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185章 做不到為應寒年而死(4)

第185章 做不到為應寒年而死(4)

 熱門推薦: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林冠雷聽著,眼圈也紅了。

    大伯母朝林宜撲過來,緊緊地抓著她的手,“小宜,我就知道你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孩,你放過可可這一回,大伯母感激你一輩子。”

    她話還沒說完呢。

    林宜坐在那里,目光透著幾分清冷,她看著大伯母臉上的淚痕,淡漠地道,“看在您和大伯父的面上,我不把這些事捅到法律層面上,就追查到這里,不再往里深究。”

    “小宜……”

    大伯母激動得眼淚又落下來。

    林冠雷無地自容地坐在那里。

    “但是,林可可別指望再回來林家,甚至,s城我也不準她再回來,她敢回來,我會拿我自己的辦法對付她,絕不寬恕。”

    林宜態度淡淡的,說出口的話卻是字字尖銳堅決,不容人左右。

    這是她想了多天的解決辦法,追究林可可一時是爽,但大伯父、大伯母卻會為此傷透了心,她住院期間,大伯母溫柔體貼,拿她當女兒一樣在照顧,她不能不給情面。

    “……”

    林冠雷呆了呆。

    “當然,您和大伯父若是想她,可以去外地見她,也可以搬走和她一起住,奶奶我會照顧。”大伯母沒想到她會說出這番話來,呆呆地看著她,須臾死死地抓住她的手,哭著道,“小宜,s城是我們的根啊,我把可可教好行不行?她以后要再敢傷你一下,我打斷她

    的腿!”

    林家世代都在s城,年年祭掃也在這里,親朋好友全在這里。

    不準可可回來,以后祭掃無她的份,走親訪友也沒她的事,等于是生生地將根斬斷,只能無依無靠地飄泊在外。

    林宜抽出自己的手,神色不變,抬起手摸向自己臉上的紗布,“大伯母,我差點死了。”

    輕輕淡淡的一句話,份量卻重如泰山,堵得大伯母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大家都清楚,林宜這么做已經是念足了親情,誰差點丟性命能不恨不怨呢?

    大伯母整個人都癱下來,林宜抬起手摟住她顫抖的身體,刻著裝著柔弱,“大伯母,我這么做也是自保,我怕她回來什么時候再給我放支冷箭,希望您能明白。”

    她就是要讓林家沒有林可可的容身之處,給林可可一點教訓。

    “……”

    大伯母抖得不行。

    林宜看她脆弱絕望的樣子,柔聲勸道,“要是可可能改,在外面一樣可以改過向善,對嗎?”

    “小宜,你不用說了。”林冠雷臉色沉重地站起來,“你是個好的,你已經顧全我和你大伯母了,是我教不好女兒,是我不配為人父親。”

    說著,林冠雷忽然彎腰,朝林宜鞠躬,站在那里久久不站直。

    “大伯父。”

    林宜一怔,忙站起來。林冠雷站直身體,當著眾人道,“今天我在這里放下話來,我一定將這孽帳好好管教,將來別說害小宜,就是敢說小宜一句不好,我便往死里打!她若屢教不改,我林冠雷

    就當沒有這個女兒!和她斷絕關系!”

    字字鏗鏘,是認真的。

    一室安靜,只有大伯母低低的抽泣聲。

    林宜沉默地站在那里,沒說什么。

    目的達到就行了。

    林冠霆站起來,拍拍林冠雷的肩膀,示意都過去了,不再追究。

    林冠雷臉上難堪極了。

    “噼哩啪啦——”

    外面忽然響起鞭炮的聲響,噼哩啪啦地吵個不停,透著熱鬧。

    林宜站起來慢慢往外走去,站在門口看著庭院中懸掛的響鞭,煙霧繚繞整個院子,遮著半際天空。

    震耳欲聾的鞭炮聲響過一陣之后,一切歸于寂靜。

    熱鬧之后,只剩下令人不安的空洞。

    林宜靜靜地站在那里,一張蒼白的臉上沒什么表情,長睫覆住眼中的黯然。

    天地之大,林家別墅不過小小一處,而她,更是小小一個。

    手機突然震動了好幾下。

    林宜仍纏著紗布的手掏出手機,上面竟同時傳來幾條不同人的信息。

    三條信息緊挨著。

    沒有應寒年。

    當然沒有,他還恨著她呢。

    林宜苦笑一聲,將信息一一刪除,忽然轉身朝車庫走去。

    等林冠霆等人忙活一通,找人吃飯時,才發現林宜已經不見了。

    林宜開著一部紅色的敞篷跑車行駛在路上,臉上扣著大大的墨鏡,風吹起她的長發,進不去墨鏡里邊的情緒。

    車開到了山腳下,而后義無反顧地駛上山路。

    一圈,又一圈。

    山脈綿延,綠植蔥郁,天空碧藍清澈,半山上的別墅遮掩在云煙之間,充滿神秘感。

    這樣美好溫和的天氣,連風都特別舒服。

    可林宜開著車,卻只覺得心里空空的,好像不知道什么時候少了一塊,再填不滿、裝不進……

    安闌走了;

    何耀走了;

    江嬈走了;

    應寒年走了。

    曾經陪伴過她,她陪伴過的都走了。

    她握著方向盤,突然間失去方向,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么,該努力些什么。

    車開到半山別墅前的馬路上停下,來往無車無人,安靜至極。

    林宜靠著車門站在那里,靜靜地望著眼前關閉的大鐵門,她也不知道在自己看什么,在想什么。

    車上的收音機里緩緩傳來主播傷感的聲音。

    “直到有一天,你會發現你之所以能成長,不過是因為身邊的人一個、一個、一個地離開。”

    “他們在你身邊熱鬧過,笑過,哭過,就像一場盛大的宴會,結束時,只剩下宴會場上的滿地狼籍和空空蕩蕩。”

    “可人生就是這樣,匆匆從一場宴會逃離,再進入另一場宴會,慢慢的,你會不再難過,不再寂寞,安然接受一切。”

    “因為,你長大了,所以,成熟和麻木變成了一個意思。”

    人生就是這樣么?那人這一生究竟是為誰熱鬧,又是為誰落寞?
北京单场即时sp