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926章 最尷尬的位置(3)

第926章 最尷尬的位置(3)

 熱門推薦:
    白書雅坐在一旁,一張臉上從最開始的期待慢慢變成失望……牧羨光站在那里,額頭上已經開始冒冷汗,他都不敢去看白書雅的臉,只能彎著腰繼續在密密麻麻的手印圖前走,走了一遍又一遍。

    “哥,你是要找到明天天亮嗎?”

    牧夏汐站在一旁,靠著姜祈星打了個呵欠。

    “……”牧羨光狠狠地瞪她一眼,是他親妹妹么,這個時候補刀!“行了。”

    白書雅從沙發上站起來,聲音是冷冷的柔,“你隨便找一張結束這游戲吧,別耽誤大家的時間。”

    “……”他就是找不到啊。

    看哪張都不像,他有什么辦法?

    在白書雅冷聲催促下,牧羨光把心一橫,眼一閉,從地上抽起一張他認為最像的,“就這張吧!”

    他把手印圖伸出去,都不敢看結果。

    白書雅懷著最后一絲期待看過去,待看到上面的名字時,面色徹底冷了,“牧羨光,你自己看。”

    牧羨光睜開一只眼睛,看向上面的名字,是一個陌生名字,頓時如一盆涼水從頭澆灌而下,他臉瞬間白了,“老婆,這……這我可以解釋的。”

    “不用解釋。”

    白書雅淡漠地道。

    “老婆……”“越解釋越難堪,沒必要。”

    白書雅的態度是真的冷淡。

    “……”林宜幾乎要睡過去,聽到這一聲睜開眼,看向臉色蒼白的牧羨光,同情得不行。

    應寒年的坐姿恣意,忽然開口問一旁的服務生,“過不了關準備的是什么懲罰?”

    服務員立刻推出一部餐車,上面擺滿漂亮精致的小蛋糕和飲料,“三少爺準備的是芥末蛋糕和高濃度檸檬水。”

    “……”林宜一聽就皺起眉,這個牧羨光下手夠很。

    乍聽應寒年問這一聲,牧羨光暗道不好,還來不及說什么,就聽白書雅道,“既然是這樣,你就遵守游戲規則,吃吧,喝吧。”

    牧羨光一聽腿都快軟了,伸手去拉白書雅,“老婆……”“你自己設置的游戲規則,你自己不遵守?”

    白書雅冷淡地反問。

    “我……”“看來三少爺很沒游戲精神。”

    白書雅上前去拿自己的包,“夏汐,我先回去了。”

    夫妻多年,牧羨光怎么可能不清楚這時的白書雅是真得生氣了,連忙道,“我吃我吃!”

    白書雅停下來。

    牧羨光咬咬牙,走到餐車前,抓起一只紙杯蛋糕,撕去外面的盒子,低頭就咬下一大口,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臉色漲得通紅,青筋直暴,五官擰成一團。

    “……”林宜看著都覺得喉嚨不舒服了。

    牧羨光作了一整天,臨到晚上又挖坑埋了自己一把,真是作孽。

    牧羨光吃得崩潰,下意識地就去端檸檬水喝,一口下去,頓時整個人都要升天了。

    靠,忘記是他交待的高濃度檸檬水!牧夏汐抱著姜祈星的胳膊,看得都替自己的哥哥難受。

    白書雅表情冷冷的,牧羨光見狀只好繼續吃,把剩余的紙杯蛋糕一口氣咬進嘴里,吃完全人高馬大的一個大男人眼淚橫飛,面部充血,脖子上的青筋突得都快刺破皮膚。

    他一下子癱倒在沙發上,搖著手道,“老婆,我錯了。”

    “……”白書雅不理他。

    “我真的錯了。”

    牧羨光痛苦地快跪了,哭也是真哭,嗓子跟被搗過似的,聲音支離破碎,“沒三關了,就這樣吧,不玩了,不玩了。”

    玩新郎的,最后全成玩他自己。

    沒他這么倒霉的……“……”白書雅看他這可憐兮兮的樣子,終于看不起過去,拿起一瓶水扔給他,牧羨光立刻坐起來把水往自己喉嚨里拼命倒,總算是恍過來,留住那么一口氣。

    “真不玩了?”

    牧夏汐問道,替姜祈星開心。

    她還怕哥哥一關比一關難呢,非要折騰到姜祈星才行。

    “不玩了不玩了。”

    牧羨光弱弱地看向白書雅,眼睛含著淚光,“老婆,我們回家吧。”

    “行了,把蛋糕拿下去吧。”

    白書雅朝服務生說道。

    “好的。”

    服務生立刻領命,推著餐車離開,車子一動,餐車底下一張紙露出來,服務生蹲下去,撿起紙揉成一團準備扔掉。

    “等下!”

    牧羨光忽然從沙發上跳起來,直奔而去,一把搶過紙打開,他剛剛看到這紙上面好像有手印。

    果然,一打開,上面赫然是白書雅的名字。

    也就是說,白書雅的手印圖根本沒到那堆紙里邊,難怪他都找不到。

    牧羨光頓時大發雷霆,“你搞什么,這張手印圖怎么會在這里?”

    “……”白書雅也愣住,她的手印圖不在剛才那堆紙里么?

    “……”服務生站在那里一臉窘迫無辜,面對牧羨光的炮火,他弱弱地看一眼在沙發上好整以暇的應寒年,小聲道,“是應先生吩咐的,讓我收集手印圖的時候,把三少奶奶的抽出來……”牧羨光一愣,瞬間明白過來怎么回事,叫囂著就朝應寒年身上撲去。

    應寒年眼疾手快地將林宜推到旁邊,單手接住,不屑地睨向牧羨光,漫不經心地道,“我免費再給你上一課,課題就叫——惹誰都別惹我應寒年。”

    “你大爺!應寒年,我要和你同歸于盡!”

    姜祈星和牧夏汐連忙沖上去勸架,姜祈星從后勒住牧羨光,牧羨光拼命地往應寒年身上去踹,卻怎么都踹不到。

    畫面一度很滑稽。

    角落中,牧羨旭一個人默默地坐在麻將桌前看著他們打鬧。

    他們吵得很厲害,甚至在動手,可他看得出來,他們很親近,那種純粹到毫不顧忌的親近不是旁人能觸及和想象的。

    休息廳里的燈很亮,一下子隔成兩個世界,那邊熱鬧,這邊落寞。

    那是幾個和他有血緣關系的人,但是,他是外人。

    牧家真的不一樣了。

    以前的牧家人很多,勾心斗角,陣營分明,親情薄涼,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如今的牧家人很少,很鮮活,也不再有他的定位。

    牧羨旭從桌前站起來,單手拎起包背上,抬起腿一個人離去,那邊仍在鬧著,沒有人發現他已經離去。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