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854章 無邊光景一時新(1)

第854章 無邊光景一時新(1)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她之前一直說找顧銘報仇,但顧銘仍好好的,是放下心結放棄報仇了么?

    林宜仔細地看著賀卡,發現沒留什么聯系方式,只好把賀卡放下來,繼續看其它的,一封封祝福看得目不暇接。

    林宜邊看邊問道,“明天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嗯。”

    應寒年頜首。

    “太好了,還是回去舒服,在這里太悶。”

    林宜說著在床上伸展著腰,應寒年看得擰眉,“你動作小點。”

    “沒事。”

    林宜笑了笑,正想說些什么,一旁的嬰兒床里發出哭聲,聲音洪亮,一點都不像才出生兩天的寶寶。

    林宜掀開被子要下床,應寒年走過去,“我來。”

    “哦。”林宜坐回去,外婆和奶奶上了年紀,遵循的坐月子辦法都是能不動就不動,怕她在月子里落下什么毛病,林宜本來想靠應寒年學的醫反駁一下這種陳舊觀點,但應寒年奉

    行的是……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信信無妨。

    于是,林宜坐的是半科學月子,沒有封建到裹幾層被子,但家人除了哺乳都不讓她抱孩子,還不讓久坐,怕胳膊疼怕腰坐壞了。

    林宜看著應寒年去抱兒子,小小的寶貝落在他的一雙大掌上,畫面尤其好玩。

    她拿起手機拍了個照,就見應寒年黑著臉道,“又拉了,這么小這么能拉,我去叫育嬰師。”

    “育嬰師出去吃飯了,你給寶寶換尿不濕唄。”

    林宜靠在床頭笑著說道。

    “我不會。”

    應寒年的眼里掠過一抹嫌棄。

    “我之前見過你偷偷研究過怎么包尿不濕的。”林宜直接拆穿他,語氣沉了一些,“應寒年,你是真的很嫌棄我生了個兒子吧?”

    “怎么可能。”

    應寒年在手機里翻育嬰師的電話。

    “我十月懷胎,躺手術臺上幾個小時,你就因為性別對寶寶……”

    “我換。”

    應寒年磨了磨牙。

    林宜差點笑出聲來,她知道應寒年很難接受自己一直期待的女兒是個兒子,昨晚她半夢半醒的時候,迷迷糊糊就看到一個人影坐在嬰兒床邊上,嚇得她差點驚坐起來。

    再仔細看,就發現應寒年正盯著寶寶咬戒煙糖,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估計心里這一關一時間還難以過去。

    她只能幫忙給他們父子建立親密關系。

    應寒年確實是專門研究過尿不濕的,那是為了寶貝女兒,現在便宜臭小子,包完以后,他站在嬰兒床邊看了一會兒,而后道,“老婆,你確定他是像你?”

    說到底,他是想要一個像林宜的女兒。

    女兒是不指望了,能多像一點林宜也行。

    “呃,確定吧。”林宜道,其實外婆他們都說更像應寒年。應寒年細細地盯著小孩子的臉,盯了半天,還是無法從那張巴掌都不到的小臉上看出到底是誰,要不是生的時候他就在旁邊,恐怕他還會查一遍是不是有人換了他的女兒

    。

    替孩子蓋好小被子,應寒年坐回床上,將林宜抱進懷里,低頭問道,“給孩子取什么名字?”

    聞言,林宜忍不住又想吐槽他,“你之前不是一直在看取名的書么?沒取到合心意的名字?”

    廢話,那不是給女兒取的么?

    女兒的名字他都定完了,問題是出來一個兒子。

    應寒年磨了磨牙,伸手捏她的臉,“你怎么一直在偷我看我做什么?”

    研究尿不濕她知道,取名她也知道。

    “那我不看你看誰?”

    她懷著孕一天天無聊,不就看看這個在做什么,那個在做什么?

    這話大大的取悅了應寒年,他勾勾唇,很是大義凜然地道,“外公不是一直在看書么,趙家是書香世家,他取的名一定不錯。”

    不說你完全沒想過兒子叫什么?

    林宜懶得戳破他,道,“其實外公已經給寶寶取好名字了,只是他想看看你會不會先取名。”

    “叫什么?”

    “應景時,景色的景,時間的時。”林宜一字一字說道。

    聞言,應寒年蹙了蹙眉,“為什么非要取景字,我都姓應了。”

    牧家是個幾百年的大家族,取名有講究說法,都是族譜上留下來的,這一代取的是“羨”字輩,下一代取的是“景”字輩,如牧羨光與白書雅之子便名為牧景洛。

    應寒年看外公這么取,就明白他顧著牧家的面子。

    “外公說,你能不計前嫌和牧羨光拾起兄弟之義,收下這牧氏家族,說明你還惦念牧家一點情義,既然惦念著就不能全然不顧。”林宜說道。

    “就他懂得多。”

    應寒年抱著她冷哼一聲,但也沒說別的。

    林宜明白他并不是抗拒,便又道,“而且,這名字還有講究,是出自詩句‘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

    末了,林宜又在他懷中抬起頭,“知道是什么意思么?”

    應寒年對文學沒什么喜歡的,但這一句也聽得懂是什么意思,當即黑了臉,“外公這是在敲打我?”

    良辰探尋美景,無限風光煥然一新。

    聽著是句好話,字句優美,但用在他兒子身上就奇怪了,明知道他要個女兒,還來個無邊光景一時新,一時個鬼,煥然個鬼!

    他不要這無邊光景行不行?

    林宜笑了,“外公只想告訴你,兒子也是一樣的,希望你不要執念太深。”

    “我執念還有用么?”

    生都生完了。

    還能塞回肚子里?

    “你啊。”林宜無奈地看著他,“還有,我想給寶寶取個小名,就叫小星星好不好?”

    “為什么叫小星星?”

    應寒年問。

    “你看牧景洛我們叫他小洛洛,多可愛,我們家這個叫小時時沒那么好聽,就叫小星星吧。”

    林宜說著,又仰起頭,嘴唇湊近他的耳邊,低語道,“而且那晚兒子出生,你抱著我沖向醫院的時候,我只看到你,和漫天的星光。”聞言,應寒年的目光震動,低眸看她,五指慢慢握攏她的手臂,將她越發用力地摟進懷里,低頭吻向她的唇,輕輕含住,嗓音低啞,“好,就叫小星星,就叫應景時。”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