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365章 應寒年,我不愛你了(2)

第365章 應寒年,我不愛你了(2)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再看文件的日期,姜祈星忽然就全明白了。

    他終于明白寒哥為什么對他不如以前,為什么寧肯找何耀都不找他,為什么會突然去捧林可可的場,又突然反臉無情……

    原來,寒哥全部知道了,并且耿耿于懷。

    誰算計了寒哥,都會被報復回去。

    “誰讓你亂碰的!”

    一聲厲喝在書房門口響起。

    姜祈星轉過身,就見應寒年沉著臉站在那里,他的臉色灰白,心虛、虛愧一下子全部襲上來,“寒哥……”

    竟然早就知道了。

    應寒年走上前,面色不悅地奪過他手中的文件丟進保險箱中,重重地拍上保險箱的門。

    “寒哥,你是不是已經不再信任我了?”

    從小到大,這么多年,他從來沒敢在應寒年面前算計過任何東西,這是唯一的一次。

    應寒年沒有理他,靠到一旁的墻邊,拿起煙盒,取了一支放進嘴里咬著,打亮打火機點火,一套動作行云流水。

    “寒哥,我知道我錯……”

    “挺長本事。”他的話還說完便被應寒年打斷。

    應寒年靠在那里,取下煙在手里捏著,一雙漆黑的眼嘲弄地盯著他,“我以前就說你蠢,我媽非說你是心中純凈,還真純凈呵,都他媽算計到我頭上來了!”

    “我只是……”

    “只是什么,為我好?”應寒年冷笑一聲,“你搞搞清楚,沒有你惹是生非,我在s城就可以安頓好林宜了,還由得她被牧羨楓碰?我他媽自己女人被我最恨的牧家人占了便宜!全是你搞出來的!”

    “……”

    姜祈星被斥責得無話可說,低著頭,心中惶恐極了。

    他腿彎了彎,幾乎就要跪下。

    “二少爺,您要的咖啡……”

    一個女傭端著咖啡站到書房門口。

    “滾出去!”

    應寒年臉色鐵青地吼道。

    “是……”

    女傭嚇呆了,轉身就走,可還是忍不住好奇心頻頻回頭張望。

    應寒年站在那里,猛吸一口煙將煙丟下,黑眸狠厲地瞪著他,“今天既然把話說開了,我就和你說清楚,姜祈星,從生死街到現在,我拿你當兄弟,你把我當什么?利用我的信任欺騙我、算計我!”

    “寒哥,我沒有那個意思。”

    他急切地試圖解釋,卻不知道如何解釋起,事情是他做的,禍是他惹的,他無可辯駁。

    “我沒有立刻揭穿你,是看在你雙親為我媽賠了命的份上!可說穿了,老子不欠你,沒有我媽,你們一家人早就走投無路了,沒有我,當年在生死街上你早被欺負死了!”應寒年歇斯底里地吼出來,漆黑的眼冒出火光。

    “……”

    姜祈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知道。

    他知道寒哥不欠他。

    “你問我是不是不信任你了,姜祈星你捫心自問,你憑什么還讓我信你?”應寒年吼著問道。

    外面的女傭偷偷張望。

    “寒哥,我知道我錯得離譜,我后來一直都很后悔,我真的……”

    聞言,應寒年怒到極致,反而笑了,極盡嘲諷,“后悔有用的話,林宜現在還是我手心里的寶呢,你說這些話哪個字有用,嗯?”

    “……”

    “記不記你自己發過的誓?事到如今,你應誓吧。”

    說完,應寒年陰鷙地睨著他,輪廓冷硬。

    發過的誓?

    姜祈星一呆,想起自己在應寒年面前立過的誓言。

    “我姜祈星對天發誓,這輩子都不會欺騙寒哥,若違此誓,兄弟情義遭雷劈之斷,今生不往來,來生不再續。”

    他最害怕最害怕的就是這個誓,自從做了這個事后,他每晚都惶惶不安,結果該來的還是來了。

    他腿一軟,便跪倒在地上,“寒哥,我知錯了,你不要趕我走。”

    “你自己發的誓自己應。”

    應寒年冷冷地道,轉身欲走。

    “寒哥!”姜祈星激動地喊出來,“我知道我大錯特錯,沒有臉奢求你原諒,但你現在大事未成,至少等我幫完你再走。”

    聽到這話,應寒年的肩膀動了動,似在笑一般,人回過頭來,雙手插在褲袋里低下身子靠近他,漆黑的眼里刻著鄙夷,“你真以為這么多年是你在幫我?那你真是想多了,你的位置多的是人可以代替。”

    “……”

    姜祈星完全呆住了,呆呆地跪在那里,眼圈紅了,還想哀求什么卻求不出來。

    “滾吧,你多留在我眼里一秒,我都會想到,是你做的蠢事,讓牧羨楓有機會給我戴上一頂綠帽子。”應寒年咬牙切齒地說出來,語氣充斥著厭惡,站直身體離開。

    “……”

    到這一刻,姜祈星才知道自己犯的錯在應寒年的眼里有多嚴重。

    兄弟沒的做了。

    應寒年再也不需要他了。

    他知道應寒年說一不二,不要他就是不要他了,可他能去哪里?

    他跪在地上很久,跪得人都傻了,直到他看到書桌上打開的電腦,他記得應寒年將林宜鐲子的定位鎖在電腦里,他便查了一下定位,才過來的。

    而當晚,那個女傭就將撞見吵架的事情捅出去了,還有牧家和他認識一點的工作人員問他真假,估計現在牧家上下沒有不知道的……

    全都知道他姜祈星被應寒年趕走了。

    林宜躺在床上,聽著他講出這些,有些難以相信。

    應寒年是著了什么魔么?連姜祈星都趕走。

    再想想,林宜閉上眼,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很虛弱,聽完姜祈星的故事不是不動容,可還是迷迷糊糊地又睡過去,大概是因為藥物的緣故。

    也不過就是睡了半小時左右,她又悠悠醒轉,姜祈星還是坐在那里,姿勢都不變一下。

    “你有什么打算?”

    林宜開口問道。

    “不知道。”姜祈星抬眸看她一眼,面色很差,“不過寒哥罵的對,是我當初自以為是,自作主張,才會引發后來的事,害你變成這樣,我要先照顧好你,讓你平安回到s城。”

    他不提以后,因為他還沒想好以后要怎么辦。

    林宜躺在那里看著他,感覺到了他的不安。

    從生死街到國內,這些年來,應寒年一直是姜祈星的主心骨,姜祈星習慣了跟隨服從的角色,面對牧家,他早就做好同生共死的準備。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