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638章 殺人滅口(1)

第638章 殺人滅口(1)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牧華弘沒有停留,徑自離開。

    顧若坐在床上,看著睡得像死豬一樣的兒子兒媳,笑了,笑得眼淚淌落下來,隨后,眼里又有一些得意。

    她知道,牧華弘會去做的。

    不是因為顧念她,更不是顧念兩個兒子,而只是為了自己。

    牧華弘是極度自私之人,他盼了那個位置那么多年,盼得都快魔怔了,他這輩子不得到恐怕死都不會安心。

    ……

    翌日一早,牧夏汐準時出現在正門口,姜祈星已經帶著人在外面候著。

    幾部車停在早晨的陽光中,表面锃亮。

    空氣清新,花園里露珠未褪,花朵嬌艷欲滴。

    牧夏汐看過去,只見姜祈星穿了一身黑色的便服,身形很高,正交待著保鏢什么,嘴里含著根煙,臉上沒什么表情,冷冷的。

    見她出來,姜祈星取下煙一折兩斷,扔到一旁,低頭,“六小姐。”

    保鏢們紛紛叫人。

    牧夏汐點點頭,問道,“他們人呢?”話音剛落,里面傳來有些沉的腳步聲,她轉身,就見應寒年抱著林宜走出來,應寒年勾著唇,顯得心情還不錯,林宜有些窘迫,正推著他的胸膛似乎想要下來,見到外面

    人都等著了,她更是窘迫。

    “應寒年,放我下來。”

    林宜看向應寒年,眼中有些惱意。

    應寒年抱著她,低頭附到她耳邊,壞笑著道,“有人說我過份,折騰得她一晚上不能好好睡覺,腿又酸又麻,下床都難,那我哪里還敢放你下來。”

    林宜聽得耳朵都開始發熱,“別鬧,你讓我下來。”

    “不讓!”

    “……”應寒年根本不管有多少人在場,徑自抱著林宜走向車子,一旁的司機立刻上前替他們打開車門,他小心翼翼地將林宜抱進去,跟照顧個孩子似的,還將她頰邊的頭發理了

    理,才跟著坐進去。

    那樣子的應寒年牧夏汐沒有見過,或者說,是在應寒年和林宜手牽手出現在牧家之前,她沒有見過。

    車門被關上的一刻,應寒年拿了一壺水,低眸盯著林宜,似乎在問喝不喝,他的眼里除了林宜好像什么都沒有。

    “他對林宜一直都這么好嗎?”

    牧夏汐問身邊的姜祈星。

    姜祈星看她一眼,眼神冷颼颼的,“寒哥眼里只有林小姐,林小姐遲早是牧家最高高在上的應太太,旁人最好有自知之明。”

    他語氣里的不善牧夏汐怎么會聽不出來,她愣了一下,然后直接問道,“你是在警告我嗎?”

    “不敢,六小姐。”說著,姜祈星向前,替她打開車門。

    “……”

    牧夏汐看著他的背影有些郁悶,她往前走去,彎腰上車前,忍不住還是看向他道,“沒有一個正常人會對自己堂哥有肖想,我想,我應該是個正常人。”

    “……”

    姜祈星看她一眼,沒說什么。

    自從知道應寒年是自己的堂哥后,她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適應下來,為自己以前種種旖旎想法感到羞恥,也為上一代的糾葛而感到糾結,不懂該不該怨,該不該恨……

    她也驚奇于應寒年那樣一個人會如此捧著一個女孩,含在嘴里都怕化了似的,和他乖張狠戾的作風完全不一致,好像在林宜面前,他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除這些外,她怎么可能還會有別的情愫?

    那她成什么人了?

    可是看姜祈星的樣子擺明是不信的,他不信,牧家恐怕很多人都不相信。

    算了。

    不信就不信,反正過一段時間她就要出國,離開這個窒悶的牧家。

    ……

    車子停在一個普通小區里,小區的游泳池里沒有水,藍色的壁磚有些臟。

    陽光下,一行人走進一棟樓。牧夏汐拎了一些吃的,一邊走進電梯,說道,“馮管家被趕出家里的時候身體不大好,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我給他請了個保姆,平時他不愿意多出門,就兩個人在家里,我

    昨晚給他打了電話,說今天過來,他挺開心的。”

    “馮管家應該知道不少事情。”

    林宜靠著電梯壁說道,他是跟在牧子良身邊時間最久的人,很多事他應該都清楚。

    “嗯。”

    應寒年頜首,一只骨節分明的手始終搭在林宜的肩膀上。

    電梯門打開,姜祈星上前,用手擋在門邊讓他們先出去。

    應寒年摟著林宜跟在牧夏汐后面,牧夏汐拎著袋子往前走去,左拐到達一扇門前,伸手便去按門鈴,然后愣了下,“這門怎么是開著的?”

    聞言,應寒年的眼神一厲,“祈星!”

    姜祈星飛快沖向前,一把將牧夏汐拉到身后,飛快地從腿上拔下匕首,反手握住,上前一腳踹開門。

    牧夏汐一臉茫然。

    林宜也沒反應過來,只感覺應寒年握住自己的手突然變用力起來,她不禁問道,“怎么……”

    話還沒完,一股血腥味從里邊飄散出來。

    她終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呆住,姜祈星站在門口,眉頭鎖緊,回頭看向應寒年,“寒哥。”

    應寒年松開林宜往前走去,林宜沒有多想跟著往前走去,一到門口,就見兩個人倒在地上的血泊之中,馮管家倒在離門口很近的位置,眼睛還睜得大大的,十分驚恐。

    很快,她的眼睛就被捂住。

    是應寒年遮的。

    他低沉的嗓音在她頭頂上方落下,“別看,出去站著。”

    “好。”

    林宜順從地道,耳邊突然傳來牧夏汐的驚叫聲。

    牧夏汐不明所已跟著走到門口,被里邊滿地的血實實地嚇了一跳,尖叫著撲到姜祈星身上,死死地抓住他的衣服。

    “……”

    姜祈星的身形有些僵硬。

    下一秒,他拉開牧夏汐的手,將人往外一推,大步走進去,查探著兩人的情況,“都死透了。”

    “牧夏汐,進來認人。”

    應寒年忽然開口。

    牧夏汐被嚇得驚魂未定,突然聽到這一聲,她下意識地抓住林宜的手,死攥著不放。林宜見她這樣,便柔聲道,“走吧,我陪你看下,里邊有兩個死者,一個是馮管家,另一個不知道是不是保姆,你認識你看一下。”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