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238章 我什么都認了(1)

第238章 我什么都認了(1)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應寒年低眸看著她干干凈凈的掌心,眉頭微蹙,“什么東西?”

    她大半夜跑到他房間前面做什么?

    她不是該去討好她的大少爺么?

    “項鏈。”林宜淡漠地說道,“我要打開手鐲。”

    聞言,應寒年的長睫狠狠一顫,眼神震動,整個人近乎僵直地站在那里,低眸看向她腕上玫瑰色的鐲子,上面鉆石閃耀著光芒。

    他沒有說話,一句話都沒有說。

    他給她戴上手鐲的時候,就沒準備會有打開的一天,打開了,她就再也不是他的人。

    見他站在那里,動也不動,林宜伸著手都累了,淡淡地道,“你說的對,我攀附我的大少爺,你娶你的五小姐,井水不犯河水,我們之間確實一絲聯系都不需要了。”

    “……”

    應寒年仍是一個字都不說,板著臉站在她面前,仿佛靈魂出竅了一樣。

    林宜咳了兩聲,見他這樣不禁道,“你把鑰匙給我吧,不然我回去還要找藝匠打開,太費功夫。”

    就這么急切?

    應寒年黑眸凝視著她,看盡她眉眼間的每一寸冷漠,半晌,他嘲弄地低笑一聲,“行,給你,我哪敢擋著林大小姐發達的路。”

    說著,應寒年雙手繞到頸后,將銀鏈子摘下來,握在手里,鑰匙吊墜在風中輕晃,泛出銀光。

    山中的風都帶著一種野草的氣息。

    溫度很低。

    林宜黑白分明的眼看著他手中的項鏈,眼前晃過許許多多的畫面,她克制著自己,伸手去接。

    在她手要碰上的一刻,應寒年惡意松手。

    項鏈從她指尖劃落,落在地上。

    應寒年目光涼薄地低睨著她,她迎向他的視線,神色淡然,沒有絲毫被羞辱的難堪,只一字一字道,“應寒年,我祝你早日大仇得報、萬人之上。”

    說完,林宜不卑不亢地低下身子,撿起地上的項鏈,轉身離開。

    應寒年站在那里,看著她纖瘦的背影走入夜色中,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他抬起手摸到自己的脖子上,空空蕩蕩的,他的胸口莫名地顫起來,顫抖得發狂。

    ……

    回到房間,牧夏汐躺在他的床上已經睡著了,身上披著他的風衣。

    應寒年關上門,聲響吵醒牧夏汐。

    牧夏汐惺忪地睜開眼,見到他,立刻露出燦爛笑容,抱著風衣坐起來,“回來了?”

    “嗯。”應寒年心不在焉地道,“你困了就先回……”

    “應寒年。”

    牧夏汐突然打斷他的話,一雙眼睛明亮地注視著他,那里邊有著一個女孩最清晰的傾慕。

    應寒年低眸看她,英俊的臉上并沒有什么表情,可一雙漆黑如黑曜的眼睛就足以令人沉溺。

    牧夏汐站起來,推著他在床上坐下來,自己則站在他面前,臉上飛過一抹紅暈,她低眸看著他,認真地道,“應寒年,我喜歡你。”

    不出意料的告白。

    應寒年坐在床邊,沒什么反應。

    “不是因為二哥要和三叔那邊搶人,才讓我施什么美人計的。”牧夏汐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真摯地開口,“純粹是因為我喜歡你,奶奶祭日那天,那么多車,那么多人,你靠在車邊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打火機,不知道為什么,那畫面一

    直印在我的腦子里,怎么揮都揮不掉。”

    “……”

    應寒年一言不發地看著她。

    “我知道你無父無母,小時候一定過得很苦,雖然你沒有提過,但是我光想想你一個人是怎么打拼熬到現在的,就覺得很心疼。”

    牧夏汐說得動情,眼里蒙上淚光,抬起雙手撫上他輪廓深邃的臉龐,帶著香氣的指腹在他臉上輕輕撫摸著。

    應寒年坐在床邊,沒有動,任由她撫著,他看著她眼中的淚,他和她認識不久,她就說心疼。

    可另一個人呢?

    他把心都交出來了,她說過一句心疼?牧夏汐不知道他說話,繼續告白,“你一直對我不冷不淡的,我不知道你是不喜歡我,還是覺得我們家世不匹配有所顧慮,如果是后者,我想告訴你,我雖然姓牧,但我看

    人不論家世,我喜歡誰就是誰。”

    “……”

    “應寒年,我喜歡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用以后的時間去彌補你以前的苦,讓你忘記那些,讓你只記得幸福。”牧夏汐的指尖在他眼下撫過,“好不好?”

    她期待地凝視著他。

    “你不怕么?”應寒年終于出聲,嗓音低沉喑啞。

    “怕什么?”牧夏汐不明白。

    “我名聲可沒多好,不怕連累你?不怕你有個無家世的男朋友被人嘲笑?不怕被牧老爺子訓斥?”

    當初,那個人可是怕的很。牧夏汐站在她面前,一點猶豫都沒有,直言道,“當然不怕,我性子從小到大都不由人,就算是爺爺也阻止不了我,別人的嘲笑我就更不在意了,我喜歡你,我只看得到你

    的好,就這么簡單。”

    就這么簡單……

    為什么到那人那里,就那么難?

    應寒年坐在那里,薄唇勾了勾,“你是第一個對我說這種話的人。”

    這話不假。

    他以前逢場作戲慣了,女人圍著他轉,什么好聽話都聽過,唯獨沒聽過一句我心疼你,一句我只看得到你的好,別的什么都不在乎。

    聞言,牧夏汐知道自己的一腔愛慕有了回應,不禁心跳加速,激動地看著他,“應寒年……”

    “……”

    應寒年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

    牧夏汐輕輕地捧著他的俊龐,慢慢低下頭,凝視著他的薄唇慢慢俯下去,剛要碰到的一瞬間,她聽他磁性的聲音響起,“今晚不準備走了?”

    風月場他不是沒呆過,女人的一個動作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留我嗎?”

    牧夏汐眨了眨眼睛,眼中隱隱透著期待。

    “二夫人是不是已經站在外面了?”

    應寒年盯著她近在眼前的臉,挑眉,透著邪氣。

    牧夏汐咬了咬唇,臉上更紅,“她擔心在山區睡不著,早早就吃了兩顆安眠藥睡下的……”

    她說的很小聲,說到后面越說下不去,成了囁呶……

    下一秒,她腰間被一抓,整個人被推到柔軟的床上,她的心臟跳得越來越快,雙眼染桃花,愛慕地看著男人朝自己壓下來。

    白色長裙的拉鏈被一點點拉下……

    她躺在那里,呼吸起伏不止。……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