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564章 我不會不要你(1)

第564章 我不會不要你(1)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李健一不能拿謊話誆她,可真話對于這樣一個家人全陷進去的女孩來說太殘忍。

    “這個短時間,是指多短?”三天?一個星期?

    “一個月。”

    一個月內想憑一個治愈的例子把解藥研究出來,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是么?”林宜蒼白地笑了笑,“那您說,我的奶奶……是不是徹底沒的治了?”

    李健一在一旁坐下來,如實道,“假如有解藥的話,將她體內的……所謂毒素吧,這樣說你更好理解一些,把毒素清除掉,不讓她的身體持續受到傷害,情況就不會像現在這么壞。”

    “也就是說,只要有解藥,我奶奶就還有救。”

    林宜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錯,包括你外公外婆也是這樣。”

    李健一坐在那里看著她,見她臉白得幾乎透明,不禁道,“其實我從醫這么多年對生死早就看淡了,但見你們林家遭此橫禍,我心中很是不好受。林小姐,你放心,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研究出解藥。”

    “謝謝您,李老先生。”林宜看向他,微笑著,眼圈紅著,她從椅子上站起來朝他深深地鞠躬,“我不想給您造成壓力,可是這一次,我真的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望在您身上了。”

    這是實話。

    她是真的把所有的希望都壓上了,如果研究不出解藥,如果帝城那邊找不到解藥,她就必須面臨牧羨楓給的抉擇。

    她不想走到那一步,也不敢走到那一步。

    和李健一老先生談過之后,林宜步伐僵硬地一步步下樓,空空蕩蕩的樓道理回蕩著她的腳步聲。

    她拿起手機放到耳邊,應寒年那邊很快接通。

    “睡醒了?”

    應寒年的聲音有些沙。

    “嗯。”林宜一邊下樓一邊應道,努力維持著正常的聲音,“你那邊忙嗎?又要管理牧氏集團,又要幫我找解藥,一定很累吧?”

    “現在沒什么比拿解藥更重要。”

    應寒年在那端道。

    “那……”

    林宜并不抱多大希望。

    應寒年沉默幾秒后回答她,“沒用。”

    他指的是在蘇美寧和方銘身上下手,對牧羨楓沒用,牧羨楓確實是走火入魔了,連親人都可以不管不顧。

    或者說,牧羨楓是太聰明了,他知道應寒年不敢對蘇美寧和方銘下死手,死了人,他一怒之下不交解藥,林家人跟著陪葬。

    他是認定了林家人的重要性。

    不過是在比誰更殘忍。

    林宜沉默,應寒年在那邊又補上一句,“解藥還在找,牧羨楓的活動范圍不算多,能藏藥的地方也不多。”

    “嗯。”

    林宜故作輕松地應著,她聽姜祈星說了,應寒年派人幾乎將整個花園別墅掘地三尺,仍然是沒有找到解藥。

    牧羨楓是算準了他們找不到,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

    “我一定會找到解藥,林宜。”

    應寒年向她保證。

    “我知道,我相信你。”

    林宜說道,她知道他在擔心什么,她真的知道,所以,她不會向牧羨楓妥協的。

    “你飯吃了沒有?”應寒年又問。

    “吃了。”

    “好,我又派了一些有專業技能的人過去照顧病人,我今天晚上過來看你。”應寒年說道,“等我一起吃晚飯。”

    林宜蹙眉,“你別飛來飛去了,很累。”

    “我想見你。”

    應寒年道,他要怎么和她說,他現在每一天都迫切地想要見到她,見到她完完整整地站在自己面前,分開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是不安的。

    他從來不俱和其他男人比,可現在牧羨楓把他和林家放在天平的兩端,他必須承認,牧羨楓走了這一輩子最兇的棋。

    他根本不知道林宜能撐幾天。

    他不知道,事實上林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撐多久,她每天都在接病危通知單,每天都在電話里聽到應寒年想從她這里確定些什么。

    這三四天的時間,讓她像活了一輩子。

    “好,那你來吧,我也想你。”

    林宜說道,用自己最正常的聲音告訴他,她不哭不鬧不崩潰,這是應寒年要的。

    應寒年這才滿意地和她掛了電話。

    林宜低眸看著往下的樓梯,長得好像沒有盡頭似的,怎么走都走不到頭。

    手機震動起來,林宜拿起來接電話,是周醫生給她打來的,“小宜,你們家傭人的家屬正在大廳里大吵大鬧,問病人怎么身體越來越差,非要給個交待,現在亂成一團,你要不要過來看一下?”

    “好的,我馬上過來。”

    林宜道,快步往下走去,動作加大之下,腳下一崴,整個人摔下去。

    她直接栽倒下來,身體重重地撞到墻上,其實就那么幾階,說疼也不是很疼,或許,是她已經感覺不到疼了。

    她倒在空空蕩蕩的樓梯間里,一雙眼定定地看著前方,沒有任何的光澤,血從額角淌下來,迷了眼睛,眼前一片血蒙蒙的。

    在應寒年來之前,林宜吃安眠藥睡了一會兒,怕被他看出端倪。

    難得睡一覺,她卻做了一場噩夢,夢到自己陪爸爸、外公外婆去旅游,一家人特別開心。

    回來時,滿地尸體,整個城市都籠罩著末日般的灰暗與血腥。

    那種鮮血的味道濃烈到令人作嘔。

    她害怕地拉著家人往后退,在一旁躲了起來,再抬眸時,就見尸體中間慢慢走出一個身形頎長的男人,他身上的風衣染滿血點,雙腳踩進血水中,一步一步踏著死亡的氣息。

    男人垂臂,右手握槍,鮮血從手上淌到槍身,再從槍口滴落下來。

    她望向男人的臉,那是一張邪到極致的臉,深邃如刀刻的輪廓繃緊,透露出殺意,雙瞳像是被血浸透一般,變成了銹紅色,直直地朝她望過來,如地獄里鬼魅的氣息在天地間散開來,令人寒意倍生。

    慢慢的,他望著她勾唇一笑。

    “是因為你,是因為你我才想要堂堂正正地活下去,是為了還能和你在一起,我應寒年這兩年才會像條狗一樣為牧家賣命,我不敢動半分血腥就是怕將來配不上你。”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