。”

    男人耐著性子解釋。

    “打工?”

    汪老震怒地道,“你把自己的身家背景抹得干干凈凈,你說自己干這一行怕家里人被報復,我信了,也沒去深查,今天我讓人又去查了一遍,是細查,結果果然是什么都查不到。”

    “……”男人坐在那里,聞言眼里掠過一抹幽暗,伸出舌尖舔了舔吸管。

    “一個能把自己背景抹得連汪家都深查不到的打工者,我汪某可不敢要!”

    “……”原來如此。

    應寒年這是把汪家和連家拉著坐到一起了,半實半虛地“揭露”他的所謂老底,沒證據就硬來。

    應寒年引導汪老細想他抹掉的背景,套上什么葉家人的梗,汪老信十分也好,信五分也好,謹慎之下都不會再隨便用他。

    而且,這里還加上連家,連老知道連家被算計,還有汪老摻乎在里邊,汪老這個喜歡圖面上光的老頭自然會極力撇清關系,稱他為普通謀士助理而已,如若不信,會立刻辭退。

    雖然不在現場,但他幾乎能完全模擬出當時三大家族決策人的飯局是什么情況。

    既然如此,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男人深吸一口雞尾酒,就聽汪老在那邊道,“你聽著,我不管你有多少陰謀,從這一刻時,你被炒了。”

    “……”“現在三大家族盯著你,不管你是不是葉家人,你都死定了,你還是自謀后路吧!”

    汪老恨恨地說完,便將電話給掛了。

    “……”被炒了。

    老狐貍,撇得可真快。

    男人低笑一聲,應寒年的這份回禮可真是夠重的。

    一個和應寒年對弈的玩家,必須得有等同實力,無家族可靠的他就如同斷了翅膀的小鳥,飛不高蹦不遠。

    男人勾起唇,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低眸看向一旁的一份醫療文件。

    他很快會向應寒年證明,他靠的從來不是翅膀,而是腦子。

    應寒年,繼續接這一場對弈吧。

    ……三大家族的巨頭飯局之后,應寒年直接道出連家、汪家的陰謀,詳細得就跟親眼見到一樣。

    認是肯定不會認的,但汪老還是驚出一身冷汗,他去攪這一池渾水,本來就是看中t的能力,認為這人能助自己成大事……可現在應寒年連t都挖了一半出來,汪老既擔心t真是葉家人,又擔心連、牧因為被算計再一次聯合抵制汪家。

    上一次的抵制是在t的意料之中,也被t給及時挽回,正因此,他才徹底信任t。

    現在想想,這未嘗不是t來博得他信任的方法。

    大多的東西被應寒年直接擺到臺面上來,仔細想一想,好像他真的也被算計在其中了,他可不想再受一波聯系攻擊。

    這么一算,汪老自然是先守著汪家再說,棄掉t這顆棋子,為免應寒年和連家太過記著,還主動將汪甜甜送回了牧家,以向應寒年證明,自己絕無陰謀之心,自己一直是期望四大家族和睦共處的。

    而汪甜甜和牧羨泉被扔回牧家以后,日子就不太好過了。

    這種不好過不是受什么虐待,事實上,牧家上下就當沒他們這兩個人似的,更提不上虐待。

    什么四少爺、四少奶奶根本不存在,傭人路過都不看他們一眼,他們也使喚不動人,兇一兇下人,下人溜得腳底抹油一樣。

    應寒年也不提再送他們出國,就留著他們,不給實事不給實差。

    他們出門沒人攔,但一到晚上九點,就有保鏢準時出現,請他們回牧家,說牧家有宵禁。

    見鬼的宵禁。

    “砰!”

    夜深的牧家大屋里,一處臥室中,剛洗完澡的汪甜甜受不了地將桌上一堆護膚品的瓶瓶罐罐全打翻在地上。

    “牧羨泉!你真的是沒用!”

    汪甜甜站起來,瞪向半躺在床上的牧羨泉歇斯底里地吼出來。

    牧羨泉躺在那里,從回到牧家后,他心情幾乎每天都是抑郁的,此時,他根本吵都懶得和她吵,只冷冷地看一眼摔了一地的護膚品,“你又發什么瘋?”

    “你看看我們現在過的是什么日子!”

    汪甜甜沖到門口,一把拉開房門,離這么遠還能聽到孩子們開心的笑聲,以及牧羨光他們不時逗孩子的聲音。

    她激動地道,“你聽聽,他們現在一天天的多開心,享受著整個牧氏家族,你呢?

    你也是姓牧的,可我在這里,我連杯水我都得自己倒!我晚上餓了我都不能出去吃東西!他們現在就把我們當兩只狗一樣!”

    偏偏他們還說不出什么理來,不給他們事做,那是因為有老爺子的遺囑,不讓他們留在外面過夜,那是因為他們是少爺少奶奶,在外面不安全,牧家要為他們負責。

    他們還是少爺少奶奶嗎?

    她懷疑那倆孩子天天這么晚還不睡,就是存心給他們添堵的!“嫌吵就把門關上,把耳朵堵上。”

    牧羨泉不比她好受,在床上翻了個身,拿被子蓋住自己。

    見狀,汪甜甜更加來氣,上前拿起一個枕頭就抽在牧羨泉,氣憤地吼出來,“牧羨泉!我怎么會嫁給你這么個窩囊廢!什么事都做不成,就讓我跟著你受苦!”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