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217章 別讓我再心生妄想(1)

第217章 別讓我再心生妄想(1)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蘇美寧和連蔓站在佛石前。

    連蔓的性子溫柔嫻靜,連說話都是溫柔的調調,“不可能的,當時你我都收到了消息,她們母子被當地的地痞流氓給害死了,你無需擔心什么。”

    應寒年握著手中的酒杯,一手抵在腦后,冷眼往下看去。

    地痞流氓?

    沒有人在幕后收買,那些地痞流氓為何在他媽媽身患絕癥的時候還要活活將她凌虐至死。

    “你不擔心,叫我過來做什么?”

    蘇美寧冷哼一聲,顯然是不喜歡二夫人的假模假式。

    “應寒年為我兒子做事,我本不往那方面想,可是好端端的,怎么會在過了二十幾年之后又出現一個姓應的。”連蔓嘆了一口氣,道,“而且你想,當年她就是傾國傾城的容貌,一身舞藝無人能及,再看應寒年也是相貌帥氣英俊,遠超一般人,謀略算無遺策,一登場就是驚才絕艷,

    不是很像嗎?”

    這兩位夫人果然是為了三夫人的話跑一起了。

    林宜知道自己沒猜錯,于是回過身,用樹身擋住自己,暗暗拿出手機,光亮調到最后,然后按下錄視頻模式,將手機悄悄送出去,抵著樹身偷拍。

    “……”

    應寒年漆黑的眼隔著樹葉空隙看向她,端起酒杯往薄唇間送了一口。

    “你說,會不會她們母子還沒死?回來尋仇了?”

    連蔓忽然猜測到,畢竟,她們都只是收到消息,也沒有跑去那個小國家偷偷看一眼尸體。

    “行了行了,你就是亂想,人都死成灰了,你還想著會有人來尋仇。”蘇美寧不耐煩地道,“真尋仇的話還幫你們二房做什么?我還想有這么一個商界奇才幫我兒子呢。”

    得了便宜還惶恐,能成什么大事。

    聽到這話,連蔓沉默了一會兒,好久才道,“你真的一點都沒有想法?畢竟我們當年對她……”

    “那是她活該,賤人一個,該她有那樣的下場!”

    蘇美寧冷哼一聲,夜色下臉上滿是猙獰的恨意,“她什么身份,除了仗著一副容貌會勾引男人還有什么?敢在牧家攪風攪雨,我做錯什么了?”

    “你……”

    連蔓的話兩次三番被蘇美寧打斷,“反正我沒錯,別說她們母子死了,就是沒死,我也不懼,有本事來找我啊,我看那賤人哪來的臉!”

    見蘇美寧這樣,連蔓也無心說下去,“算了,可能是我多想吧。”“本來就是,顧若那人能存什么好心,今天說那些就是想讓我們不安寧。”蘇美寧冷冷地道,轉口又陰陽怪氣地道,“三房這樣一時半會是爬不起來了,你們二房可算是威風

    。”

    聞言,連蔓柔柔一笑,上前抓住她的手,“大嫂,我們都被三房欺壓過,說起來還是我們兩房感情好,我聽羨光說,他找羨楓結盟,可羨楓不愿意啊。”

    “有這事?”蘇美寧一驚,氣得恨不得回去罵兒子兩句,二房現在勢頭這么好,羨楓居然不跟著討個好?

    做不了掌權人,將來做個二把手也行啊。

    “是啊,大嫂,你也勸勸羨楓,兩兄弟并肩作戰多好。”

    連蔓微笑著說道。

    兩人說著說著竟是要走的意思。

    林宜一驚,急忙收回手機,想撤,但這里是回大屋的唯一路徑,視野較為開闊,她現在就是插上翅膀也會被看到,躲起來也不容易。

    總不能等她們近時,她繞著樹躲一圈吧,樹那一側還植著花叢,一不小心就會碰出聲響,萬一被發現渾身是嘴都說不清。

    不能有僥幸心理,要絕對不令人起疑才行。

    想了想,林宜趁著她們說話躡手躡腳地往邊上走,走到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不會讓人疑偷聽才停下來,飛快地從一旁的樹上扯下幾株花。

    “……”

    應寒年依舊靠在樹上盯著她,眼中透著復雜。

    那邊連蔓和蘇美寧邊說邊走近,突然就看到一個女孩子正摘花摘得不亦樂乎,兩人俱是一驚。

    “林宜?”

    蘇美寧定靜看清楚了不由蹙眉。

    連蔓見她認識便放下心來,不發一言便匆匆離開。

    林宜狀似才聽到聲音,慢悠悠地轉過身來,見到蘇美寧裝出一臉錯愕,“大夫人?您怎么在這?”

    “是我問你,你在這做什么?”

    蘇美寧冷冷地道。林宜抱起懷中的花道,“我看大少爺和大夫人今天跪了一天,太辛苦了,怕你們晚上回去睡不好,白天聽其他傭人說這里的丁香花培育得非常好,丁香花有寧神的功效,我

    想摘些放你們房間里。”

    “為我們來摘花?”蘇美寧半信半疑地盯著她,“沒聽見其它的?”

    一張小嘴倒是會說。

    “什么其它的?”林宜一臉疑惑,又隨口問道,“對了,大夫人,剛剛過去的那人誰啊?有點眼熟。”

    “關你什么事?”

    蘇美寧怒目,一個傭人也敢打聽。

    “……”

    林宜不說話了,抱著花沉默地站在那里。

    “還不走?”蘇美寧本想就此離開,忽然想到一事,回頭睨向她,“我看大少爺這兩天又挺看顧你啊,連掃墓都要帶著你,我告訴你,你可別心生出什么不該有心思。”

    今天早上的時候,她說不帶,牧羨楓偏要帶,對這女孩做的食物十分癡迷,這可不行。

    “大夫人放心,我哪敢。”

    這也不是她想去啊,有本事管住牧羨楓。

    林宜抿唇,抱著花做伏小姿態。

    見她這么卑微,蘇美寧轉了轉眸,想想還是要給林宜一點警鐘,于是一巴掌甩了上去。

    “啪!”

    林宜被打得猝不及防,整個人都怔在那里,抬眸瞪向蘇美寧,一瞬間差點還手上去。

    不遠處,樹影在夜色下搖動。

    應寒年整個人都坐直起來,目光如雪般冰冷,修長的手指緊握住酒杯。

    不能動。

    不能再接近她了。

    她有毒,她害死了他的孩子,不過是在樹林里抱抱他而已,他就拒絕不了。

    今天看到她給牧羨楓蓋毯子,扶牧羨楓走路,他止都止不住自己的醋意。

    吃到她親手煮的湯,他竟連自己從小到大的兄弟都開始懷疑。

    夠了。真的夠了。
北京单场即时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