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334章 你究竟是誰(2)

第334章 你究竟是誰(2)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到步子聲,她飛快地轉過頭,她不懂自己按了什么開關,只見觀影室的中央一塊投影幕布垂至半空中,亮著白色的光。

    那男人就站在幕布的另一側,幽幽的光印出他的輪廓,照出虛影。

    他就那樣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如果不是幕布下他修長的雙腿,林宜幾乎以為那只是電影中的一個鏡頭,毫無真實感。

    “……”

    林宜呆呆地站在那里,一滴淚莫名地涌出眼眶,“你究竟是誰?”

    她是在做夢嗎?

    為什么那個輪廓像極了她無數次的夢。

    男人站在白色幕布后,一聲不響,虛影隱隱綽綽。

    忽然,外面傳來喊聲,是保鏢們的聲音。

    林宜呆了一下,下意識地看向門口,再回眸時,白色幕布前哪還有半個身影。

    “應寒年!”

    她痛苦地叫出來,沒有方向地追去,腳下被旁邊的落地燈絆到,整個人重重摔在地板上,想站起來卻一絲力氣都沒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她趴在那里,許久,林宜僵硬地抬起手摸向自己的耳朵,摸到一點濕意。

    放下來時,指尖全是血色。

    她看著指尖的鮮紅,緊抿住的唇顫得厲害,眼淚大顆大顆地往下掉。

    為什么?

    到底為什么?

    ……

    林宜忘了自己是怎么離開觀影室的。

    由于殺手的出現,牧家的這個小年變得十分特別,為查殺手,牧家不準人離開,大家都顯得有些慌亂,但還算有序地被安排到一處又一處的地方。

    本該熱鬧的大廳里此刻只剩下一地的紅包和金色彩帶。

    只剩下傭人和保鏢們在走來走去。

    林宜一個人失魂落魄地往前走去,被人撞到也毫無反應,直到有女傭詫異地推她一把,“你怎么鞋子都沒穿?”

    “……”

    林宜恍過神來,這才看向自己的一雙腳,白皙光裸地踩在冰涼的地上,還沾著彩帶。

    “你不去看看大少爺嗎?”女傭問道,“聽說大少爺傷得很重。”

    牧羨楓……

    林宜點點頭,正要離去,低眸見女傭手端著一盤還未來得及被享用的美食。

    是一盤櫻花凍。

    透明的心形果凍中間凍著粉嫩的一朵櫻花,顏色精致到令人不舍食用。

    有什么東西在林宜腦海中炸開來。

    她直直地看著櫻花凍,看得女傭一臉懵圈,林宜抬起手拿起一枚櫻花凍轉身離開,一雙泛紅的眼睛里有著太多的不解……

    怎么會呢?

    怎么可能呢?

    這個小年,到底還有多少她不知道的東西?

    她認識的這些人,究竟還是不是她所認識的樣子?

    她一步步走向大房的所在,正廳的走廊上已經擠滿了人,牧華弘和二房的人都在,還有大量保鏢圍得密密實實。

    她剛上前,就聽到牧子良戾氣十足的聲音從里邊傳出,“牧華弘,你給我滾進來!”

    如此厲喝。

    眾人皆驚,牧華弘站在人群中也怔了一下,但他還是鎮定地在旁人的目光中走進去。

    看來,牧子良是把殺手這筆賬記在三房的頭上了。

    也是,對牧子良來說,這時候只有三房想殺他,果然,很快就有巴掌聲傳來。

    外面的人全部竊竊私語起來,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林宜往前擠了擠,就被一個保鏢擋住,她淡淡地道,“我想去看看大少爺。”

    “醫生正在大少爺的臥室里,大少爺吩咐誰也不許打擾。”

    保鏢毫不留情地道。

    “我知道了。”

    林宜沒再堅持,看一眼走廊上密密麻麻的人,轉身離群而去。

    她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著,臉色蒼白,耳根處血跡深深,驀地,她轉眸,就看到有人推著輪椅從轉彎處過去,是管家方銘,輪椅上的人赫然是牧羨楓。

    他不是受傷了么?

    怎么會在那里?

    他要去哪?

    林宜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櫻花凍,然后快步往前走去,她光著腳,腳步聲幾乎沒有。

    輪椅往前是不快的,因此,林宜很快就跟上牧羨楓。

    他去的是禁閉室。

    林宜皺了皺眉,站在門邊上,在方銘反手關門的一剎那,她抬起足尖頂了下門,沒讓門關實。

    腳尖痛得厲害。

    她咬咬牙,輕手輕腳地推開一些門,往里望去,就見里邊捆了一堆的人,連何耀都在其中,他被雙手反綁著坐在地上,同旁邊的人背靠著背,個個垂頭喪氣。

    而沙發上,顧若和牧羨泉、汪甜甜坐著,只是坐得極為狼狽恥辱,因為他們的雙手也是被反綁著。

    周圍好幾個保鏢站在那里。

    牧羨楓坐在輪椅上,手捂著受傷的肩膀,一張俊氣高貴的臉龐白得沒有一絲血色,連他的笑容都顯得無比慘白。

    此刻,顧若瞥一眼進來的牧羨楓,冷冷地道,“聽說你受傷了,受傷還不忘來看我們,果然是我們牧家最善良、最與世無爭的大少爺。”

    管家方銘推著牧羨楓往前,在沙發前面站定。

    牧羨楓坐在那里,一雙眼看向顧若慢慢笑起來,“是,這個時間看看你們,對我來說比治療休養更重要。”

    “……”

    林宜站在門口,錯愕地看向牧羨楓。

    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清風霽月般的男人么?

    她從來沒有見過牧羨楓露出過那樣的笑容,沒有一絲的溫和,沒有一絲的淡然,而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就好像蟄伏多時的獸終于看到獵物上勾一樣。

    牧羨泉顯然也驚住了,怔怔地看著牧羨楓,“大哥,你——”

    “不要叫我大哥。”牧羨楓的眼睛倏地冷下來,透著來自魔鬼深沼的危險,他一字一字涼薄地道,“你們三房沒一個是我的親人。”

    “……”

    汪甜甜也呆在那里。

    這人還是他們認識的大哥么?

    顧若被綁在那里,眼中也有著驚愕,但她很快斂去外放的情緒,冷冷地道,“牧羨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們會下手?”

    她那一針打在老爺子的身上,竟然半點問題都沒有。

    就在她詫異的時候,外面就鬧出大動靜,一群保鏢沖進來將他們直接綁了,手段比她的還快。

    她自認已經安排得天衣無縫,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