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684章 我從未想過舍下你(1)

第684章 我從未想過舍下你(1)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帝城一隅,宜味宜府中正進行著一場不同尋常的家宴。

    二樓的玻璃房中,人至中年的牧華弘靜靜地躺著,鼻尖不斷聞著沉香的氣息,他猛地睜開眼,直直地望向上方。

    一秒。

    兩秒。

    他的眼睛就這么睜著,一滴淚無聲地順著眼角淌下來,那里除了無邊的空洞與絕望,再無其它。

    他醒了。

    他什么都記起來了。

    穿著白大褂的醫生一臉沉重地站在他身旁,低頭看著他,“三爺,您還記得我嗎?”

    當初,就是他替牧華弘洗的記憶,能有這種能力的全世界都找不出來幾個,替牧家辦完事后,他更是在牧老爺子的吩咐下徹底隱退。

    沒想到牧家新的決策人應寒年找上了他。

    要他重啟牧華弘的記憶。

    如果說牧華弘的記憶被上了近三十年的鎖,那這一把沉香木扇就是鑰匙,一直由他保存,他曾以為,再不會有打開的這一天。

    “……”

    牧華弘還是躺在那里,一動未動。

    樓下,桌上的菜還沒散掉熱氣,鳳凰展翅雕得栩栩如生,特別漂亮,餐廳里的燈光帶著一種朦朧感。林宜坐在那里,靜靜地看著玻璃房里的動靜,她轉眸看向身旁的應寒年,他輪廓如削、棱角分明的臉上沒什么表情,只有一雙眼睛漆黑,深邃得令人探究不到他在想什么

    。

    驀地,他一直握住她的手一緊,林宜怔了怔,然后就見桌上坐的人都一一站起來,個個愕然地抬頭望。

    她連忙轉頭看去,只見牧華弘在醫生的攙扶下站了起來,步履不穩,搖搖欲墜。

    林宜從桌前站了起來,靜靜地看著上面,應寒年跟著她站起來。

    眾人臉色神情各異。

    玻璃房的門被打開,醫生扶著牧華弘一步步走出來,牧華弘就像真的經歷了一場手術,他的步子虛軟,臉色蒼白得沒有半點血色。

    他走下一個臺階,目光恍惚,眼前看到了牧家大屋的樓梯。

    當年,他就是想從樓梯上跑走,想去找應詠希,結果,他連那個樓梯都沒有走完……

    明明不長的樓梯,為什么他就是走不完?

    牧羨泉見他神態異常,連忙沖上去,“父親!應寒年,你到底對父親做了什么?父親要有個三長兩短,我絕不會放過你!”

    牧羨泉的聲音喚回牧華弘游離于虛幻的神態,他看清了腳下的樓梯。

    黑色的木頭。

    和牧家的完全不一樣。

    應寒年。

    寒年。

    牧華弘慢慢抬起臉,一雙眼跳過牧羨泉,直直地看向后面的應寒年,應寒年站在那里,面容冷峻,黑眸盯著他,似是打量他有沒有想起來。

    應寒年長得并不完全像他或是應詠希,而是將他們的容貌完美地結合到一起。

    為什么他之前……都沒有注意到。

    為什么都不曾好好看過這張臉。

    他的兒子。

    他的血和她的血凝結而成的血脈……

    “那真的有了小孩,我就把他打掉吧?不讓他耽誤你工作。”

    她曾經輕描淡寫地說出不要小孩的話,可她還是將孩子生了下來,一人照顧……

    他把什么都忘了,他把自己說過要照顧孩子的話忘了,他連她都忘了。

    看著牧華弘的眼神,林宜看了一眼應寒年,心底明白牧華弘已經什么都記起來,那樣的眼神讓她隱約明白那些被遺忘的過往有多悲傷。

    “為什么叫寒年?”

    牧華弘不理旁人,只是看著應寒年,定定地看著他。

    那種目光像看著一個極遠的人。

    應寒年看著他,眼底無一絲一毫的感情,一字一字冷漠出聲,“一年四季皆如寒冬。”

    皆如寒冬。

    好一個皆如寒冬……

    牧華弘往下走,滿眼空洞,腳下一個踩空,醫生沒有扶住,他整個人往下摔去,從樓梯上滾落下去。

    他就這么倒在地上,身體漸漸蜷縮起來,片刻后,他低低地嘶吼了一聲。

    再然后,便是撕心裂肺。

    “啊——”

    顫抖的,破碎的,無助的,瘋狂的。

    林宜聽著,皮膚起了一陣麻栗。

    眾人圍到他身邊,牧華弘倒在那里的樣子狼狽、可憐,哪里還有牧家三爺的半點風光。

    “父親,父親!”

    牧羨泉急得不行。

    顧若坐在輪椅上,聽著牧華弘痛苦的呻吟笑了,得意地笑了,明明是笑著,她眼中卻有著求而不得的苦澀。

    “三哥?”

    牧闌走過去,有些愕然地看著牧華弘,眼前的男人似乎突然變得不一樣了。

    應寒年松開了林宜的手,在林宜錯愕的目光下,他撥開牧闌,直直地走到牧華弘面前半蹲下來,一把抓起他的衣領,強勢地將其攥著坐起來。

    牧羨泉在旁急得大喊,被姜祈星給一把按住。

    牧華弘坐在那里,佝僂著背,一雙變得腥紅的眼看著應寒年,充斥著絕望與悔恨。

    “我媽是被誰殺的?當年的那場戲里,到底還有誰扮演的角色?你給我說清楚!”

    應寒年厲聲質問道。

    他要牧華弘恢復記憶,就是為了弄清楚那個一直躲在幕后的仇人是誰!

    “……”

    誰殺的?

    詠希。

    他的詠希……

    牧華弘的目光滯了滯,忽然好似反應過來,他按住應寒年堅實的手臂,困難地從地上站起來,轉過身望向一處。

    牧華康和牧闌同時讓開來。

    顧若就在輪椅上靜靜地坐著,見牧華弘看過來,目若刀鋒,她開口,“不是我殺的。”

    牧華弘站得不太穩,全靠一只手按在應寒年的身上,他看著顧若,然后開口,“羨泉,我頭暈,你去車上幫我拿藥。”

    拿藥?

    牧羨泉怔了下,看看牧華弘,又看看顧若,眉頭皺了皺,應了聲“好”便往外走去。

    牧華弘吃力地走到顧若面前,忽地伸手便握住顧若的脖子,低眸陰沉地瞪著她,眼底的戾氣逐漸聚攏,“你敢說不是你?你怎么來的牧家三夫人位置你自己忘了?”

    顧若坐在輪椅上,猛地被掐住脖子,整張臉都抬了起來,精致的妝容已然掩飾不住她的蒼白。她笑了,“怎么,要殺了我么?牧華弘,我是你的妻子,陪你幾十年的風風雨雨,為你生下兩個兒子,應詠希算什么?她不過就是生死街上的一個舞女,一個人盡可夫的妓、女!”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