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382章 兩年之約(1)

第382章 兩年之約(1)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林宜站在車前,離他很近,能清晰地聽到他低喘的呼吸聲。

    “那要是我愛上別人了呢?”林宜臉色蒼白地看向他,“我的人生還很長,要是我遇上一個很好的男人,不是為了抵抗牧羨楓的騷擾,純粹是我愛上了他,我也不能結婚?”

    他不能一直做她的主吧?

    應寒年定定地看著她,臉上的冷汗越來越多,半晌,他將匕首從車門上拔出重新遞給她,“你還是多刺我兩刀,我不想考慮這個問題。”

    “……”

    林宜自然是沒有去接,她看著匕首的尖銳滴下血來,苦笑一聲,“你有沒有發現,其實你很自私?”

    什么都是他說了算。

    什么都由他一手決定。

    “我知道我欠了你太多,那我們定個兩年之約怎么樣?”應寒年看著她道。

    “兩年之約?”

    林宜怔了怔,不明白他的意思。“兩年之內,你不能談戀愛不能結婚,我用兩年時間去拼,等我拼出來后,你要還是不能原諒我,你做什么我都不會再干涉。”他退了一萬步,黑眸深深地看著她,臉色白

    得可憐,“行不行?”

    “我已經不知道還能不能信你了。”

    林宜別過臉去,冷漠地道。

    “兩年之后,你和別人結婚,我若打擾你一分一秒,我死無葬身之地!”應寒年許下毒誓,聲音悶得厲害,強撐著什么。

    “……”

    林宜站在那里,唇抿得緊緊的,她轉過頭,看著他胸口處的衣服顏色越發的深,血淌得太厲害,她蹙眉,“要不要送你去治療?”

    應寒年低頭看自己一眼,滿不在乎地道,“這點小傷沒什么,一會回去包扎下就行。”

    “我送你?”

    他這樣不能騎摩托了。

    應寒年盯著她,眼里迸射出一抹近乎興奮的光澤,“團團,我當你是答應了!”

    林宜斜他一眼,語氣的,“要不要送?”

    “那不用了,我和牧羨楓住一個酒店,你不方便出現,我會讓人來接我。”應寒年認定了她這是同意,手按著傷口處直了直身體,“那你先走,我就不送你了。”

    林宜垂了垂眸,“哦,那我先走。”

    極為淡漠的態度。

    應寒年卻是什么都不敢多求了,捂著傷口乖乖地站到一旁,給她讓出路來,低頭看向坐進車里的她,“小心些,就算路上沒人,開車也慢一點。”

    嘮叨得像個老太婆。

    “……”

    林宜很沉默,什么都沒有說,她系上安全帶,看著前方有些無可奈何地閉了閉眼。

    她本來是找應寒年冷靜談一下的,結果變成爭吵,變成動上刀子,到最后……又變成定了個兩年之約。

    她搖搖頭,啟動車子離開。

    林宜看一眼后視鏡,視線中,應寒年捂著傷口又彎下腰去,似乎很疼的樣子。

    車行出一段路,林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將車頭掉轉的那一剎那,她的腦袋里似空白,又很混亂……

    她將車慢慢地開回去,遠遠的,她就望見應寒年獨自走進一間24小時營業的藥房。

    走出來的時候,他手上拎著一袋的東西,手上全是血。

    她想,藥房的店員一定被嚇壞了。

    她關掉車燈,保留著很遠很遠的距離,慢吞吞地跟著。

    只見應寒年又走回泠江邊上的廣場,他面前停著重型摩托,人坐在靠江的石凳上,他脫下外面的衣服,只留單衣,領口直接被他撕開,露出大片胸膛。

    下一秒,林宜就望著他拿起整瓶水朝自己的傷口倒下去清洗。

    “……”

    她下意識地別過臉去,只覺得疼。

    不是說有人會來接他么?

    人呢?好久,坐在車里的林宜才重新抬起臉望過去,偌大的泠江邊上只有他一個人,他隨意地拿起一瓶噴霧對著傷口噴著,然后拿著紗布胡亂裹著藥,膠布一端咬在嘴里,伸手

    一撕,將紗布胡亂貼上去便算完事。

    她遠遠地望著,應寒年坐了很久,她就在那里看了很久。

    等天邊亮起一抹光的時候,他站起來朝自己的摩托車走去。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又退回去,將自己包扎后留下的狼籍裝進袋子里扔進垃圾桶里,這才重新跨上摩托車,身體前傾,下一秒又直起身來,手按著自己傷口的位

    置。

    他在調整著。

    很快,他再一次向前傾過身體,腳下一踩,摩托如離弦的箭飛了出去,消失在林宜的視線里。

    林宜又坐了很久,伸手去啟動車子,忽然覺得臉上有些難受,伸手去摸,只摸到涼涼的淚痕貼在臉上。

    ……

    后來,牧子良最終的決定下來了,美食基地建在河洲,但由牧羨楓主理。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應寒年還是輸的。

    一個私生子注定無法爭得太多。

    應寒年清楚,牧羨楓清楚,牧子良也清楚。

    林宜當然也清楚,但她還是從中取得了好處,美食基地這個大項目需要牧羨楓時時盯著,因此,他沒有時間再去管還在遙遙之外的她。

    但他會給她消息,發一些自己的生活狀態,有時候占了應寒年的上風,他言語之間會顯得很高興。

    而應寒年……再沒有給過她半點只言片語。

    兩年的時間有時候比人想象得過的還要快。

    時光變化,牧家兄弟之爭被全世界矚目,新聞層出不窮,牧家在混亂中卻是一點點回復往日風光。

    而兩年間,林家一直太平,是s城之首。

    當你身處平安生活的時候,一日復一日,看似無聊,其實再幸福不過。

    酒店中,繁花似錦,紅毯從酒店的門口一直鋪到會場,擱在門口的迎賓幅上是新郎新娘幸福的影像,兩人相依相偎,笑容燦爛,羨煞旁人。

    姜祈星站在酒店正門口,雙手負在身后,面無表情。

    有賓客來了,見到他都竊竊私語,“這誰啊?跟個門神似的,看著怪嚇人的。”

    “保鏢吧,畢竟是有錢人結婚,沒點保鏢震場怎么行。”

    “看著肌肉挺結實的,能不能摸兩下?”

    姜祈星冷眼掃向兩個講話的大媽,把人嚇得跑都來不及。酒店的化妝室中,林宜站在落地鏡前,身上穿著潔白的紗裙。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